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夏日生花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她是他的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她是他的妻

作者:冰玫雪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夏日生花最新章节!

    “原来是红姐做的饭啊。”杨尚霓想起下午跟穆瑾威两个人在家大打出手,别墅里一片狼藉,衣服脱了一地,本以为家里没人,顿时脸红。

    “是的杨小姐,您先喝碗汤再吃饭吧。”红姐送了一碗汤到她面前。

    “二哥不喝吗?”杨尚霓接过碗,盛了一勺送到嘴边,闻到一股中药味。

    “红姐这是什么汤,好浓的中药味。”杨尚霓将勺子放回碗里。

    “这汤是滋阴养颜的,少爷不用喝,杨小姐您趁热喝吧,凉了味道更重。”

    “红姐,不要再叫杨小姐。”穆瑾威实在听不下去。

    “是我大意了,太太您趁热喝了吧。”

    穆瑾威一直自己住,不跟父母一起,其他佣人都称呼他先生,只有红姐和栾管家从小照顾他习惯叫少爷,穆瑾威也不计较。红姐这次改口称呼杨尚霓,明智的选择直接称呼太太。

    穆瑾威见杨尚霓不肯喝,知道红姐炖的汤肯定是对她有好处,端起碗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了几口实在难以下咽,“二哥,不好喝,你尝尝。”

    看着她蹙眉的样子,虽然红姐说是滋阴养颜的汤,他还是尝了一勺,的确不好喝,“不喝了,吃饭吧。”

    “红姐下次换种没有中药味的汤炖给太太喝。”穆瑾威吩咐完,开始照顾杨尚霓吃饭,认真的给她选菜,选她爱吃的,为了营养均衡,她不喜欢吃的也给她少夹一些。

    饭后杨尚霓找各种理由赖在一楼厅里,不肯回卧室,穆瑾威到书房开了一个视频会议,回来发现杨尚霓已经窝在一楼沙发里睡着了。

    无奈的摇摇头,将杨尚霓抱回卧室,他们今天结婚怎么可以就这样睡了,穆瑾威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这么重要的日子不能放过这丫头,她一定是故意先睡的。

    一双滚烫的大掌在她身上四处游走,扰了她清梦,迷迷糊糊的睁开睡眼,一张放大的俊脸带着笑意看着她,杨尚霓蹙眉,伸手推开他的脸。

    “穆太太,你这是新婚第一夜就让你的丈夫睡冷床?”声音里尽显男人的不满。

    杨尚霓一惊,迅速缩手,却被男人抓住,压到头顶,倾身上来与她对视,今天的确是新婚第一夜,杨尚霓有些心虚。

    “二哥……”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穆瑾威封住嘴,这个丫头太不像话,怎么就改不了口呢。

    本想着惩罚她,结果自己先承受不了了,吻得意.乱.情.迷听到小丫头软.软糯.糯的声音,“二哥,你轻点。”

    “叫我什么?”穆瑾威对称呼耿耿于怀,大掌狠狠的蹂.躏着一团柔.软。

    杨尚霓羞红了脸,将脸埋在他颈窝里,“老公,一会轻点。”

    “老婆我爱你。”一个吻印在她的唇上。紧.致的包裹感让他终于感觉她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随着撕裂的痛感杨尚霓眼角滚落下一滴泪珠。穆瑾威有些心疼,心里却暖暖的,吻干她脸颊上的泪珠,本想控制自己,却忍不住一次次冲锋。

    凌晨三点才放过她,杨尚霓筋疲力尽,体力严重透支。

    正在她睡得香沉的时候,一个重物再次压到她身上。

    杨尚霓抱怨道,“穆瑾威,你到底让不让我睡觉了。”

    听到她连名带姓的叫他,感觉这才是夫妻,体内最原始的谷欠望驱使着他。

    ……

    “这是泉星之岛的赠予书,送给你的,你签几个字,我一会去办下手续,你在家里继续睡。”穆瑾威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沓合同,和一支签字笔。

    “我不要。”她现在只想睡觉,折腾了一夜,好不容易可以睡觉,还没睡足三个小时,这个男人又起来折腾,还有没有天理。

    “乖,快签,送你的新婚礼物。”穆瑾威抚去她额前的碎发,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穆瑾威将笔塞到她手里,端着合同。杨尚霓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标题,扫了一眼第一页,穆瑾威指哪签哪,终于签完,将笔还给他倒头就睡。

    手机又响起来,杨尚霓无动于衷,穆瑾威按下接听放到杨尚霓耳边。

    “Sunny,起床了吗?”

    “爸,这么早什么事?”杨尚霓无语,她只是想睡个觉,为什么都不让她睡。

    “把你的私章让瑾威给我送来,我要用一下。”

    “爸,你怎么知道我跟二哥在一起。”

    “你们领证用户口簿,我想不知道能不行,女大不中留,你自己决定的事爸爸都支持。”

    “谢谢爸。”

    “让瑾威现在就把章送来。”

    “好。”杨尚霓还有些迷糊,难怪昨天陈特助在民政局等他们,送户口簿,原来她爸早就知道了。

    “二哥,我爸要用私章,在我办公室保险柜里,你有时间帮我取了给他送去吗?”

