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过风的间隙 > 第932章 那个男人一直都这么可怕吗?

第932章 那个男人一直都这么可怕吗?

作者:甜文作者许微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穿过风的间隙最新章节!

    听到温逸舟让她回去,温平笙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就往家里赶。

    倒不是怕温逸舟跟翊笙会打起来,而是大冷天的,她实在不想在室外待,偏偏翊笙那个魔鬼每次吃完饭,都逼他出去走动走动。

    温平笙决定,一会儿就在网上买一个跑步机,以后就在家里散步或者跑步。

    在外面接受无情寒风洗礼的温平笙,回到充满暖气的屋子,还没来得及痛感涕零,就撞上翊笙清寒的目光。

    她吓得心肝一颤,跟着挺了挺胸,下巴微抬,颇有底气说道,“我哥叫我回来的,怎么?”

    翊笙收回平静目光,没有说话。

    “小笙,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你是为了他,才回北斯城的?”温逸舟指着坐在沙发上的翊笙,愤怒质问道。

    这语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丈夫在质问跟小白脸私奔的妻子呢。

    温平笙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淡声回答,“他是奶奶请的私人营养师。”

    不过,私人营养师是去年的事了。

    “他是不是住在你这里?”温逸舟又冷着脸问。

    “……嗯。”温平笙颔首,连忙甩锅,叹了一下气,无奈说道,“是奶奶让他住在这里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背锅温奶奶:???

    其实奶奶让他住这里,也是去年的事了。

    这次是翊笙自己住进来的,她又赶不走,就只能让他住在这儿,顺便给他做做饭了。

    “奶奶怎么想的?孤男寡女共住一间屋子,要是传了出去,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以后还怎么嫁人?”温逸舟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感觉后背有一股冰冷杀气。

    回过头看了翊笙异样,见他依然低头垂眸看书,温逸舟在心里嘀咕了下,收回了目光。

    “我也不知道奶奶怎么想的。”温平笙两手一摊,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架势。

    宠妹狂魔的温逸舟也不管他奶奶是怎么想的,想到一个男人公然住进他妹妹的屋子,他就抑不住愤怒,撩起袖子,就气势汹汹朝翊笙走去,大有种要把翊笙丢出去的架势。

    他站在翊笙面前,冷声威吓道,“安翊笙,你立刻收拾东西从我妹妹的屋子搬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哥,你这样不够凶,要再凶一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温平笙在一旁怂恿。

    突然感觉到有两道冷飕飕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的,她顿时认怂地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温逸舟听到自家妹妹让再凶一点儿,秉着能动手绝不逼逼的真理,直接揪住翊笙的衬衫领口,准备将他丢出去。

    翊笙依然面无表情地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垂着眼眸。

    温逸舟还完全没意识到危险,倒是一旁的温平笙吓得大惊失色,心脏狂跳,慌乱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小、小……小哥,你快松手。”

    “怎么?心疼了?”温逸舟以为她在替翊笙求情,更加生气了。

    本来是一只手揪住翊笙的领口的,这会儿变成了双手。

    眼见温逸舟要将翊笙从沙发上揪起来,温平笙吓得‘啊’地尖叫一声,“温逸舟,松手!!!”

    温逸舟被他妹妹高分贝的尖叫声吓得手一松,放开了翊笙。

    “安、安先生,有话好好说,你……你……”温平笙努力咽了咽口水,声音有点儿发颤,“我小哥已经松手了,你能不能也、也把手术刀收起来。”

    闻言,温逸舟困惑低下头,见一把闪着寒光的锋利手术刀抵在自己小逸舟的位置!

    他想都没想,就立刻反射性向后惊跳两步,大掌挡在重要部位,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一层冷汗。

    他刚才双手揪着翊笙的衣领,如果他妹妹没有阻止他将翊笙揪起来的话,那手术刀……思及此,温逸舟又冒了一身冷汗。

    卧槽!这个男人是魔鬼吧。

    “我不喜欢被陌生人肢体接触。”翊笙拍了拍衣服褶皱,冷冷地开口道,“如果你不是平笙的哥哥……”

    戏多的温逸舟一想到他妹妹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看向温平笙的眼神就充满了同情、怜悯和心疼。

    “小哥,我们兄妹好久不见了,我们到书房去叙叙旧。”温平笙挤出一抹笑,拉着温逸舟就朝书房的方向走去了。

    温逸舟下意识想反驳说前两天才见面,哪有很久不见。

    但是看了一眼坐在沙上看书的翊笙,觉得非常有必要跟他妹妹到书房好好谈谈。

    书房里

    温逸舟问,“小笙,那个男人一直都这么可怕吗?”

    动不动就以手术刀示人。

    温平笙沉思了小半晌,摇了摇头,“也不是,大部分的时候,还是挺好说话的。”

    除了那件事。

    “小笙,要不你跟小哥回京都吧,那个男人太危险了。”温逸舟只要一想到刚才那危险情形,就觉得一阵蛋疼。

    温平笙想到之前翊笙打算跟她去京都的话,便摇了摇头。

    要是翊笙跟去京都的话,她那几个哥哥估计要跟翊笙打起来,当然她并不是担心翊笙被打,而是担心万一真打起来,她那几个哥哥会落得个缺胳膊少腿的凄惨下场。

    毕竟,她听说安翊笙以前是在黑白两道上混的,还听说格斗很厉害。

    于是乎,想象丰富的温平笙顿时在脑海中,脑补了百万字翊笙是洗白前是黑道大佬的故事。

    “小哥,你不招惹他,他不会对你怎样的。”温平笙安抚道。

    若是回京都温家,每天都要被她几个哥哥们当成智障来宠爱,想想都觉得恐怖。

    温逸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改天趁他不在,把他那些手术刀之类危险工具,都搜刮走。”

    “你想死吗?”温平笙语气非常严肃地问他,跟着又警告道,“温逸舟,你最好不要动他的任何东西,尤其是医疗方面的工具,不然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个男人将他的那套手术工具,及那套银针当成命来宝贝的,谁敢动他的命,他就能要那人的命。

    “……”温逸舟。

    第一次见他妹妹如此严肃。

    再次想起不久前,那个男人用手术刀抵在他小逸舟下方。

    他抿了抿唇,心有不甘答应道,“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