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3章 冤家路窄

第3章 冤家路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萧芳华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像是不接话,这种可怕的设想就不会实现一样。

    温一诺忙朝高铁站的方向看了看,安慰说:“你别担心,我看那边处理的非常及时,警车、救护车和消防车都到位了。”

    又扭头往另一个方向瞅了一眼,说:“……嗯,群众情绪稳定。”

    萧芳华虽然无比担心,但也被温一诺这一本正经的小模样给逗笑了。

    她拍拍温一诺微鼓的苹果脸,温柔说:“我知道了,承温小天师吉言,我们阿远一定会没事的。”

    刚说完这话,她的手机叮的一声响,有消息进来了。

    萧芳华低头一看,顿时大喜过望,一把抱住温一诺,连声说:“一诺你真是个小福星!”

    “我弟弟么事了!他已经出站了!正往我们这边过来!”

    温一诺也跟着高兴,笑得像是苹果开花:“那太好了!不如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大舅的大切诺基在那边,又大又宽敞,坐六个人都没问题!”

    不过在今天这种时候,大车确实特别占便宜。

    接着两人开始东张西望,想知道萧裔远从哪个方向过来。

    她们所在的地方,离高铁站不远,因为那边有事故,正常进站和出站的路都封了,有警察在那边临检。

    这边上高速的通道上挤得水泄不通,正好处于高速入口和高铁站交汇的中间位置。

    萧芳华给萧裔远发了定位过去。

    萧裔远拖着一个不大的随身行李箱,没多久就找过来了。

    温一诺还在努力踮着脚四处看,突然被人在脑袋上敲了一记。

    她立刻拉下脸,回头怒视谁敢动她的“狗头”!

    结果抬眸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短呢大衣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见她生气,他微微绽开一个笑容,形状精致的凤眼朝她轻轻眨了一下。

    温一诺的视线无法移开,脑海里只浮现出一句话:花月正春风。

    这个男人她从小就认识,但每一次别后重逢,她都能被他不断上升的颜值震撼一次。

    ……

    萧芳华看见自己的弟弟完好无损地从高铁站出来,激动地差一点哭出来。

    “阿远,你没事吧?!”她扑过来抱住他的胳膊。

    萧裔远特别和气地安慰自己的姐姐,尽量淡化事故的描述:“没事,姐,我没事。其实那边没出什么大事,就有一节车厢突然错轨了,影响了后面的车厢。我在前面,又刚好到站,一点事都没有。”

    萧芳华拉着他的胳膊上下打量,发现他确实没事,从头到脚,连头发的造型都没乱,还是清清爽爽帅得天怒人怨。

    “这就好!这就好!”她连声说,转而想到自己刚被人追尾撞得很严重的车,无奈地说:“不过我这里有事了,刚刚被人追尾,这车没法开了。”

    萧裔远见了,将随身的行李箱交给萧芳华,自己拿过萧芳华的手机,走过去跟交警还有肇事方交涉。

    那边的肇事车辆是一辆很豪华的路虎SUV,车里的人应该是一家人。

    开车的是父亲,五十多了,看起来比较老相,还有个四十多岁穿金戴银的母亲,以及二十多岁的女儿和十几岁的儿子。

    本来这一家一直不肯承认是他们的错,还在四处打电话找关系。

    萧裔远走过去,还没说话,先笑了一下,接着温和地问:“请问哪位是车主?我姐姐的车被追尾,我来问问情况。”

    他的嗓音醇厚雅正,一开口,刚才那个满脸怒气的女儿顿时就脸红了。

    她飞快低下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扭着脖子,对着车窗理理自己的头发,然后微微转头,飞快地瞥了萧裔远一眼。

    萧裔远在跟她父亲,也就是路虎的车主说话,开始并没有注意她。

    但是当她偷瞄了一眼,再偷瞄一眼的时候,萧裔远发现了。

    他也没生气,还朝着她的方向又笑了一下,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会说话的凤眼征询地看过去,像是很有礼貌地问:“……您有事?”

    只是淡淡一眼,却眼波如流。

    那姑娘被这一眼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在车上坐立不安。

    很快推开车门下车,拽拽她父亲的衣袖,低声说:“爸,是我们的错,是我们追尾,就不要再为难人家了。您把保险给他……跟他交换一下,让保险公司处理,我们全赔吧。”

    她的心塞的老父亲:“……”

    这姑娘继续撒娇:“好嘛?爸,很晚了,我想回家了。又没有多少钱,就算全赔,给他……姐姐买辆新车,也就十几万的事儿……”

    一边说,一边继续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萧裔远,越看越脸红,心头如有小鹿在撞。

    她父亲一看女儿这个样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在心里叹了口气,语气和缓许多,很客气地说:“这位先生贵姓?这是我的名片,还有保险公司的联系方法,你直接联系他们,就说我全责。”

    萧裔远也很礼貌地躬身说:“免贵,姓萧。这车就拜托你们了。”并没有答应去给对方的保险公司打电话。

    一旁的交警调解了半天,正心急呢,此时见双方有和缓的迹象,忙说:“这样再好不过,两位自己和解是最好的。修车也不贵,以后开车小心点。”

    追尾的肇事车当然要扣分的,那个父亲心里虽然不甘,但因为女儿临时“倒戈”,他此时也没办法。

    而且现在确实很晚了,他也急着回家。

    修个车最多几千块,他不在乎,在乎的只是会被扣分。

    他跟萧裔远交涉之后,自己给修车公司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拖车去修,同时把定金也交了。

