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33章 把话说清楚

第33章 把话说清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温一诺跟在她妈妈身边,不咸不淡地提醒道:“小姨您可小心点儿,离你家宝贝儿子远点儿。万一他又发起疯,你可不是一个人……”

    温鹂归听了,不由自主离王梓又远了一点。

    王梓回头正好看见他妈往后退,更加生气,恼怒道:“谁让你怀二胎的!我说了不要!你们都听不见是不是!”

    看来还是在家里“沟通”过了,可惜温鹂归和王家建都没把孩子的话当回事。

    不过他们这种家庭怎么可能听孩子的话呢?

    夫妻俩就无所谓地又怀了一个。

    张风起在旁边看得直皱眉。

    他可没这么大耐心跟温鹭归和温鹂归这两家周旋,为了避免麻烦,他只好提前把丑话说在前头。

    于是在温鹂归一家人走出包间之前,张风起重重咳嗽一声,说:“今天正好大家都在,我就跟大家说清楚了。”

    “我早就找律师立好遗嘱。”

    包间里的人耳朵立刻竖了起来,连温燕归和温一诺都诧异地对视一眼,明显她们也不知情。

    张风起走到温一诺和温燕归身边,继续说:“我已经收了一诺做徒弟,要把我的衣钵转给她。”

    “我的全部财产,也都是她的。”

    “二妹、小妹你们带好自己的孩子就行了,不要杞人忧天想着我了。”

    “以后一诺会给我养老送终,不劳你们操心。”

    温鹂归听得胸口绞痛,不由自主嚷嚷说:“大哥你也太偏心了吧?!——你把所有财产都给一诺,有把我和二姐当一家人吗?!要不要这么绝情啊!”

    王家建也吃了一惊,但是他比温鹂归老练,心想只是立了遗嘱而已。

    反正你还没死,要改遗嘱也是分分钟的事。

    因此他飞快地给温鹂归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闹得太过份,免得以后没有转圜的余地。

    温鹂归明白他的意思,只好极力忍住怒火,讪笑着改口说:“……大哥都安排好了我们当然也没意见。可一诺……”

    她仔细看了看温一诺,“一诺到底只是女孩子,她以后如果有了自己的家庭……”

    王家建眉梢一动,马上说:“大哥,对了,您收一诺做徒弟,她也是天师,她也不能结婚生子啊!那温家的香火还是得断啊!”

    张风起冷声说:“这不劳你操心。我们天师一门都是师父说了算。我说她能结婚,她就能结婚。”

    王家建:“……”

    好吧,算你狠。

    他不再多说,又朝温鹂归使了个眼色。

    温鹂归忙走过去,讪笑着说:“那我们就不吃年夜饭了,赶着送孩子去医院呢。”

    王梓这时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声道:“大舅!您还没给我压岁钱红包呢!”

    每年张风起给的压岁钱红包都是最大的,这也是王梓每年至少要来温燕归家拜年的主要原因。

    张风起呵呵笑道:“压岁钱啊?那你爸的压岁钱还没给呢!”

    今天这四家,只有温鹭归的丈夫孙元给几个孩子压岁钱红包。

    王家建本来还想借着机会不给压岁钱了,只等王梓拿了张风起的大红包就走人。

    没想到张风起连这点小事都记得。

    他只好挤出一个笑容,从兜里拿出两个红包,一个给温一诺,一个给了孙千金。

    温一诺拿了他的红包,笑眯眯地递给张风起。

    张风起很利落,转手又递给王梓,笑着说:“这是大舅给你的压岁钱。”

    王梓瞪大眼睛,惊讶地说:“可这个红包是我爸刚才给表姐的啊!我不要!”

    里面只有两百块钱,他才不稀罕。

    张风起给的红包最少也是一千,最近几年都是好几千。

    用他爸的红包就想打发他,他简直亏大了!

    张风起手一缩,将红包塞到温燕归手上,笑着说:“大舅给的不要,那大姨给的呢?”

    温燕归会意,笑眯眯地将王家建刚才给温一诺的红包又塞到王梓手里,说:“这是大姨给你的红包,你如果不要,那今年就没有咯哦!”

    王梓更吃惊了,“大姨,这不是您的红包啊!”

    温燕归笑得更和蔼了:“这是你爸给你表姐的,那就是你表姐的红包。”

    “你表姐孝顺,把红包给了我,那就是我的红包。”

    “我再把他送给你,有什么问题?”

