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冠军争夺战[综运动] > Chapter 096

Chapter 096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冠军争夺战[综运动]最新章节!

    原来的世界?之后任意的世界?

    黑桐一下子有些懵。

    刚刚瑞希解释了很多放在常理中来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的东西,黑桐却一点保留都没有,全盘接受了。这就好像是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一样,对此她不会有任何疑虑。

    可在这道选择题上,黑桐却疑惑了。

    她什么都不记得,原本的世界对她来说,有任何吸引力吗?

    回到那个人身边……那个人是谁她都不知道。

    但这一周目游戏里的世界,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印刻在她的脑海里。

    这道选择题本身就不合理、不公平。

    “原本的记忆在原本的你身上,确实不是个公平的选择呢……”略一沉吟,瑞希像是完全明白黑桐心中所想一样,开口说到,“可在游戏中,完全不知道游戏最终目的的你,几乎每一次都能成功地走到这里来,而未选择过停留。这是为什么?”

    “在没有足够多的信息的时候选择隐忍,聪明的你一直等到最后,终于窥探到游戏的背后。所以才说,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玩家,没有之一。”瑞希的手指轻轻点在她的胸口上,“本来就没有哪个选项是完全正确又或者完全错误的,这个时候遵循着心中的本能,不就好了吗?”

    被他说得如此简单,黑桐忽然也就不紧张了。她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你怎么像个神棍似的?”

    瑞希哈哈大笑,“以前也被你这么说过。”

    瑞希在大笑过后,嘴角犹存着一个温柔的弧度,整个人显得很柔和。他的手轻轻抚上黑桐的眼睛,温热的手掌隔绝了大部分的光线,黑桐的眼前黑漆漆的一片。瑞希略显中性的声音柔和地在她耳边响起,“深呼吸一下,然后告诉我你的选择。”

    黑桐依他所言,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她先是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接着听到了另一道声音。

    像是洞穴中持续响着的滴水声,微小却有穿透力,黑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静下心来仔细去听,那声音越来越明晰,黑桐终于听清楚了。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阿郁。

    就这么重复着,好像已经这么重复了好多遍。

    黑桐又想起了瑞希和她说过的话——“你很符合游戏的选角……因为有人不肯让你离开。”

    那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像是很久以前就听过很多次,只不过把它遗落了。现在又听到,令人十分怀念。

    不知为何泪水一下子积满了眼眶,然后顺着泪线滚落下来。

    瑞希放下了他的手。

    黑桐睁开双眼,火红的眼睛里还湿漉漉的,里面却透出坚定的光来。

    银发少女开口说到:“我选……”

    ……

    “亲爱的玩家,你确定将之前游戏所得的筹码,用以交换回到本来世界的机会吗?”

    “是的,我确定。”

    “那么,如你所愿。”瑞希说到,“在传送之前,你还有什么别的要问吗?”

    “啊,确实还有一事。这周目经历过的事情,我会忘记吗?”

    “不会,那是你的东西。”

    “那,其他周目的记忆呢?”

    棕发少年微微一笑,手抚上了她的脸,极其俊俏的脸离得她非常近,眉角眼角飞扬,那双蓝幽幽的桃花眼异常勾人。

    “那些?亲爱的黑桐,你的记忆是属于我的东西。”

    ……

    日本,东京,某医院住院部。

    进入了梅雨季节,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今早的雨比往日的还要大一些,从地铁站到医院来短短五分钟不到的路程,打着伞也愣是能把鞋子走得透湿。

    中午的时候稍微好了一点,不过天空仍然阴沉沉的,空气潮得过分,让人感觉连衣服都是潮的。

    一名护士进行着例行检查,当她进去其中一间,检查了没一会儿,就有人敲了敲门,从外面探进一个脑袋来,“对啦杏子,中午吃什么?要一起叫外卖吗?啊,这个病人……”

    “怎么了?”

