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特种神医 > 第144章 叶漪萱失踪

第144章 叶漪萱失踪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都市之特种神医最新章节!

    岑汐果然不在挣扎。

    她甚至还开始主动配合王小飞。

    不仅脱掉了王小飞的上衣,还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

    这忽如其来的配合让王小飞懵逼了。

    岑汐见王小飞停下来,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笑意:“怎么了?你不是要上我吗?怕了,还是软了?”

    王小飞道:“你以为主动配合一下,我就会怜香惜玉?我可不是初哥,在这方面经验老道得很。”

    岑汐道:“我没指望你怜惜我,既然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呗。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第一次太过粗暴,免得日后回忆起来全是痛苦。”

    岑汐越是洒然,王小飞心里就越发的狐疑。

    这女人智商太高,稍不留神就容易着了她的道。

    岑汐见王小飞还是没有下一步的举动,竟是主动的扭动起纤细蛮腰来。

    这谁顶得住啊。

    王小飞的呼吸都开始加重了。

    男人是经不起挑逗的,何况还是个超级大美女的挑逗。

    当一个男人呼吸加重并且开始咽口水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的理智已经快要被欲望击败。

    岑汐嘴角那一抹笑意,成为了压垮王小飞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的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低吼,再度压了上去。

    岑汐双手在王小飞的后背慢慢的挠着,精心修剪过的指甲在王小飞的后背留下了一道道红色的抓痕。

    车子开始晃动。

    荷尔蒙的气息透过窗户逸散到了街道上。

    街道的宁静被一声声低吟打破。

    一只小花猫从草丛中钻了出来,轻盈的蹦到了车顶,它对车中的人类很是好奇。

    它们是在打架么?

    而且打的好激烈的样子呢。

    那个母的应该打不过吧,毕竟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惨。那个公的声音就雄浑很多,就像是隔壁那条街的公猫,每次跟母猫打架的时候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王小飞趴在了岑汐的身上,一动也不想动。

    “可以起开吗?我要穿衣服。”岑汐淡淡的说道。

    王小飞忽然有了几分心虚,默默的挪到了驾驶位置,双方沉默无言的穿好衣服,王小飞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个牙印,而且还在渗血。

    是刚才最激烈的时候,岑汐咬的。

    岑汐扣好了最后一颗纽扣,眼角的余光瞄到了王小飞手臂上的牙印,秀眉微蹙却并未说话。

    王小飞道:“现在去哪?”

    “回家。”岑汐淡漠的说道。

    王小飞发动车子。

    接下来这一路,俩人都沉默无言,直到车子停在了岑家别墅门口。

    车子刚停稳,岑缨就跟鬼一样蹿了出来。

    “姐,你去哪儿……车里什么味道?”

    岑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强作镇定的说道:“什么味道都没有。”

    说完下车,将妹妹往外面推了推,让他与车子保持一定距离。

    “不对啊,我真的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一时半刻想不起来……”岑缨咋咋呼呼的说。

    岑汐没好气的说道:“给我闭嘴。”

    岑缨一拍手,“我想起来了,是……”

    话还没说完,岑汐就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唔,放开!”岑缨用力的将姐姐的手掰开,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你竟然跟他在车上,岑汐,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岑汐咬了咬腮帮子,“你在胡说,我就撕了你的嘴。王小飞,还不滚。”

    王小飞的心虚感还没有消退,所以岑汐骂他也不敢还嘴,灰溜溜的就跑了。

    岑缨似笑非笑的看着姐姐:“爽吗?”

    岑汐没说话,扭头往屋内走去。

    岑缨跟在她身后,俩人来到了客厅。

    岑汐准备去洗澡,岑缨还跟着。

    “你要干什么?”岑汐冷冷的说道。

    “看看你有什么变化。”岑缨道:“好歹也完成了女孩到女人的转变,我看一眼,学习总结一下。顺便还想让你分享一下野外战斗的相关体验,说不准哪天我也会试试看。”

    “你敢,老娘不打断你的腿。”岑汐怒道。

    岑缨说:“你做的?我就做不得?你是我姐不是我妈。”

    “你不要无理取闹行不行?我已经很烦了。”岑汐说完走入了浴室,并且将浴室的门反锁上。

    岑缨隔着门说:“你可不要在里面上演电视剧才会上演的情节啊,一边用力擦拭一边说我脏了,我不是干净的女人。”

    砰。

    有什么东西砸到了门上。

    岑缨对着门做了个鬼脸,转身走了。

    岑汐慢慢的滑入浴缸。

    指尖划过了肌肤。

    上面还留有几个草莓印记。

    之前发生的一切,又不可抑止的出现在了脑海中。

    岑汐闭上眼,整个没入了水中。

    既然已经发生,便无需后悔。

    但是清清白白的身子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别人。

    这件事儿的价值,必须要发挥到最大才行。

    ……

    王小飞在半路上拦了一辆快下班的出租车,伴随着司机的唠叨回到了许山山居住的小区。

    开门的是苏落雁。

    她神色很是焦急,见到王小飞后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可算回来了,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可急死我了。”

    王小飞说:“怎么了?”

