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特种神医 > 第494章 意外中的意外

第494章 意外中的意外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之特种神医最新章节!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飞燕小队那边终于传来了捷报。

    在诸位成员的努力合作之下,慧娴雅叙的内网终于被攻克,顶级黑卡会员的名单也在第一时间被拷贝了出来。

    虽然慧娴雅叙方面很快就有所察觉,并且在最短时间内改变了内网的防火墙,但内部成员资料的流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而这次的事件也让慧娴雅叙的管理层无比的紧张,每一个黑卡会员都是他们的最为珍惜的资源,为顾客保密也是每一间高端会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内部成员的资料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慧娴雅叙立刻召集了高精尖端的黑客高手,展开了反追踪,希望能找到那位偷走资料的人。

    在管理层看来,偷走会员资料的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此为要挟,敲慧娴雅叙的竹杠。

    他们也做好了两手准备。

    若是能找到这个家伙,一旦把他用麻袋裹住然后扔海里喂鲨鱼。

    若实在是无法追踪到对方,那就只能破财免灾了。

    这边慧娴雅叙的管理层忙得是焦头烂额,另一边酒店内的王小飞,也在一个劲的抓脑袋。

    “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异想天开了。”王小飞将笔记本扔到一旁,点了支烟后长吁短叹。

    小姜投来不解的眼神。

    王小飞说:“这些会员的名字都太特么陌生了,看了半天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姓氏呢?”小姜问道:“有没有姓北堂或者是姚的?”

    “没有。”王小飞说:“这就是让我最为困惑的地方,一个如此高端的会所,北堂家族的那些人竟然一个都没有加入会员。姚家远在香江,不参加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北堂家族的子弟们,难道都这么恪守规矩,不染红尘么?”

    小姜也有些茫然了。

    感情忙活了半天,结果啥也没有捞到。

    这个结果着实够打击人的。

    “这条路走不通,看来只能向北堂明求助了,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王小飞说道:“我实在不想用这样的事情去麻烦别人,人情债可不怎么好还啊。”

    正说着,房门忽然响了。

    小姜走过去开门,屋外站着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穿着唐装与布鞋,一副老派的打扮:“请问,王小飞先生是住在这里么?”

    小姜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你找他什么事儿?”

    “小兄弟莫要紧张,我是来送帖子的。”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请帖:“我家老爷请王先生过府一叙。”

    小姜没有着急去拿请帖,而是先去洗手间拿了张毛巾出来,将请帖包裹在其中。

    中年男人也不介意小姜这有些“冒失”的行为,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你家老爷是谁?”小姜说。

    “王先生看了帖子,就明白了。”中年男人说道。

    小姜说:“那你先回去吧,我会把帖子转交给他的。”

    中年男人说道:“我就在外面候着。”

    “去不去还另说呢,你在这里候着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小姜淡淡的说道。

    中年男人说:“我相信王先生看了帖子之后,一定会跟我走的。”

    “过于自信不是好事。”小姜不冷不热的顶了一句。

    中年男人依旧面含微笑。

    “那你就等着吧。”小姜砰一声把门关上,回到了房间内。

    王小飞把烟头碾息:“来,拿给我看看。”

    刚才门口的对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此刻对于请帖的内容也是颇为好奇。

    小姜说:“我打开你看吧。”

    “别这么谨慎,不会有问题的。”王小飞笑呵呵的说道,顺手把请帖扯了过来。

    帖子的内容没什么,关键就在于落款。

    姚长空。

    与姚长林仅一字之差,说这俩没关系,王小飞自己都不相信。

    多半又是自己的舅舅。

    消息还真是够灵通的,自己才刚到大马没多久,帖子就直接送酒店来了。

    王小飞正思考着要不要去赴会,房门又响了起来。

    小姜脸上顿时浮现出一股怒容,大踏步的走过去,把门拉开之后直接吼道:“你是不是皮痒了?”

    小柯一脸懵逼的站在门外:“姜先生,怎么了这是?”

    小姜看了看走廊的两侧,发现那个中年男人站在靠近电梯的地方,脸上依旧是那副标准化的笑容。

    “进来吧。”小姜把小柯拽入了房间。

    小柯满脸的茫然,见到王小飞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王先生,发生什么事儿了?”

