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1章 回府

第1章 回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

    定安侯府。

    长寿堂中,老夫人桂氏歇了午觉,照例用着羊奶羹。

    一婆子从外头进来,恭谨禀道:“老夫人,二夫人和三姑娘回来了,刚到了二门上。”

    桂老夫人手里的勺子一顿,抬起眼皮子道:“谁回来了?”

    “二夫人和……”婆子顿了顿,道,“和三姑娘……”

    桂老夫人把碗放下,道:“老二媳妇真是的,我让她去庄子里看看宴姐儿,她怎的把人带回来了?

    算算时辰,她们是中午就从庄子里出发了吧?

    虽入秋了,但中午还是热,她自己不怕,万一热着宴姐儿了,可怎么是好?

    真真办了桩糊涂事儿!”

    另一厢,温宴正跟着二叔母曹氏往长寿堂走。

    只当不知道曹氏一直在打量她,温宴怀里抱着一只黑猫,一面顺毛,一面打量这定安侯府。

    不得不说,她对这座府邸陌生多余亲切。

    自从先帝迁都北上,江南临安城便成了旧都,几十年间,陆陆续续的,不少世家也举家入京,但这其中不包含定安侯府。

    定安侯府只传到温宴的祖父这一代,而他老人家在温宴出生前就已经仙归。

    朝中仁厚,没有立刻撤了侯府匾额,而是默认保留到老夫人闭眼之后。

    为了能让侯府名号撑住,桂老夫人可不敢马虎,努力多活一年是一年。

    而温宴则是在京城出生、长大的。

    父亲师从夏太傅,入了翰林,娶了恩师次女,得了温宴姐弟两人。

    温宴很小的时候随父母来过临安探亲,但彼时不记事,记忆早就模糊了,八岁入宫为公主伴读,自那之后,越发没有出远门的机会了。

    直到去年,姨母的婆家卷入皇权之争,外祖家受牵连,父亲力挺恩师与连襟,被有心之人迫害,夏太傅的学生们想尽办法保住了温宴姐弟,定安侯府出了大把的银子,在去岁冬日把他们接回了临安城。

    对此,温宴自然是感激祖母与叔父们的。

    她在定安侯府住了半个月,冬季寒冷让她水土不服,就依照祖母的安排,去了温泉庄子上静养。

    吃喝不愁,日子安定,温宴没有什么能抱怨的,她也一直很听话。

    上辈子,她就这么乖了五年,而后被霍太妃叫回了京城,安排她嫁给霍以骁,后又助她外祖家平反。

    她报了仇,虽不是亲自动手,虽花费了八年光景,但也把仇家推上了万劫不复的路。

    她回了一次临安,桂老夫人当时已经过世了,这座府邸再不是定安侯府,只是温府,所有僭越之物全部拆除毁去,甚至因家道中落,大宅里头都砌了几堵高墙,分成数个院子卖与他人家。

    温宴彼时已经知道,保住弟弟的银子,祖母只掏了一小部分,大头全是外祖父的学生们凑的,至于救她的银钱,更是与家中无关,让她去庄子上,也不是祖母的疼爱,而是祖母压根不想见到她……

    可哪怕那般,不管是因为体面,还是因为旁的缘由,老夫人与叔父叔母们都让他们姐弟衣食无忧。

    那番中落场景,温宴唏嘘、感慨,却谈不上恨不恨的。

    当然,遗憾也是有的。

    弟弟因急病毁了身体,霍以骁为求真相大白不惜自损八百……

    这是他们复仇的代价。

    虽有不甘,但已尽力。

    温宴以为一辈子就是如此了,没想到睁开眼睛,一晃回到了这一年的初秋。

    她还是十四岁的姑娘家,她的仇人一个比一个活得肆意……

    温宴想了三天,气不顺了!

    她当然可以和上辈子一样,老老实实在庄子里等到霍太妃派人来,可那样太慢了、也太久了,五年蛰伏、八年复仇,她还得再让仇家们蹦跶十三年!

    一轮都还多一年!

    温宴不愿等,她得回临安、再回京城,她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这一次,他们占得一份先机,能以最小的代价迎来最大的胜果。

    怀里的猫儿呼噜噜叫了声,温宴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换来了猫儿一个白眼。

    走在前头的曹氏心里不住泛着嘀咕——自个儿怎么就把这丫头给带回来了呢?

    曹氏摸清了老夫人的心思,当然不可能特特把温宴迎回来,她本意是装个样子,一季去探望温宴一回。

    老夫人彰显了慈爱,她表达了亲厚,温宴则乖巧听话,真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却是没想到,温宴今儿不好了。

    这小丫头也不闹,一双晶亮的眼睛里全是泪水,就这么巴巴看着她,委委屈屈地说“想弟弟了”、“到父母忌日、夜里睡不踏实”、“庄子虽自在,我孤零零的”……

    就那么几句话,曹氏没挨住,拒绝的话一个字都没有冒出来,就稀里糊涂地把温宴带上了。

    这么一想,曹氏后牙痛得要命。

    她余光不住瞥温宴,她这个侄女儿,模样是真好,眼睛也有神,难怪自己没抗住,叫小丫头片子几句话就给套里头了。

    若是真情真意,也就算了,若都是温宴装出来了,那可就厉害了!

    曹氏吸了口气,看了眼近在眼前的长寿堂,抿了抿唇。

    这里头还有一个爱演戏、成了精的呢。

    是好是不好,让她们祖孙两个自己演去,一较高下。

    这么一想,曹氏笑眯眯地道:“宴姐儿,这猫儿还是别抱进去了,老夫人不喜欢这些畜生。”

    “您不知道,公主也有一只猫儿,波斯进贡的,白毛蓝绿眼儿,可讨人喜欢了,宫里谁敢说它是畜生,公主一准不高兴,”温宴笑了笑,“我挺想那只猫的,可我们这儿没有,庄子里就这么只黑的,我好不容易才抓住它。

    既然祖母不喜欢,我就不抱进去了。”

    说完,温宴把黑猫交给了丫鬟岁娘:“抱去我院子里,别叫它跑了。”

    曹氏听那“波斯”、“不高兴”什么的,正头大呢,突然又听这么一句,心里奇道:虽然老夫人好脸面,但温宴这是吃准了老夫人不会再把她送去庄子上?

    行吧,祖孙斗法,她不掺和。

    守门的丫鬟撩了帘子,曹氏与温宴一前一后进屋。

    温宴绕到东次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罗汉床上的桂老夫人。

    赶在老夫人发话之前,温宴上前两步,蹲在罗汉床前,软软道:“我昨儿夜里做梦,梦见祖母您‘宴姐儿’、‘宴姐儿’地唤我,我醒来心急如焚,我也挂念着您呐,今儿哪怕二叔母不来,我也要让庄子上备车送我回城的,祖母,宴姐儿太想您了。”

    曹氏给老夫人请安的动作顿在了半途,看着温宴这一连串的发挥,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哇哦!

    厉害!

    真厉害!

    她得给温宴鼓个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