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改写过去19年 > 第十一章 你真的够鸡贼的

第十一章 你真的够鸡贼的

作者:被逼当上火箭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改写过去19年最新章节!

    “一个上京人1984年为了圆出国梦,卖了鼓楼大街一个四合院的房子,凑了30万,背到意国淘金。风餐雨宿,大雪送外卖,夜半学外语,在贫民区被抢7次被打3次,辛苦节俭,如今已两鬓苍苍,30年后,终于攒下1000万打算回国养老享受荣华。一回上京,发现当年卖掉的四合院现中介挂牌8000万,刹那间崩溃了……”

    “川哥,这个故事你编的吧,房价卖到8000万,你问问你自己,你觉得可信吗?”

    “我信啊!”

    “我才不信。”

    “……”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白小川拿起电话。

    “你好,是白小川同学吗?”

    “是的,请问你是?”

    “哦,我是你室友,看到你在行李上留的电话字条才打给你的,是这样的,寝室的人都到齐了,差你一个,晚上我们准备去吃一顿,熟络一下感情,请问你有时间吗?”

    “好的,好的,我马上回来,有时间的。”

    说完,白小川就和苏诵说差不多该回去了,要和室友们认识一下。

    苏诵点了点头,拿着手机晃了晃:“川哥,反正有事你就打我电话,随叫随到。”

    回到寝室后,寝室门是开着的。

    白小川往里一看,呵,一屋子人。

    白小川费力地用手在门上敲了几下,笑呵呵地跟里面的人说:“大家好,我叫白小川,大家的室友。”

    寝室三人早已等候多时,他们四个分别作了自我介绍。

    他们分别从年龄上给每个人排了一下身份,那个年代的学生也不知怎么滴,特别吃这套。

    白小川是老三,老大叫做冯艾,是东山人,因为年龄最大,他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个寝室的寝室长。

    老二就是白小川的上铺,叫做钱枫,这个小伙子长得也不错,和白小川一样也是苏江人。

    而老四马建是个北方人,别看他年龄最小,但是块头可不小。

    ……

    两天后的早上7点50分,一片穿着迷彩的新生们站在体育场外,排成众多条队伍,进入体育场。

    军训按照按身高列队,安排教官,划定方队训练地点,熟悉军训口令,很快一天的军训就这么过去了。

    军训第二天,以“治校严谨”著称的上京民大便原形毕露。一系列宿舍卫生标准、校纪校规、学生行为规范,下发到每个新宿舍,其中有条规则很夸张,就是地上必须一根头发也没有。

    饭后,学生们还要被军训指导员一个个教他们如何叠被子。

    白小川早就知道了。晚上在食堂吃饭后,他到学校超市买了两盒香烟。指导员带着自己的被子来到白小川的寝室,他们都是用自己的被子示范。经过两次折叠示范,他正带着被子要离开,白小川拉住指导员。

    白小川从口袋里掏出两盒烟递给他:“教官,我刚才不记得几个地方了。”

    接着他又指着被子继续道:“请再帮我们示范一下吧。”

    指导员看了看手里的香烟,把它们放在口袋里,让白小川去洗手间拿点水,然后找一根筷子。几分钟后,老师去了另一个宿舍。

    看着指导员“做出”的豆腐块和自己床上松松垮垮的新被子,宿舍里其他3个男生都傻了。

    白小川小心翼翼地把指导员为他做的被子放在床头,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厚厚的毯子。

    看着白小川的动作一气呵成,钱枫不由得感叹道:“老三,你真鸡贼啊!”

    毕竟他们全都是才敢刚踏入大学的愣头青,这些事情哪有白小川想得周到?

    军训到了第三天后,众人早就累的不行了。晚上四个人躺在床上哭天喊地地。

    “卧槽,这TM的也太累了吧。”

    白小川也是觉得全身酸痛的,连自己的脖子都被晒破了层皮。

    就当白小川昏昏欲睡的时候,电话响了。

    “白小川,在干嘛呢?”

    “躺着啊,能干嘛?”

    是林素琪打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当发现是林素琪的来电以后,白小川身上的疲惫感竟然少了不少。

    “这几天军训累吧。”

    “你觉得呢?”

    这句话并不好笑,但是也不知为啥从白小川嘴里说出后,林素琪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大小姐,这有啥好笑……”

    “哎呦,老三在和女生打电话!”

    听到“大小姐”三个字,钱枫马上意识到什么,便起哄道。

    寝室三人都还是单身,个个都是还没满20岁的年轻小伙子,血气方刚的。

    当他们知道白小川在和女生打电话的时候,心里一阵羡慕嫉妒恨啊。

    “弟妹,有没有室友,介绍一下啊。”

    “嫂子,我也要!”