    王小飞说:“你来的正好,我有事儿要问你。”

    小柯说:“王先生尽管问,但凡我知道的,绝对不会有所隐瞒。”

    “姚长空这个人,你认识吗?”王小飞说。

    小柯点头:“当然认识,姚三爷啊,这些年一直都住在北堂家,他的老婆是我家明少爷的二姑呢。”

    王小飞抓了抓头,还真被自己猜中了,这位姚长空果然是自己舅舅。

    “他这个人怎么样?”王小飞又问。

    小柯忽然叹了口气。

    “问你话呢,叹气干什么?”王小飞皱眉。

    小柯说:“王先生,姚三爷,惨呐。”

    “怎么个惨法?你一五一十的说与我听。”王小飞顺手指了一下沙发:“坐下说。”

    小柯坐在沙发上,开始讲述姚长空此人的生平事迹。

    一个少年成名的商业奇才,一个温文儒雅的成熟男性,一个集万千少女宠爱与一生,堪称霸道总裁模板的男人。

    他年轻时候的传奇故事,怕是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小柯倒是有心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八卦储备,但被王小飞无情的打断。

    姚长空年轻的时候颇为风流倜傥,红尘知己无数,但在他遇见北堂清欢之后,所有的红尘都跟他再无任何瓜葛,他的眼里就只有这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也成为了他日后的妻子。

    这俩人是绝对的模范夫妻,他们的爱情故事甚至一度被编纂成了戏剧跟电影,在大马的电影院跟歌剧院轮番上演,还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那时候的姚长空,是让人羡慕且嫉妒的。

    或许是因为老天爷不喜欢人间有这么完美的爱情,在他们结婚第六年,把这段完美的爱情,彻底掐死了。

    姚长空很喜欢小孩,但他的妻子却对生孩子抱有恐惧,所以俩人结婚五年来一直都没有要小孩。

    到了第六年,北堂清欢主动提出要生孩子,她不想再看到姚长空每次见到小宝宝时候的那种羡慕的眼神,所以她准备为姚长空生个孩子。

    一开始姚长空是拒绝的,他很明白当一个女人对生育抱有恐惧的时候,那决不能勉强,否则有可能出大问题。但北堂清欢告诉他,自己用了五年来做心里调整,并且之前也已经看过了心里医生,怀孕已经是她能接受的一件事儿了。

    后来北堂清欢顺利的怀上了孩子,不管是对于北堂家族还是对于姚家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喜事。

    然而在北堂清欢即将临盆的时候,一场车祸夺走了她们母子的性命。

    幸福,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肇事司机醉驾,把去做产检的北堂清欢当场撞死。

    北堂家族的老祖一开始不相信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用尽手段去调查,想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但查到最后却发现,这就是一起普通的车祸,没有阴谋诡计,就是简单的意外。

    北堂清欢死了之后,姚长空也就废掉了,那个儒雅温良的男人不见了,他变成了一个废人。

    姚家上下自然不会容忍巨大的家业被一个废人把控,所以姚长空手中的权力,顺势就被姚长林接管了。

    没了权势的姚长林,顿时就成了一个讨人嫌的绝色,姚家对他很差,吃住都亏得慌。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北堂家的一个成员跑去香江办事儿,看到了姚长空,才知道他过得连乞丐都不如。于是就将他接回了大马,在北堂家族的帮助下,姚长空戒掉了毒瘾,但魂儿依旧找不回来。

    现在的姚长空还住在他的新房中,吃喝用度都是北堂家族提供,身边还有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在伺候。

    大家族中还经常出现这种忠仆,一家几代人都在同一个家族中做事儿,很容易就培养出百分之百的忠心来。

    故事讲到这里也就告一段落了,王小飞听得也是唏嘘不已。

    自己的这位舅舅,还真是命运多舛呐。

    至于舅妈就更惨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预备哺育后代,结果连孩子的面儿都没见到,就命丧黄泉。

    王小飞的心里是比较阴暗的,听完小柯的讲述之后,他的第一反应跟当年的北堂家族老祖一样,认为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很可能是故意的谋杀。

    但以北堂家老祖的能耐,在一番查证之后都没有找到谋杀的证据,那么也只能接受这是一场意外的结果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王小飞说道:“你进来的时候,可又见到外面站着的人?”

    小柯:“额?王先生一说我还真有点印象……我去,那不就是姚三爷身边的仆人么。”

    王小飞说:“你这个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小柯敲了敲脑袋:“太久没见到他,猛一看真没有想起来。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来帮姚三爷传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