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探老公在隔壁 > 第424章 有几分道理

第424章 有几分道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神探老公在隔壁最新章节!

    “然后呢?”叶萧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听司空锦意见的念头,感觉司空锦能够做到队长的位置,其实也不是徒有虚名,不管怎么说,好歹是曾经带过徐子谦一天的前辈。

    司空锦拿起一只水性笔在手里转了几圈,笔停下来之后,司空锦抬起眼睛环视了一圈众人,这才开口继续道:“假设这个推理成立,也就是假设A,黑衣男子劫持走杨路,是为了取走杨路知道的Z,同时杀掉杨路。然后还有第二种可能性,也就是说事情或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黑衣男子本来就打算在西山公园杀死杨路,这样做有一定几率会让众人知道,从而侧面宣扬警局的无奈,抹黑警察,动摇人心。也就是说是故意向警察进行挑战,甚至有逼迫警局透露出这个案情的意思,这就是假设B。”

    叶萧微微挑眉,觉得有几分道理。

    江彧虽然是特种兵,接受过一定量的训练,可是对于实战的破案经验,很明显不足,因此他稍微缓了两分钟,才疑惑道:“杨路尸体的发现地非常偏僻,如果不是那个老爷子忽然心血来潮跑去假山水池旁边,恐怕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发现,所以假设B好像不太能成立。”

    “不,不是。”丁小钱忽然开口,连声否决江彧的意见。

    江彧抿了下嘴,没有出声。

    “如果按照假设B推测的话,他跑到假山附近动手是因为假山附近刚好没有监控器。”丁小钱一口气迅速说完。

    “没错。”司空锦眼中充满着赞赏之意,冲着丁小钱连连点头:“我的确是这个意思。”

    “那这样一来就有两种可能性了,假设A和假设B,可是凶手的意图是什么呢,只是单纯的接受了上面的指令吗?这个上面又藏在什么地方,这是迄今为止第二起国际象棋杀人案件,这两起案件是否有一定的联系? ”司空锦看着丁小钱继续问道。

    “黑衣男子杀死杨路的动机可以分成假设A和假设B,那么这两起案件的猜测,也应该可以分成假设A,和假设B。”丁小钱想了想,顺着司空锦的话说道。

    江彧坐在一旁眉头微皱起来,他本想由他来梳理案情,让丁小钱刮目相看,结果倒是司空锦让丁小钱刮目相看起来,江彧想着不能再忍了,要主动出击,所以丁小钱刚说完话,江彧就顺口接上:“这两起案件的假设A和假设B分别是什么?”

    丁小钱的视线放在江彧身上,淡淡的点头示意,接着刚准备开口,却被司空锦截断。

    “我认为假设A应该是丁小钱提出的观点,也就是整个棋局的观点,黑棋指的是敌对方,而白棋指的是警察,杨路之所以会死,是出自幕后主使者定下来的规则。那么与之相对应,假设B应该是一起无意串联到了一起的杀人案件,也就是说两个案件实际上并非是同一起连环杀人案件。”司空锦打断丁小钱的开口,侃侃而谈起来。

    叶萧恍然大悟,接着又问:“这样的话,假设B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呢?”

    司空锦看了一眼叶萧,叹了一口气回应道:“王建峰的案子在最前面,这件事情有登过报纸,可以猜测有人模仿王建峰的案子,故意准备了黑棋和白棋,在杨路被抓捕的时候杀他灭口,也许是因为别的不可告人的原因。”

    “原来如此。”叶萧点点头表示认同。

    江彧有点坐不住了,说了半天的话,他还没能够表现出一句,本以为司空锦大大咧咧不想事,谁知道忽然变了个模样,一个案子分析十分细致,和之前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所以,是从杨路的朋友那得出的新的思路吗?”丁小钱唇角似乎带着浅浅的笑意。

    司空锦点点头,笑道:“瞒不过你。”

    两个人之间像是高手过招一般,在旁观着叶萧和江彧看不见的地方,已经进行过一次比试,一直到现在才稍微展露出一些苗头。

    司空锦是性格好强的人,论推理能力,他实际上并不比徐子谦差,只是徐子谦刚来的时候,他错误的估计了徐子谦的能力,结果被花式打脸,弄得颜面无存。

    而徐子谦仅仅只当过他一天的徒弟,现在回想起来,司空锦才发现当时徐子谦就一副拽不拉几的臭屁样,在当他徒弟的那一天,甚至连师父都没有叫过。

    离开分局之后,司空锦依旧耿耿于怀,千方百计的想要给徐子谦一个下马威,谁料徐子谦根本不在意他的撩拨,从来不反击,而是无视,这可要比反击杀伤力强大一百倍,就在司空锦觉得自己没办法下手的时候,机会来了,徐子谦去了帝都,这里就剩下徐子谦的夫人,司空锦决定就算不能给徐子谦一点颜色看看, 也要用智商碾压一下他老婆,以解心中那口恶气。

