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改写过去19年 > 第九章 碰瓷

第九章 碰瓷

作者:被逼当上火箭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改写过去19年最新章节!

    这个暑假白小川可以说是没少忙活。

    尽管现在石器灭霸不属于自己,但是他还是尽心地为吴河更新着。毕竟他需要吴河的软件为自己的白川123打广告。

    暑假之时许多同学有找过自己几次,问白小川要不要出去玩,但是手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白小川只是回复到:“最近没空啊,等过段事件。”

    谁知道,时间过得这么快,竟然不知不觉之间便到了开学前三天。

    白小川伸了个懒腰,心中暗想,果然通往成功的道路没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候,企鹅上又有人找。白小川点开一看——林素琪。

    “怎么了?”

    “白小川你到时候怎么过去啊。”

    “火车呗。”

    “我爸说要让他同事送我过去,不然带你一程?”

    “不用了,我这里还有一个朋友,我们约好火车过去。”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接着林素琪才继续说道:“好吧,到了记得找我。”

    “嗯。”

    到了晚上,白妈帮着白小川准备了众多大包小包的,俩人聊了很久,说着说着,白妈还哭了出来。

    倒是白爸反而放心了不少。

    白小川记得上辈子自己要走,白爸可是没少抽烟,而这一次仅仅就是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看来自己这一世科比以前靠谱多了……

    第二天一早,白小川和苏诵来到了火车站,苏诵可是激动的一逼啊。如果不是白小川,可能自己还是一个正在复读的学生呢!

    因此,苏诵对白小川的事情也一直十分上心。

    他直接拿过白小川拎着大包小包,想要帮白小川拿。反正自己块头大,不嫌累。

    白小川原本是不想麻烦苏诵的,但是拗不过苏诵,也就随他了。

    俩人攥着票上了火车,来到了自己的座位。

    俩人定的票是邻座,只是刚到自己的位置上后,便发现一男一女已经占了他俩的位置。

    “叔叔,这是我们的座位,您是不是坐错了。”苏诵很有礼貌地问道。

    “你开什么玩笑,这就是我们的位置。”那个男子像吃了炸弹一样,直接怼了一句。

    苏诵见对面也不是什么善茬,脾气也有点上来了:“你TM的看看票不行,抢位置呢?”说着,还把票根拿出来亮了亮。

    说实话,两千年的时候,这种情况非常的普遍,抢座占座司空见惯,有时候连列车员过来驱赶都没有用。

    旁边的女人也是十分泼辣,见苏诵把票根拿出来后,作势要抢。

    别看苏诵胖,但是身体却十分敏捷,他急忙后退了几步,那个女人也是扑了个空。

    “有票有什么了不起的拉,我们先来坐了,就是我们的。”女人见状便开始耍起了无赖。

    白小川皱了皱眉,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被自己给碰到了,真的出师不利啊。

    苏诵指了指那个女的,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气:“好好,你给我等着。”

    说着,便把列车员给叫来了。

    列车员了解情况后,也是好声好气地劝着这队男女,但是他俩依然不为所动,甚至还扬言如果列车员再多说一句,就要打人了。

    白小川和苏诵两人心中可是气的很啊,要知道从苏城坐这种绿皮火车到上京,起码要20个小时,总不见得让自己站着吧。不过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想了想,便说道:“这样吧,你们的位置在哪?不然我们去坐你们位置。”

    听白小川这么一问,这对男女互相看了一看,便装成没事一样看着窗外的风景。

    列车员苦劝无果,有些抱歉地看着白小川俩人,毕竟这年头还没有法律关于列车占座的条例。如果换到了19年,估计这俩货肯定要被人肉和网络暴力给搞死。

    周围的人也被这俩人恶心到了,纷纷谩骂着俩人,但是这一男一女就是稳稳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候,男人可能坐的不舒服,抬了一下脚,不小心碰到了白小川。

    白小川突然贼笑了一下,男人见白小川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装腔作势道:“怎么?想打架,小屁孩子,滚一边去。”

    谁知道白小川突然做了一个让人他怎么也没想到了举动,白小川直接倒在地上,白小川捂着脚嗷嗷直叫:“打人了,打人了!”

    打架是不可能打架的!但是碰瓷总可以吧,这个年代碰瓷的事件比较少,因此众人对这方面对没有这么防范,但是白小川有这个意识啊。

    白小川演的很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要死要活的样子。

    苏诵一脸懵逼,他没想到白小川有这么弱不禁风吗,别人不过轻轻碰一下,就这么……倒了?

