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之将门嫡妃 > 306.憨贼出没

306.憨贼出没

作者:三木游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盛宠之将门嫡妃最新章节!

    南宫雯幽幽醒转,就见叶翎神色关切地看着她:“八妹,你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南宫雯摇摇头,撑着手臂起身,抱住叶翎,喃喃地说:“七嫂,我不是在做梦吧……”

    叶翎微笑着捏了捏南宫雯的脸:“欢迎回家。”

    “八姑姑!我在这儿!还有妹妹!”叶尘抱着晚晚凑过来。

    南宫雯鼻子一酸:“嗯,我好想你们。”

    “楚明泽那个贱人有没有欺负你?”南宫珩问。

    南宫雯放开叶翎,深吸一口气,微叹一声,摇头说:“没有,那日他把我带走,醒来时,在一个山谷里,他本欲继续骗我,但我无法接受所谓的隐居,让他解释,他便承认了,他根本不是表哥……而后,他离开,再没有出现过。”

    “坏叔叔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吗?还想让八姑姑抛弃一切跟他隐居?真讨厌!”叶尘皱了皱小眉头说。

    南宫雯笑了笑:“就是!讨厌!我没事,既然一切都是假的,也没甚可在意难过的。让你们担心了。”

    南宫御叹了一口气:“回来就好!”

    “饿不饿?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叶翎对南宫雯说。

    南宫雯微微摇头:“我不太饿,没事的。母后她还好吗?”

    “母后只是担心你,一直茶饭不思,身体虚弱。”叶翎说。

    “我要见母后。”南宫雯蹙眉,说着就下床去。

    “好,我送你回去。”南宫珩扶住南宫雯。

    兄妹俩出门,往坤泰宫去。

    南宫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南宫珩:“七哥,那个人呢?”

    “跑了。”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那是个疯子变态,连他亲娘和妹妹都不要了,现下很可能已经出海去了别处。他只是在骗你,想要害我们,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也不会再寻你麻烦。放宽心,好好陪母后。”

    “嗯。”南宫雯微微点头,“我觉得那个人很危险,七哥七嫂小心一些。”

    这边年氏刚接到消息,说南宫雯回来了,还没下床,就见南宫雯快步进门。

    “母后!”南宫雯跑过来,抱住年氏,母女俩抱头哭了起来。南宫雯不管再坚强,在母亲面前,终究是个孩子。而年氏这些日子担惊受怕,空落落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年氏拉着南宫雯,上下打量,问她有没有被欺负。

    南宫雯发誓,真的没有,她只是被软禁在一个山谷里过了一段日子,年氏担心的事情绝对没发生。

    南宫珩送到门口,没进去,听了几句母女的对话,便转身回了。

    吃过晚饭,南宫御到坤泰宫去了。

    说要通过打架来决定谁当唯一的皇帝,虽不是玩笑,但如今又有新情况。

    “母后让我来接尘儿,早日回去。小妹妹夫你们什么打算?要不跟我们走?”百里夙问。

    南宫珩看向叶翎:“我听小叶子的。”

    叶翎手中依旧拿着楚明泽最新送来的信,又看了几遍,若有所思:“我觉得,他这次是真的走了。若他没走,不会连他娘和妹妹都不救了。但这件事,又表明他走得有点突然。就算不带他娘和妹妹,把人救走,安置在别处,好好告别,其实很容易。他素来谋定而动,但这次略微反常,这中间可能还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

    如果楚明泽要去虞天的故乡,不存在任何着急的理由。他在西凉城玩的那一手,分明是在警告南宫珩和叶翎,不要招惹他。原本预计接下来会打照面,结果,他就这么走了。

    南宫珩微微点头说:“同感。如果他要出海远行,小船无法抵挡风浪,也装不了多少食物,必须要有大船。但他上月还在晋阳城,以年廷勋的名义生活,原本计划娶八妹,暴露得很意外,而后他又立刻赶去西凉城,带走完颜幽和月儿,再去千叶城,没几天就走了,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造一艘大船。”

