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5章 算得精

第5章 算得精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

    当年,皇上还是皇子之时,因权利争斗,不得不把这个儿子送走,交由他最是信任的霍家抚养。

    后来他坐稳了皇位,又把霍以骁接回,以皇子伴读的身份养在自己跟前。

    除了一个皇子名头,这么些年,霍以骁的吃穿用度与皇子无异,以至于官员们私底下没少猜测,皇上何时会正式认下这个儿子。

    “他的生母是谁?”桂老夫人问。

    “不知,”温宴道,“我只知道,他生母身份不一般,所以他才会被送走,接回来后又迟迟没有认,但早晚会认的。”

    桂老夫人认同,皇家血脉,皇上若真不想认,又怎么会接回来。

    “你提他是……”

    温宴垂了眼又抬起来,显得有些羞涩:“变故之前,霍太妃已与外祖父母商议,要我与他议亲。”

    桂老夫人急忙问:“那现在呢?”

    “说是等我出了孝期,”温宴从领口里取出一枚玉环,托在手上给老夫人过目,“我离京前,宫里给的。”

    桂老夫人的眼睛黏在了那玉环上。

    她看得懂东西好坏,温宴的这枚玉环,毫无疑问是宫中之物。

    也就是说,霍太妃并不在乎夏家和温宴父母被牵连之事,外头人眼里的大事,在霍太妃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她就想让霍以骁娶温宴。

    一个是皇子伴读,一个是公主伴读,两人必定认得,说不定也是霍以骁喜欢上了温宴,求了霍太妃开口。

    而传闻之中,皇上对没有认回的儿子很是宽厚,只要霍以骁坚持,想来他不会反对。

    顺平伯府里不能承爵的幺子,与迟早恢复身份的皇子,怎么选,还用说吗?

    温宴若许给了季究,等两年后京城来人,桂老夫人能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事儿你该早些与祖母说,”桂老夫人柔声道,“还好没有应了顺平伯府,不然不是出乱子了嘛。与霍家定下之前,我们也不能随便与外头说道,祖母好好想想说辞回了伯府。”

    “我原想着孝期长,中途不会有变故的,是我年轻没有想周全,下回一定早早与祖母说。”温宴笑着道。

    桂老夫人:“……”

    话是没错,就是听起来不太顺耳。

    不过,霍以骁的名字太顺耳了,她也就不跟温宴计较了。

    温宴收起了玉环,让桂老夫人能认真思考,退出了长寿堂。

    回到熙苑,温宴把岁娘与黄嬷嬷叫到里间,低声道:“我脖子上戴着的玉环是谁给的?”

    岁娘耿直,答道:“公主给的,姑娘不会连这都忘了吧?不止玉环,还有两块玉佩,一小匣子首饰,都是您离京时公主给您的。”

    “错了,”温宴改道,“其他的都是公主给的,独独这块玉环,是宫里给的,若再往细处问,那就是霍太妃给的。”

    岁娘眨了眨眼睛,看向黄嬷嬷。

    她家姑娘在宫中虽久,但与霍太妃压根儿不熟的呀。

    黄嬷嬷一脸正直,道:“姑娘没有记错,玉环就是霍太妃宫里给的。”

    岁娘愣了愣,被黄嬷嬷轻拍了一下才回过神,忙不迭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宫里给的,霍太妃给的。”

    谁给都一样,姑娘让说谁就是谁。

    温宴满意点头。

    她原是没有打算与桂老夫人说霍以骁的。

    她上辈子嫁给霍以骁是事实,她这辈子还是想嫁给他也是事实,但两人已经议亲却是谎话。

    一如她还骗了老夫人,温宴其实是知道霍以骁的生母身份的。

    那是上辈子霍以骁自损八百的死穴,他说过“娘没有娘、爹不是爹”,他执意做霍家子孙也不愿意认祖归宗……

    温宴在庄子上度过了五年,也是那五年里的遭遇,让霍以骁行事变得偏执。

    霍太妃后来每每回忆前事,都感叹不已。

    若温宴能早两年嫁给霍以骁,他身边有一人能知冷暖、懂深浅,也许他的性情和经历都能改变。

    这也是今生温宴不愿再在庄子上等候五年的原因之一。

    她得早些进京,早些坦率地与霍以骁讲述心意,早些改变霍以骁的处境。

    有些事,霍以骁的立场不适合与霍太妃开口的,就由温宴去办、去说,宫里有宫里的生存之道,她身为女子,不少行事上比霍以骁方便。

    她不想霍以骁再走一遍前世走过的路了。

    只是没有想到,温宴回城,却冒出来一个季究。

    别说有霍以骁存在她的心上,便是没有,温宴也看不上季究。

    顺平伯府是桂老夫人的香饽饽,温宴不拿一个更香的霍以骁吊着,老夫人转头就能把她卖了。

    桂老夫人到底是怎么跟顺平伯府应对的,府里谁也说不周全。

    唯一知道的是,隔天老夫人给伯府写了封亲笔信,里头内容,温宴不知,温慧也不知。

    眼看老夫人每天晨昏定省时与温宴慈爱来孝顺去,偏又谁也不提伯府事宜,温慧的耐心终于告罄,寻来了熙苑。

    温慧开门见山:“你当真对伯府无意?”

    温宴点头。

    温慧见她神色真挚,实在好奇,也顾不得会不会被温宴当傻子看,直问:“季究那么好,你当真看不上?”

    “好的就得看上?”温宴反问她,“我连皇子都见过。”

    温慧:“……”

    她敢说皇子不好吗?

    她不敢!

    她只能转了话题:“那祖母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我怎知祖母想法,”温宴道,“我已经说了自己不愿意也不合适了,也向祖母推举了姐姐,能做的都做了。”

    温慧苦了脸,温宴说得一点儿也不错,能做的都做了,之后就是等待了。

    可她等得心里慌,又不能去烦祖母,只能来和温宴说道几句。

    姐妹两人,从前不熟,在温宴的上辈子里,以后也没有多少交集,眼下却是一个心不在焉、一个随意敷衍着东拉西扯,光看两人对坐的样子,竟还有些姐妹情深的气氛。

    温慧的丫鬟青栀在外头探了探脑袋。

    “什么事儿?”温慧问。

    青栀道:“顺平伯府的二姑娘递了帖子,说是请三位姑娘后天去府里聚一聚。”

    温慧脸上的阴霾一下子散了,喜笑颜开:“当真?”

    若不是伯夫人点头,这个当口上,伯府姑娘不会随意给她们姐妹几个下帖,定然是有戏的。

    温宴问:“三位姑娘?”

    “请了我们姑娘,三姑娘您和四姑娘。”青栀答道。

    温宴皱了眉头。

    按说老夫人拒绝伯府最好的理由是温宴还在孝期之中,伯府若认同,自不会请她一个戴孝之人赴宴聚会。

    现在明晃晃地下帖子,显然是桂老夫人想来想去又留了心眼。

    迟则生变,与其等两年后不知道会不会冒出来的霍以骁,不如先抓住近在眼前的顺平伯府。

    桂老夫人此人,算得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