    “漪萱,不见了。”苏落雁道:“几个小时前蓉城那边打来电话,说漪萱今天下午下班之后没有回家,也无人知道她去了哪儿。我一直联系你都联系不上,打电话给岑家姐妹也无人接听。”

    王小飞大惊:“怎么会这样?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就失踪了。”

    “我定了早上最早一班高铁的车票。”苏落雁道:“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

    王小飞说:“我等不了了,我要开车回去,你没必要跟我一起走。”

    苏落雁道:“不行,我要跟你一起。”

    王小飞也不啰嗦,转身就往外走。

    苏落雁也赶忙跟了上去。

    许山山听到动静也从卧室走出来,见俩人离开,鞋子衣服都没换也跟着跑了出来。

    “乖女,不是说坐明天的高铁嘛,怎么又要开车。这都凌晨了,晚上开车不安全。”许山山担忧的说道。

    苏落雁道:“妈没事儿,外面冷你快点回去,到了蓉城我会给你打电话报平安的。”

    王小飞说:“阿姨,我会开的很小心的,你回去吧。”

    说完就直接发动了车子,风驰电掣的离开了小区。

    “这孩子。”许山山虽然担忧,却也无可奈何。

    车子很快就上了高速。

    王小飞说:“系好安全带,我们要起飞了。”

    已经有过一次经历的苏落雁,再度检查了一下安全带,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车门的把手,然后重重的点头:“嗯。”

    “什么?”莫再言蹭的一下站起来:“那小子跑了?”

    “是的二公子,他刚刚开车上了高速,应该是准备回蓉城。”手下说道:“要不要出击?”

    莫再言说道:“当然要,若是让他就这么跑了,老子的脸面就算是彻底丢光了。说什么也要将他阻拦在苏杭境内,哪怕逃出去半米也是失败。”

    “是!属下马上就去安排。”

    “对了,他是一个人走的么?”莫再言问。

    “苏落雁也在车上。”

    莫再言想了想,道:“只杀王小飞,别动苏落雁。”

    “明白。”

    “快去吧。”

    手下退走。

    莫再言坐回位置上,一个女人走到了他身后,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胸口压在他的肩头,软糯糯的说道:“从未见你如此着急过,那个人非杀不可么?”

    “我的脸面已经被他踩在了脚底下,若是就让他这么离开,整个苏杭会怎么看我?怎么看莫家?这就是他必须死的理由,当他对我出手的时候,我跟他就已经是不死不休。”莫再言说道。

    岑家。

    洗完澡之后的岑汐并无半点睡意,她靠在床头看书,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书还停留在第一页,岑汐的目光却已经飘向了远方。

    咣咣咣。

    房门忽然响了起来。

    岑汐合上书本,道:“睡了。”

    “别装了,快点开门,大事儿。”岑缨在门外嚷嚷道。

    “再大的事儿也明天再说。”岑汐道。

    “行,这可是你说的。回头你的小情人死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岑缨说。

    岑汐皱了皱眉,裹上睡袍去开门。

    “你说什么?”

    “你不是睡了么?怎么听到自己小情人有危险,就忍不住了?岑汐,你果然爱上了他!”岑缨大喊大叫。

    “岑缨你吃错药了吗?”岑汐气不打一处来,“有事就说事,没事儿就滚蛋。”

    “哼。”岑皱了皱鼻子:“你的小情人跑啦,莫再言找了几十个杀手在高速公路上阻拦他,他死定了。”

    岑汐喃喃说道:“跑了?怎么会这样?”

    “你不会还指望跟他来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吧,人家可是有老婆的。”岑缨嘲讽的说道。

    “懒得理你。”岑汐说完就要关门。

    “你不准备做点什么吗?”岑缨伸手挡住门,质问道。

    “你想我做什么?”岑汐说。

    “杀了他啊!他夺走了你的清白之躯,这会可是最好的报仇时机,出了任何事儿都能推到莫再言头上。难不成你舍不得下手?”岑缨问道。

    岑汐用手指了指岑缨:“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笨的妹妹?”

    说完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岑缨隔着门大喊:“你就是喜欢他,你就是喜欢一个有妇之夫,岑汐,你不要脸。”

    “滚!”门后传来岑汐的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