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惊仙 > 第0291章 土廷小廷君

第0291章 土廷小廷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道惊仙 !

    第0291章土廷小廷君很快,木廷就曝出了枢廷之变,青玄氏道退位,木廷新廷君居然是之前的‘后族’乙泰氏的乙泰罡。

    廷君之下的第一枢权‘枢相’是青玄昆。

    而青玄昆就背上了一口黑锅,他将成为青玄氏的万古罪人,青玄昆是哑吧吃黄莲,有苦难言,也只能认命了。

    此事发生之后,难免有些内乱要平,青玄氏不甘心的人都统统被青玄昆除绝。

    其它诸族世家一看大势已定,纷纷向已经是半步神皇的乙泰罡投诚,新上来的四府君十六殿君都统统被乙泰罡传授三千大道拉拢。

    可以说旬日之间,木廷大势已定,再结合乙泰罡的姐姐‘颖夫人’就在金世分廷陆离陆枢皇身边,谁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是这位陆离颠覆了木廷,继火廷失陷之后,木廷也成了陆离手中攥着的棋子了。

    接着,水廷的枢变也曝光出来,前廷君癸辰心让位给了自己姑姑癸辰月,还好是同脉同宗,倒没有大的惊变,而癸辰心与一直支持她的半皇壬未江双双落得一个打进廷狱的凄惨下场,虽未直接要他们的命,也等于是判了死刑,入了廷狱和死有什么区别啊?更惨。

    更多人知道水廷新君癸辰月回本界前就和陆离有一腿了,而她发生廷权更迭时,陆离的老仆庚至阳就在她身边守护。

    至此,水木火三廷就置于了陆离陆枢皇之手,他的‘枢皇’之名也真正要坐实了。

    五行五廷,唯有最强大的土廷现在没有与陆离接触。

    但是随着水木二廷的枢变,攥着土廷枢权的戌申氏再也坐不住了,五廷之四已经被陆离统合,土廷再强也不能四廷对抗呀。

    而且木廷被陆离刻意培养,分明要这变成针对土廷的急先锋,木刻土的同时,火廷又断开向土廷的资源输出,如今土廷这边已经明显感到了被孤立,下一步就是陆离直面土廷了,毕竟四廷统合之后,他唯一的目标也只剩下了土廷。

    ……

    ……

    宝城,土世分廷。

    这一日,闭廷有百日的土世分廷的廷门再次打开。

    这是向外界宣布? 我们小廷君戌申王出关了,他终于修成了‘半步神皇’,虽说这个消息换在以前真能震撼神心? 但如今也就一般般了? 陆枢皇身边有两个极恐怖的仆从? 半皇都要被他们斩灭,其它的还有什么值得上心的?

    戌申王乃是土廷廷君戌申龙的堂弟,但他修行天赋超绝? 已经比堂兄廷君先一步登顶半皇境了? 如果按照廷规律法来讲,当分廷小廷君的境界超越了廷君,便有取代其的资格? 而廷君只能退位进长老会当太上大长老。

    现在戌申王就有了取代堂兄戌申龙坐廷为君的资格。

    从这一消息被证实开始? 戌申龙的廷君就自动卸任? 转为皇族长老会太上大长老之一。

    现在? 土世本界中廷大约还没有确实这个消息? 非要到戌申王本人回转本界才能够当面确认? 并举转登位盛典,以掌枢权。

    哪怕是同宗同族君位互转,也会引起内乱,不服的,不甘的? 不愤的? 这样的人不知有多少。

    偏偏于此时外部形势也对土廷极为不利? 内又面临换君之乱? 土廷可谓雪上加霜。

    已经有廷君的人第一时间将小廷君戌申王晋升半皇境的事传回本界中廷。

    而戌申王本人也是一脸阴霾神色,堂兄戌申龙是个狠人啊,自己这时候晋升就是好事? 以堂兄太独的个性,真不容自己于世,而这些年他建立的秘密人脉可以说布遍五行诸廷,他能动用的力量截杀一尊半皇真不在话下,自己有命晋升半皇,怕都没命回本界登位。

    君之位的争夺,历来都无比血腥,别说只是同宗,同脉嫡兄弟间都要杀的没有人性,父子相残都缕见不鲜。

    戌申王知道,除非自己明言,愿入皇族长老会做不掌枢权太上长老,否则,必然引来一番杀劫。

    外患是外患,内忧是内忧,好多人都不会统一到一致对外的高度,而更有可能的是借外势来消除内忧,还能推个干净,落个好名。

    戌申王虽坐在小廷君位上多年了,但是分廷六大殿君全是堂兄廷君戌申龙的人,甚至‘大司务’就是戌申龙的长子戌申承。

    换个说法,戌申王一直都在潜修,分廷诸事也一直是‘大司务’戌申承和六殿君在攥着,他这个小廷君就是担一个名。

    廷廷有本难念的经啊,土廷就是戌申龙这一系这的铁腕统治。

    戌申龙一众嫡子中,有七个都进了神帝境,尤其长子戌申承最出色,早就是神帝巅峰,他安派长子在分廷,就是想让他接小廷君,只是戌申王的祖父,也就是戌申龙的叔祖是老半皇,想让他全力支持肯定要让出一些利益,才叫戌申王做分廷小君的。

