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魔哪里走 > 443.惨绿画舫(求推荐票呀)

443.惨绿画舫(求推荐票呀)

作者:全金属弹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

    王七麟现在没时间收拾虎行帮这伙人,今晚牛仔很忙,他要去钓鱼了。

    夜色深沉,白天忙忙碌碌的渭河之上变得空荡起来,风吹的格外顺畅,呼啸不止。

    货运船和客运船都已经停了,如今只剩下一些挑着红灯笼的画舫。

    京兆府准备了一张大筏子,他们待在筏子上。

    王七麟坐前面,谢蛤蟆和徐大坐两边,八喵和九六盘在后面,吞口在最后面,中间则用白布盖着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恍若死尸。

    当然,它实际上就是死尸。

    一弯上弦月挂在夜空,星辰繁多,月光不甚亮堂,它们共同投在了渭河上,波澜起伏的河面上出现了无数闪亮光辉。

    徐大寂寥的看着斑斓的河面,喃喃道:“梦里不知身是客,满船春梦压星河。”

    繁华落尽都是平淡,喧闹之后只剩宁静。

    念完一句诗后,徐大坐在筏子上摊手托腮看着滚滚而去的河水开始发呆。

    王七麟看到他对不远处的画舫视若不见,顿时头疼起来。

    这证明徐爷对金发巾帼动真格了。

    他们傍晚时候打听过了,这金发巾帼是百川门门主洛英雄的义女,是他早年随海上大船队行走西洋时候捡到的一个孤儿,看她可怜收养了起来,并给她取名为洛水。

    这洛水确实堪称女中豪杰,王七麟给她取外号为金发巾帼属实不错。

    她自小随着干爹在海上长大,见惯了大海她的胸襟变得无比开阔——这点下午时候他们都在水靠勾勒下见识过了。

    另外洛水自小修炼刻苦,如今颇有修为,乃是百川门十大水将之一。

    自打她成年,每次门派船队远航她都会随队护卫,主打了多场针对百川门的恶仗。

    这点在长安府中都是赫赫有名,喜欢寻欢作乐、欺压良家妇女的浪荡子们对她是望而生畏,见她如鼠见猫。

    最让王七麟钦佩的是这姑娘极有侠心,她平日里赚到的钱都被买了米面分给长安城内外的贫民,如果有不平事被她碰上,她一定会仗义出手。

    所以如果徐大能娶到这姑娘,那真是徐家祖坟里修了个烟囱——烟雾滚滚。

    可惜他娶不到,洛水已经有心上人了,乃是长安府内醇儒朱桢长孙朱怀瑾。

    朱怀瑾是长安府四大才子之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据传他对洛水也颇有好感,奈何朱家是传承千年的儒家豪门,朱怀瑾作为长孙不可能娶一名金发碧眼的姑娘为妻。

    无他,儒家有一句话被朱家视作金玉良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看着徐大呆呆的坐在筏子上,王七麟走过去递给他一个酒囊说道:“来一口?”

    徐大摇摇头,目光落寞。

    王七麟叹气道:“你不会真对金发巾帼动心了吧?听我说,徐爷,这世上好女人多的是,真男人要做的是人从花丛过,片叶不沾身。”

    徐大问道:“那七爷你为何要沾上绥绥这片叶子而且还视若珍宝?”

    王七麟道:“可能我不是个真男人吧,你看我不是天天进补吗?像徐爷这样的真男人哪用得着天天进补?”

    徐大摇头:“七爷,别说这些了,没用,大爷是真的喜欢洛水,这姑娘给大爷的感觉不一样。”

    他想了想,长叹一口气:“英雄救美最能打动人心,大爷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俗人,结果到头来还是不能免俗。”

    王七麟道:“什么意思?你准备用英雄救美的方式去接近金发巾帼?”

    徐大苦涩一笑,道:“我们已经这样接近过了。”

    王七麟愕然道:“什么时候?你救过她?”

    徐大白了他一眼道:“她救过我!这次她是英雄,我是美人。”

    王七麟张了张嘴,实在不好打击他。

    旁边就有水,咱能不能照一下去认清现实?

    他又说了许多话,但是没用。

    徐大这次真是铁了心,他不光被洛水给惊艳到了,更重要的是洛水在一群要欺凌他的恶人面前救了他。

    这点很要命。

    心动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王七麟看向吞口,吞口小心的低下头,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这掉链子的货,王七麟只好去看谢蛤蟆,还是得老将出马。

    谢蛤蟆接过酒囊喝了一口,悠然道:“无量天尊,徐爷,你信任老道士吗?”