    “好。”

    “那你去吧,我将密码发你手机上,钥匙在我包里。”

    “好。”

    “辛苦二哥。”杨尚霓朝着穆瑾威露出甜甜的笑容。

    这个笑容直击穆瑾威的心脏,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

    给她盖好被子,拿着保险柜的钥匙和合同出门。到诺之歌取了杨尚霓的私章,直接开车到汇英总部董事长办公室,杨栋在里面等着他。

    穆瑾威从合同里选出来一部分递给杨栋,犹豫了一下,将杨尚霓的私章一并递给他。

    “杨叔叔,真的要这么做吗?”穆瑾威心中不舒服,如果杨尚霓知道她被两个最爱的男人算计该有多失望。

    “还叫杨叔叔?”杨栋淡定的接过私章在杨尚霓的签名后加盖私章,又盖上汇英的公章和自己的私章。

    “爸,其实这件事如果告诉Sunny,她也会同意将诺之歌转到我名下。”穆瑾威心里难受,这是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欺骗杨尚霓,还是这么大的局。

    之前本是打算将诺之歌股价控低后直接收购,但是刚开始有动作,杨栋便察觉不对劲,似乎有一股力量也在打压诺之歌,他担心诺之歌股价再跌,会有人抢先一步进行收购。

    所以让穆瑾威立刻停止计划,想直接将诺之歌转移到穆瑾威手里,因为他知道想毁掉汇英的人是夏侯飐,只有将诺之歌放在穆瑾威手里才是安全的。

    穆瑾威提议要将事情告诉杨尚霓,杨栋却不同意,他不想让杨尚霓知道夏侯飐跟他们的纠葛,也不想让她为集团的事情担心,更不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

    其实他跟穆瑾威一样都想给自己女儿一片祥和。

    而穆瑾威昨天突然领证也不是临时起意,他拿了诺之歌,杨栋再信任,也要有保证,必须是他跟杨尚霓已经结婚,杨栋相信穆瑾威一辈子都会照顾好他女儿。

    这几天他就计划着如何让杨尚霓答应跟他领证,昨天状似被吴凡刺激临时起意,其实他只是刚好借助看到吴凡找杨尚霓,他吃醋提出立刻领证,这样杨尚霓就不会觉得他是无缘无故突然要领证。

    “不要告诉她,就让她一直无忧无虑的不好吗?我们的一切努力不都是为了她?我相信你能照顾好你的妻子。”杨栋语重心长。

    穆瑾威担心杨尚霓知道后,这个误会就解释不清楚了。她那么信任他,签字时毫不犹豫,私章也直接经过他的手,不是她没有脑子,而是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换了任何人,今天签了字,绝对不敢将私章再给他,他心脏紧缩,一抹酸涩从鼻腔窜到泪腺,眼圈有些湿润,她是他的妻,他却骗了她。

    “爸,我什么时候可以把诺之歌转回Sunny名下?”

    “你们已经是夫妻,在谁名下都一样,我相信你这辈子不会负她。”

    “我不想我们之间有误会。”

    “那就等我死后吧,只有我死这场恩怨纷争才会结束。夏侯飐无论对我还是对汇英做了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去找他,不要跟他扯上任何关系,更不要去报复他。”

    “为什么?”

    “你不要到处树敌,更不要去招惹这么强大的对手,照顾好Sunny才是你要做的事。”杨栋是不想他们亲生父子有兵戎相见的一日。

    穆瑾威沉重的点点头,杨栋叫进来律师将合同给了律师做公正。

    杨栋了却了心事,女儿只有嫁他儿子,他才不会对她下手,诺之歌是叶琪歌的心血,他不能看着它被毁,现在也在他儿子手里,相信夏侯飐对自己儿子的东西不会觊觎。

    穆瑾威将泉星之岛转移到杨尚霓名下,没有对外公开。

    回到别墅杨尚霓还在睡觉,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安静而美好,他这辈子都会好好照顾她,不辜负她的信任,他愿意穷尽所有,为她营造美好的童话世界。

    不让她受世俗的侵染,不让她看到社会黑暗的一面。所有的坏事让他一个人来做,所有罪恶让他一个人扛。

    手机铃声响起,怕吵醒她,穆瑾威迅速掐断电话,出了卧室,是穆肖德打来的,摁下回拨,刚接通电话就被接起,还没等他开口,便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

    “你小子可以啊,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是不是有了岳父不要亲爹了?”

    穆瑾威一听便知穆肖德这是知道他跟杨尚霓领证的事情。

    “爸。”

    “还跟我藏着掖着呢,晚上带着你媳妇回来吃饭,领证这么大的事你也不报备,翅膀硬了。”穆肖德语气里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好,知道了。”

    “接着老杨一起来家里,我跟他喝两杯。”

    “好。没别的事情我先挂了。”穆瑾威语气平淡,直接将电话挂断。

    穆肖德对着手机无奈的摇头,自言自语,“娶了媳妇忘了爹,小白眼狼!”

    杨尚霓被手机铃声吵醒,睡眠严重缺失,体力又过度消耗,狠狠的瞪着刚进来的穆瑾威。

    被小媳妇这样盯着,有些心虚,“怎么一副谷欠求不满的样子?穆太太有需求开口就好,为夫牺牲一下没关系。”

    男人说着凑到杨尚霓面前脱下西服倾身压过来,杨尚霓忍无可忍,这个男人怎么还这样精力旺盛,一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早上又折腾她一次才出去,这一回来就想……

    穆瑾威猝不及防被杨尚霓踹到地板上,两个人又打了起来,杨尚霓睡了一觉,依然全身酸软,拼尽全力,不到五招就败下阵,被穆瑾威禁锢在怀里。

    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像果冻一般嫩滑,“不逗你了,再睡会吧,晚上老穆叫我们回去吃饭。”

    杨尚霓默默决定一定要让若白给自己当教练,从新练习散打和自由搏击,不想每次都败给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