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女仙医 > 第128章 她有灵植

第128章 她有灵植

作者:吞鬼的女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长生女仙医最新章节!

    难道那木雕真的有问题?

    薛东篱道:“你碰的那个东西年代久远,又在山林之中吸收了煞气,形成了精怪。你冒犯了它,它就缠上了你。”

    中年男人旁边的一个女人嗤笑道:“你这故事编得真有意思,你怎么不去当编剧啊?”

    “闭嘴!”中年男人怒喝,吓了那女人一跳。

    中年男人转头看向薛东篱,语气好了不少:“这位……女士,我姓贺,叫贺寿。请问……你能帮我把肩膀上的脏东西给除掉吗?”

    周围的人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听这意思,那小姑娘都说对了?

    李三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薛东篱道:“要除掉这精怪也不难,只是需要你先帮我证实一下,那琉璃钟已经坏了。”

    “怎么证实?”贺寿问。

    薛东篱道:“很简单,你走到琉璃钟身边,不需要用手碰触,只要将托盘拿在手中就可以了。”

    卢晓看向李三,一脸嚣张地说:“怎么样?你敢不敢试试?”

    李三握紧了拳头,他现在是骑虎难下。

    如果他不同意,那么说明他知道琉璃钟已经坏了,那就是故意骗人,会遭到拍卖场的人报复,今后也别想再卖出去东西了。

    如果他同意,要是琉璃钟真的坏了怎么办?

    陆婉儿看到李三的脸色,心中一动,道:“这样吧,既然大家对这件拍品有疑虑,不如等会后再检验。我们为买家负责,将不再拍卖这件拍品。”

    她这一手很妙,既没有让琉璃钟当众出丑,又维护了拍卖场的声誉,表现出拍卖场是认真负责的。

    但贺寿一心想要薛东篱帮他赶走那精怪,毕竟性命比较重要。

    他一个箭步就冲上了台,说:“先不要走,让我试试再说。”

    他从那少女的手中一把抢过托盘,众人只觉得一阵阴风扫过,贺寿的身上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

    那声音特别凄厉,让人毛骨悚然。

    咔啦。

    一声脆响,琉璃钟裂开了一条口子。

    那口子越开越大,逐渐蔓延出蛛网一般的裂痕。

    哗啦。

    琉璃钟居然直接碎成了渣渣。

    再场的人都惊了。

    有人甚至吓得站了起来。

    贺寿的脸色更是难看,刚才那尖锐的叫声就是从他肩膀上传出来的。

    李三的脸色彻底黑了。

    做他们这一行是很讲究信誉的,没有了信誉就等于丢了饭碗,不会有人再来买你的东西。

    他目光凶狠地瞪着薛东篱,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陆婉儿的脸色也不好看,但她反应很快,立刻说:“李三,你拿这种垃圾欺骗拍卖公司,欺骗买家,毫无信誉可言。我在这里宣布,从今往后,将你拉进本公司的黑名单,今后不再接你任何一件拍品。”

    她将公司摘得干干净净,而李三彻底被卖了。

    “保安!”她高声道,“将他赶出去,以后不再允许他进入本公司一步!”

    立刻就有两名壮汉走上来,想要将他架出去。

    李三怒喝:“别碰我!我自己能走!”

    他恶狠狠地瞪着薛东篱,道:“小贱人,咱们走着瞧,我不会放过你的。”

    薛东篱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李三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本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拍卖会已经进行不下去了,要是换了别的拍卖会,买家早就起身离开。

    但是,今天的拍卖会,重点在于灵植和那只炼丹炉。

    灵植好不好,是不是真的,今天来的这些国医们都能认得出来,而炼丹炉如何,他们也是一摸就知。

    好灵植难求,好的炼丹炉更加难求。

    他们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

    陆婉儿也知道这一点,说:“各位,我在这里宣布,检测琉璃钟的鉴定师所鉴定的所有拍品今天都不会拍卖,请大家放心。”

    果然,现场没有一个人离开。

    “那么我们进行下面的拍卖……”

    “且慢。”卢晓开口道,“你们这么侮辱我们薛小姐,想这样轻轻松松地揭过?”

    陆婉儿脸色有些尴尬,说:“今天要感谢薛小姐,不然我们公司会蒙受巨大的损失。今日薛小姐无论拍下哪件物品,都会打八折。”

    卢晓嗤笑道:“八折啊,好多啊。”

    有买家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八折已经不错了。”

    “就是啊,拍卖公司已经很有诚意了。”

    众人纷纷附和,薛东篱看向陆婉儿,她果然又在拼命发动魅惑之术。

    或许是动用了太多力量,她的脸色微微发白,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她的魅惑之术虽然可以影响人的思维,其实影响并不大,只是让人对她有好感,不由自主地维护她罢了,并不能操纵别人,因此薛东篱也没有制止。

    楚子易说话了:“如果是薛小姐输了,他们会不会饶过薛小姐?刚才那个李三说的混账话你们都听见了。”

    陆婉儿背上流出豆大的汗珠,她要是再放出魅惑之术,就要脱力晕倒了。

    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你们这些小年轻闹够了没有?我们是来买灵植的,不是来看你们胡闹的。”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国医,在西南国医界很有地位。

    “是袁老!”有人道,“袁老德高望重,他一发话,就代表了西南医学界的意思了。”

    果然,很快就有别的国医开口:“你们已经闹了快半个小时了,到底什么时候拿灵植出来?”

    “你们要闹出去闹,别来这里耽误我们!”

    “我们看病是以分钟算的,你们知道浪费了我们多少钱吗?”

    “再闹就打出去!”

    薛东篱看着那些不满的国医,微微一笑,道:“今天我是一定要讨个公道的,至于灵植,你们想要,我给就是。”

    这就是直接拆拍卖会的台了,陆婉儿眯起了眼睛,这个小贱人简直是找死。

    有一名国医嗤笑道:“你有灵植?别说大话了,赶快滚出去,别打扰我们买东西!”

    “别拿那些杂草来忽悠我们,我们可不是三岁小孩。”

    薛东篱道:“我还没有拿出来,你就说我的灵植是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