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罪卧美人膝 > 第一章:那年

第一章:那年

作者:路过地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罪卧美人膝最新章节!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和一个有钱男人跑了,那时我爸正处于事业低潮期,事业和婚姻的双重打击,我爸倒下了。

    他变得自暴自弃,并且动不动对我拳脚相向,可以说,那段时间是我最黑暗的日子,就和噩梦一样,晚上经常钻在被窝里哭。

    有几次被打疼了,我会哭着离家出走,想气气我爸,可我错了,那天我偷偷回家后,发现我爸正拿着皮带等着我,没等我关门,就用皮带抽在我的脸上、身子上。

    那一夜我叫的跟杀猪一样,最后惊动了邻居。

    邻居有个姐姐,因为听见有人叫她丫头,所以我也老气横秋的喊她“丫头姐”。她听见我的惨叫后连忙推开我家门,牢牢把我抱在怀里,问我爸为啥打我,小杰可是你儿子啊!

    我爸点了一根烟,指着我说,他半夜不回家,该打,珂儿你让开。

    丫头姐把我抱得更紧了,说打死也不让。

    我爸说那就把这臭小子打死吧,然后把我从丫头姐怀里夺过来,使劲打我。

    丫头姐眼睛都红了,尖叫一声,便和我爸扭打在一起,那天晚上,我哭了,为我不幸的童年流泪,为我爸流泪,也为我的丫头姐流泪。

    丫头姐和我一起挨了打,因为丫头姐的插入,我爸终究没有多打,出了气就好了。打完后丫头姐和我爸说我带小杰去我家了。我爸说随便。

    于是,那天我就住在了丫头姐家里。

    她家很干净,给我擦完红药水后,我俩就睡觉了。

    那时我还小,丫头姐把我当小孩,所以就和我一起睡了。

    被窝里,丫头姐一直抱着我,让我很有安全感。

    可是让我奇怪的是,每到半夜的时候,丫头姐的手很不老实,老是放在我大腿根部,并且来回拨弄着,我不知道她想干啥,总觉得丫头姐这么做挺爽的。

    而且丫头姐身材很好,前凸后翘的,身上的气味很好闻,一起睡的时候我经常使劲闻她的香味,那时我天真的想,等我长大了,以后要娶丫头姐当老婆。

    自那以后,我每次被打了,都会鼻青脸肿的跑到丫头姐家去,帮我擦完伤口后,我们总是一起睡觉。

    当我问她,为啥睡觉时要用把手伸我那里去,丫头姐总是咯咯咯的笑,说我傻,真想知道的话以后会告诉我的。

    我信以为真,便没有多问,每天晚上让丫头姐摸那里,有时候丫头姐不摸时,我也会主动拿丫头姐的手来做。后来我知道了,这个叫“打飞机”。

    我们一直闹着闹着,苦里带着甜,每每和丫头姐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能忘掉一切。

    直到有一天……

    我又偷偷的跑出去找丫头姐玩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平时不大一样,她不和我玩了,我以为她饿了,就屁颠屁颠地跑出去给她买她最爱吃的奶油蛋糕,结果她也不吃,还生气的把蛋糕扔进垃圾桶里。

    我问丫头姐你怎么了?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跑进自己的房间再也不出来了。

    我担心丫头姐,所以想等她出来,后来她一直没出来,我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首发

    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丫头姐在哭,哭的很伤心,眼圈都红了。可能是不想吵醒我,所以刻意压低了声音。

    我慌了,从没看见过丫头姐这样子过,零零散散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丫头姐的脸上,我能清晰的看见她脸颊两边两条泪痕。

    看见丫头姐哭,我鼻子一酸,也想哭,我从那个时候发誓,我要保护丫头姐!

    听到我的哭声的时候,丫头姐转过来,带着哭腔问我:“小杰,丫头姐是不是很没用?”

    我急忙想安慰她,可是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涨红了脸,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见我的样子,丫头姐破涕为笑,看见丫头姐笑了,我也渐渐咧开嘴笑了起来。

    丫头姐问我笑啥,我说你笑了我也想笑了,就是不知道为啥。

    听到这个回答,我看见丫头姐的身体明显颤了一下,之后就是久久的沉默。

    丫头姐心情不好,不想说,我则是不知道说啥的好,我们就沉默了很久。

    突然,丫头姐和我说,小杰,你想变成男人吗?姐姐帮你。

    听到丫头姐这么说,我有些窝火,恶狠狠地告诉她,我就是男人啊,不用变,你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去!

    丫头姐又朝我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而是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睡衣,睡裙,内衣,内裤,她全脱了,就这么赤身裸体的坐在我面前。

    我问,丫头姐你脱衣服干啥啊,不冷吗?