    但让司空锦没想到的是,徐子谦的这个老婆也很不简单,仅仅从自己的表情上,以及一些小细节方面就能够判断他去做了什么,有什么成果。这让司空锦燃起了斗志,吊儿郎当的心态顿时烟消云散。

    “我们今天是去见了杨路的朋友——李大明,李大明年纪三十二,和我差不多呢,不过他可比我显老,个子也比我矮。”司空锦说到这故意挤眉弄眼,叶萧一阵白眼,丁小钱则装没看到。

    “接下来,我要说重点,也就是会让我联想起假设B的重要原因。”司空锦恢复方才的严肃神情:“他的这个朋友,交代了杨路的一个癖好,那就是好赌,他和家里人关系很不好,也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好赌了,不管给他多少钱,他都能输的精光,就差没把自己输了,不过也是奇怪,杨路虽然好赌却似乎很有节制,因为他从来没有因为好赌欠债被人追打过,每次都是见差不多就收住。”

    “他朋友也出入那种场所吗?”丁小钱问道。

    司空锦摇摇头:“偶尔吧,杨路家庭条件在这几个人当中算是非常好,所以说杨路能输得起,但是他输不起,所以他就不碰,根据这个李大明的说辞,说是杨路为人比较大方,经常带他去,他也只是在一旁看着,碰都不会碰一下。”

    “好赌这一点,有什么问题吗?”丁小钱试探的问道,总觉得事情似乎并不是很简单。

    “有问题啊,之前以为是他有节制,后来发现他实际上是被人包养了,是包养他的那个人给他的钱。”司空锦淡淡的道。

    “……”叶萧张了张,竟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

    丁小钱眨巴着眼睛,似乎没听明白司空锦的意思,司空锦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耐心的重复了一遍:“他呢,是同性恋,被富商包养了,富商很宠溺他,给了他很多东西,也给了他不少钱,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似乎和那个富商闹掰了,接着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当了个董事长,偶尔他手痒痒的时候,还是会去赌场,但是不会去下。”

    “同……同性恋?被包养?”叶萧好半天才合住嘴,同性恋他懂,被包养也听说过,可是还是第一次听这两件事合在一起,所以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对的。”司空锦用力点头。

    “所以他有可能是得罪了富商,或者别的什么人吗?”叶萧缓过来劲,谨慎的询问道。

    司空锦歪着脑袋想了想:“有这个可能性,可能性不低。”

    “那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杨路手上掌握着富商、或者别的什么人的Z,本来如果我们不动杨路,很可能他不会死,可是我们一动杨路,那些人就着急了,想要拿回Z,刚巧得知王建峰国际象棋杀人案件,便故意带了象棋,伪装成杀死王建峰的凶手。”丁小钱脑袋转的很快,虽然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件,但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做出了分析和推测。

    司空锦听着忍不住的赞叹:“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这样想是有道理,也有可能,只不过可能性很低,因为我们现在并没有证据。”江彧平静的道。

    想了半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机会。

    “先提出所有的可能性,在根据各种时间地点条件的制约,pass掉一些可能,接着认真重点调查那些有可能的,这样不就好了吗,趁着时间还早,不如在推测一下可能导致杨路死亡的各种原因,总会有什么新的发现。”叶萧从位子上站起来,走到丁小钱旁边的办公桌上,这边没有多余的椅子,叶萧干脆直接半坐在办公桌上,双手环抱住胸大声道。

    “那倒也是。”江彧竭力装出一副淡然的神情回应道,这样看来实际上办案程序,要比他想象的复杂的多。

    “杨路的青梅竹马有去问过吗?”丁小钱继续问,并不在意和案件关系不大的事情,甚至直接忽略掉了和案件无关的声音。

    丁小钱和司空锦的密切配合程度,让江彧颇为恼怒,本想着和丁小钱两人商讨案情就这样被司空锦给搅黄了,脾气再好也没有办法忍耐下去,江彧琢磨着让司空锦再次拒绝和丁小钱说话,不过一时半会似乎没有什么好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