    可实际上谁也清楚,戌申王那个小廷王就是个傀儡罢了。

    现在已经是半皇的戌申王,已非吴下阿蒙了,和祖父两个一起就是两尊半皇,他们的影响力在土廷自然是水涨船高。

    哪怕他知道土廷实际上有五六尊半皇,但也不是都和廷君一脉一条心,廷君那脉有两尊半皇坐镇倒是真的,可也不能无视其它世族同宗的影响吧?现在又跳出一尊半皇,按廷治律法他能直接把廷君之位接过来,可实际上真没那么简单。

    在戌申王的身边,只有一个与他一心的,就是他最初带过来的道侣戌允欣,她是戌允氏的天赋奇女,神帝后期境,在分廷六殿的吏枢殿任副贰,可实际上她这个副贰也是傀儡,说话和放屁一样,根本不管用的,分廷被戌申承和六殿君牢牢把持。

    “只能借助外势了。”戌允欣向男人建言。

    他们哪怕在秘境之中秘谈也是神念交流,不敢出声,万一漏了本意就有杀身之祸。

    “借谁的势?”

    “陆。”

    “他会帮我们?”

    “四廷已被他统合,眼下就剩土廷了,我们不想被戌申龙灭掉,就只能选择与陆离合作,这是唯一的生路,不然你即便自愿进入皇族长老会,他们都不会放过我们,你懂得,不是你争不争君位的事,而是戌申龙根本不能接受他们一脉外的别人晋升半皇了……”

    戌允欣的分析极为正确,这是才根源问题。

    “那我祖父……”

    “这边神讯一但传回去,祖父怕是不会有自由了,必然被盯死,甚至有可能出什么意外……”

    戌申王不由沉吟,半晌才道:“但我们若与陆离合作,是形同叛族之罪啊……”

    “王,他们勾联外势暗算我们又叫什么?你不要太天真吧?还分内内外外的?你这样的性格也真坐不了君位,可你不坐君位,人家也不允许你存在了,因为你有了修成神皇的基础,以破财申龙一脉的‘独’,会叫我们拥有这样的优势继续逍遥下去?”

    “我只是不想族内大乱,但我戌申王岂是任人宰割之辈?想要杀我?哼,他们会付出惨重代价的……”

    “你呀,戌申龙不动手则矣,动则雷霆万钧,绝不会给我们留一线生机,甚至把神皇符篆拿出来设绝杀局都能预料的到,你就算再强,在神皇符篆的皇息威慑下,你也不过只能发挥一半实力,到头来不是任由宰割?”

    戌申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那就是说,我们没得选择了?”

    “是的,你立即给你祖父发秘讯,让他找到机会就逃出本界,不然必死无疑。”

    “事情真到了这个地步?”

    “我们总要做最坏的准备吧?难道你能指望戌申龙宽恤仁慈?”

    堂兄戌申龙是什么人,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宽恤仁慈这种品德与他没一根毛的关系。

    “陆离那边我们又如何联络的上?你们都被盯死的啊……”

    “你太小看陆枢皇了,他有颠覆四廷的手段,你担心他渗透不了土廷?你真以土廷是铁板一块?在‘三千大道’这种神通面前,我不知道谁能抵制住诱惑?你都想不到是谁和我暗通陆枢皇的消息呢。”

    “呃,谁?”

    “我头上那位高高在上的吏枢殿君戌宝东,他是戌宝氏的嫡脉,他玄祖也是半皇老古董之一,你能相信他被陆枢皇收买掉?”

    “啊……怎么可能?他们祖孙与戌申氏最亲近,也是最忠实的拥护者啊,是五大半皇中除了戌申那两尊最被信任得。”

    “那又怎么样?几门三千大道等于给他们铺垫了晋升之路,无论是谁都想要修成神皇,而不是留在神世这个泥潭之中,担惊受怕的跟那些人蝇营狗苟的浪费生命,给你皇基大神通,你还不是一样觅地潜修,会与他们争什么吗?”

    “那自然是不一样的,看来戌宝氏祖孙已经与陆离搭上了线?”

    “是的,戌宝东要通过我来与你勾通,加上你和你祖父两大半皇,就有了和戌申氏对抗的实力,你叫祖父与戌半皇在一起,安全的多了就,大家心照不宣,互为鼎助,度过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如果也站陆离这边,少不了我们的三千大道啊,一但修行了三千大道,戌申氏一族能奈你何?”

    “好,你尽速联络陆枢皇,就算为了三千大道,我们也要搏这一局,岂有束手待毙之理?”

    “明白了。”

    戌允欣就化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