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83章 你相信玄学吗?(第二更)

第83章 你相信玄学吗?(第二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温一诺还没说完,叶临泽已经托着一个大盘子推门进来。

    在门口听见温一诺最后那句话,叶临泽眼圈微红,感激地看了温一诺一眼,低着头默不作声给他们上菜。

    三亿姐好像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

    她愣了一下,不过当叶临泽开始给大家上菜的时候,她忍不住说:“打肿脸充胖子有什么意思?计算机系多少挣钱的门路不选,非要来给人端盘子……”

    叶临泽放菜的手微顿,然后又继续把一盘盘菜放在他们面前圆桌的转盘上。

    自始至终,他没再抬起头。

    从温一诺的角度,她只看见他漆黑的头顶有两个旋儿。

    听说有两个发旋的人既聪明又固执。

    温一诺耸了耸肩,这是别人的事,她该提醒的都提醒了。

    叶临泽上完菜,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包间。

    温一诺只对那碗螃蟹面感兴趣,拿着筷子挑了挑,开始细细品味。

    舒展笑着给狂人妹舀了一碗银鱼蒸鸡蛋羹,然后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吃了一口。

    “怎么样?好吃吗?”

    狂人妹重重点头,将那勺银鱼蒸鸡蛋羹咽下之后,惊讶说:“跟我妈妈做的鸡蛋羹很像呢!我一直觉得我妈妈做的蒸鸡蛋羹跟别人做的不一样,肯定是放了小银鱼调味料!”

    真的是她从小吃惯的味道。

    舒展大喜,也给自己舀了一碗,满足地吃起来,拿着调羹说:“其实比我妈妈做的稍微差一点,但是也很接近了。”

    “过了这么久,你居然还记得?”三亿姐哼了一声,不怎么有胃口。

    她吃了一个小小的蟹粉狮子头,起身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她拿着小包包从包间走出去,来到餐馆外面的大树底下,点燃一支女士烟,深吸一口,然后吐出一个烟圈。

    正当她要抽第二口的时候,包包里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见是她爸爸的号码,虽然不情愿,还是接了起来。

    “爸,什么事啊?”三亿姐的声音里有一点不耐烦。

    “乖闺儿啊,现在在干哈子?齐晚饭了莫得?是不是在外面齐饭哈?”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嗓音,说着带有浓厚方言口音的普通话。

    “齐了齐了。你干哈子撒?又出克打牌?”三亿姐索性用了方言说话。

    那种方言普通话真是辣耳朵。

    “我莫得牌打,我克图素馆看素。你索要我多看素有文化。”那边的男人说的很兴奋,“我在看你索滴莫言的书《红高粱》,我还以为是种田的,结果完全看不懂……”

    说着还打开视频,让她看他在图书馆里看书的样子。

    三亿姐:“……”

    只见装修雅致素净的图书馆里,一个满脸横肉,胳膊上都是刺青,一看就是道上混的那种大哥型老男人,坐在一张网红INS风布艺沙发上,后面是一排原木色大书柜。

    手里捧着一本莫言的《红高粱》,脸上的表情却完全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满脸写着“这是神马街霸玩意儿”。

    三亿姐捂住脸,想到和她爸爸在同一个图书馆里的人,看见这幅情景,会是怎样崩溃的心情。

    “爸,你还是克打牌,不要看素了。”三亿姐揉了揉太阳穴,开始头疼了。

    “好滴好滴!是我闺儿说要我打牌滴!我最听我闺儿滴话!”那男人如释重负般放下手里的书,握着手机,飞快地冲出了图书馆。

    来到图书馆外,这男人觉得呼吸都自由了,继续跟她视频,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我听叶临泽索你在这块齐饭……”

    三亿姐手一顿,“叶临泽?他又找你了?”

    “是找我了,我看他蛮阔怜滴,这么大了,才晓得自己的爹妈都不是亲滴,唉……”三亿姐这位明显心宽体胖的老爸难得叹了口气。

    三亿姐怔忡一会儿,脑子里天人交战良久,最后还是说:“……那,能帮您就帮帮他吧……您人面广……”

    “我闺儿都这么索了,我肯定要帮哈……二十多年前的是,除了我老席,别个都莫得法!”

    “嗯,爸,那就拜托了。帮他找找线索……”

    三亿姐说着,手指有些颤抖地摁灭手机,又把刚才的烟放到嘴边,结果发现长时间没抽,已经自动熄灭了。

    她叼着烟站在餐馆门口,长长的大波浪,眉黛唇红,美得既张扬又社会。

    来往的路人都忍不住看她,有人还朝她吹口哨。

    三亿姐置若罔闻,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有人伸过手,将她嘴边的烟取了下来,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三亿姐回过神,扭头看见居然是叶临泽。

    她张了张嘴,刚想讽刺两句,叶临泽抢先开口说:“……谢谢。”

    三亿姐就知道她刚才说的话,叶临泽都听见了。

    也不知道他在她背后站了多久。

    整个燕京大学几乎没人知道,她和叶临泽是同一个地方考来的。

    因为他俩从来都不说,而且两人在高中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时候,他俩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没想到上了大学,居然因为联谊宿舍,两人开始熟悉。

    但也没有任何私下的交往。

    三亿姐心情有些烦躁,用手捋捋头发,高傲地说:“……你确定你现在的父母不是你的亲生父母?”