    徐大说道:“你若是说大爷与洛水是天生一对,那大爷就信你;你若是说大爷与洛水不合适,那大爷不信你。”

    谢蛤蟆无奈道:“可是你听老道一句话,你们两人八字相冲……”

    徐大道:“那大爷改八字。”

    “这他娘的!无量天尊,无量天尊!”谢蛤蟆下意识骂了一句,赶紧稽首向道祖道歉。

    徐大说道:“再说,你都不知道我俩八字,怎么知道我们不合?”

    谢蛤蟆冷哼道:“老道一看你们面相就能知道,还用看你们八字?”

    徐大愉快的说道:“那这更简单了,大爷易容,按照与洛水最合的样子去易容。道爷,你到时候要给大爷提供技术支持呀,这得靠你。”

    谢蛤蟆无话可说,他对王七麟说道:“七爷,你还是自己来吧,老道道行不够,解决不了这事。”

    王七麟劝说道:“道爷你行行好,你看佛家喜欢渡人,你们道家不能落后于人家,也得去渡人呀。”

    谢蛤蟆稽首道:“无量天尊,不错,我道家的确会渡人,但我们不渡傻逼呀。”

    徐大顿时怒了,他站起来叫道:“大爷只是喜欢个姑娘,你们干啥都反对?”

    一语中的!

    王七麟也猛的站了起来,他对谢蛤蟆说道:“不错,道爷,徐爷要是能找到一生挚爱,那咱应该鼎力支持才对,为什么今夜咱们一起在反对他?”

    谢蛤蟆面色肃穆,他说道:“第一,一直以来只是七爷你在反对这桩姻缘,老道是听你吩咐才去阻拦徐爷,之前七爷你反对的那么激烈,老道还以为你不希望徐爷有女人,你想与徐爷在一起呢。”

    八喵和九六一听这话抖擞精神,它们俩瞪大眼睛坐起来津津有味的看向王七麟和徐大: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王七麟恼怒:“别瞎说,这怎么可能?”

    谢蛤蟆道:“所以老道要说第二点,嘿嘿,洛水这姑娘身上附有诅咒呀,看来有人诅咒这姑娘一生不得如意郎君。”

    听到这话王七麟立马想到了打听到的话:洛水心仪朱怀瑾,但朱家上下全数反对他们的感情!

    仔细想一下,他刚才不也在反对徐大追求这段感情吗?

    这两件事是不是一样?

    夜风吹拂河面哗啦啦的响,王七麟忽然感觉身上很冷。

    徐大震惊:“道爷你认真的?我娘子中了诅咒?有人诅咒她一生不得嫁给大爷?”

    王七麟和谢蛤蟆也很震惊,这话什么逻辑?蹭鼻子上脸也没有这么上的吧?这是蹬鼻子上天、蹬鼻子登月!

    谢蛤蟆抚须道:“无量天尊,确实有这样的诅咒,但洛水姑娘是不是中了这诅咒就不好说了,老道只是下午与她打了个照面罢了,若要查清此事,还得与她详谈才行。”

    徐大道:“那明天咱去找她仔细谈谈。”

    王七麟摆摆手道:“徐爷你别乱了方寸,这事重要,但不能这么着急,算了你听我的吧,这方面的事我擅长。”

    “七爷徐爷,你们先别聊女人了,河上起雾了,这雾有些怪。”吞口弱弱的说道。

    王七麟放首左右,发现就在他们畅聊中,夜色越来越浓,气温越来越冷。

    本来河面上水汽就重,这样随着气温降低,河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泛起了水雾。

    雾气很快变得比夜色还浓,逐渐的,原本飘荡在河上的画舫红灯笼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朦胧变为模糊,模糊变为黯淡,最终灯笼不见了。

    王七麟抬头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和星星也不见了。

    只剩下筏子上三个人、一个妖怪、一只猫、一只狗、一条虫子、一具尸首……

    谢蛤蟆沉声道:“无量天尊,七爷,情况不妙,咱们先靠岸吧。”

    王七麟说道:“好,徐爷撑船,咱们先靠岸,这水里终究危险。”

    陆地才是他们的主场。

    茫茫大雾辨不清方向,徐大根据水流撑船横移,筏子随着水流往下流淌也同时往旁边移动。

    过了一会后还是茫茫白雾,还是不见陆地。

    见此谢蛤蟆说道:“停下,不对劲,这雾气有问题。”

    王七麟说道:“会是幻境吗?”

