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4章 关爱

第4章 关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

    桂老夫人安慰一般拍了拍温宴的手。

    道理明明白白,根本无需争一个对错。

    见曹氏送完客急急忙忙回来,老夫人问:“昨日都说了些什么?”

    曹氏答道:“前回伯夫人说得那些难听,她见我尴尬、我见她也尴尬,可两厢遇上,总不能装没有看见,就说了几句客套话。”

    ——明明要入秋了怎得还这么热!

    ——我从庄子上接侄女儿回府。

    ——宴姐儿来见过小伯爷夫人。

    ——我们该回了,下回再聚。

    不就是这么一个套路嘛!

    按部就班,一团和气。

    谁知道顺平伯府转过天来、大清早的发什么疯!

    可哪怕是发疯,曹氏知道,这疯也是发到了桂老夫人的心坎上。

    温家走的是下坡路,老夫人不甘心,自然想在结姻亲上做文章。

    顺平伯府是温家眼下能攀上的高枝了,挂哪个孙女上去不是挂?

    温宴、温慧,都姓温。

    尤其是,温宴因父母之事,说亲并不容易,顺平伯府愿意当冤大头,那简直是给犯困的桂老夫人送了枕头,而温慧还能有其他余地。

    至于老夫人喜不喜欢温宴……

    能用的上了,讨厌的也会变得顺眼些。

    温慧没有母亲想得明白,但她知道,祖母的心肯定偏向温宴了。

    “祖母!要说亲的是我,喜欢季究的也是我……”温慧委屈着道,“凭什么这亲事就要成了温宴的了?”

    “说的这是什么话!”桂老夫人不赞许地看着温慧,“姑娘家哪里能这么说话?这亲事又不是宴姐儿求来的,是他们顺平伯府想要宴姐儿。”

    曹氏一把握住温慧的手腕,免得她再说不该说的,又回忆了一番,道:“说起来,昨儿那究哥儿似是也在马车上,我隐约瞧见个身影,只是人家没见礼。”

    桂老夫人没有点评对方礼数,问温宴道:“你怎么想的?”

    “祖母与叔母刚才说了这么多,都没有顾上问我一句,我以为是长辈们拿主意,没有我说话的份儿了呢,”温宴顿了顿,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也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作为晚辈,该听祖母的。”

    众人皆是一怔。

    前半句听着是使性子、不满,后半句又乖巧老实,以至于一时之间,连桂老夫人都难以分清这话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在暗讽。

    偏温宴神色和顺,一点儿都没有刺人的样子。

    桂老夫人只能按下疑惑,试了一句:“宴姐儿若听祖母的,祖母可就答应他们了?”

    “祖母,”温宴此刻才微微摇了摇头,“父母大孝,这才将将一年,您让我与他家议亲,亲事敲定还得等上两年呢。

    他家今日心血来潮,明年、后年呢?

    兴许都不用等两年,他家就改主意了。

    要我说啊,既然想结亲,还是应该二姐姐嫁过去,早些定下,也免得再有反复。

    她喜欢季究,不是挺好的嘛!”

    温慧听温宴几句话,心里的小人儿不停点头,在理在理都在理,没想到温宴不止会说话,还挺上道的。

    她正要冲温宴一笑,听了最后那句,下意识地就问:“你不喜欢?季究有哪里不好?”

    问完了,对上温宴视线,她莫名觉得不自在。

    那温和又无奈的眼神,温宴仿若是在关爱一个傻子。

    而那个傻子就是她温慧。

    可她总不能指责温宴的目光吧?

    温慧只能移开了视线,干巴巴地咕哝:“可我就是喜欢。”

    “你喜欢不就行了?”温宴回了一句。

    要温宴来说,那季究不好的地方多了去了,她对顺平伯府的印象不深,但提起了季究大名,温宴上辈子可是如雷贯耳。

    季究是小伯爷夫妇的老来子、幺儿,是伯夫人的眼珠子心肝宝,哪怕功不成名不就,祖母、母亲把他宠得上了天,小伯爷胆敢说季究一句不好,伯夫人能护着孙儿让儿子滚蛋。

    正因此,季究被惯出了一身的毛病,进京后混账事情一堆,睡花娘搂倌儿,得罪了不少人,又逃回临安。

    伯夫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护,闹得京城旧都都沸沸扬扬。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良配?

    联系曹氏刚才的话,温宴也能想象顺平伯府态度调转的缘由了。

    那季究昨儿在马车上,回去后闹死闹活看上她了,逼得祖母、母亲让步,小伯爷夫人大清早就挨不住,来桂老夫人跟前示好。

    也难怪她是那么一种口气,这自打脸的酸爽,可不就是硬着头皮、尴尬又不自在。

    温宴看不上季究。

    温慧坚持要这么亲事,温宴总不能跳起来拆了。

    拿上辈子的事情说道,温宴敢开口,也要温慧敢信。

    话说回来,这就是温慧的一厢情愿,顺平伯府若对温慧有意,前回就不会冷脸拒了桂老夫人了。

    这事儿成不了,温宴又何必当恶人。

    桂老夫人的目光在两个孙女身上转了转,而后看向曹氏。

    曹氏心领神会,起身回自己院子,也把温慧和温婧带走了。

    温慧不愿意,曹氏劝她让老夫人细细琢磨与伯府应对的说辞,她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二房离开,桂老夫人也不避讳安氏,与温宴道:“宴姐儿,你父母都不在了,祖母得先考量你。既然顺平伯府开口……”

    温宴笑了笑,她知道温慧成不了,桂老夫人这个当面被拒过的,又怎么会想不通?

    孝期未过,这在老夫人眼里并不是问题。

    合了八字定了亲,婚期押后就是了。

    送上门的好事,桂老夫人断不会推出去。

    这么一想,温宴便道:“我有话想悄悄与祖母说。”

    桂老夫人应了,让安氏与婆子、丫鬟们都先出去,只余她们两人。

    温宴问:“您听说过霍以骁吗?他是三皇子的伴读。”

    桂老夫人眉梢一扬:“你是说霍太妃娘家那位侄孙儿?似有传闻他是……”

    温宴点头:“传闻是真的。”

    桂老夫人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气。

    温家居临安,远离京城,但祖上毕竟是侯府,多多少少能听些消息。

    何况,有关霍以骁的那些传闻在朝堂上不是什么秘密,京城官场私下都在猜,只是谁也没有证实过,也不敢证实罢了。

    霍以骁明面上是霍家子弟,实则是皇上的亲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