    只是,这时候他突然看到白小川的眼神示意,顿时明白了。苏诵直接跪在白小川旁边,一把鼻涕一把泪:“还有没有王法,有人打人了!把人都打倒在地上了。”

    乘客们没仔细看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到俩人这么一叫唤,又看了看地上的白小川,全都愤怒地看着男子。

    “艹,还是不是男人,欺负人家小伙子?”

    “就是,草泥马的,你俩还要不要脸?”

    ……

    民怨一下子就被白小川的“碰瓷”给整起来了,几个热心的乘客纷纷撸起了袖子,准备去教训一下这对男女。

    俩人怕呀,没想到白小川会来这一出。

    男的急忙解释道:“我没打他,我就是不小心踹了……”

    苏诵打断了他:“牛逼。踹人不算打人,不然你也给我们踹几脚。”

    “小兔崽子,你……”

    还没说完,男子直接被一名中年男乘客从位置上踹到了地上,只是粗爱他的人人高马上,因此他屁都不敢说一句。

    而坐在位置上的女人也是吓尿了,赶紧站了起来,跑到男人的身边。

    恶人只能有恶心的办法治!众人好心地把白小川从地上拉到了位置上。

    而那对男女就像过街老鼠一样,正准备在众人谩骂中灰溜溜地离开。

    这时候又是刚才那个中年男乘客拦住:“谁让你们走了?你把他腿给撞了,不要医药费?”

    男女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白小川,刚看到苏诵和白小川,看他俩像是学生,以为是软柿子,没想到是两尊煞神。

    男子哪敢不给?不情愿地掏了300块钱,递给了白小川,一边点头一直说着抱歉,一边拉着那女的赶紧跑了。

    白小川心中暗暗感叹,这个年代的民风可是淳朴多了。如果是19年,哪里还碰的上这种见义勇为的事情。

    “小兄弟,你没事吧。”热心的中年男子看了看白小川的脚,关心地问道。

    白小川这下哪敢放松,只能继续装着有些疼痛:“没事没事,比刚才好多了,谢谢了叔。”

    中年男子示意不用谢,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看着白小川手上的三百,苏诵笑着低声问道:“川哥,你刚才可以拿奥斯卡男主了。”

    “嘘,别谦虚哈。你也是奥斯卡男配。”

    ……

    列车很快就启动了,白小川看着窗外的风景思考着下一步的打算。

    住校肯定是不方便的,毕竟这个年代一般大学一到11点左右别说断网了,断电都有可能。如果要保证自己的商业计划顺利进行,在外面租一套房子肯定是需要的;另外接下来就是做《传说》的辅助了,这个辅助做完之后,自己该从哪各方面继续拓展呢?想到这些,白小川其实也有些头疼。

    毕竟自己上辈子自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码农,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个重生者,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可能可以赚到这笔钱?因此他每一步计划也必须要稳重一点。

    “川哥,川哥。”

    就在这时候,苏诵打断了他的思绪。

    “咋了?”

    “你知道哪两个人为啥不告诉我们位置吗?”

    “为啥?”

    “刚才我去上厕所,发现他俩站在厕所门口呢!他妈的原来是站票,跑来这里装大尾巴狼。”

    白小川看着苏诵,笑了笑。想想过去的自己在这般年纪的时候也是这么天真吧。

    苏诵看着白小川对自己露出了迷之微笑,寒毛一下子立起。

    “川,川哥。我不好这口。”

    “……”

    经过漫长的等待,火车总算到达了上京,一下火车,白小川看着“上京站”的时候,两眼汇聚如光,他捏紧拳头,心中暗暗想着:上京,我来了!

    俩人拖着大包小包走出了火车站,因为开学还有两天,因此俩人决定先把东西放回自己的宿舍,这俩天先在上京玩一玩。

    白小川本来是不想逛的,自己都已经见识过19年后的上京了,19年前的上京对自己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但是架不住苏诵软磨硬泡,他也答应了。

    俩人各自打了一辆车,往自己的学校开去,就在这时候,白小川收到了一条短信。

    “白小川,你到了吗?我到了。”是林素琪发来的。

    “到了到了,到时候学校见。”

    “好嘞。”

    白小川,安静地打量着车窗外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城市,2000年的上京与白小川记忆中的上京有很大不同。

    当到达学校的时候,主楼前已是人头攒动。各院系都搬几张桌子并到一起,桌子两边固定一根竹竿,上面挂着印有院系名称的横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