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2章 面善

第2章 面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

    桂老夫人何许人也?

    曹氏当了老夫人快二十年的儿媳,知道婆母最是面善了。

    有个词叫“面善心恶”,桂老夫人的心虽然没有恶到那个份上,但她对面善的追求锲而不舍。

    温宴这几句话,直直戳在老夫人的坚持上。

    老夫人再不喜欢温宴,也不会当面说出“老婆子可没叫你回来”、“老婆子半点儿不想你”之类的话来。

    那样,就和老夫人平素的追求背道而驰了。

    果不其然,甭管心里如何想的,桂老夫人一把搂住了温宴,柔声道:“你这孩子是要心疼坏老婆子了!

    你身子骨不好,做什么这般心急火燎的?

    中午热、傍晚凉的,你非顶着大日头回来,何不多等等呢?

    你若是再病了,祖母这颗心呐……

    赶紧起来让祖母看看,哎,瘦了,看着又瘦了呢。”

    温宴软声道:“想家想的。”

    “可怜孩子。”桂老夫人眯着眼看温宴。

    她们祖孙两人相处,满打满算都没有一个月,她只知温宴听话乖巧,现在这样子,除了娇了些,也拨不到不听话、不乖巧那一类上去。

    或许温宴的性情就是如此,只是以前没有把娇气表露出来罢了。

    看来,她得重新了解温宴了。

    不过不是现在,温宴自作主张回来,老夫人内心一万个不高兴,也就不想再端着态度唱戏。

    “一路颠簸怪辛苦的,”老夫人道,“你那院子还是先前的模样,让人收拾收拾,你先安顿了要紧。”

    温宴顺从着应了,一步三回头地跟着曹氏去自己院子。

    长寿堂边上的院落早就住满了,温宴住的熙苑在侯府的西北角,临着花园。

    上辈子分地卖府,这西北角几个院子并半侧花园,被划作一块卖了,重做休整,自不是现今模样。

    当然,温宴对它的老样子,也是陌生的。

    因着她回府,这里已经匆忙收拾过了,也是她一身轻,一婆子一丫鬟一猫儿,并些日常衣裳,收拾起来很是方便。

    她喜欢的那些摆件、玩意儿,随着京城院子的抄没,一样都没有剩下。

    只在离京时,公主悄悄送了她一些方便携带的首饰、佩玉,作个挂念。

    岁娘给温宴倒了水,给她看自个儿手上新鲜的伤口:“这些猫儿呀,不管是个什么毛色的,脾气都是一个样,一个不留神就得给它抓一下。”

    温宴弯了弯眼睛:“这话你且存着,往后与公主去说,让这两只猫儿比比看是谁的爪子更厉害些。”

    岁娘听了,压着声儿问道:“姑娘,您真的想回京去?您、您真的能回京去?”

    “想的,”温宴按着岁娘的肩膀,“也能的。”

    前世此时,她的确对京城存了心结,那是她的伤心地,别说是想回去了,她连京中、宫中的生活都很少提及。

    若不是温宴拒绝不了霍太妃派来的人,她可能会在庄子上再生活很多年。

    可真正再一次踏入京城地界,温宴比她自己以为的坚定许多。

    恩人在那儿,仇家也在那儿,该惶惶不安、为前事所困的人不该是她。

    既然上辈子经历过一回了,这次要改个方式提前入京,心中也不会再生惧意,反而是期盼与激动。

    “再过不久,”温宴轻着声,想给岁娘吃颗定心丸,“巡按江南的御史大人就该到临安城了。”

    岁娘眨了眨眼睛。

    她不知道巡按的到来与姑娘回京有什么干系,但姑娘既然这么说了,必定有道理。

    岁娘见温宴有些疲惫,问了她之后,把府里来探的姐妹都劝回去了,让温宴好好睡了一觉。

    翌日天明。

    岁娘一面伺候温宴梳洗,一面想,自家姑娘有三四天没有睡过好觉了,一直半梦半醒的,精神也不比原先,昨儿这一觉睡得,可算是神清气爽了。

    温宴往长寿堂去请安。

    不管桂老夫人想不想见她,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她昨日才演了场祖孙情,好歹得唱上三天,把老夫人唱腻味,主动提出不用她晨昏定省,那就是皆大欢喜了。

    长寿堂里比她昨日回来时热闹。

    曹氏坐在桂老夫人的下手,身边还坐着两个,是她的嫡女温慧与庶女温婧。

    对面的位子,都空着。

    温宴看向了三叔母安氏。

    安氏坐在罗汉床的脚踏上,手上拿着美人捶,替老夫人敲打。

    温宴昨天没有见到安氏,这会儿遇上,才想起来,桂老夫人跟前的大小事情,安氏都是亲力亲为的。

    无论是伺候用饭还是更衣梳头,老夫人全交给安氏,轻易离不得她。

    用老夫人的话说,丫鬟婆子们的手艺、心意,没有一丁点能比得了小儿媳妇。

    温宴与诸人见礼。

    桂老夫人让她上前,握着她的手道:“昨夜里歇得还好吗?”

    “许是回了家,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孙女睡了个好觉。”温宴笑盈盈的。

    桂老夫人点了点头。

    她今日有心观察温宴,便柔声细语地问话,先前庄子上如何,熙苑里又是否缺了些什么,丫鬟婆子合心意否……

    温宴一一细答。

    曹氏端坐着,脸上挂着笑,在老夫人看向她时,恰到好处地搭话,总之是温宴若有需求,只管与她这位叔母开口。

    嘴上一面应,曹氏心里一面想,只听这对祖孙说话,还真是融洽又亲近呢。

    两位主角儿你来我往、情感饱满,连带着她这个配角儿都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付。

    曹氏看向眼观鼻、鼻观心的安氏,心说还是弟妹的活儿好,手上捶捶打打出些力气,但省心。

    二姑娘温慧是个坐不住的,尤其是见桂老夫人和温宴丝毫没有长话短说的意思,她无聊地玩了会儿手帕,又冲温婧挤眉弄眼。

    见温婧不理,温慧暗暗骂她“胆小鬼”,又转头冲曹氏打眼神官司。

    曹氏岂会不知道女儿的性情,示意她再稍稍等等,寻了个插话处,道:“老夫人,宴姐儿怕是还没用早饭呢。”

    “瞧我,”桂老夫人笑了起来,“都没有用呢,我让人摆桌,都在这儿用吧。”

    温慧起身,还未及开口,外头通禀的婆子进来了。

    婆子道:“顺平伯府的小伯爷夫人来了。”

    话音一落,别说桂老夫人和曹氏惊讶,连置身事外的安氏都疑惑着看了婆子一眼。

    大清早的,搁在哪家都是用早饭的时辰,事先也没有帖子说法,忽然间登门……

    稀罕了。

    尤其是小半个月前,桂老夫人在伯夫人那儿可没有讨到什么好。

    或者说,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今儿吹的是什么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