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探老公在隔壁 > 第363章 一面之词不可信

第363章 一面之词不可信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神探老公在隔壁最新章节!

    徐子谦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虽说现在刘德通交代了,可是仅仅凭着刘德通一面之词,没有办法去******彧,更没有办法确定他的参与了这起案件。

    还需要一定的证据在行。

    想到这徐子谦睁开眼,黑漆漆的眸子在昏暗中的房间中赫赫生辉。

    “你的意思是江彧曾经协助你杀害了陆恒?”

    刘德通已经打算原原本本的交代,面对徐子谦的问题时,也不会做半分隐瞒。于是连忙点头道:“没错,甚至陆恒身上有一部分的伤都是江彧搞出来的,什么让陆恒‘自给自足’之类的,他的坏心眼多着呢。”说到这刘德通还颇为嫌恶的皱着眉头,仿佛当时他第一次见到江彧的做法是拒绝的。

    “那么是谁给予他最后一击?”

    刘德通想了想,露出十分困惑的神情,他伸手挠着头皮一边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陆恒被折磨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就算是我们不杀他,过不了多久他也会死。接着江彧提出了一个建议,说不如把陆恒的脑袋制作成蜡像,这样更有趣一点,我听了就表示同意,本来是准备直接给割喉的,但江彧建议放在冰柜里面冻到僵硬为止,这样切得时候比较好切,也没不会到处都是血。所以我们两个就合作一起把陆恒扔到冰柜里面。当时陆恒已经虚弱到不行,所以也没怎么反抗。严格来说我们是一起把陆恒杀死的,所以……”

    “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刘德通忍不住反问,显然没有想到徐子谦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我就是证据,我都要死了,难道说我诽谤江彧对我有什么好处吗?”刘德通激动的辩解,本身让他讲述这些事情就已经让他鼓起不少勇气。

    徐子谦不为所动,想要确认江彧有嫌疑,仅仅凭刘德通的话是没有办法确认的。如果是平常的什么人的话,徐子谦可以立刻把嫌疑人抓回来提审,可对方是江彧,在江北小有名气、获得过银质勋章的特种兵,他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些什么还是个未知数。

    甚至仔细想起来,有关于江彧的身份也是疑点重重,徐子谦隐约觉得江彧很不一般,在没有掌握到充分的证据之前,他不想打草惊蛇。

    “你之前说他和你达成协议,你说的协议具体指的那些方面?”徐子谦换了一个话题继续问道。

    刘德通仰起头,眼睛盯着天花板,躲避台灯刺眼光芒的同时回忆当时的场景。

    “他答应我他会照顾好童童,帮我杀了我的仇人,然后我伪装暴露自己行踪的模样,被丁小钱抓住,然后俯首认罪。”

    徐子谦哦了一声,心中顿时无法平静下来。

    伪装被丁小钱抓住后俯首认罪,为什么?江彧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只是想让丁小钱成功的破案子?从另外一方面讨好丁小钱?

    虽然说丁小钱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各种案子,但江彧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或者说实际上江彧做出这些事情,还有别得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德通想了想:“这个我也不知道,我问他什么,他都不告诉我,从一开始我和他之间的地位就是不对等的,他只把我当成一个棋子,而我连知道他想让我做什么的资格都没有。”

    徐子谦沉默,看来江彧的确不简单。

    “他帮你杀了陆恒是出于什么目的?”徐子谦再次问道,江彧和陆恒是合作关系,虽说有过摩擦,但也不至于杀死陆恒。

    白炽灯下,刘德通白净的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知道是被灯炙烤的还是冷汗。刘德通哆手指哆嗦了下,连忙收回,小心翼翼的揣测着用词:“我想……他可能只是为了取乐而已。”

    “取乐?”徐子谦反问。

    刘德通像是想起来之前的场景,原本白净的肤色显得越发苍白,脸上的疤痕越发狰狞,这时到让人有些分不清楚是灯光的白,还是受惊之后吓得苍白。

    “他虐打陆恒的时候、像是非常满足,他平静的施发指令的时候,到像个十足的恶魔。”刘德通心里很怕,非常害怕江彧,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

    刚开始刘德通只以为自己被抓住了把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反倒成了别人的掌中之物。他试过反抗,可是没有江彧的建议,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而后来不知不觉,情形就变成现在这样。他说不上后悔,也不能说不后悔。

    刚开始抓到陆恒的时候,只不过是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哪里知道越玩越大,直到收不了场,他只好将错就错。