    “是个问题。除非是他以前早就备好的船,但船足够大的话,藏不住,尤其我们这几回几乎把千叶城翻个底朝天,往南数十里的岛屿全都搜查过,根本没有足够大的船。”叶翎说。

    “那他到底走没走?”宋清羽蹙眉。

    “我倾向于认为他走了,但走的原因,是我们未知的。至于船的事,万一是另外一个地方来人了呢?”叶翎缓缓地说。

    “小妹你的意思是,有外来人,有船,结果楚明泽就跟着走了?”百里夙愣了一下。

    “不是跟着。不管谁来,碰上楚明泽,都会落入他的掌控之中,这对他而言,轻而易举。或许,他认为是他的一个机会,不能错过,才走得那么突然。”叶翎说。

    “反正现在,要追楚明泽的话,就要做好远行的准备。若小妹猜中事实,那他未必去了虞天的故乡。”百里夙说,“不追的话,他走了,我们消停过日子。只是完颜幽和小月儿……唉,她俩是从我们身边被带走的,阿缨都有心病了,发誓说一定要把她们平安救回来。”

    冰月举手:“除了虞天和虞澍的家乡,我的家乡,也可以去。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楚明泽跑哪儿去了。”

    “暂时这样。我明日跟父皇商量一下,然后一起回西夏,到时再商议决定。蒙蒙,冰月,你们俩先出发,去千叶城,再好好查探一番,永生岛,半月岛,附近的其他岛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南宫珩拍板。

    “好啊!事不宜迟,那我们今夜就出发?”冰月立刻表态,没问题,那片她很熟。

    “我去交接一下。”蒙璈话落起身出去了。

    “好了,睡觉。”南宫珩一手抱着晚晚,一手抱起叶尘回房去。

    “哎我睡哪儿啊?”百里夙问。七夜宫不小,不过没有空房间了。

    “你跟宋美人一起睡。”南宫珩回头,唇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

    宋清羽摇头:“我反对。”

    百里夙叹气:“真是一点儿都不友好!我去睡蒙蒙的房间!”

    是夜,蒙璈和冰月收拾了东西,离开晋阳城,往西南走,赶去千叶城。

    翌日,南宫珩去找南宫御。

    “老南,我得走。”南宫珩开门见山。

    “不行。”南宫御黑脸,“你想走哪儿去?”

    “去哪儿还不知道,但就是得走。”南宫珩说。

    “管你去哪儿,就是不行!”南宫御拍桌子,瞪着南宫珩,“说好接我位子,说好给我养老,说好给我生孙子,让我带孩子!这才几天,你就想带着小叶和晚晚跑路?小七你这个混蛋,找打是不是?”

    “老南,别激动。”南宫珩直接坐在了龙案上,拍了拍南宫御的肩膀说,“这里是我家,我能去哪儿啊?但凡出门,不论多远,都只是去办事,事情办完,自然就回来了。先前我两三年不回家,不也正常?”

    “什么正常?你两三年不回家,还有理了?”南宫御表示强烈的谴责,“是我当老子的不跟你计较,你这什么意思?又想两三年不回家?”

    南宫珩揽住南宫御的肩膀:“老南,老子,最后一回,我把我干闺女救回来,以后天天在家烦你,行不行?”

    “自己又不是没闺女……”南宫御嘀咕一句,摇头说,“算了算了,既然认了人家孩子,就得负责!西凉城那事儿,我知道。那孩子也是可怜的,被那个姓楚的带走,救了全城的百姓。不光是救孩子,楚明泽那个祸害,也得早日除掉,不然总也不能安生。他害死我三个儿子!”

    “老南你是最通情达理的老子!”南宫珩笑容灿烂。

    “你自己去,把小叶和孩子留家里!”南宫御看着南宫珩说。

    南宫珩立刻摇头:“那不行!”

