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内记 (下)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新内记 (下)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这夔州高家,就是分田地时踩线了。

    夔州治所是奉节县,但奉节县多山,只是此地位置险要,夔州城治所才会在这奉节县城,而夔州的主要土地,都在云安县,也就是刘汉常任县令的县地。

    现今云安县几乎三分之一的耕地,绝大多数良田,都是高家名下,名副其实的良田万顷。

    看到这里陆宁蹙眉。

    归公令颁布后,高家同样搞起了分家的把戏,其中,高家老二和高家老三,还算在云安县城有宅院,虽然常年不在此居住,但也勉强可算分家。

    而高家老大高伯延和老四高季友,不但这种面子上的分家把戏都不走,而且,更是玩起了很多花枪。高家一共分成了四十多户,可以保留四万多亩良田,其中绝大多数新田户,都是老大高伯延的私生子、干儿子,还有一部分,是老四高季友夫人的亲眷。

    这都是严重违反归公令的行为。

    刘汉常便传高伯延和高季友,两人理也不理,刘汉常这才将海捕公文发到了奉节县城。

    原本这高家,竟然有十几万亩土地,现今想保留的,自然都是最好的田地,也有四万多亩。

    陆宁看得蹙眉。

    刘汉常的性子,不是什么尽忠报国的人,这么起劲多半他自己也想捞油水,但至少事情,倒没有做错。

    琢磨着,看了眼旁侧的汤玉娘。

    此时汤玉娘早就下榻,伺立在旁。

    说起来,汤玉娘心里,对这文总院的真实身份,又高估了几分。

    莫不是圣天子的亲弟弟?圣天子甚为喜欢,准备册为储君?不然这些文函,天南地北、风土人情、军事调动、筑堤修坝、官员任免、农垦商贸,道州县农商月报等等等等,真的是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自己虽然只是整理归类,多是看看封面签文,但想来认真看后,整个天下大势都甚为明了。

    不是储君的话,寻常权贵?首先,不会有人呈报如此多公函,第二,是要造反么?

    汤玉娘正胡思乱想之时,外面婢女声音:“主父,有夔州高家大夫人和四夫人,在码头上求见玉娘。”

    陆宁微微一笑,还正琢磨,看刘汉常怎么处理此事呢,就来了耳目。

    “你就去见见吧。”陆宁笑着说。

    “好,我打听消息,回来禀明阿爹!儿先去换衣衫。”汤玉娘额手告退。

    陆宁笑着点点头,汤玉娘,确实机灵。

    ……

    此时夜幕降临,但江中楼船灯火通明,映得码头上也亮堂堂的。

    大少夫人李氏和小少夫人陈氏,此时却没心情欣赏宝船江色美景,心下都是满心惶恐。

    刚刚两人出城时,城门正要落栓,但两人也顾不得回去还能不能进城了,因为夫婿的性命怕都要保不住,家翁更被二儿子和三儿子气得当场晕倒,幽幽醒来后,才告诉李氏和陈氏,如果高家还能保全,唯一的希望,就是来求肯文总院。

    李氏和陈氏不解,高北院才和两人说起,文总院可不是普通四品官员,是齐天子门生,霸占了惠妃娘娘和昭容娘娘,却毫发无伤仅仅降了一级官职,可见齐天子对他圣眷满满,如果他肯出面,应该能保住伯延和季友的性命。

    又问陈氏,你和文总院婢妾汤氏不是故交么?我又令你们好生招待那汤氏,现今去求肯汤氏,看她肯不肯传话给文总院,就说老头子我想拜会文总院。

    李氏和陈氏,这才惶惶而来。

    刚刚的家门巨变,实在骇人,却不想,那些差役如狼似虎一般,竟真的将她两人夫婿锁拿,随行的一位云安县吏员更转述那刘县令的话,说高家现今犯的,是欺君大罪,成都府便有这样分田的豪族,比你高北院地位高得多,还不是被抄家问斩?

    吏员更转述说了,刘县令说,他什么也不大,就是胆子大,圣天子在东海国的时候他就是圣天子身边的小小吏员,一心只为天子,谁阻我,我便六亲不认,官司打到汴京,打到三政院,打到圣天子面前,我也不怕!

    这话转出来,就如晴天霹雳,整个高府中人都呆了。

    怪不得呢,奉节县如此听话,会派出衙役抓人;裴刺史也是如此,他和老爷有旧,却根本不露面听之任之。

    原来如此。

    李氏和陈氏,只能眼睁睁看着夫婿被锁拿。

    而二郎和三郎,就都收拾细软要走,说是回云安县宅院。

    家翁闻言大怒,叫他俩来训斥,三郎就嘀咕,本来已经分家,府里的事,和两人没关系,他和二哥,只想回云安县安生过活。

    家翁听到三郎嘀咕的话,当场气得昏迷晕倒。

    而二郎和三郎也真绝情,老父卧床不醒,两人就真的收拾细软,带着夫人走路。

    现今府里的主心骨,反倒成了李氏和陈氏两个妇人。

    现今惶惶的站在码头上,李氏垂泪,说:“你今日,就该对汤家娘子好一些,她不见我们,你我便跪在这里不起。”到了这个境地,还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呢?

    “好,好。”陈氏连连点头,也抹泪,夫婿被锁拿,真是天塌地陷,哪里还有主意,现今可不知道多后悔,没有好好巴结汤氏,她真希望时光倒流,回到庙会上,初见汤氏的那个时刻。

    等汤玉娘俏生生出现在码头上,李氏和陈氏大喜,立时都迎过去,垂泪哀告。

    两人各说各的,一时说事,一时陪情。

    但汤玉娘也渐渐听明白了原委。

    “妹妹,你,你一定要帮我们,姐姐,姐姐给你磕头了!”陈氏就要下拜,汤玉娘想搀扶,但她却不及陈氏力气大,真的就被陈氏跪在脚前磕头。

    看着陈氏前倨后恭的样子,汤玉娘也没什么胜利的喜悦,心中却有些酸楚,想起了自己当年,比现在的陈氏更骇怕更惶恐,那日子,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呢?真的有些忘了。

    而现在呢,却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怕,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喜新厌旧的阿爹,几时腻了,再不理会自己,不过,阿爹为人,那以后的生活,也会给自己安排的特别妥贴。

    说不定,还会帮自己选一个特别好特别好的夫婿。

    只是,自己却绝不会再嫁人了。

    累了,倦了,心里也容不下别人了。

    嫁人,只会害了人家。

    轻轻拭去眼角泪痕,汤玉娘心里酸酸的,一时痴在当场,脑海里,盘旋不定的,是那熟悉的高大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