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女仙医 > 第99章 煽风点火

第99章 煽风点火

作者:吞鬼的女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长生女仙医最新章节!

    陈林大队长在灵组之中,声名赫赫。

    楚子易觉得肩膀上仿佛挑了千钧重担,差点站不稳,但他咬牙挺住了,抬头盯着陈林的眼睛,认真地说:“她绝对不是那种人。”

    顿了顿。又说:“对于一个立下大功、帮助你们除掉心腹大患的人,这样妄自揣测,恐怕不太合适吧。”

    陈林眯起了眼睛,看了他许久,忽然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不错。”

    说罢,与他擦肩而过。

    楚子易绝的肩膀上一松,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第七分部中有个和他关系不错的,上来揽住他的肩,说:“咱们大队长就这脾气,能让他称赞可不容易,他是真的很欣赏你。”

    楚子易却在心中暗暗吐槽,这位陈大队长几十年都没做到的事情,被别人轻而易举就做到了,他就是心里不舒服,拿他撒气呢。

    那么大个人,肚量这么小。

    不过……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大蜘蛛,觉得后脊背有些发凉。

    薛小姐这也太厉害了吧?

    难道并不是她一人所为?而是她身后的势力出手?

    他还是不相信,看起来那么年轻、那么娇弱的薛东篱,竟然有这样的通天之能。

    没过多久,颤音平台就发布了有关蛊术的视频。

    这视频一经发布,当天的点击量就超过了3000万。

    一群主播进山探访古寨,却被下了蛊术,九死一生,就是小说都没有这么刺激。

    一连几天,这个视频都雄踞颤音播放榜首,网上到处都有人在讨论。

    被人谈论最多的,反而是那个没有露面的X医生。

    自始至终,那位医生都只出现了声音和一双手,连声音都做了变声处理,就是这种神秘感,让人们趋之若鹜。

    颤音和姚玉柔等人,也因为这个视频赚得盆满钵满,九月在视频之中被金蛊娘娘的毒虫吸血,赚足了知名度,已经开始进军娱乐圈,片约不断。

    只有黑河,受到了颤音和其他几人的一致排挤,于是他跳槽去了颤音的竞争对手——慢手快播平台。

    但在慢手上,他的人气一落千丈,最终成了一个寂寂无名的小主播,靠播一些土味视频来吸引观众。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薛东篱回到了卫家,看到陈夫人,正坐在卫夫人的旁边,手中拿着一块布料,脸上眉飞色舞。

    “大嫂。这块云景,是我从凌金市买来的,是正宗的云锦,织工织了整整半年,才织出这么一块。您要是用它做一身晚礼服去参加晚宴,肯定能够艳压全场。”陈夫人说。

    南京云锦是中国传统的丝制工艺品,有“寸锦寸金”之称,因其色泽光丽灿烂,美如天上云霞而得名。

    其用料考究,织造精细、图案精美、锦纹绚丽、格调高雅,在继承历代织锦的优秀传统基础上发展而来,又融会了其他各种丝织工艺的宝贵经验,达到了丝织工艺的巅峰状态,被誉为“锦中之冠”,代表了中国丝织工艺的最高成就,浓缩了中国丝织技艺的精华,是中国丝绸文化的璀璨结晶。

    只不过到了近代,云锦技术因后继无人,濒临消亡。

    还有一些喜爱传统文化的人,在国家的支持下,慢慢的将云锦工艺恢复了起来。

    很多人崇洋媚外,认为国外的料子都是好的,而国内的布料很土,之前云锦无人问津。

    但近些年,传统文化渐渐复兴,云锦成了抢手货,达官显贵们趋之若鹜,但懂得织造云锦的人少之又少,造成了一锦难求的局面。

    据说凌金市的云锦织造所,单子已经排到后年了。

    再加上云锦的价格很高,如果哪位名媛能够一身云锦出现在宴会上,肯定能成为全场的焦点。

    卫夫人一直想要一块上好的云锦,但云锦制造所里的云锦连首都的世家大族都不够分,哪里轮得到她?

    如今看到陈夫人手中的云锦,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那是一块丁香色的料子,上面织着云鹤,看上去很是雅致。

    “大嫂,您看这些花纹,全都是用金线织的。”陈夫人继续献宝,“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您要是穿上,肯定是霞光万丈啊。”

    卫夫人笑容满面,几天之后她就要去参加一个重要的晚宴,如果能穿这一身去,肯定能让众人对卫家刮目相看。

    “好,好。”她不停的点头,“去请设计师来,我要他加班加点给我做一件晚礼服。”

    薛东篱看了一眼那块云锦,嘴角轻轻勾起,并没有说什么,径直朝楼上走去。

    其他人也都当她不存在。

    只有卫轩宇,心中很不高兴。

    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无视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看到薛东篱,心里就莫名其妙来气。

    他心中打起了坏主意,手中端着一只红酒杯,从薛东篱身边走过,故意撞了她一下,想要将她撞倒。

    谁知道薛东篱身子一转,他不仅没有撞倒她,反而因为站立不稳,身子往前一扑,手中的红酒全都泼在了那块云锦上。

    “啊!”卫夫人和陈夫人都惊叫起来。

    红酒眨眼之间就浸透了那块儿云锦,眼见是不能用了,卫夫人急了,骂道:“老五,你干什么?”

    陈夫人当然要护着自己的儿子,看着薛东篱一眼,急忙说:“是这个小贱人!他故意撞了我们轩宇一下!”

    卫夫人早就看薛东篱不顺眼了,自然不会怀疑,气得浑身发抖,骂道:“你,你是故意要气死我吗?”

    薛东篱看了陈夫人一眼,说:“明明是你儿子来撞我,你倒是会倒打一耙。”

    陈夫人急忙指着她骂道:“我儿子无缘无故为什么会撞你,你的心好恶毒啊,不仅故意毁坏云锦,还想嫁祸给我儿子!我告诉你,这块云锦你必须赔。”

    卫夫人脸色胀红:“赔?她拿什么来赔?就算她有钱。买不到这么好的云锦。”

    薛东篱笑了。

    卫夫人更生气了:“你还敢笑?”

    陈夫人煽风点火道:“大嫂你看,他根本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