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 > 第105章 我要带走她

第105章 我要带走她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最新章节!

    祝红死了。

    祝红死了。

    喻色现在满脑子的全都是‘祝红死了’这个认知。

    而在这个认知之外,就是想要去查清楚祝红是怎么死的。

    她明明可以治好祝红的。

    墨靖尧仿佛没有听见,继续开车。

    布加迪飞一样的在弯弯绕绕的盘山路上画着蛇形路线。

    “墨靖尧,停车,我要下车。”后视镜里,警车还在紧追不舍。

    但,已经不知不觉的就被布加迪给甩开了。

    她刚刚上网了,地方网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启美一中女学生喻色毒害祝红的信息。

    还有祝刚闹到墨氏集团的信息,她现在相信了,之前那个冲进别墅的人所说的话一点都不是在威胁墨靖尧。

    倘若他一直护着她,墨氏集团真的会因为她而被波及的。

    她不想连累墨靖尧,这件事与他无关。

    “你要怎么做?”墨靖尧忽而开口,磁性悦耳的嗓音低低沉沉,却自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让喻色悄然间冷静了下来。

    “我要去见祝红,证明她不是因为我开的药而死亡的,另外,我猜想也有可能是她抓的中药有问题,所以,如果有机会,我要去找一下她今早所煎的中药丢弃的药渣。”

    墨靖尧原本暗沉的脸色在听完喻色的想法后已经一片明亮了,“我来处理。”

    “墨靖尧,我不想连累你和墨氏。”喻色又翻了翻手机,全都是声讨她的贴子,捎带的还有墨氏集团。

    看到一个‘墨靖尧无耻包庇小姨子’的标题,她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不连累。”男人说完,便接通了手机蓝牙,连拨了两个电话。

    喻色继续翻看手机,长这么大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事情,多多少少她有点慌,以至于一点也没有去听墨靖尧的电话。

    前面又转了一个急弯,因着颠簸,喻色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已经看不见后面的警车了。

    然后,突然间就发现车子缓下了速度,她正不知道墨靖尧要做什么的时候,布加迪突然间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走。”

    “什……什么意思?”

    “下车。”墨靖尧说着,伸手拿过喻色的手机,直接替她关机了,这样可以防止被人定位他和她的行踪。

    “哦。”喻色一脸懵逼的被墨靖尧拉下了车,转眼就拉进了一旁的草丛中。

    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辆停在路边的布加迪,“墨靖尧,警车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只是她尾音还未落,就听身前的男子道:“车钥匙给你,开到哪里听陆江指示,尽可能拖住所有围堵你的车。”

    “是,墨少。”

    转过头的喻色还没有从眼前突然间出现的男人的身上回过神来,人已经又被墨靖尧拉走了。

    没有路的山上,因为墨靖尧走在前面,也便有了路。

    虽然有点懵,可是看着墨靖尧的身影,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莫名的就觉得踏实。

    就这样的看着他,她居然没有问他要去哪里,更没有问他要带她去做什么。

    莫名的,全都是信任。

    她信他。

    直到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直到一眼看到面前的庞然大物时,她才明白过来,“乘这个离开?”

    这是一驾直升飞机,安静的停在空旷的山间,很显然,这是属于墨靖尧的私人所有。

    “上来。”墨靖尧拉开了舱门,推送着喻色上了飞机,这才进了驾驶舱。

    “你会开飞机?”

    “嗯。”

    眼看着男人已经启动了直升飞机,喻色一脸崇拜的看着他,“不要告诉我你连轮船也会开。”

    “嗯,会。”

    “……”

    直升飞机很快就爬上了高空,速度比汽车快很多,才几分钟的时间,她就看到了地表那一幢幢的高楼。

    他们已经进了市区。

    当直升飞机停在医院楼顶的时候,喻色已经完全相信了这个男人,估计他现在说他会开坦克会开潜艇她都会相信了。

    从医院楼顶下到电梯,墨靖尧仿佛手里有医院的地形图似的,很快就带着她找到了医院的太平间。

    因为祝红不是正常死亡,所以,并没有被直接拉去殡仪馆,而是停在医院的太平间,等法医验尸后再处理。

    “这边。”看到她和墨靖尧,一个护士引着两个人进了医院的太平间,这应该是墨靖尧事先就安排好的。

    一股冷意袭来,喻色打了一个寒颤。

    从前最怕死人的她,这一刻只能壮着胆了走进去。

    “别怕,我在。”一只大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手心里,盛载的是满满的踏实。

    也让喻色平稳了心绪,徐徐而行。

    经过一个个停放尸体的铁箱子,最后停在了祝红所在的箱子前。

    进来的护士打开了箱子,“这就是祝红。”

    已经僵硬的身体,但依然还可以看出来祝红死前面色的灰白。

    甚至于,喻色还发现了她领口的一点血迹,应该是院方没有处理干净吧。

    看到祝红的这一瞬间,喻色的眼泪一下子狂涌而出。

    所有的讯息都在告诉她,祝红是中毒死亡的。

    但是绝对不是中了她开的药方的毒。

    只一眼,她便知道了。

    那便是祝红买的中药有问题了。

    再往前移了一步,喻色的手正要落下去,身后的太平间的门突然间就开了,“住手,你不能碰她。”

    喻色懵懵的转身,正分不清楚状况的时候,身侧的墨靖尧忽而俯身,“你忙你的,不必理会。”

    然后男人就松开了喻色的手,逆天的大长腿徐徐走向刚进来的人,直接硬核的拦住了他,“做什么的?”

    “这是逮捕令,喻色涉嫌谋杀,凶手不能接触死者,让开,我要带走她。”

    “喻色不是凶手。”墨靖尧冷冷的低喝一声,他只是站在这人的面前,这人硬是不敢越过他去抓喻色。

    “墨少,洛董的指示,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挡我们抓人。”

    “我只认一条,喻色不是凶手。”

    那边,喻色的手已经落到了祝红的身上。

    只是一下,喻色的脸色已经惨白了。

    身子一颤,喻色几乎站立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