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女婴夭折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女婴夭折

作者:冰玫雪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夏日生花最新章节!

    君陌一直陪着郑婷,她昏昏沉沉的睡着,脸色并没有因为输血而得到改善,依然一片死白。

    等到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今日便是除夕夜,老爷子一个人回家,让君陌在医院陪郑婷和宝宝们。

    郑婷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宝宝们怎么样了,君陌告诉她宝宝太小,都住在保温箱里,她想去看看。

    君陌看了宝宝们的样子都难受,担心她见了会受不了,便告诉她现在不方便下床,而且医生也不让看。

    郑婷便再也没跟君陌说过话,一直盯着天花板,君陌觉得她肯定怨恨他,所以不愿意理他,经历这件事后,想必更加讨厌他。

    君陌落寞地守在她病床边,他并不会照顾产妇,有专门的护理人员。

    现在觉得她应该不想看到他,有些不自在,却不想离她太远。

    这时君陌手机响起,是郑彦浩打来的,担心打扰郑婷休息,君陌起身想出去接听。

    听到君陌起身的声音,郑婷突然抓住君陌的手,像在担心他离开。

    君陌返握住她的手,给她安慰,“不要担心,我不走,我接电话。”

    君陌重新坐下,握着郑婷的手,另一只手接起电话。

    “老三,查到了,那天在度假村长得像付阳云的男孩是锦华娱乐的男模,他跟你有几分神似,其实是有人想将他画成你的样子,阴差阳错成了付阳云。付阳云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

    “是有人跟他说跟你像,堂姐有可能会看中他,给他更多的机会,他是想红想疯了。”

    “那天撞堂姐的是度假村的保洁,有人给她一万块钱,让她撞堂姐一下,那个人告诉她说有人会扶住堂姐不会有事,她就答应了,给她钱的人是个男人,带着帽子和口罩,目前还没有找到。我将看过所有的监控都没有找到这个人,他避开了所有监控,这件事情不简单。”郑彦浩将查到的告诉君陌。

    “这两个人呢?”君陌问道。

    “还在我这边扣着,背后的人还没找到,不可能放过他们。”

    君陌挂断电话,郑婷终于有反应,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里起了波澜,闪过仇恨的光,“有人故意设计我对不对?”

    君陌还没开口,护士推门跑进来,“先生,你们的女儿情况不太好,你快去看一下。”

    郑婷激动的抓着抓君陌的袖子,“我也要去。”

    “你现在不方便动,你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君陌两只手抓着郑婷的手,给她安慰。

    “你保证她会没事。”郑婷祈求的看着君陌,似乎他不同意她就不会放手。

    君陌艰难的点点头。

    跟小护士到无菌室,医生已经宣告早产女婴死亡,郑婷大出血情况不稳定,当着她的面小护士没敢说。

    君陌到无菌室看到毫无生机的早产女婴,心里一阵绞痛,这是他们的女儿,他更喜欢女儿些。

    原来是一件很美满的事情,他会儿女双全,却不想这场意外,将事情变成如此糟糕。

    原本心痛女儿孤零零地在保温箱里插着管子受罪,现在失去女儿更加心痛,君陌安慰自己,也许这样她就解脱了,可以去找更好的爸爸妈妈重新投胎,不必继续受折磨。

    君陌再次掉泪,他觉得自己很不男人,最近将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尽了。将女儿的尸身安排好,君陌回到郑婷的房间。

    他打算瞒着郑婷,她需要静养不能受刺激。

    但是君陌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郑婷很快发现了不对,“我女儿怎么样了。”

    君陌一愣,眼神有些恍惚“女儿,很好。”

    “君陌我要他们都去死,去死!”郑婷躺在床上用力握紧拳头,情绪激动扯到肚子上的伤口,镇痛泵完全不起作用,泛白的脸上细细密密的渗出一层汗。

    “好,好!都答应你,你别乱动。”君陌看出她很疼,赶紧按住她,比他自己挨了刀子还痛。

    “你现在就去,告诉郑彦浩害死我女儿的人一个都不能活。”郑婷已经失去理智,护工找来医护人员给她打了镇定。

    “你先睡一会,我去老大那边处理一下,很快回来。”君陌无比心疼的帮她擦干脸上的汗,她的双唇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看着她在镇定的作用下昏睡,君陌情不自禁的一吻落在郑婷的额头上,决心再也不会让他们母子受到伤害。

    他开车到京城湾找到郑彦浩,郑彦浩将他带到地下室暗室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郑彦浩打开灯,一个房间中间由铁栅栏隔开。

    君陌看到一个极其狼狈的年轻男人,“是他吗?”