    温燕归说起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跟俄罗斯套娃似的。

    王梓被她说得稀里糊涂,但下意识明白如果不要,今年就真的没有了……

    他气得要命,觉得都怪他妈,回头朝他妈瞪了一眼,气呼呼跟王家建走了。

    温鹂归马上跟了上去。

    一家三口上了自家的车,心里都不开心。

    王家建发动汽车,朝医院开去,心里一直在琢磨温家的事儿。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温鹂归:“你见过你大姐夫没有?”

    他跟温鹂归是经人介绍认识结婚的,那时候,温燕归已经在江城定居,温一诺都好几岁了。

    温鹂归摇了摇头,板着脸说:“我没见过。”

    “我大姐是我们家最聪明最漂亮,考的是外地的名牌大学。”

    “毕业之后在外地工作,不过没几年就回来了,还带着一诺,说是跟老公离婚了,一个人在外面没法既工作又带孩子,就回老家工作了。”

    接着不屑地哼了一声,“你看,女人长得漂亮读书好有什么用?还不是被男人甩了……”

    她的神情既轻蔑又得意。

    王家建笑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你爸妈还有二姐呢?他们也没见过你大姐夫?难道你大姐结婚都没请你们去参加婚礼吗?”

    “哪有什么婚礼?”温鹂归切了一声,“爸妈在世的时候不许提,说是怕大姐伤心。”

    “其实我听爸妈提过一次,说大姐跟大姐夫那时候都才工作不久,没有什么钱,也不打算举行婚礼,就领了结婚证,是什么‘裸婚’。”

    “我姐那么好的条件,听说一分钱彩礼都没要。”

    “你看,男人就是这么贱。”

    “结果领证没多久,就离婚了。”

    “你什么都不要,他觉得你倒贴,甩你的时候什么顾忌都没有,特别干脆利落。”

    王家建看了她一眼,倒是比较认同她的话,感慨地说:“那倒是。如果给了一大笔彩礼,想离婚的时候,都会仔细考虑考虑。不然就一大笔钱飞走了。”

    江城市的习俗就是,如果男方主动提离婚,女方是不会归还彩礼钱的。

    当然,如果女方出轨,给男人戴了绿帽子,彩礼钱在离婚的时候是要退的。

    这都是没孩子的情况,如果有孩子,还要更加复杂。

    温鹂归下了结论:“所以呢,如果结婚仅仅是因为爱情在一起,一定是不会长久的。”

    “没有利益纠葛的婚姻,跟同居没有差别。”

    王家建很是意外,“你倒是想的通透明白。”

    “那是啊,不然就你在外面那些破事儿,要是我姐,准得闹个天翻地覆,然后自己净身出户,便宜了你和你的那些小三们,你以为我有那么蠢?”

    王家建呵呵笑了两声,还是否认道:“你别听人家瞎说,我哪有什么小三?”

    ……

    温鹂归一家人走了之后,包间里显得宽敞许多。

    王梓比较胖,一个人就能占两个人的位置。

    温鹂归和王家建也比一般人要胖。

    所以他们离开,包间里的气氛都轻松起来。

    张风起拍了拍手掌,“好了,咱们还有大菜要上,大家坐,坐,别客气。”

    温鹭归和孙元对视一眼,还是缓缓坐了下来。

    孙千金悄悄坐到温一诺身边,欲言又止。

    温一诺没有理会她,看着包间的门打开,酒楼领班带着一班服务员开始上大菜了。

    有刚出炉的糖棕色烤鸭。

    装在玉白大瓷盘里捆得结结实实蒸的红通通的大闸蟹。

    青花瓷盆里一大盆虎头白灼虾。

    一人一盅一品官燕。

    最后还有每人一只刚蒸好的清蒸大龙虾。

    酒楼领班笑着介绍说:“这是从澳洲空运过来的大龙虾,非常新鲜,数量有限,也就是张先生是我们酒楼的高级VIP,才能分到这几只。——各位慢用。”

    她带着人走了之后,张风起将多出来的三只大龙虾分别给了温燕归、温一诺和孙千金。

    她们三人每人能吃两只清蒸大龙虾。

    温燕归对海鲜不是很喜欢,将自己那一只多出来的盘子推给张风起,笑着说:“大哥,这一只给你,你和一诺都好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