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机殿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查(5)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查(5)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千机殿最新章节!

    云绝门。

    田远中坐在门主位置上,左侧是顾风轩,右侧是舒无宁。

    看着手里的通报,田远中不无头痛道:“骆求真在查宁公子的消息,却不知怎的查到了云绝古地。罗明轩让我们派人去解决骆求真。”

    顾风轩:“他们自己为什么不出手?”

    舒无宁哼了一声:“自然是碍于两派情面,不好出手,当然,也未必没有算计咱们的意思。”

    这趟出征海洲,舒无宁获益匪浅,虽然昊天门太阴门是败了,她却立功不小,更和景无珠成了好友,所以言语间底气更足。

    “算计?”田远中看了舒无宁一眼。

    舒无宁道:“云绝道境终究是个假道境,这些年,全靠饮雪姑娘的进度撑着。但太阴门只她一人获益,其他人获益了了,就算不起疑心,多半也还是会有想法的。”

    顾风轩点点头:“这的确是个问题。假的就是假的,做不了真。现在还能以大道玄奥,难以测度来搪塞,但日子久了,怕就是搪塞不过去了。说是租借百年,我看最多再过十年,就会露馅。宁夜的计划,终究还是欠缺了。”

    田远中哼了一声:“只怕也是搪塞之计。”

    这次他到说中了。

    假道境固然是在搪塞太阴门,宁夜的计划又何尝不是搪塞木傀宗。

    如今计划虽然成功,但要想欺骗百年,无疑痴人说梦,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木傀宗这么急着要利用东风关给黑白神宫一点颜色的缘故。

    田远中是木傀宗的忠诚弟子,自然是不满这样的结果。

    而现在,来自太阴门的吩咐,无疑就给了他一个难题。

    顾风轩道:“舒副门主,这事你怎么看?”

    舒无宁直接道:“自然是拒绝。”

    田远中却摇头:“不妥!太阴门现在正憋着劲的找我们麻烦。也就是这事不能捅出去,他们不能公然翻脸。可一旦捅出去,那他们还真干出立刻毁约把我们赶出东风关的事。”

    舒无宁也不奇怪他这么说:“那门主的意思是?”

    田远中:“无论如何,不能让骆求真查出真相。既然罗明轩已经明示要我们出手,我看,就派几个人过去比较好,也给他们一个面子,不给他们发难的借口。”

    舒无宁冷笑:“门主的决定,我不好置评。不过也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骆求真身边,可是跟了两个万法巅峰的好手保护的,其中一个还是人魔,要对付他们可不容易。而且这些年木傀宗的人借我们的名义出入万古柳道境,虽然身份是隐藏的,但太阴门未必没有察觉。这次让我们出手,未始就没有试探的意思。如果我们让木傀宗的人出手……脸可以变,这出手可是瞒不过去的。”

    对这一点,田远中到也很认同。

    他自身实力不强,要对抗人魔是不可能的,便看向顾风轩:“看来,只能请顾副门主出手了。”

    顾风轩却看了一眼舒无宁。

    舒无宁如今依然未至万法,但顾风轩深知她背后是宁夜,对她始终客气。

    舒无宁便道:“我还是反对。”

    “为什么?”

    “东风关不管明面如何,现在都是云绝门的,凭什么他太阴门来指使我们?”

    “你这是意气用事!”田远中道:“你懂不懂什么叫大局为重?”

    舒无宁懒洋洋回答:“反正,我已经说明了我的态度。田门主若执意要做,我也拦不住,不过我会传书木傀宗,将事情原委告知,一切后果,与我无干。”

    听她这么说,田远中心生怒火。

    这些年舒无宁背靠宁夜和他争权夺利,田远中老早就看不惯她,偏又拿她没办法。也正因此,海洲之战,舒无宁去了,他便没去。

    这次舒无宁摆明了态度要抽身事外,但她越如此,田远中便越是要把事办了。

    哼道:“随你的便,此事我会亲自处理。”

    却是打算和顾风轩同时上阵,对付骆求真了。

    本来云绝门还有个李一凤,但李一凤只听舒无宁的,田远中调不动。想想骆求真身边也不过是两个万法巅峰,仅凭顾风轩便足够解决,便未放在心上。

    ————————————————

    积落山,天枢宫。

    曾经的魔渊裂隙早已消失,遗留的只是一片焦痕战场。

    “当时京长夜就是在这里,疯狂攻击大阵。”一名修士说道。

    他叫全机子,是当年的王廷秘卫之一,参与过天枢之战,却被骆求真找了过来,这刻一五一十的将当初自己所见道出。

    随着全机子的说话,骆求真脑海中泛起了那一场战斗。

    京长夜攻击黑白大阵,魔渊裂隙魔物出世,内外交攻。

    但就在这时,黑白大阵突然莫名失守,柏安图消失无踪,死活不知,炼狱魔坛离奇消失,京长夜为之暴走,连喊上当了……

    “你确定他喊的是上当了?”骆求真打断全机子的话问。

    全机子苦笑:“时间隔了这么久,要每个字都不错的重复出来,小的也做不到。但当时京长夜的表情,很明显是受人欺骗,惊怒不已。而炼狱魔坛离奇消失,所以他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但京长夜绝对是被人坑了,我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为什么这件事无人说?”

    “没头没脑,谁会去说?就连京长夜自己都不说,一切都是自己分析的,毫无实据,说出来也只是徒惹人笑。而且……”

    全机子犹豫了一下,道:“东使也不希望别人再提此事。”

    骆求真明白他的意思,很显然,不管京长夜吃了什么亏,君不落都不关心,他就是不希望魔渊裂隙的秘密被捅出来。京长夜已经背了锅,要真去追查,把魔渊裂隙的事捅出来,于君不落反而不利,所以就算知道有问题,君不落也不会去过问。

    “那个时候,你可见过宁夜?”骆求真问。

    全机子苦笑:“兵荒马乱的,大家都忙着自保,哪有功夫见别人。不过……”

    想了想,全机子道:“万古柳道境出事后,宁夜到的确是想走来着,只不过被人拉住不许离开,所以他当时应该是在的。”

    “被谁拉住?”

    “云绝门的田远中。”

    “田远中?”骆求真一愕:“他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强留宁夜?”

    全机子苦笑:“这我可不就不知道了。”

    骆求真哼了一声:“云绝门,田远中……哼哼,果然有问题。”

    “对了。”全机子突然道:“小的突然想起一件事。”

    “说。大阵破解之后,天枢宫禁制发动,魔渊裂隙开始平复,但就在那时,小的无意中看到一个人。”

    “谁?”

    “公孙夜。”

    “什么?”骆求真大惊:“你说你在这里看到了公孙夜?”

    “是。”

    “可你们来之前,公孙夜不在此处,对吗?”

    “是。”

    “那他是怎么出现的?”

    全机子期期艾艾道:“小的看到,公孙夜是从天枢宫里出来的,他当时穿的……是一件囚服。”

    轰!

    骆求真脑子一震。

    那一瞬间,他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