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夏日生花 > 第十八章 封闭式军训(下)

第十八章 封闭式军训(下)

作者:冰玫雪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夏日生花最新章节!

    终于到中午,大家到食堂吃饭,还好吃饭时间比较随便,没有军事化管理,可以放松休息了。

    顾阮跟杨尚霓她们宿舍的一起,不停的关心着每个人。

    饭菜都是一样的,十种不同的菜品,荤素搭配,还有两种汤类。

    自己选,吃什么都行。

    但是杨尚霓看着这些饭菜完全没有胃口,最后只选了清炒油麦菜,和一碗菌汤。

    刚要跟舍友坐下,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一转身看到一身军装的慕瑾琛。

    “到那边坐。”

    穆瑾琛一手端着餐盘,一只手用大拇指向身后指了指。

    杨尚霓什么也没说,跟在慕瑾琛身后。

    穆瑾琛带着杨尚霓坐到一个角落里,但是顾阮他们还是能看到。

    “什么情况,咱们那个铁面教官不会看好sunny了吧。”陆瑶觉得发现了惊天大秘密。

    “这有什么奇怪的,sunny长的那么漂亮,再看她的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家里很有背景,而且一上午的训练人家不但没掉队,连一声抱怨都没有。”顾婷有些挑衅的看着哥哥顾阮。

    “而且咱们教官长得那么帅,搞不好sunny也看中他了呢,没看人家一叫她就过去了吗?要是换了别人,我觉得肯定请不动她的。而且我听说咱们教官可是高级士官,就是传说中的兵王,这么年轻,前途不可限量。”顾婷继续补刀。

    “哎?婷婷,我怎么听出了一股子酸味呢。你该不会看好咱们家的铁面帅教官了吧。”张赫凑到顾婷面前,仔细的打量着顾婷。

    被张赫这么一问,顾婷还真的脸红了,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咱们教官对咱们太狠心了,你怎么能看上他呢?还是顾学长最好,温柔体贴。”陆瑶偷偷瞥了一眼顾阮。

    “这你就不懂了,这是霸总范,这种对所有人都铁面无私的男人,都是宠妻狂魔。”张赫一脸得意,就像在说自己的东西一样。

    顾阮看着坐到远处的两个人,杨尚霓背对着他,他只能看到穆瑾琛一脸讨好的笑。

    顾阮已经坐不住了。

    “小嫂子,上午表现不错嘛,累不累。”穆瑾琛一改刚才的严肃,嬉皮笑脸的看着杨尚霓。

    “别乱叫。”虽然三年没见,又比杨尚霓大三岁,但她丝毫不客气,一巴掌拍在慕瑾琛头上。

    穆瑾琛没有躲,毕竟是他未来的堂嫂,想打就打吧。

    “哦~”。这一巴掌被坐在不远处,穆瑾琛的战友看到,完全就是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战友们一起起哄。

    这小子平时一副禁欲系的样子,原来在家里藏着小娇妻呢。怪不得这次说来幕大做新生教官他那么积极。

    这一巴掌同时也被杨尚霓的室友看到,三个人目瞪口呆,杨尚霓就是生猛,连教官都敢打。

    “早晚都得改口,你跟我堂哥都已经订婚了,我叫你一声嫂子不应该?”穆瑾琛朝他战友那边瞪了一眼,马上安静了。

    “你在部队怎么知道订婚的事?你不是去两年吗?怎么还在部队?”杨尚霓有一串的疑问。

    “跟我爸通电话时,他告诉我的啊。我留在不部队了。”穆瑾琛面带微笑,跟他军训时完全不一样,一上午的时间同学们都背后叫他铁面教官。

    杨尚霓点点头,“哦。”开始吃饭。

    “你怎么吃这么少?下午还有训练。”穆瑾琛蹙眉,这些饭菜应该不合这位大小姐的胃口吧。

    “太热了,也有些累,不想吃。”杨尚霓抬头看了一眼穆瑾琛,他又蹙眉,让她又想起来穆瑾威。

    “不想吃也得吃,要不然你熬不下来五天的。”穆瑾琛把自己盘子里的排骨,丸子都夹到杨尚霓盘子里。

    虽然当兵后不拘小节,但是穆瑾琛还是很注重礼节,是将自己的筷子倒过来给杨尚霓夹得菜。

    “你自己吃,不用管我,我真吃不下。”杨尚霓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堵,早上不该对二哥发火的,而且二哥给她决定的事情都是为她好。

