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冠军争夺战[综运动] > Chapter 095

Chapter 095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冠军争夺战[综运动]最新章节!

    即使到了秋天,夏天的热度仍没有散去,头顶的太阳释放着令人焦躁的光和热。

    黑桐大睁着眼望着御幸,不知为何眼眶潮湿了起来。

    为什么之前一直想不起来……?

    黑桐仔细观察过每一个和她有过接触的男性,但每一个都无法与记忆中的天台少年重合。

    现在事实证明,记忆只不过是人类脑海中擅自添加又擅自消减的人工产物而已。

    救护车呼啸着驶来,楼下非常喧嚣,黑桐瞥了一眼,绿油油的草地显得面积意外的小,上面攒动的人头显得更小,不一小会亮黄色的充气床就在楼下设置好了。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即使现在知道了当初救她的人到底是谁,但她在几个世界里所做的一切,就只是为了让它回到原点吗?

    这种重复的感觉令黑桐觉得很可怕,在接近二十米的高空中,黑桐的手忍不住发起颤来。

    “冷静一点。”头顶御幸的声音传来。

    “……”

    “我会把你拉上来的。”少年继续说到。他的声音略有一点发紧,显然高空中拉住一个几十公斤重的人,让他迅速地消耗着体力。可他整个人给黑桐的感觉还很沉着,似乎要用这份沉着,掩盖两个人的不安。

    黑桐抬头看着他,听他这么说着,一下子把杂七杂八的念头摒除在外,黑桐觉得她此时冷静得超乎寻常。

    “……我不想死。”她说到。

    “嗯,我也不想让你死。”御幸回到。

    御幸的掌心温热,让黑桐觉得非常安心。

    接下来一切如隐藏事件中所示的一样,御幸一点一点把黑桐拉了上来,黑桐翻到天台这边的时候,少年整个人都快脱力了,他呈大字状躺在水泥地上大口喘气。

    脚下踩着坚实的水泥地,黑桐这下才生出一些实感来,她的腿还有些不自觉地微微发颤,黑桐低头看着自己染上血污的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一共见过坠楼的场景三次。

    刚刚穿过来的那一次,御幸没能成功地把她拉上来,她掉下去了;隐藏事件里那一次,御幸虽然把她拉上来了,可她不知道西装男人带了手/枪,于是被射杀。

    而这一次,黑桐条件反射地抬头,看向离自己不远的西装男人。

    然而抬头就看到西装男人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手摸着刚刚被电到的后颈,另一只手握住了地上那把银色手/枪。他摇了摇头,意识还不甚明晰。

    黑桐全身的血液倒流,脑袋里哄的一下炸开了。刚刚她一共射出多少发子弹来着?四发,不,是五法,那把rossi弹夹里的子弹应该已经全空了才对。

    脑袋里是这样想的,但黑桐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因为距离很近,天台一片开阔没什么可遮掩的地方,于是她猛地冲向西装男人!

    此时西装男人的手臂已经抬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笔直地对准黑桐的脸,他露出一个几近疯狂的残忍的笑。黑桐那个瞬间只觉得面部发麻,但整个人沉着得可怕,像是对此毫无畏惧一样,又像是这些对她来说只是可以再来一次的游戏一样。

    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向男人,伸长手臂握住他拿枪的手,然后用力往旁边掰——!

    嘭——!

    枪响!

    “啊!!!”一声呼痛。

    这时天台门被猛地撞开来,很多脚步声响起,几名穿着制服举着手/枪的警察把他们包围,其中一人一脚踢开地上那把手/枪,并问黑桐:“你没事吧?”

    另有人把蜷缩在地上的西装男人制服,冰冷的手铐拷住他的一只手,“报告,疑犯中枪了。”

    黑桐这时憋着的一口气才呼了出来。

    太险了。

    果然手/枪里还有一发子弹,看来她以前网上查的信息也存在差错。如果不是刚好发现他爬起来,并且刚好把枪口撇开,这下中枪的人就会是她了。

    救护人员也赶了上来,黑桐并没有明显外伤,其余几人的治疗优先,不过她倒是有点缺水,有人给她递了一瓶水。晕过去的两人先被抬了下去,黑桐坐在靠天台门一边的地上,像是透支了全部的力气,她现在有点脚软,御幸则在她身旁。

    黑桐望着破开的那个豁口,三次见到它,而这一次她终于没有死。

    她忽然一下子百感交集,刚要扭头和御幸说话,却在扭头的一瞬间听到了久违的叮咚声。

    紧接着,黑暗如潮水一下把黑桐包围,黑桐的意识渐渐散去,陷入了沉睡。

    等黑桐再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奇怪的空间里。空间很高,吊顶水晶灯,彩色玻璃熠熠生辉,雕花红木的家具很华丽,也很贵的样子。从内部装潢上来看,像某个古堡里面,黑桐应该从来没来过,却生出一丝即视感来。

