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 第六章 陪伴前往

第六章 陪伴前往

作者:风御九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最新章节!

    且不管问题是不是古怪,既然已经举手了,总不能再退缩,急切的思虑之后,姬仇说道,“午时阳气最重,本不应该做梦,更不应该梦魇,此时梦魇有两种可能。”

    姬仇此举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趁机思考,灵元子先前所问的那些问题都与气穴经络有关,这个问题自然也是如此,绝不会超出经络和气穴范畴。

    “卧姿不妥,影响五脏,压迫六腑,气血不通,故而生魇,此其一。”姬仇说道,为了争取思考的时间,他刻意将语速放的很慢,短暂的停顿之后,又道,“十二正经有手少阴心经,起于心中,出属心系,神门,灵道两穴近于寸关尺,若受挤压,亦会感应心经,导致心悸,心悸发梦,便为魇。”

    由于事发突然,仓促应答,姬仇根本没时间进行详细推敲,所说的两个可能其实只是一个可能,之所以一分为二仍是为了争取时间思考答案。

    听得姬仇言语,灵元子点了点头,“若是压迫青灵,少海两穴,也会诱发梦魇。”

    灵元子言罢,姬仇暗暗松了口气,仓促应答没丢人已经不容易了,能基本正确更是侥幸。

    姬仇回答的是最后一个问题,之前的三十五个问题分别由十三个候选之人瓜分,不过灵元子并没有将众人全部选定,只点了包括姬浩然在内的三个人,姬仇不在其列。

    “时间紧迫,三位即刻收拾行囊,再往这里相见。”灵元子说道。

    入选之人欣喜若狂,落选之人虽然情绪低落却也不是非常沮丧,因为三位道人只挑选了三个人,除了姬浩然是姬东阳的儿子,另外一男一女都是他们之中的翘楚。

    眼见姬仇落选,姬浩然有些急了,反手指着姬仇,“哎哎哎,他……”

    “嗯。”姬东阳干咳两声打断了姬浩然,转而冲三位道人抬手说道,“三位真人请入内奉茶稍坐。”

    台上三人退走,台下众人散去。

    姬浩然拉住了姬东阳,“父王,你与他们说一声,让我带上姬仇吧。”

    “你当镇魂盟是什么所在?岂能带人前往。”姬东阳眉头大皱。

    “你去帮他说说情,”姬浩然说道,“孩儿与姬仇朝夕相处,没他在身边,总不习惯。”

    “姬仇是我姬氏血亲,若是可以说情,我自会去说,但此事自是不成,快快收拾去吧。”姬东阳皱眉摆手,拂袖离去。

    待姬东阳离去,姬浩然转身疾行,赶上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姬仇,“落选了你便走,也不央求?”

    “叔儿,他们只要三个人,回去之后很可能每人教导一个,我求他们也无甚用处。”姬仇摇头说道,“况且我也不是很想去。”

    “你若不去,谁来照顾我的衣食起居?”姬浩然问道。

    “那是镇魂盟,不比别处,他们不会接受外人,便是我想去,他们也不允许。”姬仇说道。

    姬浩然还要说话,姬仇拉着他到得无人处,“叔儿,你还救了两个姑娘呢,你这便要走了,她们如何安置啊?”

    “你说呢?”姬浩然问道。

    “人是你带回来的,我哪知道怎么处置。”姬仇摇头。

    姬浩然想了想,“这样吧,你去与三姑说,只说她们是你的远亲,此番是来投靠你的。”

    “啊?”姬仇皱眉咧嘴,“三姑看着我长大的,我有什么亲戚她不知道啊?你自己想办法吧,别推给我。”

    “那就说是阿福的远亲,”姬浩然说道,“只说她们是来投靠阿福的,阿福老眼昏花,耳朵又聋,三姑自不会去问他,你让三姑自府里给她们安排个差事,留她们在这里。”

    “不好吧?”姬仇无奈。

    “就这么定了,”姬浩然落槌定音,“我回去收拾一下,你去找三姑,把她们安顿好了之后你也回去收拾行装。”

    “我收拾行装干嘛?”姬仇疑惑。

    “当然是随我同去,”姬浩然说道,“若是他们不留你,你就自附近寻了住处,我若有什么琐碎事情,你也能代为料理。”

    “你这……”

    “就这么定了。”姬浩然拍了拍姬仇的肩膀,转身快步离去。

    姬仇无奈,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寻三姑,三姑是王府的老嬷嬷,府里所有丫鬟都归她管理,姬仇先去见她,扯谎编造,在得到了三姑的同意之后又带那两位女子前去见她,安排好差事之后又急忙跑回自己宅子收拾行装。

    除了换洗衣服,还带上了一干烹炊器物,米粮果子也得带上,他伺候姬浩然好多年了,对自己的这位小叔儿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这家伙被人伺候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此番远行岂能少了扈从在身边。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屁股没坐热又要走了,见他又要出门,福伯自屋子里拿了个小布袋塞给他,姬仇打开看了一眼,里面都是点心,没几块儿是好的,大部分都长毛儿了,福伯人缘很好,谁有好吃的都会送点给他,而福伯舍不得吃,总会给他留着。

    “姬仇,走了。”姬浩然自外面呼喊。

    姬仇答应一声,快步出门,只见姬浩然已经收拾好了行装,骑在马上等候在外。

    “那几位真人呢?”姬仇左右张望。

    “他们都是得道高人,身怀异术,来去无踪,道明路径,留下信物便先行回返。”姬浩然说道。

    “你骑马,我怎么跟得上?”姬仇问道。

    “你也去马厩牵上一匹,我先往东门等他们两个,你也早些过去。”姬浩然言罢,打马先行。

    姬仇无奈,只能往王府马厩讨马,但王府里的马匹都是用来公干的,姬浩然可以随意骑乘,他去讨要,人家却不给,好说歹说,勉强同意给他个驴,这头驴子是府上拉碾子压磨的,此时是夏天,无米可舂,便借给了他。

    待他牵着毛驴赶到东门外,姬浩然三人已经等候多时。

    “让你牵马,你怎么弄了头驴子?”姬浩然一脸的嫌弃。

    “马匹另有用处,他们不给我,我又不能去跟三爷说,只能牵了它来。”姬仇说道。

    “带了驴子,岂不有失体面?回去换过。”姬浩然摆手。

    “别换了,三爷不知道我随你去了,我再回去估计就出不来了,”姬仇翻身骑上,“这驴子我以前骑过,也有些脚力。”

    “好吧,早些走了。”姬浩然抖缰催马,另外两个入选之人紧随其后。

    马匹栓的久了,放纵之后便有喜悦嘶鸣,“咴,咴,咴。”

    驴子栓的久了,撒丫之后也会欢愉发声,“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