    叶临泽点点头,脸色微沉:“我高中毕业那年就去验过DNA,他们跟我没有亲子关系。”

    “为什么突然想到去验DNA?”

    “……高中的时候做验血型的实验,我做了自己的,又去做父母的,当时是好奇,结果发现……”

    他们俩的血型都是O型,无论如何都生不出AB型的孩子。

    “那你问过他们了吗?”

    叶临泽沉默良久,“……今年春节的时候,我问过。”

    “他们怎么说?”

    “他们哭了,哭了很久,最后告诉我,他们也不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我是被人放到他们家门前台阶上的。”

    “他们说,我那时候才三个月。”

    “他们没有孩子,就把我当亲生孩子,带着我偷偷去了外地。”

    “一年后带着我回来,说是他们在外面生的。因为没钱,没有去医院生,所以他们拿不出出生证。”

    “当地政府知道他们是贫困户,就没有多纠缠这个问题,给我上了户口。”

    叶临泽深吸一口气,“我自己做了很多努力,都没有结果,只有找你爸爸试试看。席叔认识人多,人面广。二十多年前的事,只有他才有办法找到线索。”

    三亿姐知道自己父亲年轻的时候,在当地那个十八线小县城是出了名的混子,各种道上的人都要买他的帐。

    可叶临泽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他如果是被人拐卖的还好说,三亿姐的父亲早就找到线索了。

    问题是他不是被人拐卖,因为放孩子的人没有要一分钱。

    “我记得现在各地都有被拐卖儿童的DNA数据库,你要不要去试试运气?”三亿姐收了手机,转身要进餐馆。

    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说:“你吃晚饭了吗?”

    叶临泽摇摇头,“我不饿。”

    “你来跟大家一起吃吧。”三亿姐咬了咬唇,“萧裔远和舒展你都认识,我听说他们弄了一个小公司,给人做项目挣钱。你的成绩也不错,可以跟着他们……”

    “不,如果我要做项目,早就去做了。”叶临泽继续摇头,脸色更不好看,“我不想别人施舍。”

    “这不是施舍,他们又不是做慈善的。”三亿姐不以为然,对叶临泽这种奇怪的自尊心完全难以理解。

    “他们要是做慈善的就更可怕了。”叶临泽嗤笑一声,“私人慈善机构有几个是省油的灯?”

    三亿姐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生气说:“那随便你。”

    说着转身就走。

    但是过了一会儿,又回头,看也不看他,眼睛平视前方,说:“不知道你信不信玄学。”

    叶临泽:“……”

    这话题跳跃度太快,他跟不上了。

    “……如果信,可以来找我的一个室友,让她给你算一卦。她还是有些本事的。”三亿姐冷静的说。

    虽然温一诺没有过多的说自己家的情况,但是跟她熟悉的人,比如三亿姐和狂人妹,都知道她有个做大天师的舅舅,而她自己也跟舅舅学了几招。

    三亿姐听狂人妹说过一次,说温一诺卜卦可准了。

    叶临泽一晚上阴郁的心情因为三亿姐的这句话给化解了。

    他失笑摇头,“你的室友我都认识,是周萌筠还是狂人妹?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她们有谁会卜卦?”

    “不是她们。”三亿姐转过身,“是刚才说不应该说你是贫困生的那个小姑娘,她叫温一诺。”

    叶临泽微怔。

    说实话,他对温一诺的感觉确实蛮不错的。

    不说别的,就因为他的坚持,被她一眼看穿,而且还知道维护他那点可怜的自尊。

    叶临泽于是默默地跟上三亿姐。

    三亿姐回了包间,没有随手关门。

    没多久,叶临泽也进来了。

    还是穿着那套餐馆的统一制服,但是没有刚才的戾气了。

    他把墙角的一张小圆凳托过来,坐在三亿姐和狂人妹之间,自己倒了一杯果汁,举起来对舒展和狂人妹说:“恭喜。”

    舒展笑着点头,“这就对了,来,咱俩整点白的?今天没人要开车吧?”

    萧裔远笑着说:“除了你,我们这里没人开车。”

    温一诺:“!!!”

    萧裔远!我知道你在开车!而且我还有证据!

    ※※※※※※※※※

    这是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谢谢各位亲帮着安利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