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改写过去19年 > 第六章 同学之情灰飞烟灭

第六章 同学之情灰飞烟灭

作者:被逼当上火箭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改写过去19年最新章节!

    交了志愿的日子到了,交完表格之后,班上大多数同学都一起赶去参加聚会。

    班长在饭店定了个包厢,这四张桌子是为所有参加晚宴的学生安排的。

    今天,姑娘们很大度,仿佛都闻不到烟味。

    白小川看着身边的每个男孩。不管他长什么样,此刻脸都是是红的,眼睛也是红的,不知道是因为临走前的悲伤还是房间里的烟。

    这时候突然有人躺在桌子上大声哭了起来。

    然后是一个满屋子的哭声便响了起来。

    白小川远远地看了看,发现林素琦的眼睛是红的,离哭只有一步之遥。

    在气氛的感染下,白小川的眼睛也有些酸痛。

    白小川不想哭,就从桌上拿了一支烟放进嘴里。

    白小川前世是个老烟枪。毕竟秃头、烟味都是程序员的标配,尽管自己不秃,但是烟他可是没少抽。

    林素琦偷偷地看了看白小川,看到他熟练地抽了一大口烟,很是惊讶。

    一看白小川就是抽了不少烟,这个姿势和自己的父亲太像了。

    一群不能喝酒的男孩爆发出难以想象的酒量。三桌男生喝了100多瓶啤酒,人均四五瓶,这对高三学生来说有些牛叉了...

    十一点左右,大家都喝醉了,连白小川的脸上也有些微红。有几个男生还结伴说是去上厕所,其实他们都各自找了一个坑位,在里面吐得天昏地暗。

    就当大家准备散伙的时候,班上的一个男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林素琪的跟前。

    白小川对他有些印象,这人叫做胡文斌,家里有些小钱,在学校没少惹事,但是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人缘也还行。

    胡文斌打着隔,晃着脑袋,吞吞吐吐道:“林素琪,我,我喜欢你。”

    醉酒的男生们也顿时醒了三分,至于女生,则一个个发出惊呼声,没想到竟然有人表白了。

    白小川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个胡文斌竟然在这时候表白,尽管时机选的不错,但是还是太年轻了。

    这个时候的正是每个人的高中生涯最后时刻,内心充满着五味之情。有的人还在怀念着和高中死党的基友情;也有的人突然意识到大家都快分道扬镳,心里充满着不舍;还有的人正在思考着要不要给自己心仪的同学表个白,好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学生们内心相对脆弱的时刻。

    只是为什么白小川却觉得胡文斌还是太年轻了?林素琪是谁?老爸是主薄,家境殷实;自身也会十分好强,品学兼优;性格脾气好,气质也是一股女神范,这么一个完美的女神,几年以来收到的表白不尽其数,这么完美的林素琪怎么可能被气氛冲昏头脑?

    果然,林素琪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并没有答应,她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过了好几分钟,才缓缓地说了一句:“胡同学,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得了,好人卡都发出来了,想必结果可想而知。白小川没有听后面的话,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当听到林素琪拒绝胡文斌的那一刻,自己的内心却十分的舒坦。

    被拒绝后的胡文斌,眼神一下子暗淡了许多,意识到周围同学这么看着自己,觉得十分没面子,默默地低下了头。

    只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残同学,突然来了一句:“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呢?”

    由于喝了很多酒,心中的窝囊气也没处发,胡文斌把气全撒在他身上了。

    “TM的谁啊,是爷们站出来。”

    另外一个同学倒也不虚,可能酒也没喝少,想也没想站了出来,指着胡文斌说:“你就是个学渣,配得上她?就因为你家里有几个钱?”

    白小川看到站出来的人不由得愣了一下,没想到是自己的基友孙棋然。

    白小川晃了晃头,在他印象里,根本不记得以前有发生过这回事啊。上辈子,白小川也参加了这个班级聚会,由于成绩考的并不理想,整场聚会他都闷闷不乐的,没喝多少就倒头睡了。因此,他自然不记得有林素琪“被表白”这件事。

    胡文斌原本横的不行,但一看这么孙棋然也没有孬,一下子一而有些懵逼,随手拿起一个酒瓶吼道:“你他妈再说一遍!”

