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魔霸天下 > 0092 人心不足蛇吞象

0092 人心不足蛇吞象

作者:高山仰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血魔霸天下最新章节!

    楚无痕是被一个人叫醒来的。

    而且,还被这个人使劲的推搡着,楚无痕醒来后,感觉身上好多地方都疼的要命,估计是被这个人不停的掐着,或者捏疼的。

    楚无痕睁开眼睛,正好与这个人四目相对,都是吓了一跳:眼前的人,是沐亦轩。

    楚无痕连忙翻身坐起来,来回瞅着,希望能看见沐寒雨,但是,现在只看到躺在地上的还有昏迷不醒的妹妹落尘。

    楚无痕一跃而起,连忙走到落尘前面,见落尘脸色仍然是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黑雾,而且,此时的鼻息已经越来越微弱。

    楚无痕抓起落尘的脉搏试了一试,发现比及上一次的有力一点,但是仍然是微弱,好一点的就是从手腕处的经脉看来,其血液的颜色稍微淡了一些,可是,还不至于将身上的黑色毒素完全排出来。

    楚无痕不由得回头惊疑的盯着沐亦轩,脸色面显揾色:“轩弟,这是怎么回事?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国都吗?你姐姐呢?她怎么样了?还有,落尘怎么回事?怎么到了这里?这是哪儿?我是怎么到这里的?你干嘛哭呢,是不是你姐姐出事了?”

    楚无痕心中有许多的疑问,现在他很后悔自己两次的昏迷,每一次醒来,总是感觉有许多的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而且,每一次从失去意识到醒来,就会发生许多的事情。

    沐亦轩此时跌坐在地上,抽抽噎噎的,委屈的看着楚无痕,说到:“无痕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为什么要怪你?”楚无痕一头雾水,不知道沐亦轩想要说什么,但是,猛然想起来沐亦轩是为了去给沐寒雨报信,难道,是沐寒雨真的出事了。

    楚无痕说完,一跃到沐亦轩前面,蹲下身来,双手掰着沐亦轩的肩膀,连忙问道:“是不是你姐姐出事了?”

    沐亦轩摇了摇头,而是小声的说到:“那天,我刺了你一剑,你不怪我吧?”

    听到时这件事情,楚无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楚无痕还真没有告诉过沐亦轩,这样的小伤对于楚无痕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而且,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样的外伤就能愈合,这是他楚无痕身体特殊的原因。

    楚无痕心里的大石头略略的放了下来,做到沐亦轩身边,一手楼着沐亦轩的肩膀,说到:“懂你,毕竟那是你的爹娘,我那样逼迫他们,仍是谁都会这样做的,要是我,说不定当场就敢拼命,我怎么会怪你呢,你这样做的对。”

    楚无痕拍了拍沐亦轩的肩膀,沐亦轩这才破涕为笑,嘿嘿的傻笑着,说:“那我以后还能叫你无痕哥哥,我还是你的弟弟。”

    楚无痕扭过头来,看着傻傻的沐亦轩,伸手刮了沐亦轩鼻子一下,说:“以前你是我的轩弟,以后我还是你的无痕哥哥,我们五个人,永远都是一个战队,勠力同心,永无背叛,轩弟,我们之间从无猜忌。”

    “嗯,知道了,无痕哥哥。”沐亦轩灿烂的一笑,终于又回到了往昔的从容。

    楚无痕暗自点了点头,连忙问道:“我怎么到了这里?还有你,落尘,怎么一下子都到了这里?这里是哪里?”

    楚无痕问完,这才赶快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是在一个非常宽敞的山洞里,四周光怪陆离,石头颜色鲜艳,而且,就在落尘躺着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凹陷的洞口,从这个洞口里,一直在缓缓的吐露着晶莹滴透的玉石,这些玉石一点一点的长大,长大约莫拳头大的时候,便倏忽之间消失了。

    沐亦轩看着楚无痕惊疑的表情,呵呵一笑,说到:“这是鹿台山腹地,我们现在估计就在鹿台山的正中心内。”

    “哦,鹿台山?”

    “嗯,是玄弋长老安排我来这里的,然后,就把落尘姐姐给送过来了,还用功力给她治病,将她身上的黑色血液逼出来一部分,而后,过了有一天左右的时间,就把你给送过来了。”

    沐亦轩淡淡的说到,但是,楚无痕能够感觉到,沐亦轩还是有些后怕的,毕竟,长老玄弋是玄冰宫的长老,辈分极高,而且沐亦轩又不认识,玄弋这个人又极为倔强,只要稍微不从,便如楚无痕一样,将你冰冻在混天元阵法里面。

    楚无痕不过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昏迷了约有一周天的时间,而且,是玄弋长老送自己前来的,那么,那个柴大哥呢?

