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27|第 527 章

527|第 527 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这穷山恶水之地。

    放眼望去, 密密麻麻的人头,几乎整个魂兽大陆的元宗境以上的人修和化形妖修都来了, 还有三座修炼城的元帝境老祖。

    这些元帝境老祖冷淡地彼此打了声招呼, 便各据一地,开始沉默的等待。

    看起来关系并不怎么和睦。

    闻翘想着时, 便见赫连家的老祖走到几个妖尊面前, 神色愉快地和他们攀谈起来, 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发现这位赫连家的老祖真是个交友广阔的, 虽不知交情如何, 但这种圆滑的性子, 怨不得赫连家在天阵城的地位一直压其他家族一头。

    相比之下, 和天阵盟结盟的甄家还没有赫连家在魂兽大陆的地位高。

    这次来的人最多的便是赫连家,足足有百来人,比其他势力的人都要多。

    突然, 天边又出现一位妖尊的身影, 一袭红色流云裳,迤逦及地,娇艳无双的面容, 勾魂摄魄的狐狸眼, 窈窕风流的身段,好些定力不足的年轻人看得双眼发直。

    闻翘也是双眼发直的一员。

    好有魅力的大姐姐。

    刚这么想着时,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闻翘抬头看过去, 对上她家夫君平静的眼神,莫名地打了个哆嗦,忍不住说:“那位妖尊真好看。”

    那种风流魅惑的妩媚气息,极少有人能及。

    宁遇洲平静地道:“没什么好看的。”

    闻翘:“哦。”

    师无命快要笑死了,特别是看到闻翘看一个女妖修看直眼,宁遇洲竟然为此吃醋,忍不住想说你也今日。

    不过他不敢明目张胆地笑,只能憋在心里,憋得非常痛苦。

    直到宁遇洲轻飘飘地横一眼过来,师无命赶紧正经脸。

    “啾啾啾啾!”

    小凤凰抗议起来,一只赤星红狐罢了,哪里比得上凤凰一族?

    小凤凰十分自信,将来它能化形后,一定是一个美艳无双的美男子,它娘只要看着它就好。

    听到小凤凰的话,闻翘和闻兔兔忍不住沉默地看着它,然后摸摸它的脑袋,十分不自信。如果是它刚破壳时,他们还会幻想一下小凤凰曾经还是一具艳尸的模样,但现在这副营养过剩的样子,他们只能幻想到一个发胖的美男。

    再美艳的男子,当他发胖时,还是美男吗?

    红媚妖尊的到来,引得不少血气方刚的人修看直了眼,他们身边的长辈神色不愉,不好直视妖尊,只能暗暗地自家的年轻人施压,让他们清醒。

    红媚妖尊便是红林客栈的幕后之人,她迎着清风而来,美目流转,来到银月妖尊面前。

    “银月姐姐,你也来了。”红媚妖尊娇笑道。

    银月妖尊倏尔一笑,笑容张扬绝丽,明明论美艳不及红媚妖尊,但这一笑仿佛聚集了所有的璀璨华光,红媚妖尊在她面前相形失色,所有人的注意力落到她身上。

    众人再次看直了眼。

    闻翘也看得愣愣的。

    她接触到的强大的女修并不多,没想到在魂兽大陆,一下子接触这么直击人心的女妖尊,这两个女妖尊娇美动人,气场强大,魅力无边,不管是人修还是妖修,都被她们所吸引。

    直到又被人按住肩膀,她默默地收回眼神。

    周围的人看看她,又看看宁遇洲,顿时沉默。

    连宁寄臣都忍不住心里琢磨,儿子是连个女妖修的醋都吃,还是儿媳妇太单纯,被女妖修诱惑了?

    红媚妖尊心情不愉,自己作为一只赤星红狐的魅惑之力竟然输给一只母狼,狐狸精的尊严往哪搁?

    银月妖尊柔声道:“上古洞府将要开启,谁能不来?却不知妖主可会来。”

    闻言,在场的人修和妖修神色俱是一凛。

    虽然他们并不知晓上古洞府里面是如何情况,但毫无疑问,它能传至今日,无人造访,便知这上古洞府里绝对有很多好东西,那些曾经在上古洞府的气息出现时探查过的元帝境都能肯定这点,吸引了不少妖修和人修。

    妖主是魂兽大陆唯一的元圣境,若是他想要占据整个上古洞府,无人能说一句不。

    “妖主自也听说上古洞府。”红媚唇角微勾,“但他会不会来,却不是我等能去探究的。”

    这话相当于没说。

    众人的心情因红媚妖尊一袭话起起伏伏,开始有些漫不经心的。

    很多妖修都知道,红媚的地盘离妖罗殿极近,她时常伺奉妖主,私下有传言,红媚曾和妖主双修过,是妖主唯一承认的情人。若妖罗殿那边有些什么动静,最先知道的也是红媚,所以问红媚总没错。

    然而红媚拥有狐狸的狡猾,哪里可能直接说。

    哪知银月妖尊却笑道:“看来红妹妹应该也没见到妖主。”

    红媚脸皮一僵,不等她反应,就听银月妖尊笑声似银铃,“原来如此,既然连妖主的面都见不到,红妹妹就不要说一些误导人的话啦。”

    那一瞬间,两个女妖尊之间波涛汹涌的气氛,让周围的雄性生物都忍不住避让。

    幸好,就在两位妖尊可能打起来时,空气中有了变化。

    在场所有人皆能感觉到一种空间的波动,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某处封闭的空间里破空而出,带来了可怕的空间之力。