    面对这么多同学,孙棋然也没有怂,但是酒精过后的他还偏要装横,看到胡文斌这个嚣张样,便再一次重复了那句话。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胡文斌这才意识到孙棋然是认真的,要是平日地孙棋然,肯定不是这幅德行,这家伙明显都喝迷糊了,根本就吓不住他。

    胡文斌可是要面子的,气得突然从后腰掏出一把家伙,将锋利的一面对准孙棋然!

    女生看到这个情景纷纷大叫了起来,也孙棋然也稍微停下了脚步。

    只是胡文斌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对着周围的同学大喊道:“你们他妈再来啊,都给我装逼?”

    连白小川也是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之前真的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一件事情吗?自己怎么不记得了。

    众多男同学突然也是被惹怒了,此刻他们肾上腺素爆表,脑子里就只想着打丫的,所以都冲了上去。

    就在要大闹之际,一道人影忽然从侧面突袭到了胡文斌眼前,他刚想侧脸去看,结果一个啤酒瓶直接在他头顶炸开,他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传来剧痛,差一点点就摔倒了。

    是白小川干的!

    紧接着,白小川趁他没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他持刀的手腕,双手用力,咔的一声把胡文斌手腕给掰折了,手松家伙落。

    胡文斌一下子大声呼叫了起来,表情很是狰狞。

    班上的几个女孩看的胆战心惊,苏城一中是个好学校,因此学生打架的场面,可谓比较罕见,一时间几个女孩不知所措,纷纷看向林素琪。

    林素琪平日里做事情最有主见,也有着一种超越同龄人的成熟,但是这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白小川。

    此刻白小川静静地站着,他看着地上的胡文斌,大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出手即使,不然如果在这么闹下去,这件事肯定要发展成同学之间打群架不可。

    白小川内心感到十分纳闷,这是什么情况啊,上辈子自己是喝醉了,但是如果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肯定不会不记得,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一幕,自己却毫无印象,难道自己的出现改变了历史?

    胡文斌尽管是个学生,但是他能进苏城一中也是家里靠着关系花钱买来的,经过白小川这么一出手,狼狈的他一下子原形毕露。

    “我艹尼玛的,你给我等着。”

    说着,便吃力地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

    “他们,他们打我……”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所受到的上海,胡文斌说的很乱,但是大致意思也表达出来了,挂了电话后,狠狠地看着所有同学。

    没一会儿,包厢的大门却打开了。

    “住手,住手,再打我们就要报官了!”一个工作人员边进来便阻止道。

    他是这个饭店的大堂经理,但是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更像是一个社会流氓。

    白小川一看这货的腔调就有些火气,刚才胡文斌拿刀子出来动静这么大,他看到工作人员就在外面偷偷地看着,现在胡文斌打个电话,就装模作样的进来阻止了。

    果然,胡文斌哭喊了一声:“瘫哥,他们打人!”

    胡文斌没有意识到,平时他的流里流气因为大家都是同学,因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经过他这么一闹,这三年的同学情分因为这么一件事已经灰飞烟灭了!

    白小川心里火啊,一脚踹在了胡文斌的裆部,这让胡文斌又疼得嗷嗷直叫。

    瘫哥一见白小川根本不理自己,赶紧报官,自己决不能让事情闹大,不然老板非跟自己拼了不可。

    没几分钟十几个巡捕就冲了进来。

    饭店苏城中心,在地方属于祁连山路派出所管辖,这次带队过来的就是祁连山路巡捕房的副所长,正在值夜班的周笛。

    整个巡捕房,都得过这家饭店老板的好处,所以周笛一听手下说这边出事了,就立刻带队赶了过来。

    “周队长。”瘫哥一见周笛来了,急忙上前:“这些个高中生喝多了在这里闹事……”

    周笛冷冷地笑了一声:“好!都带回去!”

    “这个小子好像受伤了,先送医院吧。”

    周笛看了地上奄奄一息的胡文斌,点了点头。

    这年头,巡捕房处理一般的打架斗殴都是这么来,没什么大事的,就一股脑抓进去。

    随即,周笛又对身边的小弟说道:“铐起来啊,还等什么?”

    “是!”

    当小弟们正准备把白小川等人抓起来的时候,在林素琪忽然走到了周笛面前,严肃地说道:“周叔,这些都是我的同学,事情是这个同学先动家伙的,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瘫哥见林素琪跑出来说话,顿时冷笑道:“小姑娘,话可不能乱讲,明明是……”

    “闭嘴!”

    瘫哥看着周笛,一脸纳闷,这是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