    楚无痕问:“是不是还有一个人,年纪比较大,而且,应该是柴大哥。”

    楚无痕将柴大哥的形象大致的给沐亦轩简单的描述了一下,沐亦轩听了,噗嗤一声笑了,说:“哦,你说的什么柴大哥啊,你不会喊玄弋长老叫柴大哥吧。”

    “啊,柴大哥?就是玄弋长老?”

    “对啊,不知道怎么的,还瘸着一条腿,看来估计是受过伤,或者新近受的伤。”沐亦轩肯定的点了点头。

    楚无痕这下陷入了沉思:被冰冻在混天元阵法里,是玄弋长老刻意安排,而让自己装死,无非是玄弋长老想要安排自己到这里而已。

    可是,那个陷阱,和最后的那个混天元阵法,是不是一回事呢?

    如果不是一回事,是自己先掉落陷阱,恰好被玄弋长老看见了,于是,将自己救出来,而后,为了去救落尘公主,而嫌自己啰里啰嗦,便将自己困在混天元阵法里,然后自己一个人去救了落尘公主,将落尘公主安置在这里后,又回去救自己,但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说只有装死才能摆脱混天元阵法,于是,当自己装死昏过去后,玄弋长老撤了阵法,将自己送到这里来,这样的推理,似乎才是事情的真相。

    想到这里,楚无痕连忙问:“轩弟,那你又是怎么到达这里的,我不是让你赶快去国都寻找你姐姐吗?”

    说到去寻找姐姐沐寒雨,沐亦轩就是一脸的苦相,吭吭哧哧的说到:“别提了,自从我被你甩出村子外,我就觉得这中间一定发生了我所不知道的大事,想着再怎么着,你也不会害我的父母,况且,我这又是去保护我姐姐……”

    “捡重点,我不喜欢不别人啰里啰嗦的。”楚无痕急着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便打断沐亦轩的话,让沐亦轩说清这件事情的真相。

    沐亦轩撇了撇嘴,嗯了一声,说到:“我走到一个大的集镇,很热闹,感到口渴,便讨要了一碗水喝,无意中说漏了嘴,说是要去国都,便被人五花大绑,扔到死牢里,不到一个时辰,就要被人提去砍头的时候,却碰上一个老头,就是长老玄弋,把我给救了,说是受一个叫沐寒雨之人所托,让他保护我……”

    “你姐姐认识玄弋长老?”

    “不认识,后来我听玄弋长老说,是在半路上,玄弋当做奸细截杀我姐姐,结果被我姐姐说服了,玄弋长老才放了我姐姐,而后我姐姐将我和你的容貌详细叙述了一下,让玄弋赶快来露台上主持大局,另一方面,就是保护我们两个。”

    沐亦轩知道的这些事情也是从玄弋断断续续的话中得知的,说的很模糊,但是楚无痕大致也知道了一个大概,便催促沐亦轩说到:“那,要砍你头的那些人是些什么人?”

    “我不知道,但是听玄弋说,是我们玄冰宫的败类!”沐亦轩说起这些人来,恨的也是牙根痒痒的,说话的语气都是咬牙切齿。

    楚无痕心中在想着这句话:玄冰宫的败类!

    那么,沐亦轩经过的那个集镇,也就是自己被困的那个集镇里,一定是叛军蜗居的地方,和扈三娘和沐水靖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的人,这个人,一定是玄冰宫的弟子。

    可是,能让玄弋长老气愤不已的人,一定不会是一个普通的人,这个人是谁呢?

    玄月!

    对,一定是玄月。

    想到这里,楚无痕豁然开朗了,对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十分清楚了。

    当日说鹿台山发生异象,是常渊盛通报给族长的,而常渊盛又与玄月等人有勾结,这就是扈三娘所说的,国都和玄冰宫里,都有他们的人,所谓的他们的内用,也就是这两个人。

    当楚无痕率队朝鹿台山出发时,玄月和常渊盛一定也有所动作,想要乘机挑起战事,浑水摸鱼,一图大业。

    于是,这就出现了凫傒死后说的那句话,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战争才刚刚开始。

    玄月借机惑乱族民,以水玄子倒行逆施为借口,特别是露台上就是水玄子的故乡,水玄子和慕容霜掌握大权后,将这里以前所有享受到的特权统统废除掉,和普通族民一样,致使家乡的族民对水玄子和慕容霜恨之如何,玄月也正是利用这些仇恨,才能振臂一呼,一呼百应,聚集起了这么多人。

    可恨这些族民不知道,在先族长掌权的时候,鹿台山周围所有的族民没有任何的徭役赋税,比及其他族民来说,地位还高一阶,而等慕容霜和水玄子掌了大权,将这些特权统统废除,整个黑水族族群全部分封为农奴,和平民,后加了修炼者,除了修炼者有些特权外,其余的族民一律平等,再无特权。

    鹿台山的族民便怀恨在心,对慕容霜和水玄子极为不满:这就真的应了一句俗话,人心不足蛇吞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