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 第77章 绝世女子

第77章 绝世女子

作者:倾我至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老婆修仙归来最新章节!

    “席朝青,怎么了?这纸条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

    看着席朝青如此夸张的反应,徐景似乎有些不解。

    “没……没事,我是想不到徐老爷子这么早就看出我身份了,他是误以为我要害你,所以才一直写这纸条,想要提醒你吧。”席朝青的面颊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对徐景说道。

    徐景正色道:“你对我怎样,我心里清楚,爷爷是不了解你才误会的,你不要怪他。”

    看着徐景一脸正经的样子,席朝青心里稍稍宽慰了一点,笑着说道:“老公,我没有放在心上哦。”

    “那就好,我先去洗个澡……”徐景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看手机,发现他已经躺了一整天了,昨天闹出这么大阵仗,身上早该去洗洗了。

    徐景离开卧室之后,席朝青看着那四张字迹俊逸不凡的纸条,怔怔地说道:“原来她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在关注徐景了,他们认识得这么早,怪不得徐景上一世对她倾心之至,始终如一……”

    一想到自己经脉被胡光傲废绝,席朝青脸上便浮现出了强烈的不甘之色,同时,心里又一阵无奈。

    “受此大难,我纵然有上一世的修行经验,也无计可施,修为恐怕永远比不过她了。但,我不会再把徐景拱手相让!”

    席朝青的面庞上,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决绝与坚毅!

    上一世,

    徐景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席朝青,他的心里始终只有另外一个人。

    上一世的徐景,嗜杀好胜,残忍至极,但他写出来的景盛心法,却是学猫叫那样极具反差的开头和曲调……带着别样的温柔。

    这种温柔,给的是真正融化过他心的心爱之人——

    偏不是席朝青。

    这是席朝青心里一辈子的伤和遗憾。上一世,她对徐景付出的爱,不比那个女子少,甚至更多,然而,徐景的性格导致他无法接受后来的女子,直到席朝青最后身死,她都没有向徐景表明自己的心意,那女子像花,她就像草,坚强但卑微。

    这一世,她努力让徐景保持了自我,没有穷困潦倒,没有在大学内受到女友背叛的伤,没有在送外卖的时候受到别人的排挤欺压,更没有在经历这压抑的四年后,继承他爷爷临死前的武道绝学,没有让他因为突然得到力量而变疯狂暴戾!

    现在的徐景,是最真实的徐景,席朝青有自信,即便那女子再出现在徐景面前,以徐景现在的性格……她恐怕不会喜欢上徐景,就算出现意外,那女子也无法取代自己在徐景心中的地位。

    老天既然给她重头再来的机会,即便经脉废绝,她也要以一个骄傲的姿态,拿到她本该拥有的一切!

    ……

    徐景洗完澡后,裹着一条浴巾回到了卧室,席朝青看了徐景一眼,疑惑道:“老公,你脸好红,刚才洗澡水温调得很高吗?”

    徐景一屁股在她旁边坐下,挠了挠头,说道:“没有啊,刚才一进去洗澡我就感觉很热,洗的冷水。”

    “洗的冷水?”

    席朝青蹙眉走到了他旁边,用手背碰了碰他的脸颊,惊讶道:“哇,老公,你脸好烫!筑基期三层难道也会发烧吗?”

    徐景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这一个星期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很奇怪,有时候就……就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每次都需要用景盛心法在天台修炼,才能将这种状态给压下去。”

    “你不会是……被人下毒了吧?”席朝青越听越奇怪。

    “所以我想去找唐神医帮我看一看,以我这一个星期来的经验,感觉再过几个小时,我又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徐景红着脸回道。

    上次没控制得住,导致他在周怀柔面前丢了脸,这一个星期过去,他仍然是耿耿于怀,不想再经历第二次这种丢脸场面了。

    而席朝青则生怕徐景有什么意外,她现在修为尽失,也察觉不出徐景的具体异常情况,只得说道:“好!咱们现在就去找唐神医,现在我没有修为了,为了保证安全,以后只能待在老公身边啦!”

