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10章 打架

第10章 打架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

    一场秋雨扫了最后一丝暑气。

    雨停后,秋高气爽,正是舒坦时候。

    温章捧着厚厚的书册往书阁去。

    玉泉书院在江南一代颇有名气,先帝未迁都时,多的是勋贵子弟入学,待临安成了旧都,没有跟随北迁的世家依旧让子弟在此学习。

    除了“打发”日子的,也有真正想做学问的,两拨人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先生们管得紧,也相安无事。

    以温章的年纪,原是无法入学的。

    可他开蒙早,根基实,又有灵气,既功课能跟得上,山长又念着夏太傅,便招他进学。

    温章爱读书,课余帮着先生们整理书册。

    他走到半途,却是被人拦住了。

    温章从书册后偏出了脑袋,刚要开口,对上一双来者不善的眼睛,他下意识地就闭口了。

    “你就是温章?”来人冷声问。

    后头又过来两人,嬉嬉笑笑的:“除了温章,这书院里还有哪一颗豆芽菜。”

    先前那人鄙夷地打量了两眼,道:“我还当你们温家去岁伤筋动骨,穷得叮当响了,原来还有余粮,那一匣子的好东西都看不上。”

    温章哪知道那些事儿,道:“什么匣子?”

    “你回去告诉你姐姐,季家小公子看得上她是她的福气,趁着小公子还有耐心,她就该亲自到顺平伯府赔礼,”那人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让你祖母别再拿你那二姐来搪塞了,一而再再而三,丢人!”

    温章生气了。

    他是不知季究近日又弄出了什么事儿,但前回桂老夫人在伯夫人面前丢了面子,他是听说了一些的。

    把对方这些话细细一品,其中事情倒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温宴是他嫡嫡亲的胞姐,温慧对他虽不热情,但也从无敌视打压,温章念书知礼,岂能听旁人如此贬低自家祖母和姐姐们。

    “我们家送还匣子,意思已经明明白白了,”温章道,“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们季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又是个什么意思?”

    那人是欺负温章小不点,没想到被小不点给反将一军,眼看着边上有人聚过来,不由恼羞成怒。

    …………

    桂老夫人午觉歇得极好,整个人都精神奕奕,叫几个婆子打叶子牌,又让安氏作陪。

    安氏迟疑着道:“老夫人,我就……”

    “公中少了你份例还是三郎没有给你私用银子?”桂老夫人扫了安氏一眼,“就是意思意思的事儿,婆子丫鬟的手都没有那么紧,你犹犹豫豫的,老婆子看着不高兴。”

    安氏的脸白了白,哪里能再推托,便坐了下来。

    玩了一个时辰,桂老夫人心情愉悦,见一婆子惊慌失措般进来,她道:“怎么了?急成这样!”

    那婆子苦着脸道:“二爷、三爷受伤了,说是书院里跟人打架。”

    安氏手里的牌全丢开了:“珉哥儿怎么会跟人打架?”

    桂老夫人的笑容也全凝在了脸上。

    别说温珉不会打架,温章也不是个打架的样子啊!

    熙园里,温宴得了消息,忙赶到了长寿堂。

    温珉和温章已经在了,温珉的胳膊青了,温章的嘴角肿了一块。

    温宴的心提了起来:“身上还有哪儿伤着了?”

    温章赶紧摇了摇头。

    温宴的心又落下,松了一口气,他怕弟弟受伤,更怕他受重伤。

    比起最初得知温章与人打架时的忧心,只是肿了嘴角,已经是万幸了。

    安氏拿着膏药,小心翼翼地给温珉抹胳膊,听温珉痛得直抽气,她的眼眶全红了。

    曹氏也闻讯来了,正给桂老夫人顺气:“您缓一缓,我们家的哥儿都是什么性情,我们自家人最知道,都不是什么惹是生非的。其中必然有故事,您先听他们说说。”

    温章一张口就痛,没有办法说话。

    温宴让他捂好帕子,转眼去看温珉。

    桂老夫人也看了过来,道:“珉哥儿,你慢慢说,与谁打的架,又是为了什么?”

    温珉问道:“祖母,动手的是曲浒,他们真不讲理。”

    温宴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但桂老夫人和曹氏是知道的。

    顺平伯夫人娘家姓曲,季究出生时,伯府里没有差不多岁数的哥儿,伯夫人干脆从娘家接了几个孩子来给季究做玩伴。

    伯夫人在府里说一不二,她能对娘家的孩子好,但她的眼珠子是季究,使得这几个曲家孩子对季究言听计从、吹嘘拍马,活脱脱的小跟班、狗腿子。

    那日伯夫人做事没留余地,季究骂了温慧,偏又舍不下温宴,这才有了婆子送匣子赔礼的举动。

    没想到,桂老夫人硬气了一回,连人带匣子送出府门了。

    曲浒几个唯季究马首是瞻,温宴不露面,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同一个书院的温章身上。

    今儿这一架,因此而来。

    温章还口了,恼得曲浒动了手,温珉闻讯赶去,也挨了几下。

    这也亏得是在书院里,先生、学子众多,一看状况不对,当即就拉开了。

    若不然,只八岁的温章,和十二岁的温珉,对上十五六岁的曲家兄弟,还不知道得吃亏成什么样子!

    桂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温家的姑娘,难道是给顺平伯府挑挑拣拣的?

    看不上温慧,非要温宴,她们不应,却动手了!

    这是想结亲还是结仇?

    今儿欺负做弟弟的,明儿是不是要在大街上抢人了?

    桂老夫人越想越生气,平日修养险些都成了空,千忍万忍,道:“他们曲家,根子里就烂了!掺和进了顺平伯府,季家也一代不如一代!”

    骂归骂,转念再想,还不是自家势弱,受局势所迫。

    要是他们定安侯府还如数代之前一般风光,她会让着顺平伯夫人那个老虔婆?!

    安氏强忍着眼泪,背着身,没有叫桂老夫人看到。

    温珉受伤,其实是“无妄之灾”。

    可是,曲浒对着温章胡言乱语,她能说温章不该还口吗?

    温珉见弟弟吃亏,挡在了温章前头,她能说儿子做错了吗?

    正是因为都是应该的,都没有错,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结果,才让安氏难受。

    说直白些,自家站住了理,却没有站住势。

    温宴的怒火不比长辈们少,她垂着眼做了几个深呼吸,道:“对方无状,你们替姐姐们出头,姐姐感激你们,尤其是谢谢珉哥儿,要不是你,章哥儿就不是只伤了嘴角了。”

    温珉抬起头来,咧着嘴冲温宴笑了笑。

    温宴也弯了弯唇。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谢,道过了,她得跟季家人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