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女仙医 > 第96章 王子的来意

第96章 王子的来意

作者:吞鬼的女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长生女仙医最新章节!

    刷!

    无数的黑色丝线从四面八方朝她袭来,她手腕转动,指头勾住人这些丝线,在半空中一转。

    丝线就像被她收服了一样,竟然顺着她指的方向飞去,将织成的网给冲了个七零八落。

    “你还有什么本事,全都使出来吧”薛东篱道。

    “嘎嘎!”金蛊娘娘愤怒以极,身体开始弥漫起一缕女红色的血丝。

    大长老惊喜道:“金蛊娘娘要用她的绝学——红丝杀阵了,小贱人,你完了,几百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躲过这杀阵!”

    窸窸窣窣。

    四面八方都传来蛇虫鼠蚁爬动的声音,薛东篱将神识放出去,发现这片十万群山之中的毒虫全都在往这边聚集。

    毒虫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在山林之中爬行,一重叠着一重,就像是一张黑色的毛毯,在不停地前进。

    长老们喜不自胜,大声道:“娘娘才是这十万群山里的王,没有人能战胜得了她!没有人!”

    毒虫们疯狂地涌进山寨,他们不分敌我,所过多之处。一片狼藉。

    连山寨里的那些青壮都被它们啃了个干干净净。

    外面惨叫声四起,但这些长老们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只要金蛊娘娘还在,金古寨就在,还怕招不到人吗?

    毒虫们涌进了广场,在广场上迅速聚集,竟然组成了一只巨大的蜘蛛。

    这只由无数毒虫组成的蜘蛛,通体血红,狰狞无比,蜘蛛腿就像锋利的镰刀,朝着大厅狠狠地砍了下来。

    轰!

    天花板被切割开,这一爪子狠狠地刺进刚才薛东篱所站的地方。

    但是,薛东篱不见了。

    “人呢?”一名长老叫道,“难道那小贱人逃跑了?”

    “这些人不是她的朋友吗?”又一名长老道,“一个接一个的杀,我就不信她不出来。”

    三长老立刻拉了一个人出来,正是姚玉柔。

    他掐住姚玉柔的脖子,愤怒的道:“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

    “三!”一个女声在她身后响起,紧接着他的脑袋就滚落了下来。

    “老三!”众长老大呼。

    薛东篱一脚踢开三长老的尸体,将姚玉柔推到一旁。

    “你们真的以为我会怕这区区一只虫子?”薛东篱忽然劈出一掌。

    她的手纤细,但劈出的这一掌,却在半空中化为了一只巨大的佛手。

    那佛手足有广场大小,朝着毒虫组成的蜘蛛狠狠压下。

    那些毒虫感知到了危险,本来想逃,却始终是晚了一步。

    这一掌,将蜘蛛碾压。

    众人听到血肉模糊的声音。就像平日里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待那巨大的手印消失,只剩下满地毒虫的尸体。

    长老们全都惊呆了。

    “娘娘!”大长老不死心,道,“咱们还有万虫噬魂阵……”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金蛊娘娘五条腿一蹬,同时口中吐出黑色丝线,缠在一棵参天大树之上,借着丝线的力道,朝着远处遁去。

    金蛊娘娘居然逃跑了!

    震惊之余,长老们全都面如死灰。

    连金蛊娘娘都不是她的对手,这次金蛊寨是彻底完了。

    “邪神!”一名长老惊恐的指着薛东篱,喊道:“你一定是传说中的邪神。”

    薛东篱斜眼看着他,说:“你们杀人无数,那蛰盆之中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的亡魂,连我这脚下的土地都被鲜血所浸染。你们把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居然敢说我是邪神?”

    那长老咬牙切齿的说:“他们能够成为蛊虫的粮食,是他们的荣幸,死后他们会在天堂伺候金蛊娘娘。”

    薛东篱冷笑道:“这样的鬼话,你们真的相信吗?”

    长老们却不为所动,反而咒骂道:“今天金蛊娘娘只是受了伤,才打不赢你。等她老人家伤养好了,伤就是你的死期。”

    “是吗?”薛东篱微微一笑,“只可惜今天她走不了。”

    她抬起胳膊,袖子里忽然飞出一条黑色的绳子。

    那绳子如同一条大蛇,朝着金蛊娘娘逃走的地方追去。

    “啊!”遥远的天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很快,金蛊娘娘就被那黑色的绳子给拖了回来,落在了众位长老的面前。

    “娘娘!”长老们急切地叫道。

    金蛊娘娘奄奄一息,挣扎了两下,倒在了地上,身体发生地诡异的变化。

    它居然变成了一只金色的大蜘蛛,只不过那只蜘蛛断了三条腿。

    “娘……娘娘?”长老们惊得目瞪口呆。连闵东王子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薛东篱道:“你们所谓的金蛊娘娘,其实只是一只修炼了几百年的蜘蛛精。多年前它在中原作恶,被一名修士斩了两条腿。才逃到了南省的十年万群山之中,没想到却在这里当了土霸王。”

    长老们瞪着眼睛,没有人说话,三观都像是被刷新了一遍。

    在他们的心中,金蛊娘娘是神一般的存在,比起玉皇大帝都不遑多让。

    如今却告诉他们,她不过是一只蜘蛛精。

    多年的信仰瞬间崩塌了,他们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闵东王子脸上虽然仍旧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拳头却不禁渐渐握起。

    这才是杀人诛心呢。

    薛东篱居高临下的望着筋骨娘娘,说:“你作恶多端,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取你的性命。”

    说罢,她以手为刀,一刀斩下。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金色的蜘蛛被一分为二,流出大量金色的血液。

    在那蜘蛛之中隐隐有一颗金色的珠子,在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那是蜘蛛的内丹!

    修炼在百年以上的精怪,体内才会出现内丹。

    闵东王子的眼睛亮了。

    那可是个宝贝。

    但他看了薛东篱一眼,没有动。

    “金蛊娘娘死了,我们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一个很虔诚的长老有气无力地说,“你把我们也一起杀了吧。”

    薛东篱道:“我不是嗜杀之人。虽然你们都该死,但你们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就该受到国家的惩罚。”

    对于她来说,这些人都不足为虑。

    她转过头,看向闵东王子:“王子殿下看了这么久的戏,也该说说来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