    他如今大蟒神在身边,不怕任何幻境。

    谢蛤蟆摇头道:“应当不是,无量天尊,老道士没有发现致幻痕迹。”

    王七麟断然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道爷给俞飞祖喊魂,我要看看是谁在作祟——等等,什么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

    他们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吞口尴尬而又不失勇气的微笑。

    王七麟怒道:“你怎么这么胆小?大年初一你跟随枨枨入城刺杀我的时候,胆子怎么那么大?”

    吞口争辩道:“七爷,我胆子不小,再说当时我去刺杀你也不知道你那么厉害,我哪知道铁尉可以厉害到你这水平?”

    “而且那时候我误会了你的为人,一心想为上原府内的妖怪们除掉你这祸害,所以做好了必死决心,所以什么都不怕。”

    徐大问它:“那你这次也做好必死决心不就行了?”

    吞口气的想骂人:这是人话吗?蝼蚁尚且贪生,我老大的一个吞口就不贪生了?

    王七麟居中调解道:“行了,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吞口你别怕,咱们这里高手如云呢。”

    吞口说道:“七爷我不怕,我刚才不是害怕,就是有点怂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你这是有点怂了?”谢蛤蟆忍不住调侃他。

    吞口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看向前方。

    八喵站了起来伸出一条爪子也指向前方。

    王七麟猛然回头。

    浓密的雾气被冲开,河上悄无声息的飘出来一条船。

    这也是一条画舫。

    但船上挂的灯笼却是绿色的。

    整条船与寻常画舫一样,围了一圈的灯笼,所以它外面一圈都是绿油油的。

    一条惨绿的船。

    八喵三步并作两步跳到了王七麟肩膀上,它站在他肩膀上狐疑的看这艘船:你怎么回事?你不对劲!

    刚才他们都在回头看吞口,一时没有注意竟然突然冒出来这么一艘画舫。

    吞口的嘴巴又开始发信号:“哒哒哒,哒哒哒……”

    徐大抽出燃木神刀喝道:“你能不能别那么怂?不就是一条破船吗?顶多是个鬼船……”

    “不是啊徐爷,道爷是不是给俞飞祖喊魂来着?”

    “当然没有。”

    “那他的手怎么在动啊?”吞口说这话的时候都快哭了,自己当初真不该一时贪心修炼而答应加入听天监,这是妖怪过的日子?

    王七麟用余光一看,筏子上的白布下果然伸出一条手来。

    这条手的袖子是绫罗绸缎,它伸出来后便在筏子上摸索。

    正是俞飞祖的衣袖,这也是俞飞祖的手臂!

    谢蛤蟆一甩袖子,白布顿时飞起,露出下面面色惨白的尸首。

    尸首双手抱在小腹上一动不动,死的情绪很稳定。

    但它整体在轻微的摇晃,在筏子上四处摸索的手臂来自它的身下!

    八喵后腿一夹差点尿了:喵爷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呀,这是河里有水鬼把手伸出筏子跟喵爷打招呼吗?不对呀,怎么这伸出来的手臂也套着俞飞祖的衣袖?

    九六就很大胆了,它龇牙咧嘴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上去作势嘶咬这条手臂,但四个爪子往外翻,随时做好跑路准备。

    谢蛤蟆一甩袖子,闭着眼睛的尸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被他一把甩向越来越近的绿色画舫。

    尸体飞起后露出一扇用干竹做成的门,这个门有一根竹子被掰断了,手臂正是从这里伸出来的。

    它在竹排上摸索,其实是在找门把手打开这扇门。

    王七麟脸色一沉踏步向前:“装神弄鬼!先解决掉你,再解决掉船!”

    他一脚踏出,竹门碎裂,顿时有一具尸体又冒了出来。

    肚子鼓鼓囊囊、脖子胀大,又是一具俞飞祖的尸首。

    刚才那一具其实是如生纸人,也就是王七麟想用来钓鬼的鱼饵。

    真正的俞飞祖尸首被他们藏在了筏子下头!

    俞飞祖的阴魂早就魂归九幽了,谢蛤蟆没有能耐再把它喊回来,所以就得做一个如生纸人。

    按照计划他们本来想让谢蛤蟆将如生纸人唤醒,这样凶手若是在旁偷看,不论是为了避免暴露自己还是为了让他彻底的死,都会再次出手害他。

    计划不如变化快。

    凶手身影没出现,倒是俞飞祖真的活过来了!

    它缓缓的爬出来,然后好像筋疲力尽一样翻身躺在了筏子上,鼓鼓囊囊的大肚子一跳一跳,好像里面藏着个大蛤蟆似的。

    王七麟不知道它现在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它要搞什么鬼,便一边盯着它一边防备靠近的绿色画舫。

    绿色画舫逆流而上,直冲着他们筏子而来。

    它就那么悄无声息而坚定的出现在筏子正面,就像一个攻城车撞开城门一样撞开了浓雾!

