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蠢女人

第一百五十六章 蠢女人

作者:冰玫雪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夏日生花最新章节!

    几天来杨尚霓都在房间里不出门,非凡来送饭,“蠢女人你每天在房间里做什么?为什么不出屋?”

    非凡是个19岁的大男孩,性格乖张。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浓密的长睫毛,长得瘦高,看起来像个高中生,然而一身暗色衣服将人显得格外阴沉。

    非凡第一次跟杨尚霓说话。杨尚霓吃惊的看了看他,这个孩子没事吧,怎么看起来不太正常。

    “唉,我跟你说话呢!”非凡也不想理她,是他家先生问这个女人这几天为什么都不出门。

    “我不叫蠢女人!”杨尚霓翻了个白眼,坐在桌子前开始吃饭。

    “那你叫什么?”

    “按照年龄你可以叫我一声姐姐!”杨尚霓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没礼貌吗?

    “嘁!”非凡不屑的冷哼一声。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出去了!”杨尚霓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她疯狂地想念穆瑾威,深深的自责。

    非凡转身出了房间,不再理她。

    再次有人进来,杨尚霓没抬头,“你又进来干什么?”

    “吃完饭就出去来走走,你不是囚犯。”夏侯飐站在门口看到眼前的女孩,比几天前瘦了,非凡每天给她送的食物,她只吃一点。

    “饭菜不合口告诉非凡,让厨房做你喜欢吃的!”

    杨尚霓点点头,每次面对夏侯飐都有无形的压力。

    杨尚霓起身跟在夏侯飐的身后出了房间,竟然是一个种满花花草草的小院,一眼望去都是整齐的白色两层小楼,每个院子里都种着一样的花草。

    这里安静美好,气候宜人,幕城此时正是炎炎夏日,这里却温润如春。

    杨尚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却也不愿多问,她不知道自己将何去何从,在想清楚之前她决定暂时先住这里,反正若白的父亲也没有赶她离开。

    杨尚霓见夏侯飐坐在院子里喝茶,并不理会她,她便坐在石阶上看花。

    非凡立在夏侯飐身侧,对杨尚霓投去不善的目光,这个女人竟然让他家先生亲自去请才肯出来。

    夏侯飐见杨尚霓郁郁寡欢的样子,自己心情也不好,“非凡。”

    听到夏侯飐叫他,非凡回神,弯下身子给夏侯飐添茶。

    “你给那个丫头去讲个笑话!”

    “昂?”非凡大脑跟不上节奏。

    感受到夏侯飐看他的目光冷了几分,非凡终于意识到他家先生并没有跟他开玩笑。

    “噢。”

    他堂堂一个杀手每天不仅要给这个蠢女人端茶送饭,竟然还沦落到要给她讲笑话取悦她的地步,难道这不是最大的笑话吗?

    非凡移到杨尚霓旁边,用鞋子来回蹭脚下的土。“唉,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

    杨尚霓正对着一片洋甘菊愣神,完全没察觉到非凡。

    ”你这个蠢女人,我在跟你说话呢!”杨尚霓不理他,非凡瞬间炸毛。

    杨尚霓回神,终于抬起头看他。迫于夏侯飐的淫威,非凡不敢发作,只好重复自己的话,“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

    杨尚霓一直觉得这个少年可能智商有问题,有些怜悯,便点点头。

    “你说一只鸡修炼成精后,能不能摆脱被做菜的命运?”

    杨尚霓摇摇头,她不知道。非凡的一双眼里却亮起来,“你怎么知道的?那你说为什么?”

    “我不知道。”

    非凡瞬间失望,转而又自己笑起来,“因为鸡精也是做菜的调料!”

    杨尚霓迷茫的看着傻笑的非凡,因为她没听懂,更不知道鸡精为什么是做菜的调料。

    “蠢女人!”非凡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因为夏侯飐喜欢吃中餐,他年轻时在部队上习惯吃重口味的菜肴,所以无论夏侯飐来不来这里,厨房的顾嫂都会备着中餐食材和各种调料,这个笑话就是她给非凡讲的。

    之前非凡也不知道什么是鸡精,但他现在感觉自己比眼前这个蠢女人懂得多,满满的自豪感。

    夏侯飐蹙眉,看不懂两个年轻人的互动,这个丫头整天闷闷不乐。

    夏侯飐接了个电话便离开小镇,将非凡留下照顾杨尚霓。

    非凡不满的嘟囔,“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安排给吉恩斯。”

    看着非凡一个人怄气,顾嫂笑着摇摇头,夏侯飐身边都是男人,照顾年轻女子,非凡年纪还小,自然最合适。

    现在整个别墅就剩下顾嫂、非凡和杨尚霓三个人,顾嫂看着杨尚霓可人的样子十分喜爱,而且是他们先生带回来第一个女人,看样子先生很重视。

    夏侯飐这么多年重来没有带回女人,顾嫂误会是他喜欢的人,但丫头太小不愿意,所以放这里养。

    顾嫂见杨尚霓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喜欢与人交流,现在就他们三个人,顾嫂便想开导她。