    “我知道她!”第二位护士的语气一下子变得神秘兮兮又有点兴奋,“未婚夫超帅的,每个礼拜都会来。”

    “喂喂……”

    黑桐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她想睁开眼睛,可眼皮很沉重,且无法掌握身体的主控权,浑身无力。

    慢慢地她的手指能动了,可没人注意到,她就这么听她们说了一会儿。检查完毕,两位护士一同离开,黑桐的意识越来越清楚,而这时忽然大量的画面、情感,一同涌进黑桐的脑海里。

    一波接着一波,毫无间断,她一下子觉得无法呼吸,床头的监护仪发出警报声,不过只持续了几秒钟,黑桐过快的心跳很快又平复下来。

    然后她缓缓地睁开双眼。

    视线还很模糊,黑桐在朦胧间打量着整间病房。

    普通的单人病房,且是她之前在隐藏事件二里见过的。她微微侧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只玻璃花瓶,里面装了好大一束向日葵。

    灿烂明艳的黄色花瓣,非常有生气的样子。

    黑桐看着那束花,忍不住露出微笑。

    走出病房不久的那名护士,忽然发现她的笔掉到了病房里,连忙脚步匆匆地回来拿。那支笔就放在床头柜上,她拿了正要装进口袋里,却发现黑桐睁开了双眼。

    她正在看着那束向日葵。

    笔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护士的视线与黑桐的视线对上了。

    “啊。”原来是红色的眼睛……护士想着,接着说到:“黑桐小姐,您醒过来了?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说着飞快地跑走了。

    黑桐捕捉到她的胸牌,上面写的是——间桐。她听到刚刚另外一个护士叫这名护士的名字,她也叫杏子。

    而且她与同学的“间桐杏子”长得一模一样。

    医生很快就来了,之后的检查中,黑桐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不止护士和同学的间桐杏子同名同姓同脸,医生则和小野老师别无二致。

    在游戏中一直反复出现的npc,全出自这间病房。

    而她对回到这里,也是存在执念的。

    除了职业,两人和游戏中几乎一模一样,黑桐张口就叫老师(sensei),也幸好发音一样,没有露陷。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全部想起来,关于真实的自己的一生。黑桐郁已经高中毕业,并且考入了大学。虽然她也一直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和游戏中的自己不同的是,每一次考试都全年级第一的神话并没有铸就。黑桐仔细想来,应该如瑞希所说,重复过太多次,这些课程也在反复上着,想学不好都难。

    然而在她十九岁的春天,因为一起持枪袭击校园事件,一直昏迷。

    令人唏嘘的是,黑桐的父母在她高中毕业那一年,驾车旅游在回程的高速公路上遭遇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在这个世界上她已没有直系亲人。

    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难过的事情。

    黑桐郁有一个喜欢的人,且那个人也喜欢她,两人高中是同班同学,本来约定好二十岁成年那一年就结婚的。

    她现在无比期待着那个人出现在病房门口。

    很快她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却在病房门口倏地停了下来。等了十几秒,只见一名棕色短发微翘,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出现在病房门口。他的脸上有着若有似无的微笑,像是什么都掌握在手中那般从容。年轻男人穿了一身挺正式的西装,宽肩窄臀,更显得身形笔挺。

    是御幸一也。

    高中毕业后mlb虽然发来了邀请,但御幸还是选择了继续升学,目前在校队里打球,但已经有了毕业后进入职棒的考虑。

    黑桐看到他,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穿得好正式,你是特地换了一套衣服才过来吗?”

    御幸叹口气,“今天被拎着拍了宣传照,接到医院的电话就这么直接过来了,来不及换衣服。”

    说着他走了进来,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

    黑桐望着他,觉得他既陌生又熟悉。他的形象和两份记忆都有重合,最重要的是两人熟起来的过程和最后一个世界的剧情没太大分别,让黑桐有种认识了他两遍的错觉。

    她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加强这份实感。然而因为长时间卧床,肌肉萎缩,医生说在出院前,她需要复健一段时间。黑桐的手还没触到御幸的脸,就倏地往下坠。

    而御幸一下子握住了她的手,并且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边。

    他低声道:“不是做梦,我也不是做梦,你真的醒过来了。”

    脸颊的温度温暖了黑桐冰冷的手指,让黑桐感到很安心。

    她忍不住闭眼微笑,“啊。我听到你叫我的名字了。”

    “你要是醒不过来,我这边才真的麻烦大了。”御幸说着,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过分,像是醒不醒的过来是她可以决定似的。

    御幸不是一个喜欢把所有东西都说出口,并且把所有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的人,要从他口中听到真心话,实在有点困难。

    而他现在微笑的脸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这场景温暖得让黑桐眼睛泛潮。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丝阳光从层层云端透了出来,冲破阴暗,照进病房里。天边云朵里滚着金色,染得周围全是金灿灿的一片,很好看。

    阳光照着他微翘的发梢发亮,整个人显得非常温暖。

    黑桐也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感受。

    只觉得暖洋洋的,很满足,很舒服。

    御幸扭头看向窗外。

    黑桐:“雨停了。”

    御幸:“啊,雨季就要过去了。”

    【d——季节的交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