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四十章 痴情的人

第一百四十章 痴情的人

作者:冰玫雪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夏日生花最新章节!

    穆瑾威离开后,Joni更加抓狂,“什么情况,曲洋到底什么情况!”

    “不知道,穆总说Sunny是他妻子,他手里有结婚证,带走Sunny的那个男人也说是Sunny的老公。”曲洋也分不出来谁真谁假。

    “我忘记告诉穆总Sunny失忆了。”曲洋突然想起来。

    “也许他很快就能找到。Sunny若真是穆太太,那以后肯定不会再来做Model,我的命怎么这么苦。”Join现在是竹篮子打水,欲哭无泪,他一开始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她会恢复记忆或者她的家人找到她。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有商量的余地,可以留下Sunny继续在他们公司做Model,唯独没有想到她会是穆太太。

    穆瑾威到洛杉矶发动所有可用力量全力寻找杨尚霓无果。

    他想到夏侯澈,自从他吐血昏迷醒来再也没见过他,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便到他的住处,被告知夏侯澈不在。

    穆瑾威坐在厅里不肯走,阿七为难,“穆总我们家先生不在洛杉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你怎么不跟着他?”他没记错的话阿七是夏侯澈的贴身保镖,这是在躲着他?

    “先生这次带的别人出门。”阿七恭恭敬敬的回答。

    “夏侯澈,你今天不出来我就住在这了!”穆瑾威倚在沙发里一双幽深的眸子散去戾气,没多久便沉沉的睡过去。

    最近太累,在夏侯澈的地方他格外安心,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对夏侯澈如此信任。

    “先生,穆总坐在沙发里睡着了。”阿七到夏侯澈书房里汇报。

    夏侯澈从书房出来,站在楼上心情复杂第向下看着他,从卧室拿出一条毛毯下楼给穆瑾威盖上。

    一只伸向他唇的手停在半空中,又缩了回来,转身上楼。

    穆瑾威醒来时已经傍晚,看着身上的毯子蹙眉,这个老家伙是铁了心不见他。

    “穆总,厨房已经为您准备好晚饭,现在要用餐吗?”阿七立在穆瑾威身旁,现在显然穆瑾威是这里的主人。

    “好,开饭吧。你帮我收拾出一间客房,我要住下等那个老家伙回来。”穆瑾威起身到餐厅洗手就餐。

    阿七有些为难。趁着穆瑾威吃饭,又溜上楼请示,“先生,穆总要住下等您。”

    夏侯澈早就听见他的话,他老吗?他正执风华正茂的年纪,怎么就一再的招他嫌弃。

    “随他,你们伺候好,听他安排就好。”夏侯澈的语气极其无奈,只要那个祖宗开心就好。

    不出夏侯澈所料穆瑾威吃过晚饭便开始折腾,洗澡嫌弃浴缸不舒服,非让阿七拆掉换新的。

    阿七脑仁突突直跳,这位爷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

    虽然夏侯澈说让他一切听穆瑾威安排,阿七还是不敢私自做主换掉先生这几十万的浴缸。

    “先生,穆总他,他嫌弃浴缸不舒服,让我们换掉。”阿七已经被穆瑾威折腾的不知所措,他跟在夏侯澈身边保护他安全,向来听安排,头脑简单了一些。

    哪招架得住穆瑾威这顿折腾。

    “他要换便换,不要再来问我。”夏侯澈也头疼,阿七这样一趟趟的,恐怕穆瑾威那个小狐狸早就看出来他在家。

    阿七要第二日买来新浴缸让装修工人来换,穆瑾威偏说看着不顺眼,现在马上要拆,让阿七找来两个人用小锤子一点一点的砸。

    阿七又拿不准注意,却不敢再去请示夏侯澈,只能按穆瑾威的吩咐找来两个人砸浴缸。

    “慢点砸!再慢点!”穆瑾威搬了一把椅子守在浴室外面,用笔记本处理公司里的文件。

    夏侯澈素来喜静,在房间里踱着步,怎么拆个浴缸砸了半晚上,还让不让他睡觉,他再不出去见这小狐狸,怕是要把他这别墅都拆了。

    这个死阿七不让他来请示,也不知道来汇报情况,砸了这么久到底在干什么?

    凌晨一点半楼下终于安静。夏侯澈却怎么都睡不着。又过了一个小时,夏侯澈终于按捺不住,从房间里出来下楼。

    到穆瑾威的客房,站在床边看着这妖孽,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来是所为何事,恐怕是让他帮忙寻找他妻子吧。

    他找这么久都没找到,如果一个人有意要躲起来世界这么大这无疑是大海捞针。

    看着他的痴情,仿佛在照镜子,自己对他又何尝不是这样,原本就是不被认可的异类,现在他们竟然是血亲,简直滑稽至极。

    第二日穆瑾威起床,到餐厅吃饭,出乎意料的看到夏侯澈坐在餐厅里,穆瑾威挑眉。

    “夏侯先生回来得很及时!”