    这么一想更吃不下了,喝了几口汤就放下筷子了,实在太渴了。

    “那你把这块巧克力吃了吧。”穆瑾琛把一颗巧克力球扒开,往杨尚霓嘴里送。

    杨尚霓下意识的躲避,“谢谢。”用手捏过来巧克力送嘴里。

    这一幕又被杨尚霓的舍友看到了,这一次顾阮也看到了。顾婷有点羡慕,教官竟然给杨尚霓喂巧克力。

    “那你吃完饭回宿舍睡个午觉吧,下午还要继续训练。对了下午训练结束你在你们宿舍楼下等我一会,我给你送些你能用得到的东西。”穆瑾琛叮嘱到。

    “好。”杨尚霓没有拒绝,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也是从小就认识的。

    中午四个女生都安静的躺着,杨尚霓穿着军训时的迷彩服躺在床 上,一是太累了,不想换,二是真心嫌弃她们的床单。

    杨尚霓第一次睡午觉,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困,躺下秒睡。

    经历了一下午的训练,杨尚霓早就饿了,却依然吃不进去饭,不仅饭菜不合胃口,太累,太饿都导致她没有胃口。

    回到宿舍楼下,第一不顾形象的坐在宿舍大门前的楼梯上。

    “sunny,你怎么坐在这里,走吧,上去洗洗,早点睡吧,明天还要继续魔鬼训练。”

    张赫看到杨尚霓一个人坐在台阶上,觉得应该是在等什么人,顾学长?还是穆教官呢?

    “你先上去吧,我一会就上去。”杨尚霓有气无力的说着。

    张赫八卦精神振奋,一口气跑到三楼,跟室友三个人爬阳台上往下看,刚好能看到杨尚霓。

    “小嫂子,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不顾形象了?”穆瑾琛此时正好走过来,手里提着两个大包。

    “还不是你往死里训我们,你故意的吧。”杨尚霓已经懒得跟他争辩称呼的问题了。

    “哎,别这么说,我可是公私分明。训练都是按计划的,每个班训练量都一样。”穆瑾琛对于自己的工作特别严谨,不允许别人误会他对工作的态度。

    “给,这些你都应该能用得到。床单和空调毯都是新的已经洗过了,你直接用就行。就知道你杨大小姐没法用配发的那些床单的。”

    穆瑾琛把东西放在杨尚霓的旁边。

    回宿舍的女生都看出来了,是他们一名教官,在追她们宿舍楼里的这个女生吗?

    这个教官太有心机了吧,一边工作一边泡妞。

    “你不会就给我买了一套床单吧。”杨尚霓翻着袋子,已经累到完全顾不上别人的眼光和议论。

    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她是真的没法忍 受配发的那种床品,而且还没洗,折腾一天到现在,洗了也不会干的。

    “两套,你可以换洗。”穆瑾琛眼角直抽,这个小嫂子跟他还真不客气。

    杨尚霓看到袋子里有她喜欢吃的水果和零食,还有面膜和护肤品、洗化用品,竟然都是她平时用的牌子,感觉得救了。

    突然惊讶的看向穆瑾琛,“你怎么知道我用的牌子?”