    王七麟喝道:“剑出!”

    吞口赶紧张开嘴巴,接着一柄利剑出现在他头顶。

    金翅鸟永远都那么快!

    徐大双手紧握燃木神刀做好开劈准备。

    谢蛤蟆的身影逐渐的飞了起来,筏子在少了一个人压阵的情况下却变得稳定。

    因为翻滚的河面变得安静如镜面。

    画舫眼看要撞上来,它出现在了近前,展示出了它的全状态样子。

    很优雅很奢华的一栋画舫,装饰华丽,船身上四处雕花,其中船头有个撞角似的东西,那是一朵绽放的莲花。

    看着画舫靠近,王七麟喝道:“都稳住,要撞上了!”

    他的声音刚落下,在筏子上挣扎的俞飞祖猛的化作了离弦之箭!

    这东西四肢并用就像一只豹子,嗖嗖嗖在筏子上踏出几下子腾身而起,伸手在画舫船头的木莲花上点了一下整个身躯窜入画舫中消失不见。

    王七麟一时没反应过来,俞飞祖的尸首刚才一直表现的很挣扎,谁也没有想到它会突然拥有这样的速度和爆发力!

    就在尸首钻进画舫后,画舫不再往前行进,而是顺着水流往下快速的飘荡。

    见此王七麟大急,他顾不上询问谢蛤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赶紧一踩筏子御听雷神剑飞了上去。

    而在他飞起的时候这画舫也开始加速,它本来逆流而上时候的速度就颇快,如今画舫顺着河水向前行驶,这速度顿时更快了!

    王七麟踩着听雷神剑一个翻身跳到了船上,他回头往后看,看到一片浓雾。

    “六六六六六六!”九六疯狂的咆哮声随风而至,很有穿透力。

    但它的身影已经没了。

    画舫与筏子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远,而河上的雾气太浓了,筏子上又没有光源,很快筏子就在他视野中消失了。

    还好,听雷在他脚下,八部众也御剑跟上来了,五把飞剑环绕在他身边。

    利剑纷飞斩破空气,愣是制造出了立体环绕声的感觉。

    另外八喵也在,九六没跟上来,王七麟只能听到它的声音越来越小。

    情况有些不妙了。

    因为画舫中出现了人影。

    摇摇晃晃的绿色灯光中,窗户上出现摇曳的身影,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声音,拨弦转轴、轻拢慢揽的声音,清唱小曲、婉转呻吟的声音……

    诸多声音隐隐约约的响了起来。

    王七麟警惕的看向四周,他身后是船的护栏,护栏很古怪,它像是白玉雕成。

    他肯定遇到了诡事,但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所以他要小心行事。

    “可是七爷艺高人胆大,不管碰到什么鬼,都能将它劈落马下!”王七麟自言自语,“很快七爷还有八喵在身边,咦,八喵呢?”

    八喵听到呼唤声从船头莲花后露出脑袋,莲花巨大,直径足有一丈,而它雕刻的是莲花盛开的样子,所以有大片的花瓣,八喵就藏在了一个花瓣的阴影中。

    夜隐技能发动后,玄猫藏在里面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八喵认为自己已经稳了,起码藏在船上无人知晓。

    但王七麟让它不稳,看到它露面,王七麟将它拎出来放到了肩头:“八喵是大灵兽,胆子很大,什么都不怕。”

    八喵使劲摇头:爹你听崽说,你可能对崽子的胆量存在什么误会。

    王七麟说道:“待会顶多遇到一船鬼罢了,那咱就斩鬼,咱爷俩联手,那就是来个阎王爷也不怕,对不对?”

    八喵化作拨浪鼓喵,小脑袋摇晃的都要颈椎脱臼了。

    王七麟将天王轮回钟挂到顺手的地方,又把阴阳鱼玉佩紧了紧,他让八部众们御剑插进自己腰带在背后的位置,将听雷神剑倒扣在手中藏进袖子里,然后义无反顾的走向画舫大门。

    八喵赶紧在他脸上舔了舔,看向他怀里给了他一个眼神。

    如果不能让喵爷藏在阴影中,那就让喵爷藏在你的怀里吧。

    可是八喵现在也长了一些,怀里藏不下它了,王七麟想了想,将它脑袋和前半截身子塞了进去,就像把它挂在胸襟里头一样。

    八喵还以为自己全进去了,高兴的摇晃尾巴……

    喵爷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