    “非凡,你叫杨小姐来厨房,我可以教她做饭,她整天待在房间里会憋坏的。”顾嫂嘱咐非凡去叫杨尚霓。

    “她那么蠢,肯定学不会!”嘴上这么说,但他还是向杨尚霓房间走去。

    “蠢女人!你不能整天在这里白吃。”

    杨尚霓淡漠地看着非凡,这个孩子一直叫她蠢女人,现在又说她是白痴,简直忍无可忍。

    “你去厨房帮忙做饭!”非凡倚靠在门框上,这个动作很像若白。

    “唉!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杨尚霓刚想说自己不会做饭,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说出口非凡肯定又说她蠢,他是第一个说她蠢的人。

    杨尚霓没理非凡,径自走到门口,非凡挡住半边门,杨尚霓走到旁边推了他一把,她受过若白的训练,出手快准狠,又出其不意,非凡被推了一个踉跄。

    他吃惊的看着杨尚霓,她竟有如此大的手劲,就算他没有防备,也不至于被一个柔弱的女人差点推倒。

    杨尚霓直接到厨房,顾嫂热情的跟她聊天,她知道夏侯飐最喜欢吃牛肉,既然杨小姐是她家先生在乎的人,那就教她做他最欢吃的菜,下次他回来一定会开心。

    “杨小姐,我教你做鲍汁牛柳怎么样。”

    杨尚霓猛然一愣,鲍汁牛柳吗?二哥最欢的菜品之一,他是肉食动物,最喜欢吃牛柳做的菜品,便点头道,“好!”

    可是全程顾嫂并没有让她动手,只陪她聊天。

    “顾嫂,需要我做什么?”杨尚霓看得很认真,看着菜都快出锅了,顾嫂依然没有安排她做任何事情。

    “我一看你这双手就没做过饭,今天先看,明天再教你切菜,不用着急,有很多时间慢慢学。”顾嫂笑得一脸慈祥。

    有很多时间吗?也对,杨尚霓暂时不知道可以去哪,既来之者安之。

    夏侯飐接到穆瑾威的电话,到欧洲西边的一个小镇等他,这次要见面他很激动,因为若白说穆瑾威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并不抵触。

    两天后穆瑾威来到夏侯飐的别墅。

    “瑾威,你的伤还没好,什么事需要亲自飞来?”夏侯飐装糊涂。

    “别明知顾问!你有没有做过伤害她的事?”穆瑾威开门见山,语气冰寒,似要将人冻死。

    “没有。”见穆瑾威如此直接,夏侯飐也不再虚与委蛇。

    “你最后见到她是在哪?”穆瑾威紧紧的盯着夏侯飐,担心错过任何细微的表情。

    “坠海后,我们受到爆炸的冲击翻到海里,便再也没找到她。”夏侯飐的表情平静,完全看不出是否说谎。

    穆瑾威问了很多细节问题后,却无法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但穆瑾威依然坚信杨尚霓一定活着。

    “你来回奔波不利于养伤,在这里住一段日子,好些再回去。”夏侯飐尽量放低自己的姿态,本是想征求他的意见,说出来的话却生硬的像下命令。

    “好,我会一直住到找到我妻子为止。”穆瑾威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夏侯飐没想到他会同意,有些激动,“好,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都行。有什么需要你就吩咐他们去做。”

    “有我妻子在的地方才是我家。”穆瑾威说完,在一楼找了个朝阳的客房住下。

    对于穆瑾威冷漠的态度,夏侯飐并不恼火,无论他处于什么目的,跟自己儿子同一屋檐下生活他很满足。

    很快夏侯飐的手下传遍太子爷来了,而且相当不好惹,谁惹太子爷不高兴,先生会重罚。

    夏侯飐每天看着穆瑾威忧伤的样子便会于心不忍,而穆瑾威每天都在联系人寻找杨尚霓的下落,只当他是空气。

    他怀疑杨尚霓的失踪是夏侯飐做的手脚,却没有证据,只凭直觉也没法向他要人。

    一个月后夏侯飐见穆瑾威的伤势恢复情况差强人意,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恨铁不成钢,将怒火都撒到属下身上。

    吉恩斯喊冤,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那位幕城来的爷,他自己吃不下却将责任算到他们身上。

    重要的是医生叮嘱穆瑾威要多卧床休息,他完全当做耳旁风,每天熬夜处理工作,开视频会议,白天也不休息,到处找杨尚霓。

    虽然他们家先生脾气不好,却从来没像这次这般乱发脾气,还牵扯到所有人。

    夏侯飐终于绷不住,让穆瑾威不要到处乱跑,承诺只要杨尚霓活着一月内一定帮他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