    “晚晚还那么小,你出去瞎跑,不定遇到什么危险,带她干什么?”南宫御皱眉。

    “我离不开小叶子,晚晚离不开娘,就这么简单。”南宫珩说。

    “出息!”南宫御轻哼了一声,“既然你非要带着小叶,那能不能再给我生个孙子?”

    “等有空吧。”南宫珩凑过来,在南宫御额头亲了一下,“老南你保重!”

    南宫御推开南宫珩,身体后倾,一脸嫌弃:“小七你跟谁学的,真是的……”

    “亲爱的老南,我会想你的,事情办完就回来。”南宫珩抱住南宫御,神色认真地说。

    南宫御叹了一口气:“臭小子!去吧,遇事多听听小叶的,照顾好她们,早点回来。”

    “得令!”南宫珩笑着点头。

    见南宫珩要走,南宫御皱着眉头说:“还有,你要是碰上生你的那个混蛋,你说怎么办?”

    南宫珩很淡定地说了俩字:“砍死!”

    不过虽然定了要走,也过了南宫御那关,但南宫珩打算再等两日。有些安排要做好,尽量保证南宫御和年氏他们的安全。

    为此,南宫珩和叶翎又准备了不少药物和毒物,送给南宫御和年氏防身,以备不时之需。

    临行前,叶翎做了一桌好菜,请来南宫御和年氏以及南宫雯,叶尘的小徒弟南宫哲也来了。

    南宫哲对叶尘十分崇拜,得知叶尘要走,很是不舍,还问年氏,他能不能跟着叶尘走。年氏笑说,过些日子,叶尘还会再来的,才把南宫哲哄住。

    南宫雯平安回来,年氏好多了。对于南宫珩和叶翎又要走,她也没说什么挽留的话,只叮嘱一句,出门在外,安全为重,让南宫珩务必照顾好叶翎和孩子。

    南宫珩把他身边最稳重,实力相对最强的属下玉衡留在了东晋皇宫,接替蒙璈当侍卫统领,给他的唯一任务是,保护好家里的人。如此这边若是出了什么情况,也能及时给南宫珩传信。

    九月十九日,一早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凉意浓浓,不过南宫珩和叶翎还是按照原计划出发了。

    一行人很低调。叶翎带着俩娃坐马车,哑奴赶车,戴着草帽,南宫珩、宋清羽和百里夙三人都做了易容,骑马随护。

    一路速度不慢,三日后的傍晚,他们进了一片树林,穿过去,就会抵达东晋一个叫戊方城的地方。宋清羽先行一步,去安排晚上的住宿。

    叶尘这会儿没在马车里,坐在南宫珩身前,走在最前面。

    突然,有马蹄声传来,不多时,就见一人一马疾行靠近。

    是个男人,一身墨色劲装,皮肤白得不见血色,五官俊朗,看起来二十多岁模样,腰间挂着一把无鞘的长刀。

    林中路窄,眼见着相距仅余两三米,那人不避不让,迎头冲来。

    南宫珩这边有马车,没法让。叶尘小声说:“小姨父,来者不善呀!”

    南宫珩神色平静,速度不减,就见那人勒住马缰,停下,挡在路中间。

    “你是何人?速速让开!”叶尘小脸严肃地开口询问。

    对面的男人视线下移,才看到马背上的小人儿,拱手,开口:“晋……”

    叶尘愣了一下,晋?进?近?进什么劲?

    “晋……晋……晋阳……阳……城……在……在……在哪?”男人看着叶尘,面色冷肃地问。

    叶尘眼睛瞬间亮了,结巴?还是第一次碰上呢!再冷的脸,配上这样的腔调,都充满了独特的喜感!

    “你要去晋阳城?从这里,一直往东走,骑马日夜不停的话,后日就能到了!”叶尘小脸认真地说。

    男人点头:“多……多……多谢!”

