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夏日生花 > 第五章 从现在开始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第五章 从现在开始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作者:冰玫雪糕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夏日生花最新章节!

    穆瑾威站在杨尚霓身边,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可以吗?我可以抱她吗?

    不会挨揍吧?

    会的,你一定会挨揍的,即使杨小四的心里再喜欢你,也忍 受不了你的轻浮。

    纠结了一会,穆瑾威还是伸出长臂,轻轻一捞就把柔若无骨的女孩搂在怀里。

    让杨尚霓靠在肩膀上,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他还没闹清楚,眼前这个女孩到底为什么独自跑到这里哭。难道是刚才被他调戏哭的?被亲夫调戏不应该很开心吗?虽然只是准亲夫,但也不至于哭吧!他没办法看着她伤心难过,只要她不开心,他一定要陪在身边。

    男人的男回路果然跟女人的不一样,要是杨尚霓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她一定会把他吊树上暴打一顿。

    杨尚霓感受到这个结实怀抱,让她感受到安全感。停顿了一会,收回自己放空的情绪,抬起头。

    四目相对,只对望一眼,杨尚霓差点沦陷在这深邃的双眸中。

    杨尚霓快速推开穆瑾威,穆瑾威没反应过来,后背狠狠地撞在树干上,强烈的震动,让本就喝了酒的他,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再看眼前的女孩,哪有哭过的痕迹。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以为她在这哭。

    杨尚霓确实没有哭,只是刚才在浴室太害羞,想来这里静静。

    穆瑾威有些生气,倚着树站起身,单手扶额。

    “杨尚霓,你以前喜欢谁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你心里只能有我一个男人!”

    鼻孔一热,扶额的手移向鼻子,呃,流血了。

    这个臭丫头,一言不合就动手,真不是他穆瑾威打不过她,更不是他避不开,今晚着实喝的有点多,这两次又都这么猝不及防。

    早晚要把这匹野马驯服。这句他没敢说出口,怕自己这张英俊的脸明天没法见人。

    看着穆瑾威流出的鼻血,杨尚霓多少还是心疼。

    但是绝不后悔刚才那拳,什么叫以前喜欢谁他不管,明明从小到大只喜欢他一个好吗?而他呢?只会招蜂引蝶!

    还有她这个二哥喝醉酒怎么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难道跟着她跑出来这么远就是来告诉她这句话的?

    为什么让自己心里只能有他,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话杨尚霓自然是懒得跟个醉鬼争辩。

    她转身要走,突然又顿住脚步,回头拉着他一起走。

    看着穆瑾威醉成这样,真的很担心被哪个女人领去酒店,被吃干净了都不知道,事实真发生什么事也是她二哥占便宜,但这种便宜她可绝不允许,毕竟二哥已经变成未婚夫。

    看到抓着自己手腕上的玉手,穆瑾威嘴角微微上扬。

    “喝的都傻掉了,还到处乱晃,被哪个女人吃了连骨头都不会给你吐。”

    穆瑾威突然就站不稳了,“四妹,我头好痛。”

    “……”真是可恶,痛死你好了,看你下次还敢喝这么多酒。

    虽然这么想,杨尚霓的反应却是无比诚实,放慢脚步,回身搀扶着穆瑾威,发现身上什么都没带,看着穆瑾威还在流鼻血。

    顺手开始解穆瑾威的衬衫衣扣,穆瑾威一愣,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不敢动,这丫头想干什么 。

    “啪嗒”一声,一滴红色的液体滴在杨尚霓的胳膊上。杨尚霓手上一顿,抬头看着眼前有些哀怨的俊脸,小手加快速度解衣扣。

    “把头抬起来。”

    穆瑾威迷糊糊唔了一声,乖乖的抬起头。胸前一凉扣子全开了。

    “脱下来。”杨尚霓命令到,完全不客气,直接上手开始扒衣服。

    刚才在浴室穆瑾威的西服外套已经湿了,随手脱在浴室,此时只剩下一件衬衫,再脱,岂不是要赤身裸.体了?

