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为尊 > 第一百零三章 臣服

第一百零三章 臣服

作者:秦受吃白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赘婿为尊最新章节!

    苏曼吓得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尴尬的说道:“向少爷,您这是...这是干什么...”

    其他人也纷纷大喊道:“向少爷,您这是怎么了?”

    “向志明怎么会给苏曼下跪?他可是向家的少爷啊!”

    “难道是向正奇的意思?但向正奇为什么这么做?”

    台上的蓝初云脸色悄然一变,他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也不禁暗暗庆幸,幸好提早认错,否则蓝家很有可能毁于一旦。

    “向少爷,您先起来。”苏曼哪里承受得住这种大礼,她急忙搀扶着向志明。

    秦凯没说话,向志明哪敢起来,他跪在地上惊恐的说道:“苏小姐,我收回挽秦所有的决策,从今天起,我不会再插手挽秦任何事宜,我们向家也会全力支持苏家的工作,希望您可以原谅我...”

    “你先起来。”苏曼虽然搞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如此快的转变,任谁也接受不了。

    “苏曼让你起来,你就起来呗,怎么,你喜欢跪着?”秦凯坐在一侧静静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向志明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众人议论纷纷,远处的江洋更是笑看这一场闹剧。

    他似乎早就猜到了一般,因此并没有过多的吃惊。

    “宴会继续吧。”向志明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

    尽管向志明的态度让众人不解,但无论如何,他都是向家的少爷,即便他当众下跪,大家也权当没看见,甚至有许多人过来给向志明敬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向志明走后,苏曼震惊的看着秦凯。

    秦凯笑道:“看来向正奇是个明事理的人,他也看不惯向志明的做法吧。”

    “你觉得这句话我会相信吗?”苏曼紧皱着眉头,“即便向志明做错了,作为父亲,向正奇也不会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跪下!这丢的可是整个向家的脸!”

    秦凯笑道:“那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向家家风严呢。”

    “家风严格,就不会培养出向志明这种人。”苏曼紧皱着眉头。

    她已经猜出秦凯有着什么不一样的身份,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秦凯居然能让向家低头!

    这等存在,怎么会甘心在苏家当上门女婿?甚至受了整整五年的屈辱?

    “你真的想知道?”秦凯问道。

    “想。”苏曼用力的点头。

    “好,待会儿宴会结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秦凯起身说道。

    正在这时候,蓝初云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他端着酒杯,笑着说道:“秦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喝一杯酒?”

    “请我喝酒?”秦凯瞥了他一眼,“你觉得你够资格么?”

    蓝初云脸色微微一变,但稍纵即逝。

    他笑道:“我是特意来向您道歉的,我...”

    “道歉?”秦凯面色一寒,“你往我老婆身上泼脏水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要道歉?”

    蓝初云的脸色吨水变得极为难看,他有些口吃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您和向家...”

    “倘若我只是苏家的上门女婿,只是一个保安,今天你一定会痛打落水狗,是吧?”秦凯面色愈发的寒冷。

    蓝初云张了张嘴,叹气道:“您说的没错。”

    “你承认的倒是干脆。”秦凯冷笑道。

    蓝初云苦笑道:“在您面前,我想瞒也瞒不过去啊。”

    秦凯敲打着杯子,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蓝初云闻言,心里大喜,连忙说道:“您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开口,我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等着吧。”秦凯冷声说道。

    这时候,向志明跟着走了过来。

    他站在那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相比蓝初云的坦然,向志明的能力显得极为低下。

    “向正奇还跪着么?”秦凯瞥了他一眼问道。

    向志明连忙点头道:“我父亲说了,您没让他起,他不敢起。”

    秦凯缓慢的站了起来,说道:“带我去见他。”

    “你也一起吧。”秦凯看了蓝初云一眼说道。

    蓝初云连忙点头,跟在秦凯的身后,向着后台走去。

    这一幕,让许多人惊掉了下巴。

    “那个上门女婿,怎么跟着向少爷走了?”

    “似乎还有蓝少爷?难道是要私下里教训他?”

    “我怎么感觉不像啊....”

    先前对秦凯嘲讽的那个拜金女,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她咬着嘴唇,心里暗想道:“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于是,她拿着化妆品,悄悄的去了厕所。

    ...

    后台包厢里,秦凯正冷眼看着向正奇。

    蓝初云站在向正奇的身后,额头留下了一滴滴的汗水。

    这位叱咤风云的向家老总,此刻再无半分上位者的气质,反而像个待在的羔羊。

    “他到底是什么人啊...”蓝初云想不清楚,也不敢继续往下想,只知道自己得罪错人了。

    “起来吧。”秦凯淡淡的说道。

    “谢谢秦先生!”向正奇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随后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跪了太久,导致双腿无力,再次摔倒在了地上。

    秦凯冷眼看着向正奇,说道:“你儿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向正奇神情猛地一变,尽管他心中万分不舍,却依然咬牙说道:“我会亲手除掉他,秦先生,请您放心。”

    蓝初云脸色陡然一变。

    亲手除掉自己的亲儿子?所有人都知道向正奇对他儿子极其溺爱,别说除掉,就算他受一点委屈,向正奇都会倾尽全力为其报仇啊!

    这个秦凯,到底是什么人?

    蓝初云不敢继续想下去,心高气傲的他,此刻心底满是惶恐。

    “爸,您在说什么啊!我是您儿子啊!”向志明顿时慌了,“你不能这么做,我还不想死啊!”

    向正奇心在滴血,他有几分痛苦的说道:“你给我闭嘴....得罪了秦先生,这就是你的下场,别怪爸,爸也没办法....”

    “听起来你很不情愿啊。”秦凯冷冷的说道。

    向正奇急忙摇头道:“我...我没有,秦先生的命令便是圣旨....”

    秦凯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可以放过他,但是...我不想再看到他了。”

    向正奇喜出望外,急忙跪在地上说道:“谢谢秦先生,谢谢秦先生...”

    秦凯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是,是。”向正奇从地上爬起来,拉着向志明就走。

    房间里,只剩下了秦凯与蓝初云两个人。

    “秦...啊!”蓝初云刚要说话,忽然感觉小腿处传来了一股剧痛。

    他的半截小腿,以极为诡异的弧度向后弯曲,剧烈的疼痛,让蓝初云冷汗直流。

    “你有怨言么。”秦凯冷眼看着他问道。

    蓝初云咬着牙说道:“我没有,是我自己活该...”

    秦凯走到了窗前,背对着蓝初云,静静地说道:“你可以留在我身边,和向正奇一样。但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否则...就不是断腿这么简单了,明白么?”

    “我懂,我懂,从今天起,我蓝初云就是您的一条狗...”蓝初云擦着汗水,痛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