    萧芳华的车就停在这里,交警会等到修车公司来拖车,他们两方不用等在这里了。

    肇事车辆认罚,不过他们的车质量比较好,虽然把萧芳华的车撞得不能开了,他们自己的车只蹭掉保险杠上的一点点前漆。

    此时这一家上了车,那家的女儿羞答答地从车里探出头,问萧裔远:“萧先生,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联系我。这是我的微信。”

    她红着脸亮出手机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

    萧裔远拿出手机晃了晃,凤眼微眯,唇角翘起愉悦的弧度:“好的,没问题。”

    目送这辆车开走之后,他才走回萧芳华和温一诺那边。

    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

    萧芳华叹为观止,拍了拍萧裔远的肩膀,感慨地说:“阿远真是大了,可以帮姐姐处理这些事情了。”

    萧裔远好笑地把手机塞回萧芳华的手里:“姐,过了年我就二十二岁了,你还当我是未成年啊?”

    又说:“刚才那个姑娘的微信,我给你扫码了,如果车有事,你就找她。”

    萧芳华连连点头,指着温一诺说:“我的车不能开了,正好遇到一诺和她大舅,他们也是要回家,我们坐他们的车吧。”

    萧裔远脸上的笑容更盛,他又拍了温一诺一下,“温小天师是掐指一算,知道我今天回来会遇到事,特意来接我的吧?”

    温一诺没好气推开他的手,“别打我的头。——谁来接你啊?你这么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是跟大舅到这边做生意,正好碰见萧姐姐。”

    “做生意?”萧裔远微笑着用手背往唇边靠了靠,轻轻咳了一下,“大小天师生意兴隆啊……”

    “啊呸!”温一诺朝他晃晃小拳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哪有那么多生意!要真有,我和大舅早就发大财金盆洗手了!”

    “太过谦虚等于骄傲。诺诺,你小时候不这样啊。又自恋又猖狂的劲儿哪儿去了?”萧裔远笑着逗她,一只手拎着行李箱,一手很自然地牵起温一诺的手,和她一起往张风起那辆大切诺基走过去。

    两家是邻居,温一诺和萧裔远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萧芳华对这俩又打又拉的相处模式早就见怪不怪了。

    笑着跟在两人后面,低头给家里打电话:“爸、妈,我接到阿远了,这就回家。嗯,没事。虽然出事故了,但是阿远正好下车,没事,你们别担心。”

    三个人说说笑笑一起走到张风起的大切诺基前面。

    张风起从车里探出头跟大家打招呼,热情地说:“芳华、裔远,快上车,外面挺冷的,高速上估计得堵几天,我们今天走小路回市区。”

    他们这里是江城郊外。

    如果走高速,回市区只要十五分钟。

    但如果走小路,最少要半个小时,再赶上路况不好,一个小时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有的地方还是土胚路,一下雨就泥泞得不得了。

    江城的市政建设许诺明年就把江城郊区这些土胚路全修成柏油路,可惜现在还没到明年,所以还这些土胚路还是很坦然地坑坑洼洼。

    大家上车坐好之后,张风起打着方向盘,小心翼翼往小路开过去。

    可是这一天晚上的人实在太多了,还有越来越多的私家车从市区赶过来。

    他们都是跟萧芳华差不多的情形,知道高铁出事了,来接自己的家人。

    因此这段路上乱开乱停的车比较多,胡乱穿越马路的人也特别多。

    张风起尽量躲着让着,还是差一点撞到一个刚要过马路的人。

    噌的一声轻响,他踩了急刹车,探头出去发怒:“你怎么走路的啊!人行道在那边!现在我这边是绿灯!你不要命了!”

    那人是个年轻姑娘,闻言吓了一跳,竟然有些站不稳的样子,一下子摔倒在车前。

    张风起冷笑了,拍着方向盘用吼她:“咋地?!这是要碰瓷啊!你不去打听打听我是谁?!——在我这碰瓷不怕把你几辈子的好运气都碰没了!”

    那姑娘却不像碰瓷的样子,委委屈屈站起来,并没开口说话。

    一个男人从路的另一边飞奔过来,一把搂住她,着急的问:“美韵!没事吧?美韵!你吓死我了!我不该和你吵架!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啊?!”

    他紧紧抱着刚才差一点被车撞到的姑娘,都快哭出声来了。

    张风起和温一诺两人坐在前排,本来还挺生气的。

    这时看清楚突然冲过来抱着那姑娘哭得肝肠寸断的男人,都傻眼了。

    张风起紧张地回头看了看萧芳华,又向温一诺使了个眼色,小声说:“……我没看错吧?”

    温一诺也压着小嗓子轻声说:“……您没看错,那是瞿有贵,萧姐姐的未婚夫。”

    张风起握着方向盘,神情有些兴奋,不过声音还是压得很低:“这就对了!瞿有贵!芳华的老公嘛!”

    温一诺皱眉:“……这俩只是订婚了,应该是未婚夫,还没结婚呢。”

    “结了,我知道芳华和他已经登记领证了,不过新房还在装修,两人还没办酒。”张风起一脸笃定。

    温一诺:“……”

    “大舅,您连这都知道?!也太八卦了吧?您到底是大天师,还是八卦师?!”

    两人在前排唠唠叨叨,虽然努力降低音量,但萧裔远和萧芳华还是听了一耳朵。

    萧裔远诧异地挑了挑眉,正要起身。

    萧芳华有些赧然地按住他,自己站起来往前面车窗外看了一眼。

    和刚才张风起和温一诺的感觉一样,她先是瞪大眼睛,继而大怒,一把推开大切诺基的车门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