    “我担心你拆了我家!”夏侯澈抬头看着眼前这邪魅的男人,做事情向来不计后果?

    “有这种可能。”

    “先吃饭吧,你让我好好吃完这顿早餐再说你的事。”

    “你知道我有事找你,还躲起来?”穆瑾威坐到夏侯澈的对面。

    “只怕太容易办到的事情你也不会来找我。”夏侯澈放下餐具看着他。

    穆瑾威不可置否,没再说话。

    两个人吃完早饭,穆瑾威拿出来两张金色的卡推到夏侯澈面前,夏侯澈的瞳孔微缩,这是他第一次正式跟他见面,送他的名片。

    当时夏侯澈知道穆瑾威、杨尚霓、郑彦浩喜欢赛马,便在幕城开了一家马场,第一次请他们吃饭,还有君陌,送他们四人每人一张,当时允诺只要用这张名片可以让他做任何他可以做到的事情。

    没想到穆瑾威六年过去了他都没见到这四张名片,他现在却拿来这名片,他想不答应都不行。

    “说吧!”

    穆瑾威露出满意的神色。

    “我也不为难你,第一张,我妻子若是来洛杉矶你帮我找到她的住址通知我或者将她送回幕城。第二张,若是她跟若白一起来洛杉矶,阻止他们在一起。”穆瑾威的手指扣着桌子,若有所思。

    “你就这么确定他们会来洛杉矶?”夏侯澈较有兴致的看着对面这个年轻却果断的男人,真的非常像当年杀伐果断的夏侯飐。

    “不确定,只是有这个可能,现在不会来,可能过几个月就会来。我不能一直在这等,这里就拜托你了。”穆瑾威的态度近似祈求。

    这是他第二次用这种态度对他,他从来都是趾高气扬,而两次都是为了找那个丫头,看样他真的离不开那个丫头。

    是他做错了吗?

    “知道了。”

    听到夏侯澈答应,穆瑾威起身离开他的别墅,夏侯澈久久的坐在原地没敢跟出去,他费劲气力平静下来的心,再次被他搅乱。

    穆瑾威回了幕城,他一边打理着瑾威金融还要照看着诺之歌,一边寻找着杨尚霓,还要经常去医院照看杨栋。

    自从杨尚霓出事后杨栋脑梗偏瘫在床,虽然已经醒来,却半边身体失去知觉,语言功能也出现障碍。

    其实杨栋心脏不好,又高血压只是一直瞒着杨尚霓,这几年他太累了,顶着偌大的家业,又对叶琪歌思念成疾,若不是还有杨尚霓他便不愿意独活在这世上。

    穆瑾威经常到医院陪杨栋聊天,给他读报纸,告诉他杨尚霓很好,身边有若白照顾着不会出事,他一定会把她找回来。

    “这个丫头倒是狠心,不愿意见我,连自己的父亲也不管了。”穆瑾威一边给用毛巾给杨栋擦手,一边跟他聊天。

    “啊~丫,头嗯,……”杨栋意识清楚,无比艰难却说不出完成的一个词汇。

    “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她一定有苦衷。我知道都是我不好!”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回她!”

    医院给出的各种治疗方案都没能缓解杨栋的病症,穆瑾威又找了最好的中医每天给杨栋针灸。

    晚上回到家中,躺在曾经他们共睡的床上,当年她去美国读书一去就是五年,他一个人在这张床上的无数个孤夜,都在梦里梦见她。

    每次想抱住她却都只是扑个空。好不容易将她娶回家,他却又不小心将她弄丢。

    这次他绝不允许她离开那么久,他要亲眼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他不能等孩子五六岁,看着他的孩子叫别人爸爸。

    穆瑾威反复看杨尚霓走T台的视频,都已经怀孕三个月,不仅肚子看不出来,整个人又消瘦了。

    两个月后

    “若白,你看这小女孩好可爱。”杨尚霓站在院子里看着对面走向她的小女孩。

    “送给你。”小女孩举着一朵紫色的小花递给杨尚霓。

    “谢谢,你真漂亮。”杨尚霓接过那朵小花,抚摸小女孩的辫子。

    若白推出脚踏车,他答应今天用脚踏车载着她去海边。

    洛杉矶的气候四季如春,他们住在荷摩沙滩附近,骑脚踏车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海边。

    杨尚霓坐在脚踏车后座上一只手臂环着若白的腰,一只手臂高高举起,感受那些流动的空气。

    这两个月的时间她跟若白一起过得无忧无虑,似乎每天都很开心,但心里的空缺总是无法弥补,丢失的记忆就像心里缺少的那个洞,必须找回来才能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