    席朝青虽然丢失了修为,但可没有丢失修行经验!她见多识广,再加上徐景现在基础夯实,用不了多久……她便能让徐景到达一个令徐贤盛都只能仰视的高度!

    徐景愕然地对她问道:“你修为丢失了?怎么回事?”

    徐景在看到爷爷将胡光傲击倒后,便觉得安全了下来,当即精神一松,失去意识,他身体虚脱得太严重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他自然也一概不知。

    席朝青笑道:“简单来说,徐老爷子为了保护你,和胡光傲达成了条件,跟他去了亢金宗,而我……也因此丢失了修为。”

    看着席朝青轻描淡写的样子,徐景还当席朝青丢失修为只是暂时,又问道:“以爷爷的通天能力……去亢金宗应该没什么危险吧?”

    “那当然了!”席朝青波光流转,笑着应了一声。

    要是徐景知道情况并不乐观,恐怕会立马杀上亢金宗,然后尸体被抬着回来。

    “那行,我想出去吃点东西,顺便去看看唐神医。”

    ……

    自从周李两家从对立变为合作,唐荣华就不是李山健的御用医师了,在大多情况下,他都会在极仁堂内捣鼓药膏。

    徐景和席朝青两人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发现极仁堂内围满了人,闹哄哄的。

    徐景眉头一皱,说道:“前面这是在干什么?南城地段,应该不可能有人敢在周家的地盘闹事啊。”

    “过去看看呗。”席朝青笑道。

    两人走进门内,看到一大群黑衣人站在店里,领头的,赫然是上次那位被徐景颜面扫地的古医协会副会长——孙思厚!

    “徐神医!你可算是来了!天呐!这个孙神医嚷嚷着要找你,我们又都不知道你在哪,急死人了!”

    一名极仁堂里的助医跑到了徐景的面前来,苦着脸说道。

    “孙思厚?”

    徐景语气平淡,走上前去说道:“孙神医,您这是来我极仁堂买药了吗?我上次说了,一切珍贵药材,其他古医协会上的神医,一律低至收购价卖出,您要是想买药材救人,我也可以对你优惠。”

    看到徐景突然出现,极仁堂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和配药医师,皆是大松一口气!来的这位人物……连唐神医都要对他点头哈腰,还带了这么多黑衣保镖,他们皆是又惧又怕,生怕会出什么事!

    周怀柔也不知道这情况该怎么处理,但看到徐景的出现,她便立即羞红了脸,低头拿起一本书在装模作样的看着,仿佛又记起了一个星期前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孙思厚听到徐景声音后,皱眉反过头,他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徐景,你还真敢来?上次在古医协会上你得罪了我,我告诉过你后果吗?”

    徐景看着他,淡淡道:“什么后果?”

    孙思厚指着他,说道:“你敢和我作对,就是和我身后的世家作对!今天,我一定要让你跪在我面前,解我当时之气!”

    唐荣华此时颤颤巍巍地跑到了徐景身旁,说道:“徐景小兄弟……这孙思厚,真……真找上门了!我提前和你说一句,他背后的世家,你真惹不起!就连周老爷子和李老爷子,也断然不敢招惹!今天事情能周转就周转一下,大不了出点血,送他点东西,总之,你不要得罪他,否则咱们在南城就完蛋了!”

    唐荣华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极仁堂内,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周……周老爷子和李老爷子都惹不起的世家?!”

    “徐景小神医怎么给咱们惹上这样的麻烦了!”

    “咱们……咱们该怎么办?刚才咱们还挑衅了他们,说徐景小神医一来,他准屁滚尿流,这下岂不是圆不了了?”

    看到满场惧怕的眼神,孙思厚脸上浮现出了几丝倨傲之色,对徐景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先朝我磕三个响头,我再想下一步该怎么处理你。”

    “不用想了。”

    徐景摆了摆手,说道:“三秒钟内滚开!不然后果自负!”

    徐景此话一出口,极仁堂外,一辆路虎揽胜停下,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从车内传了出来——

    “好大的威风!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敢让我家的御用医师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