    “姐姐不冷,姐姐抱着你睡。”丫头姐呢喃了一声,然后就钻进被窝睡觉了。

    这一晚,丫头姐抱我抱得很紧,好像一刻都没松开过,而我则是觉得今天的丫头姐身子好香,也好软,好想摸一摸……

    那天晚上,我听见丫头姐发出了异样的叫声,叫得我骨头都麻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我内裤黏黏的,那个东西极硬极硬……

    但是我没有看到丫头姐的身影,以为她是出去了,便没心没肺的上学去了。

    放学后,我去敲丫头姐的门,但是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问我找谁?

    一看是个我不认识的女人,我警惕的问,你是谁?丫头姐呢?

    “丫头姐?”那个女人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说的应该是以前的房客吧,一个很漂亮的女的,她搬走了。”

    “啪嗒……”

    我用零花钱买的丫头姐最爱吃的奶油蛋糕掉了,我也愣住了,双眼顿时无神起来。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回去的,脑海里老是回荡一句话:丫头姐走了,丫头姐走了……

    外面下着雨,我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般走在雨里,走到以前经常和丫头姐去的公园里,呆呆的坐了下来。

    面前有一条河,我走过去看着湖面的倒影。

    我摸着自己胸口,水里的自己也跟着做同样我的动作,我说,我这空空的,你那儿痛吗?

    没人回我,我只听见水里的我嘴巴在动,但是什么话也没听到。

    我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可是眼泪越积越多,我还是伤心的哭了起来。

    后来我就没哭了,因为以前丫头姐经常告诉我,男人都有一颗铁心,不能哭,哭了这颗铁心就没了。

    之后我就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从小到大,我都没怎么哭过,就是被打了,我也没哭过。

    回家后,我和我爸说,丫头姐走了。我爸瓮声瓮气应了一声,没说什么。

    丫头姐走了,这给我以后带来了很大影响。我性情大变,变得特别孤僻,不喜欢和人说话,加上家庭原因,我把感情看得很淡,跟同学有了矛盾后,也从来都是用拳头解决的。

    我妈抛弃了我和我爸爸,我觉得除了丫头姐以外,其他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见了我们班那些女的,我特别憎恨,女人缘相当的差。

    上了初中,我进入了青春期,脾气变得火爆,打架更多了,也接触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影片,知道了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仓井有空、友田彩香、小泽玛丽这种女人存在,我第一次觉得,女人,其实也挺吸引人的。

    我思想变得龌龊,经常看我们班女生的胸脯和屁股,那时候女生都是不怎么带罩的,所以有时候能看到一些让人兴奋的东西。

    晚上,我也经常做那些梦,梦里的对象经常会是丫头姐,或者我的同桌,早上起来内裤黏糊糊的,梦遗了。

    我同桌是个插班生,叫何雅琪,打扮很洋气,一看就是有有钱人的孩子,她也很漂亮,发育相当的好,胸部很大,按照我的眼光来看,何雅琪很适合生孩子,熊大屁股肥。

    但这女人很会臭显摆,好像有钱人的孩子都看不起我们这些乡下崽,经常在我面前炫耀,嘲讽我的家庭,尤其是知道我爸是工人后,说话更是不好听了。

    我自尊心特强,当时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炸了,我家是没钱,我爸也经常打我,但并不代表我的家庭能随意受人侮辱。

    仇恨的种子在我心里发芽……

    那天晚上,趁她不在的时候,我把她所有的东西都丢到了男厕所里。

    她不是傲吗?不是嫌我臭吗?那老子还真要看看了,这些东西,她捡不捡?

    男厕所很臭,我不信她敢进去。

    果然,得知这件事后何雅琪就尖叫起来,脸憋得通红,朝我大骂:“林杰,你真他妈不是东西,不把我东西捡回来,放学你就别走了,找人开你瓢!”

    我心里很爽,但就是死不承认,何雅琪气的用手指着我,骂道:“林杰真你妈,敢做不敢当,你知道我那些东西值多少钱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知道你妈为啥跑了吗?就是因为你爹和你一样,是孬种,活该被带绿帽……”

    何雅琪说这话的时候,我立马火了,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她脸上,脸色很狰狞,对她说:“小贱货你再说我爸我妈的事试试,老子弄死你!”

    说完后我就走了,留下何雅琪在那里撒泼,隐隐的,我听见她对我说放学要找人打我。

    我也没往心里去,但放学后走出校门的时候,我傻眼了。

    校外好几辆摩托车挺着,站着许多人,有男有女,好多都拿着铁棍和砖头,染着黄毛。

    何雅琪站在他们中间,指了指我,和一个黄毛说道:“小李哥,就是这小子!”

    黄毛朝我看了一眼,然后就抄起一块砖头,朝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