    虽然搞不清楚小丫头为什么脱他衣服,动作却很配合。

    此时他的脑袋已经不能正常思考,看着眼前的丫头,眼中有不明的情愫一圈圈荡漾开,浓到化不开。

    衬衫成功的脱下来,穆瑾威完美的身材瞬间暴 露在视野里,只是惊鸿一瞥,杨尚霓的小心脏已经有小鹿到处乱撞。

    杨尚霓二话不说用衬衫给穆瑾威擦鼻血,动作很轻。

    “……”穆瑾威顿感风中凌乱,私人订制衬衫就这样变成擦鼻血的手帕了。

    帮穆瑾威止住了鼻血,用衬衫把滴到身上的血擦干净,杨尚霓便扶着穆瑾威往回走。

    虽然杨尚霓一米七的身高,还穿着高跟鞋,但是穆瑾威一米八八的大个子,一抬手正好搭在她肩上,还故意把重量压到她身上。

    杨尚霓从小习武,拖着穆瑾威走回别墅不在话下。

    事实说明穆瑾威这么走其实并不怎么舒服,尤其跟小丫头只隔了一层她身上很薄的真丝衣裙。

    虽然晚风有些凉,但依然抑制不住体内不断叫嚣的小火苗,还是不愿意放手。

    主要这个姿势可以跟他的女孩紧紧的贴在一起,这让他更明确这个女孩属于他。

    果然男人都是色的,冷面总裁穆瑾威也不例外,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吃豆腐。

    进了别墅,宾客都已经散去。只剩下郑彦浩和君陌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闲聊。

    一看见杨尚霓和穆瑾威搂搂抱抱的黏在一起,而且穆瑾威还赤.裸着上身,赶紧起身开溜。

    “等等!你两把威老 二送回去!”杨尚霓朝着准备开溜的两个人喊道。

    “四妹,我和君三也有点喝大了,正打算去会所放松一下。如果你不介意,那我们就带老 二一起去。这个点把他送回家,会吵醒穆叔叔的。”郑彦浩看到穆瑾威朝他挤眼睛,义正言辞到。

    去君陌的会所放松,杨尚霓自然不能把穆瑾威交给他们,即使很纯洁的放松,她也无法忍 受,那些女人在未婚夫身上捏来捏去。

    更何况君陌可不喜欢吃素,怎么可能纯洁的放松。杨尚霓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还是住她家吧,反正家大人多。

    穆瑾威偷偷的朝郑彦浩竖起大拇指。

    “那我们先走了!”还没等杨尚霓反正过来。两个人已经消失在夜幕中。

    “仲伯!仲伯!快出来。”

    仲管 家听到杨尚霓的呼喊声,快速跑出来出来。

    看到醉得站不住的穆瑾威,仲管家赶紧上前帮忙。

    穆瑾威今晚确实喝了很多酒,却不至于醉的不能走路,刚才明明是他自己去芙蓉树下找的杨尚霓,现在又一副不能走的样子。

    “仲伯,你让陈姨把客房准备好,把他送客房去,找人帮他洗洗。”说是客房,不如说是穆瑾威的房间,从小到大,他在这个房间里留宿无数次。杨尚霓吩咐完准备脱身上楼。

    穆瑾威却紧紧的搂着她不放手。

    “放开!”

    穆瑾威没有任何反应,看着像睡着了似的。

    无奈,杨尚霓只好跟仲管 家一起把穆瑾威扶到一楼客房,陈姨已经把床整理好。

    穆瑾威被放到床 上依然不安分,一翻身将杨尚霓也带倒在身侧。

    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巨痛,闷哼一声,不得不放走了怀里的人儿。

    杨尚霓用胳膊肘砸在穆瑾威小腹上,在他放手的瞬间弹起来,站到床边,他的腹部太硬,胳膊肘好痛。

    看着穆瑾威双臂抱着小腹蜷缩在床 上呻 吟。

    杨尚霓没好气的说了句“活该!”便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杨尚霓换下衣裙,冲了一个澡,又到楼下,明明心里还惦记着某人,却装出来不经意去厨房拿了一杯奶。

    这时陈姨出来看到杨尚霓,“小姐,我给你热下再喝吧。”

    “麻烦陈姨!”杨尚霓顺势把杯子递过去,自己坐在客厅沙发里,眼睛漂向客房。

    “陈姨,你给我二哥泡杯醒酒茶吧!”杨尚霓站起身,又来到厨房门口。

    “已经送过去了,但是穆少爷不肯喝。”陈姨很慈祥,跟仲伯都很宠这个小公主,自然都知道杨尚霓对穆瑾威的感情,又怎么会怠慢小公 主的心上人呢。

    杨尚霓推开客房门时,仲伯正跟两个佣人给穆瑾威换睡衣,但是衣服扣怎么都扣不上,穆瑾威完全不配合。

    睡衣半敞着,漏出穆瑾威麦色的胸膛,性 .感的人鱼线勾勒出如希腊神像雕刻般的完美身材,半躺在床 上,双手垫在脑后。

    杨尚霓愣了一下,刚才在芙蓉树下只是惊鸿一瞥,杨尚霓已经不淡定了,现在这样仔细看着,心脏里小鹿又开始乱撞了,突突的。

    看到杨尚霓的表情,穆瑾威俊美的脸庞漏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一双深邃的黑眸盯着杨尚霓一瞬不瞬,微迷,像只狡猾的狐狸,仿佛要看透她的心。

    这个小色女,这是欣赏的目光吗?小丫头想吃的话,他可是分分钟把自己洗白白送到她嘴边。

    杨尚霓回过神,看着穆瑾威玩味的看着自己。

    “威老 二,你在闹什么,赶紧把扣子扣上。”杨尚霓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醒酒茶,坐到床边递到穆瑾威面前。

    “我头好晕。”穆瑾威很委屈的样子,又是这个借口。

    “赶紧把扣子扣好!爱喝不喝!”杨尚霓吼了一嗓子,把杯子重重的墩在床头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