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 第二十五章 幸存信鸟

第二十五章 幸存信鸟

作者:风御九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最新章节!

    纪灵儿已经知道姬仇有伤在身,岂肯再让他背负,二人只得互相扶持,往前艰难挪移。

    前行之时姬仇一直在左右张望,寻找可供藏身的安全所在,但荒山野岭,藏身之处如何能够轻易寻得。

    二人有伤在身,举步维艰,勉强走出两三里,已是体虚力乏,汗流浃背。

    汗水浸到伤处,多有疼痛,二人只能咬牙忍受,勉力支撑。

    “你不要管我了,自己走吧。”纪灵儿大口喘气。

    “有匹马就好了。”姬仇抬手擦汗。

    纪灵儿抬手南指,“你的路引被水浸湿了,不得辨别,我指路给你,你自往镇魂盟去……”

    “我说过了,我不会扔下你的。”姬仇打断了纪灵儿的话。

    “你为什么要救我?”纪灵儿转头看他。

    姬仇并不与纪灵儿对视,“我救你不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即便你是个男的,我也不会扔下你。”

    纪灵儿瞅了姬仇一眼,没有再说话。

    “你歇息一下,喝点水。”姬仇将水囊递给了纪灵儿。

    纪灵儿接过,喝了一口,“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前方三百里内人迹罕至,不如往西去,冒险穿过丛林,翻过两座山头,可见一处山中小庙,那庙宇为幽云宗自南灵荒传递消息的所在,咱们去到,当可求得帮助。”

    “他们认得你吗?”姬仇转头西望,西面就是莽莽群山,俗话说望山跑死马,两座山头看似不远,实则百十里是有的,便是平坦道路二人也得走上数日,自山中行进,耗费的时间会更长。

    “不认得,”纪灵儿摇头说道,“但我知道幽云宗联络的密语暗号。”

    “你可得想好,往西走可没有路啊,”姬仇有些打怵,“而且这山中还有狼群,进山很危险的。”

    “我们有伤在身,难能自保,若是再遇到山贼,会比遭遇狼群更加危险。”纪灵儿说道。

    姬仇想了想,点头同意,正如纪灵儿所说,人比狼群更危险,两害相衡则其轻,还是往西去吧。

    短暂的休息之后,二人离开大路,进入树林,此时已是午后未时,得抓紧时间赶路,一定得在太阳下山之前找到落脚处,不然狼群寻来,难能抵御。

    勉力走出半个时辰,山中刮起了凉风,在炙热的午后感受到凉风并未令二人轻松畅快,反倒多有忧虑,因为二人都知道突然出现的凉风是下雨的征兆。

    天可怜,在大雨降下之前,二人寻到了一处山洞,山洞位于密林之中,不是很大,勉强可供二人栖身。

    将纪灵儿搀入山洞之后,姬仇顾不得喘息,转身出去,自附近寻找柴草,用以夜晚燃点,驱赶狼群。

    很快,大雨倾盆,二人坐在洞中,看着外面的大雨出神发愣。

    纪灵儿的话不多,姬仇有伤在身,疼痛难受,也无心说话。

    大雨一直在下,姬仇早于纪灵儿睡了过去,醒来之后已是二更时分,外面一片漆黑,大雨还在下。

    纪灵儿在盘膝打坐,听得姬仇生火的声响,睁开眼睛,转头看他。

    早些时候自客栈寻得的半坛酒被姬仇灌在了另外一个水囊里,见纪灵儿睁眼,便将酒囊递了过去,“喝口酒吧,驱驱寒气。”

    纪灵儿接过酒囊却没有饮用,而是出言说道,“将上衣解了,与你冲洗伤处。”

    “不用,我没什么大碍。”姬仇摇头。

    “解了,”纪灵儿沉声说道,“汗水浸泡伤处,会导致伤口恶化。”

    姬仇再度摇头。

    纪灵儿也不再尝试规劝,伸手出来,强行拧解。

    见她这般,姬仇只得将上衣去了,纪灵儿帮其解开了缠裹在胸背处的布带。

    姬仇是背对纪灵儿的,在解开布带之后,纪灵儿没了动静,良久之后方才低声问道,“你为何不用金疮药?”

    “什么?”姬仇随口反问。

    “你分明带了金疮药在身上,为何以草灰止血?”纪灵儿又问。

    “我后背受伤,金疮药敷之不便。”姬仇说道。

    纪灵儿叹了口气,实则她知道姬仇为什么不用金疮药,因为金疮药所剩无几,姬仇是为了留给她使用。

    纪灵儿小心的为姬仇清洁了伤口,将仅剩的金疮药敷于其背后伤口,再以布带缠绕包扎。

    篝火升起,姬仇取出干粮,分赠纪灵儿,二人都吃了些,可能是下雨的缘故,晚间狼群并未自附近出现。

    次日,雨小了,但山中泥泞湿滑,不得行走,二人只能自山洞里又滞留了一日。

    金疮药已经没有了,好在还有些许劣酒,纪灵儿左肋的伤口虽然没有愈合的迹象,却也没有继续红肿恶化。

    待得雨停了,二人勉强上路,艰难赶路,山中湿滑,途中免不得失足摔倒,好在不曾遇到凶兽毒虫,只是带伤赶路,行走之时会牵动伤口,二人的伤势始终在好转和恶化之间徘徊。

    第五日,二人终于见到那处位于深山之中的庙宇,这是一处位于群山之中的小庙,隐藏在茂林深处,也没有出入的路径。

    二人赶到此处时是傍晚时分,小庙的门是开着的,一具男性尸体趴伏在门口,死去多久不得而知,但尸体已经腐坏发臭了。

    纪灵儿掩鼻查看过尸体之后出言说道,“当是逆血卫士所为。”

    “进去看看吧。”姬仇说道,这几日他一直在发烧,体虚乏力,面如白纸。

    二人进得小庙,在院子也有两具尸体,皆为身首异处。

    庙里的神像已经被推倒了,两侧厢房都有被火焚烧过的痕迹,西侧厢房焚烧的很是严重,灰烬中有不少残破鸟笼,鸟笼里的信鸟也都被烧死了。不过纵火之人想必没有等到大火烧起再离开,东侧厢房并没有被烧毁,里面的床榻等物保存的还算完整。

    就在姬仇察看东侧厢房情况之时,西厢残破的屋脊上传来了鸟叫声。

    姬仇闻声转头,只见西侧屋脊上立着一只白羽信鸽儿,想必是事发之时不在此处,事后才自别处飞回,故此侥幸保住了性命。

    那白羽信鸽并不怕人,当纪灵儿将干粮捏碎洒于地面,便自屋脊上飞下啄食。

    纪灵儿蹲下身,将信鸽拿起,转头看向姬仇,“得了信鸟,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