笔趣阁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第四百八十章 水至清则无鱼

第四百八十章 水至清则无鱼

作者:卧牛真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最新章节!

    能敞开怀抱,让对方查探自己身上携带了多少致命武器,代表着巢城中人的信任和友谊。

    很多交易、谈判、讲数,也能通过隐藏在斗篷下面的“手语”,秘而不宣地完成。

    果然,两人搭了一会儿手,同时哈哈大笑,掀开斗篷,热情拥抱在一起。

    “老鱼,你还没死!”接头人用足以拍死虎豹的手劲,狠狠拍击周冲的肩膀。

    “天狗,你死了我都没死啊!”周冲则回以足以绞碎脊椎骨的熊抱。

    这是遇上老朋友了。

    对于猎杀者而言,巢城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

    在龙城,最热门的超凡职业,就是猎杀者。

    加入超凡战队或者干脆单枪匹马,深入荒野深处,在刀锋上翩翩起舞,不受任何限制,全凭拳脚、刀剑、热血和头脑混饭吃,只要有能力,又有一丁点的运气,就能一夜成名,平步青云,多么自由,多么爽快!

    超凡塔为了管理大量自由散漫的猎杀者,成立了“猎杀者协会”,负责培训、考核、分配猎杀区域和任务,当然也能协调不同超凡战队之间的矛盾,遇到大规模会战或者末日凶兽出没时,还能组织几支到几百支不同的超凡战队,同时投入战场。

    不过,猎杀者协会最重要的职责,却是收钱。

    “超凡者虽然强横无匹,但如果没有赤龙军提供火力和后勤支援,没有数千万龙城市民的支持,也不可能仅凭自己的力量,在迷雾深处生存和战斗下去。

    “所以,猎杀者的收获,有很大一部分,应该归全体龙城市民共享。”

    基于这样的理论,猎杀者每杀死一头怪兽,都要拿出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收获,以“猎杀税,特种资源采集税,猎杀者协会管理费,超凡塔建设税,赤龙军建设税,特别国债”等等,等等等等的名义上缴,境界越高,税率越高,神境强者的税率动辄超过70%。

    最近龙城搞“老旧小区综合改造”以及“全体青少年营养三餐”计划,摊牌到超凡者,特别是奋战在业务第一线的猎杀者头上的各种税费就更多了。

    另一方面,很多怪兽,特别是比较罕见的地狱凶兽乃至末日凶兽,他们体内的材料,都是绝无仅有的战略物资,并不是说猎杀者想卖给谁就能卖给谁的,而是由超凡塔统一收购后,根据各部门和项目的需求以及重要性,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这种专买专卖的方式,很多时候,都达不到市场价,无法令刀口舔血的猎杀者满意。

    对龙城的整体发展而言,高额税费以及专买专卖,都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

    人类文明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没有广大市民和赤龙军作为坚强后盾,光靠猎杀者,的确不可能战胜怪兽文明。

    但在猎杀者而言,冒着生命威胁,付出遍体鳞伤的代价,甚至眼睁睁看着战友惨死在怪兽口中,说不定还残留了大量暗伤,好不容易斩杀了怪兽,却要白白交出超过一半材料,感觉心理不平衡,也是人之常情。

    久而久之,总有人要打打擦边球。

    像剑戟魔猪和铁甲犀牛的血肉,这种体积大,重量高,价值却相对便宜的材料就算了。

    一旦遇到体积较小却价值连城的珍稀材料,诸如怪兽的晶化神经球,心头血,眼球,脊髓,等等等等,猎杀者往往不会向猎杀者协会进行申报。

    而是偷偷藏起来,带到巢城内的黑市,秘密换取自己想要的资源。

    或者兑换成巢城内各大怪兽角斗场的筹码,在角斗场里赌个昏天暗地。

    输赢如何不重要,重点是将筹码统统洗白,来年超凡塔对全体超凡者进行审计时,不会出现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烦恼。

    这条由走私怪兽材料串联起来的灰色产业链,乃是巢城的重要经济支柱。

    生存委员会和超凡塔,岂会不知道猎杀者的这点儿小把戏。

    但水至清则无鱼,倘若严厉打击走私和黑市交易的话,一方面会严重挫伤猎杀者的积极性,人家出工不出力,“佛系猎杀”,超凡塔也是没辙的。

    另一方面,倘若猎杀者都不来黑市交易,巢城内的吃喝滚赌一条龙,红红火火的第三产业,统统都要完蛋。

    要知道,巢城内的近百万人口,绝大多数都靠第三产业过活。

    无数被丧尸、怪兽搞得压力巨大,心情苦闷的龙城市民,隔三差五,也要到巢城内纾解压力,才能在这残酷的异界,挣扎着继续生存下去。

    毁掉几十万个工作岗位和底层市民几乎唯一的发泄渠道,对今日的龙城,没有任何好处。

    是以,只要猎杀者和巢城内的帮派中人搞得不要太过分,生存委员会和超凡塔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事实上,当局会选择让资深猎杀者组成第一波抓捕力量,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

    “食人鲨”周冲他们,以往都是巢城黑市的常客,在这里有着深厚的关系,和很多帮派中人都称兄道弟,彼此配合起来,相对默契。

    “现在什么情况?”