    对于水果和零食可能是巧合,但是化妆品的牌子众多,怎么可能都是她常用的。

    “是吗?我这么厉害啊,我就是随便买的。”穆瑾琛有些心虚,看样堂哥还挺细心,但是不明白为什么买了都买了,还来了,他不自己给杨尚霓,以穆瑾威的身份完全可以见到杨尚霓的。

    “哦。”杨尚霓不想计较,不愿意说,她也不想问,有了这些就足够了。

    “我有手机,你要用吗?”穆瑾琛拿出手机,想让杨尚霓给他堂哥打个电话,毕竟堂哥送来这么多东西,可能也很想他的小媳妇。

    “不用。”杨尚霓摇摇头。“该打的早上在来的路上都打过了。”

    穆瑾琛把手机装起来,既然杨尚霓不想打电话,他也不好说什么。

    “对了,我替换床单和夏凉毯怎么洗啊,我不会洗。”杨尚霓突然想起来,这里没有佣人,她也不可能用公用洗衣机洗。

    “一共就五天,你就不能换一次,两套就够了,不需要再洗了。”穆瑾琛有些无语,床单需要换这么勤吗?

    “不行,必须每天换。”杨尚霓无法忍 受第二天还睡在前一天睡过的床单上。

    “有钱人真麻烦。要是我不给你送你怎么办。你连这两套都没有。”穆瑾琛有些同情他堂哥,这小媳妇也太矫情了,怪不得他堂哥送来这么多东西。

    “我不喜欢讨论如果,没有意义。这样吧,我每天早上换下来,你晚上过来取第二天早上帮我洗了,再一天晚上来跟我换?”杨尚霓觉得自己这个办法很好。

    穆瑾琛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些无可奈何,这两口子都太腹黑了。

    这是要把他当佣人。不行他得狠狠地敲他堂哥一笔。

    “好吧。早点上去睡吧,我 要回去了。”穆瑾琛实在不爽,他这个小嫂子跟他太不客气了,完全不拿他当外人。

    他不想再争论,因为他觉得自己说无论什么,最后都是逃不掉给嫂子当佣人的命运。

    杨尚霓一进宿舍,立刻被三个室友围住。

    “sunny,穆教官是不是在追你啊。”顾婷很直接的问道。刚才他们三个在阳台上都看见了。

    “没有……”杨尚霓还没说完被一声尖叫打断。

    “穆教官太贴心了吧,面膜、护肤品、防晒霜,应有尽有啊,我们早上被坑过来,什么都没带,化妆品都没有,今天可是暴晒了一天,你会分给我们一起用的吧。”陆瑶翻看着杨尚霓拎进来的包。

    杨尚霓不喜欢跟别人共享生用品,现在这里条件艰苦,大家都是室友,不可能自己有得用,就不管她们,便点头同意。

    打开另一个包,取出的床单开启铺床。

    “哇,真是看不出来咱们那个铁面教官,这么贴心,床单都给你准备,而且一闻就是洗过的。”张赫凑到杨尚霓的床边。

    “看样子穆教官很有钱,他给给你买的这套化妆品可是世界奢侈品牌,还是需要定制的。”顾婷一眼认出来这些化妆品和生活用品的牌子。

    她的家庭是用不起这种化妆品,还是全套的,她母亲曾经为了帮助父亲处理生意上的往来,给一个富太太送礼,定制过一套这个牌子的皮肤基础护理的套盒,花了十来万。

    眼前这一堆,一看就是真货。这个穆教官太不简单了。怪不得年纪轻轻的一副领导样子,看样有门路。

    被陆婷这么一提,杨尚霓险些忘记自己用的这个牌子化妆品的价格。

    杨尚霓知道穆瑾琛的父亲从政,虽然官职很高,却是勤俭节约的人,母亲是大学教授。

    他们家生活条件一般,根本不可能给她买这些东西,更何况他们非亲非故。

    “sunny,穆教官又贴心,又有钱,你不考虑考虑?跟他在一起一定很幸福?”陆瑶一脸羡慕。

    “他是我二哥的堂弟。没有追我,只是照顾一下。”杨尚霓还在考虑这些东西到底是谁送的呢。

    难道是老爸?可是穆瑾琛为什么说是他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