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 > 第302章 布料好少

第302章 布料好少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最新章节!

    他静静站在那里,脑子里全都是电脑邮箱里的那些照片,全都是那天中午他说他们只是朋友时他偷拍的她站在树下低低哭泣的样子。

    一时间,心口一恸,起步就走到了被喻色掰开的榴莲壳前,随即拿了两块,然后不声不响的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墨靖尧,就在这客厅跪。”喻色女王一样的说到。

    墨靖尧微吸了一口气,小女人的脸上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看来,这是真的没有原谅他了。

    一咬牙,他拿着榴莲壳就到了沙发上,就放在了喻色的身后,“闲着也是闲着,我给你揉揉肩。”然后,膝盖就真的落到榴莲上去了。

    大手落在喻色瘦削的肩膀上,不由得感慨道:“晚上的牛腩你吃少了。”

    这肩膀,摸上去没有二两肉,太瘦了。

    男人手上的劲不大不小,拿捏的恰到好处。

    喻色回手一摸,真的就扎在了榴莲壳上,一转头,墨靖尧真的跪了榴莲。

    可她刚刚只是摸一下都疼,被扎到了。

    “墨靖尧,不用你给我揉肩。”她伸手一推,就推着墨靖尧倒在了沙发上,“笨蛋,傻子,又笨又傻,蠢。”

    让跪就跪,还听话的把道具都买来了,她是真没有想到墨靖尧会这么的听话。

    嗯,看来这是真心悔过了。

    “嗯,我傻。”墨靖尧‘绝对乖巧’的迎合小女人,先让她原谅他再说。

    “你还蠢。”

    “我……不蠢。”傻就傻了,他傻是因为他爱上了她,可是他不蠢吧,也不笨。

    “还不蠢?蠢透了。”喻色一下子跳上了沙发,然后人就骑到了墨靖尧的身上,粉拳如雨点般的招呼到他的身上。

    打着打着打累了,喻色俯首就咬上了墨靖尧的手臂。

    很快的,两个红鲜鲜的牙印就沁出了血珠,她这才松开,然后气鼓鼓的也躺在了沙发上,就躺在了墨靖尧的身边。

    “学你。”

    “学我什么?”

    “不是拉了横幅吗。”

    “墨靖尧,你还真是现学现用,直接就融入到了实践中。”就因为他打不还手咬不还口,以至于她打着咬着就没意思了。

    这就象傍晚陈美淑骂她时一样的道理,她越不理,陈美淑到最后无趣了,是气哭了才离开的。

    这也是与人打架时的一种高级技术。

    “还行,不蠢。”也不笨。

    喻色居然敢说他蠢,这个他不认。

    “还说不蠢?让你跪你就真的跪?”喻色说着,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拎过一旁的鸡毛掸子就招呼到了墨靖尧的身上,“蠢。”

    墨靖尧还是不躲,任由她连打了十几下,全都没有还手,更没有夺下她手里的鸡毛掸子。

    喻色真的觉得无趣极了,她就发现,她之前怎么对陈美淑的,现在就是墨靖尧怎么对她,气的直接把鸡毛掸子丢了,“墨靖尧,你起来。”

    墨靖尧根本不起,伸手一搂就喻色搂进了怀里,倾身在她耳边道:“打也打了咬也咬了,榴莲也跪了,你是不是能原谅我了?”

    “不能。”

    墨靖尧眸色幽深了起来,转而就落下了薄唇。

    他这样把自己献上了,是不是她就能原谅他了。

    喻色瞪大了眼睛,小手推着墨靖尧的胸膛,可是没用,根本推不开。

    忽而,她发觉不对了。

    “墨靖尧,你膝盖上绑了什么?”硬梆梆的感觉,她现在感觉到了。

    她这一嗓,墨靖尧这才缓缓坐起了身形,“什么也没有,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大长腿下了沙发就走进了洗手间。

    喻色先是懵懵的顿了一下,随即就跳了起来,转眼就跟到了洗手间,猛的一推门。

    结果,立刻就捂上了眼睛,“墨靖尧,你流氓。”

    “小色,是你流氓,是你冲过来开的门。”墨靖尧淡定从容的继续完成他身上的动作。

    这才慢条斯理的整理好了衣着,从头到尾,站在洗手间门前的女孩都是用手捂着脸的,让他得以轻松的拿下膝盖上绑着的垫片,可他才要放进裤子口袋里,喻色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你休想销赃。”

    两个垫片入手,喻色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所以,你刚刚跪着的时候根本不疼根本没感觉?”亏她还心疼的一把推开他,原来他早就在膝盖上绑了垫片,早就保护好自己了。

    “小色,你只说让我跪,可没说不许我用这个东西。”

    这话,他绝对有道理。

    喻色脸一黑,“你钻空子。”

    墨靖尧大掌一把搂过喻色,“要是真的跪伤了,心疼的还是你。”

    “我才不会。”

    下一秒钟,只会一招霸道亲的墨靖尧直接把喻色壁咚到了墙壁上,薄唇就印了上去。

    同时,伸手就拧开了喷头。

    温热的水落下。

    两个人一起成了落汤鸡。

    衣服也都湿了。

    喻色又懵了。

    完全不知道墨靖尧这是要玩什么游戏。

    她没有与他玩过这样的游戏。

    直到地板上全都是杂乱的全都是水的衣服,她才懵懂的反应过来好象一切都不对了。

    却,什么都来不及了。

    水温温的。

    不冷不热。

    热汽氤氲在视野间,什么都不清晰了。

    喻色有点慌。

    耳边悄然传来男人低低哑哑的声音,“除非到大婚夜,我不动你。”

    这一声,传入喻色的耳鼓,然后,她就象是受了盅惑似的,不由自主的成了他手里的布偶。

    抑或,是因为她喜欢上了他。

    可是,当感觉到他那只手的时候,还是慌了。

    眼泪一下子涌出,与喷头落下的水融在一起。

    直到墨靖尧的唇落在她的眼睛上时,直到他感觉到那抹淡淡的咸涩的时候,才悚然一惊。

    扯过浴巾抱着她回房。

    却不是回到她的房间。

    而是他的。

    一下一下擦去她眼角的泪,“不哭。”

    “你欺负我。”

    “没有。”他不承认,他没有逾越那最后一道防线。

    他给过她承诺的。

    小女人不是应该享受他这个人才对吗?

    为什么会哭?

    其它的女人好象完全不是这样的。

    根本不需要他动手,只要一靠近他,就恨不得是能少穿多少布料就少穿多少。

    可是喻色不,居然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