    两人终于松开彼此,周冲问名为“天狗”的接头人。

    “昨天,金牙帮的‘红眉’苏伦带来了金爷的意思,说是有几百个外面的蟊贼跑到了金牙巢城里,还有人在这里秘密开设禁药工厂,这些蟊贼吃了禁药之后,都变得疯疯癫癫,力大无穷?”

    天狗道,“无论金牙帮还是我们这些帮派,大家最讨厌不讲江湖规矩的蟊贼和悍匪,特别是这些用禁药把脑子烧坏的家伙。

    “大家出来混,无非是求财,要和气生财的嘛,这些王八蛋在金牙巢城搞事,那就是要砸了所有人的饭碗,甚至连你们猎杀者的销货渠道……是吧?

    “更何况,连久不露面的金爷,都亲自发话。

    “那所有帮派,自然统统动员起来,对整座金牙巢城,展开拉网式的全面排查。

    “我们是这么想,对方一口气在外面犯下数百起劫案,劫掠了大量修炼资源,自然要到巢城内的黑市来销赃。

    “如果不销赃,那就是直接充当原材料,来炼制新的什么‘神变胶囊’。

    “而炼制大量神变胶囊,自然需要一座规模不小的作坊、工厂,至少是设施齐备的实验室。

    “从我们提炼各类型基因药剂的经验来看,炼制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废气,废水,还会消耗很多灵能。

    “所以,我们重点排查了巢城内大大小小的数百座黑市、实验室和私人作坊。

    “特别是私人炼药作坊比较密集的几片区域,我们都采集了那里的地下水样本来分析,结果,发现有三片区域的地下废水里,含有疑似‘神变胶囊’的成分。”

    巢城中蛰伏着大量疯狂科学家。

    以及试图用基因药剂突破生命极限的修炼疯子。

    这里的炼药师,比外界想象得更专业。

    “因为你们提醒过,不要打草惊蛇的缘故,我们不敢大张旗鼓地搜索,也不敢太过深入这几片区域。”

    天狗继续道,“目前只知道,这几片区域都处于各大帮派势力范围交界的‘三不管’地带,原本就有很多不属于各个帮派的‘独狼’,最多两三个人,就能建立一座小小的地下实验室或者黑作坊,我们也不确定,你们要找的目标,究竟躲在哪座地下黑作坊里。”

    “没关系,能将搜索范围缩得这么小,已经能减少我们很多麻烦了,接下来,就看我们的吧!”

    “食人鲨”周冲道,“所有人准备,调试‘神经战术数据链系统’,查看四周环境,锁定两名已知目标。”

    孟超和资深猎杀者们一样,转动眼球,缩放瞳孔,聚精会神。

    伴随着神经数据的交互,四周仓库的墙壁仿佛变得透明,他们的视线能畅通无阻地穿墙而过,看到外面的全景。

    层层叠加的违章建筑物,如同顽童胡乱垒砌的积木,从四面八方疯狂生长,吞噬了大片天空,只留下一个个比天井还小的通风口。

    斑斑驳驳的建筑外立面上布满了五颜六色的涂鸦,不少涂鸦还是用掺杂了怪兽血液的荧光颜料喷涂上去,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妖异的魅力,仿佛一头头怪兽,要从墙上一跃而出。

    为了招揽生意,几乎所有建筑外面都挂满了霓虹灯和显示屏,或是用极尽魅惑的笔触,勾勒出了一具具勾魂夺魄的人体,或是播放着怪兽横冲直撞,把彼此撞得肠穿肚烂,既血腥又刺激的场景。

    很多身披斗篷,脚踏弹簧滑轮,佩戴着鬼怪面具的少年,以风驰电掣的姿态,从穷街陋巷中一闪而过,没人知道他们的斗篷下面,究竟藏着走私的材料,染血的筹码,致命的武器,还是疯狂的禁药。

    有人在怪兽角斗场门口哈哈大笑,朝看不见的天空抛撒小额筹码,在地上撞击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有人在垃圾堆旁边默默哭泣,流干最后一滴眼泪后,攥紧拳头,目露凶光,走向黑暗深处。

    无数光怪陆离的景象,共同散发出畸形的,妖异的,无法遏制的生命力。

    这就是巢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