    她穿着正式的礼服,正坐在一张皮沙发里,身后靠了个靠枕,沙发要死的舒服。她身旁有一张茶几,上面摆好了蛋糕茶水,红茶盛在精美的骨瓷茶杯里,还冒着热气,而茶几旁边的另外一只沙发上是空的,没有人。

    面前有一只壁炉,没有点燃,再上面是一个巨大的屏幕,整个空间就像一个私人影院。

    靠屏幕的右边不远处,一道旋转楼梯连接着上层空间,她才看过去,就发现在台阶上三四阶的位置,站了一名少年。

    棕色短发,蓝色眼像是阳光下的溪流,睛异常清澈。那名少年穿了一身合体的西装,很正式。他的双手交叠在身前的手杖上,站得笔直,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疏离感。

    然而在黑桐看过来时,他微微一笑,把那份疏离驱逐干净,然后缓缓地走下台阶。

    他站在她跟前,黑桐不禁也站了起来,只见这名少年屈身,握住黑桐的手,说到:“又见面了,黑桐。再次自我介绍一遍吧,我叫瑞希。”

    然后轻轻吻了吻黑桐的手背,动作没有轻浮感。

    “还请坐。”

    两人再次入座。

    此时屏幕倏地亮了起来,黑桐常见的系统提示来了。

    【系统提示——

    亲爱的玩家,

    你好。

    恭喜你成功地躲避死亡结局,那么现在来交换筹码吧!】

    对此黑桐并不意外,她侧头,看向身边名为瑞希的俊俏少年,道:“‘又见面’‘再次自我介绍’,你不是第一次见到我,而我却不记得你。”

    送到嘴边的杯子停了下来,瑞希微笑,“对,因为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参加游戏了。”

    黑桐眯起眼睛。

    少年喝了一口茶,把杯子搁回原位,“如果我们把刚刚你经过的那一周目,叫做第n周目的话,那么一开始你看到的坠楼画面,其实是第n-1周目,如你所见,那周目你迎来了死亡结局。”

    “系统运行了这么多遍,会出现bug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黑桐平静地回到,“所以每周目结束,当周目的记忆都会清除,然后一个全新的空白的我,再进行下一次的游戏,是吗?”

    说到这里,瑞希眼睛微弯,笑得很迷人,“你还是那么聪明,所有玩家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黑桐继续问:“到底进行了多少遍?”

    “我这边有具体的数据,但很抱歉,根据管理条例,我无法告诉你。”瑞希略带歉意的回答到,“不过,确实进行了很多遍了。毕竟这周目出现了bug,一开始没有接到系统提示的时候,你潜意识里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也就是说,多到身体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了么?黑桐暗自想到。

    这时瑞希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像是窥探到她心中所想。

    “首先恭喜你通关。”棕发少年的手肘搁在扶手上,十指交叉,“那么,现在就来说说具体的筹码交换吧。”

    黑桐点点头。

    屏幕一闪,里面的内容改变了。

    之前的系统提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黑桐看过的隐藏事件二的画面。

    她躺在医院里,面色不太好,瘦了一些,但一眼看上去还能知道是她。

    “黑桐”正昏迷着。

    瑞希这时说到:“如你所见,这才是属于你的世界里的你。”

    有些绕口的话,却不难理解,也就是说那才是本来的她。

    “你很符合游戏的选角标准,因为一次事故昏迷,并且有一个人执着地不肯让你离开。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失败之后仍执着地选择再进行一次。”黑桐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瑞希简单地描述了一下真实的黑桐,“加入游戏的你,作为一段编码存在于系统之中。你所需要做的事情则是消除各个世界所存在的‘遗憾’。每五个作为一周目,每完成一个,你可以看做你手中的筹码多了一个。”

    他顿了顿,接着解释到:“前一周目的遗留剧情,等待后一周目的你去解决,真正我们仍给你的设定除开一开始的,并不多。然而在每个周目的最后,按照系统之前设下的程序,会让每一个编码趋向毁灭,如果你能成功躲过死亡结局,那么就能拿着筹码到……嗯,这里,来和我兑换。”

    “如果没有成功,你仍然会看到我,只不过我会送你去参加下一周目的游戏而已。”

    “……”

    “当然,如果手中筹码不够多的话,仍然无法兑换你所需要的‘奖品’。这就是为什么你参加了这么多遍游戏的原因,二者缺一不可。”

    黑桐安静地听着他说着,她对他的话,不知为何,不会有任何疑惑。

    这时瑞希的视线唰地一下对上她,蓝眸里闪过一丝恶作剧的光。

    “那么现在选择来了。”他淡淡地说到,“你是选择回到原本属于你的世界,回到那个人的身边;还是选择去往之前游戏里的任意世界?”

    瑞希露出愉悦的微笑,“来选吧,亲爱的黑桐,我最喜欢的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