    那三个曾经造给他极大伤害的人他一直默默的记在心理,从没忘记过,可他要是想要报仇,早就自己动手了。如果他一直在潜伏着准备动手的话,也不会收养童童。

    可他的计划却完完全全被江彧打乱,不仅如此,他还完全被江彧拿捏在手中,为了弥补他杀掉陆恒的过错,他不得不杀了那一家三口,因为杀了一家三口,他便萌生出杀了丁小钱的念头。

    如果不是丁小钱步步紧跟,或许他还有办法可以抽身,可是偏偏丁小钱一点都不识趣,颇有一种誓不把他抓到手不罢休的架势,无奈之下他只能犯了第二个、第三个错误。抓到丁小钱之后,他本想慢慢折磨丁小钱,没想到没几天江彧就找到他了,并且狠狠的惩罚了他。

    并且提出了让他去自首的要求,还主动说要帮他报仇,刘德通觉得反正都是要死,多拉几个人陪自己死也是赚到,于是就同意了。

    刘德通说完努力想去看清楚站在灯光之后的徐子谦,想知道此时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可惜徒劳,在刺眼的白炽灯下,几乎只能看到徐子谦黑着一张脸,什么表情都看不到。

    “所以你只是出于多拉几个陪死的目的,才同意江彧的提议的么?”

    “是这样的。”

    “他是怎么动的手?”

    刘德通愣了愣,摇头。

    “他找了什么人你还记得吗?”

    刘德通继续摇头:“我只知道他提过岛村,这两个字,我不清楚他说的是地名还是人名,他没有告诉我的意思,我也没敢问,只能忍着疼完成他交代给我的任务。”

    “前两个你基本上没有作案时间,那么最后面那个周力勤,你约他出来把他带到自建房区,前后也不过两三个小时左右,是你自己杀了他的么?”

    刘德通摇摇头:“不是,他当时也在。”

    徐子谦皱起眉头:“他?”

    “当时江彧也在现场,实际上丁小钱赶过来的速度比江彧想象的快一些,本身我们是打算从正面脱身的,只是时间紧迫,只好从后面暗道的门出来了,我和江彧出来之后,故意在外面同旁人说话,让里面的人听到,误以为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实际上当时江彧还在我旁边。甚至是我被带走的时候,江彧还在楼上看着监控器,那些监控器本身就不是为了满足我的窥视欲望,而是江彧为了观察丁小钱是否真的会遇到危险,以及我是否真的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而准备的。等丁小钱带着我离开之后,江彧才离开吧。”

    原来是这样,徐子谦总算知道第一次看审问笔录等资料的时候,那种强烈的违和感从何而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件事情都有些奇怪,乍一看好像是正常的思维,可是仔细想一想的话,却有觉得很多地方都很勉强,用一般道理根本解释不通。

    既然如此,刘德通口中所说的岛村到有必要仔细调查一下。

    徐子谦敲了敲桌面,声音冰冷的问道:“你除了这些事情,还有什么你觉得可疑的地方吗?”

    刘德通瞳仁朝上翻着,很认真的思考着,胖乎乎的两只手来回搓。

    “没有了,他没有给我说过关于他的任何事情。”

    审讯完刘德通之后,徐子谦让小胡重新整理了下案件,整理好之后交到他手上。小胡拿着文件离开,徐子谦一个人在办公室中陷入沉默。

    江彧身后到底还有什么?他的计划是什么?从刘德通的描述来看,江彧之所以拿刀子在刘德通脸上划,完全是因为刘德通对丁小钱做的一切激怒了他,显然江彧并不想看到丁小钱受到伤害,所以主动出击。

    而江彧制造出的这些案子,到有点像是故意的,仔细分析一下的话,江彧或许有几个理由去做出这些事情。

    一,江彧是想制造些案子给丁小钱解闷,可徐子谦虽然不喜欢江彧,但以江彧的智商似乎并不会做这种又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

    二,江彧只是贪图玩乐,根据刘德通的证词,足够证明江彧有很强烈的施虐心理,通过折磨对方来获得快感。平时的江彧完全是个性看似活泼实际上极为稳重的人,如此看来,江彧实际上外面开放内心却专一。

    三,江彧的背后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指导着江彧做出行动,目前为止,还没能够看出那个组织的真正目的,同时也没看出他背后那个组织有什么蛛丝马迹。江彧看上去嘻嘻哈哈,可确实是口风很严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