    第一次碰上结巴,叶尘想跟他多说几句话,笑着问:“这位公子去晋阳城做什么?”

    “杀……杀……杀人!”男人本欲走,看到叶尘可爱的笑,又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

    叶尘好奇:“杀什么人?说不定我认识呢,我可以告诉你,你要杀的人在哪里。”

    “南……南……南宫……珩!”男人冷着脸说。

    叶尘瞪大眼睛惊呼:“南宫珩?他是我们东晋的太子,你为何杀他?他武功很厉害的!”

    男人神色轻蔑,看了一眼自己的刀。

    “叔叔,真是太巧了,南宫珩是我的杀父仇人!他要强抢我娘,我们全家是从晋阳城逃出来的!”叶尘握着拳头说。

    身后不远处,百里夙嘴角抽搐不止,行吧,他说没就没了,儿子胡说八道的功力得了南宫花瓶的真传……

    男人皱眉,看着叶尘义愤填膺的样子,微微点头:“我……我……我帮……你……报……报……报仇!”

    “多谢叔叔!”叶尘拱手,“不知叔叔尊姓大名,如果你能杀了南宫珩,我一定报答大恩!”

    “冷……冷……冷……”男人说。

    “好,我记住了,冷冷冷叔叔,名字很特别!”叶尘露出一抹天真无邪的笑。

    下一刻,男人策马往旁边走,让开路。

    今日吹的东风,冷风拂面,男人闻到了淡淡的幽香,然后,晃了一下,头脑昏沉起来,心中一惊,身子一歪,跌落马下,最后只看到那个他认为聪明又乖巧的孩子,对着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

    “小姨父,来杀你的,有何感想?”叶尘问。

    南宫珩很淡定:“只怪我太帅。”

    百里夙轻哼了一声:“尘儿,以后骗人的时候,能不能说你小姨父没了?”

    “开玩笑的,爹你不要这么小气!”叶尘从马背上飞下去,走到男人身旁,低头打量,感叹了一句,“看着像个高手,不过人实在是太单蠢了!也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太善良!”

    叶翎掀开车帘,看向前面地上昏迷的男人:“什么来路?”

    “小姨,这个憨贼肯定不是坏叔叔的人!!坏叔叔跟他手下的人不说别的,都一肚子坏水儿,没这么傻,而且应该都认识我。”叶尘说着,从男人腰间扯下一个墨色的荷包。打开,里面是一块带着香气的白色绢帕,角落里绣了个字“蔚”。

    夜深了。

    冷淞幽幽醒转,就感觉四肢无力,双手双脚都被绑在一起,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倒在地上。

    这是个房间,旁边桌上点着灯,面前高高的椅子上,坐着他今天半路碰上的小男孩,悠闲自在地晃着小腿。

    冷淞,墨蔚派来的杀手,武功高强。但他是个路痴,从千叶城到这儿,一路问,一路迷,所以耽误了些时间,最后见人就问路。结果这回,栽到了一个小孩子手里……

    “你……你……你是……什……什……什么人?”冷淞一脸怒意,看着叶尘。

    叶尘笑了:“冷冷冷叔叔,你说话真有趣儿!多说几句,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我……我……我叫……冷……冷……淞!”冷淞眸光冰寒。

    “冷冷淞?”叶尘跳下来,蹲在冷淞身旁,看着他,“我叫南宫夜宸,你要杀的南宫珩,是我爹,为了避免你成为我的杀父仇人,快老实交代,谁派你来的!不然下场会很惨哦!”

    坐在不远处的百里夙无语至极,得,儿子真被南宫珩教坏了!

    “你……你……你……”冷淞盯着叶尘的脸,“长……长……长得不……不……不像!”

    叶尘起身,转头,对旁边的南宫珩说:“小姨父,这憨贼知道你长什么样哎!”

    南宫珩走过来,低头看着冷淞,唇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小结巴,我是南宫珩,哪个贱人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