    ……

    钱枫在寝室大喊大叫着,白小川赶紧捂着话筒。

    “白小川,你那边怎么这么吵啊,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先挂了哈。军训完后出来玩。”

    “好嘞~”

    挂了电话后,白小川一脸鄙视地看这三人,叹了口气盖上了被子……

    很快军训便结束了。众人大呼一口气,许多女生甚至还哭了出来。

    许多男同学还以为他们是因为苦了这么多天,总算熬了过来,太过兴奋而哭。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众多女生新生入学时,其他高年级的学长都还没有开课,军训的时候大家都穿着绿军装、戴着绿军帽,再漂亮的美女也要打上几分折扣。

    不过一旦军训结束,摆脱束缚的大一女生一般都会加倍打扮来弥补自己,那时候学校里就会出现大量打扮漂亮的大一新生争相斗艳,学长们也会跟饿了多少年的野狗一样蜂拥而至,现在她们展现魅力的时刻总算到了!

    晚上,大家认为多日来的疲惫实在是太辛苦了,必须要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便找了一家火锅店。

    白小川站了起来,举起酒杯一钦而尽:“各位兄弟,接下来我们就要一起生活四年了,希望大家和睦相处,不要因为一些小事闹僵,我这里先敬一杯!”

    其他三人呆呆地看着白小川,钱枫挥了挥手,有些不解地说道:“大哥,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官方,我还以为你是我爸呢。”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白小川也是微微一笑,的确。自己可能不如社会太久了,有时候难免会把社会上的那一套给带出来,因此自然是有些违和感。

    “老二,你瞎说啥。这么多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老三感觉比我还老沉。”冯艾也是举起酒杯说道。

    “就是,如果不是看年纪,我都觉得三哥才是我们的老大。”这时候,马建贱兮兮地瞄了瞄冯艾,低声说道。

    “你啥意思?说我幼稚吗?你真的找打……”

    欢声笑语中,白小川感觉心头也是暖烘烘的。

    已经很久,他没有感受过这种宿舍的纯洁友情了。

    这顿饭是寝室长冯艾请客的,毕竟身为寝室长。他觉得需要请大家吃一顿饭树立一下威信,以后室友们也好听他的话,好好处理寝室卫生啥的。

    就当大家准备回去的时候,冯艾拉住了大家:“就这么回去,太扫兴了吧。”

    “大哥,您的意思是?”

    “不然去一趟酒吧?”

    “酒吧?”

    除了白小川,其他两人都瞪着眼看着冯艾。

    上京民大毕尽管不比清北复交,但是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学府,这里的学生在高中时代大都忙碌着自己的学业,哪有时间跑去酒吧放松。

    另外这个年代很大一部分学生都觉得酒吧里面乌烟瘴气的,不是一个好地方。

    冯艾见俩人的反应就知道他俩根本没去过,一下子面露得意道:“你们没去过吧,我高中的时候可没少去,今天带你们去开开眼?”

    去酒吧放松放松白小川自然没啥意见,而钱枫也好些好奇想看看里面到底是啥样子的,倒是马建一下子面露尴尬:“艾老大,不好吧。我妈说去酒吧的都是一些二流子……”

    “什么你妈说的,你妈说的那个地方叫做夜店,不叫酒吧,大哥你成年了。”

    冯艾拍了拍马建的肩膀。

    马建自然不想让室友当成妈宝男,也只能点了点头。

    冯艾看来平时没少来这些地方,尽管刚才上京不久,但是很快他便带着三人来到一个酒吧。

    “飞夜酒吧,名字不错啊。”

    白小川看着闪亮霓虹灯,微微赞叹道。

    过去他很少来上京的酒吧。毕竟是一个码农,每天能准时下班就不错了,哪里还有精力来这里消遣。

    “那是,也不看看你们艾老大是谁,走,我请客!”

    四人进去之后,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当看到菜单的时候,冯艾一下子脸红了。

    他是经常酒吧,但也只是他们老家那边的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家看起来明明很普通的酒吧,价格竟然是老家的3倍,随便一杯酒都要十多块!

    “艾老大,这酒原来这么贵啊,不然我喝点凉白开吧。”

    冯艾毕竟年轻好面子,见马建这么一说,自然不会同意。

    “喝啥凉白开,就喝酒,我付得起!”

    众人也不好意思劝阻,就是点单的时候有些下不了手。

    这时候白小川发话了:“艾老大,你就别破费了。刚才火锅是你请客的,现在你在请我们喝酒,这样就显得我们不够意思了。”

    说着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说了,我请客!”

    冯艾内心对白小川很是感激啊,其实他都不知道今天钱有没有带够,现在白小川故意把矛头指向他们仨,明显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啊。

    不过他也只是装成为难道:“行吧,行吧。成全你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