    “这是他自己原本的相貌,你在度假山庄里见到的是他化了妆模仿你的样子。”郑彦浩说话时,那个男青年人开始不自觉得颤抖。

    虽然他脸上没有伤,但是君陌知道他肯定受过刑。

    “是谁指示你这么做的?”君陌靠近蜷缩在角落里的男人,黑暗已经将他最后的意志力消磨殆尽。

    男人看到君陌,突然上前跪在君陌面前,拉着他的西裤脚,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君少,我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谁,我不认识那个化妆师,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郑爷了。”

    郑彦浩一脚踹在年轻男人肩膀上,年轻男人向后飞身撞在墙上喷出一口鲜血。

    “你想怎么处理他?他应该真的不知道背后的人,我会继续查。”郑彦浩问道。

    “婷婷想让他死,但死太便宜他。切了,送泰国去表演,让他生不如死!”君陌看着眼前这个跪地求饶的男人,失去了往常的温润之色,第一次露出狠厉。

    是他害死了他们的女儿,君陌不会轻易放过他。

    郑彦浩一愣,君陌竟然叫他堂姐婷婷,两个人这是在一起了?但是现在这种场合,显然不适合问这些事。

    最后郑彦浩点点头,带着君陌看隔壁的妇女,就是这个中年妇女昨天撞了郑婷一下。

    仅仅是为了一万块钱,这样的不计后果。君陌盯着那个妇女看了一会,“为什么要害人害己?”

    “我,我女儿生病了,需要钱,那个人说她是假装孕妇骗人的,让我帮他撞她一下,他说会有扶住她,只是为了拆穿她,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中年妇女眼里充满了恐惧,她虽然没有受到严刑拷问,但是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密闭空间里将近20个小时,她的神智也近乎崩溃。

    更多恐惧是她知道自己撞的是个真孕妇,而且早产大出血,她没想到为了一万块钱,她差点害了那个孕妇一尸两命,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孕妇肚子里是三胞胎。

    君陌不是狠辣之人,转身出了暗室。

    “那个女人你想怎么处理?”

    君陌觉得她不是大恶之人,也不像那个年轻男人明知是郑婷故意接近她。

    “再关一段时间就放了吧。”君陌快速离开京城湾。

    车开到顾家给郑婷打电话,郑婷一直不敢接。君陌给她发信息。

    ——马上出来,我在你家门外。

    顾婷看到消息,不敢不出来,但是设计郑婷的事情真与她无关。

    顾婷战战兢兢的出现在君陌面前,故作正定,“君少大春节的您怎么还出来找我?”

    “是不是你做的?”君陌向前逼近,顾婷不断的向后退,贴在君陌的兰博基尼上。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郑婷出事,是不是你设计的?”

    “不是我。”顾婷一口否定。

    “真的不是我!”

    君陌眯着眼睛觑着眼前的女人,说实话,他真的不擅长判断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不是你?你前一天用同样低劣的手段设计了Sunny,昨天又故技重施。不是你,你为什么引我带郑婷去度假村。”君陌觉得这件事肯定是顾婷做的。

    他一到度假村,顾婷就主动贴上他,被他拒绝后,她又跟他说度假村的餐饮和环境都适合孕妇。

    他才会又起意将郑婷带去。这种用男人让他误会的方法,跟杨尚霓和穆瑾威在顾婷家上演的戏码一模一样,不是她难道还能有别人?

    这次确实冤枉顾婷,顾婷是想将郑婷引来,她跟君陌在一起,宣誓一下她的主权,告郑婷,她才是君陌的女朋友。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她绝对不能承认她是故意跟君陌讲那些,引他接郑婷去度假村的。

    即使后面的事情不是她做的,君陌也不会放过他,君陌还好说,如果顾家知道会弄死她的。

    “我不怕你查,反正不是我设计的,你们最后肯定能查到的。但在事情查清楚之前,请你不要妄下定论。”顾婷突然有了底气,凭借郑家和君家的势力,在幕城还是他们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肯定能查清楚的。

    “好,我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要是你做,你知道我会怎么处理你!”君陌放下话,上车一脚油门,兰博基尼便飞了出去。

    君陌赶回医院时郑婷还没有醒。他出去这趟一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一直惦记郑婷,如果可以他想一直守着她,看着她好起来。

    郑婷的脸色更加苍白,睡着的样子都那么无助,眉头紧锁,君陌伸手抚平她的眉心。

    起身又到无菌室外,隔着玻璃看了两个宝宝,宝宝没有半点变化,依然插满管子躺在保温箱里,小手小脸都皱吧着,皮肤透明的可以看到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