    周围的修炼者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就被那喷薄而来的空间之力横扫出去。

    闻翘在第一时间警觉地揽着宁遇洲的腰,迅速地带他避开那空间之力,同时他们身上的神牌亦挡住横扫而来的空间刃。

    闻兔兔同样护着宁寄臣避开,裴栖羽和宿陌兰、荆绝亦如此,师无命的警觉性虽不慢,但他的战斗本能实在不行,被空间刃往身上刮了好几道,衣服被割破。

    裴栖羽几人敏锐地察觉到,那连元圣境尊者的肉-身都能留下痕迹的空间刃并没有在他身上弄出什么痕迹,也不知道他这副肉、身到底是什么样的钢筋铁骨,不似凡人。

    不过他们早就知道师无命的异常,皆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有荆绝心中惊骇不已,他这位无命兄到底是何人,竟然能淬炼出如此厉害的肉-身。

    周围的惨叫声连绵不绝,空间刃伤到不少人。

    幸好妖尊和元帝境老祖在第一时间就竖起一道屏障,及时挡住后面那些横扫而来的空间刃,使得在场的人和妖修虽然受了伤,却没有性命之危。

    且所受的伤也大多是皮肉伤,吃颗灵丹就能好。

    “这空间刃也太可怕了。”师无命心有余悸。

    这话得到裴栖羽的一瞥,连道伤痕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害怕?其他人才要怕好不好。

    空间刃停下后,前方的峡谷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无字碑。

    明明是无字碑,但所有人却仿佛感觉到那碑上应该有字,隔着一层禁制,肉眼无法窥破。

    除了无字碑外,那里什么都没有,与周围荒凉的穷山恶水之地融为一体,越显苍凉。

    “这是上古洞府?”有人疑惑地询问,怎么只有一座碑?

    不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那群元帝境的人修和妖尊们已经朝那无字碑所在之地飞掠而去。

    紧接着是天阵盟的人,然后是各个家族之人……

    当那群人朝那碑走过去后,外面所有人都发现,这些人的身影突然凭空消失,只有那方高大的无字碑沉默的矗立在荒凉的土地上。

    “是五行迷心阵。”宁遇洲一脸了然之色。

    天阵盟向宁遇洲求五行破障丹,便是为了成功穿越护卫在上古洞府前的五行迷心阵,如今看来,这五行迷心阵在这无字碑的周围。

    眼看着周围的修炼者纷纷过去,人越来越少,宁遇洲也道:“我们过去罢!还有,别离得太远。”

    听到这话,众人有志一同地互相靠近一些,跟着其他人朝无字碑奔过去。

    当他们靠近无字碑时,突然环境蓦地一变。

    依然是砾石遍布的荒地,但那巨大的无字碑不见了,周围除了他们这几人外,亦不见其他人。

    看到这里,闻翘几人突然明白宁遇洲为何让他们别离得太远。

    离得太远的话,进入五行迷心阵时,容易分散。

    荆绝看了看周遭,目光落到宁遇洲身上,诧异地问:“宁公子也通阵法?”虽然因为这上古洞府的原因听说了五行迷心阵的存在,但这五行迷心阵个什么情况,却是不清楚的。

    “略通一二。”宁遇洲弯唇笑了笑,叮嘱他们,“等会儿你们若是发现所见之物有异,定要第一时间服下五行破障丹。”

    五行破障丹本就是为了五行迷心阵而存在,用以抵挡五行迷心阵的攻击。

    不得不说,丹符器阵这四种辅修之技,在炼丹师们将其创造出来后,将四者结合起来,用于不同之途,甚至有一种相辅相生之效。

    众人纷纷应声,接着朝前走。

    明明看着和周围没什么变化的荒地,但一路走过去,却有一种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的感觉。

    荆绝忍不住问:“我们可是一直在原地打转?”

    “应该不是。”师无命回答道,“五行迷心阵虽然以五行相辅而成,生成五行魔障,但它和幻境有所不同,人朝前走,那确实是往前走的。”

    荆绝诧异地看他,“无命兄也懂阵法?”

    “完全不懂。”师无命理直气壮地说,“只是听说过它罢了。”

    荆绝不禁满脸敬佩,“无命兄果然见多识广。”

    师无命:“好说好说。”

    众人:“……”

    闻翘他们完全是冷漠脸,已经不想去猜测师无命是什么来历,他们甚至觉得,这人会知道五行迷心阵,其实挺正常的。

    走了会儿,突然宁寄臣脚步一顿,面无表情地取出五行破障丹吞下。

    “爹?”闻翘转头看他,“你没事吧?”

    宁寄臣双目清明,见众人看向自己,说道:“无碍,刚才我看到……”顿了下,方才道,“我看到遇洲的娘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有些沉默。

    他们都知道宁寄臣的妻子只是一介凡人,在诞下宁遇洲后死去,且因是凡人之躯,死后连魂魄都未能凝聚成鬼,死后一了百了,不会留下任何东西。

    宁遇洲走过来,给他爹一个拥抱,并拍了拍老父亲的背。

    宁寄臣原本有些伤感的,很快就被儿子的举动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儿子这副很理解他的举动算什么?

    一旁的师无命暗忖,其实你儿子确实很能理解你的感受。

    宁寄臣的修为是在场所有人中最低的,容易受到五行迷心阵的影响。

    第二个受到影响的却是荆绝,幸好在他发现不对,警觉地服下五行破障丹,才没有迷失自己。

    第三个却是闻兔兔。

    当闻兔兔服下五行破障丹时,师无命纳闷地说:“闻大弟,你这样不行啊,咱们都没受影响呢,你怎么就受影响了?来,和师哥哥说说,你刚才看到什么?”

    闻兔兔不想理他,他虽是变异妖兽,但可不是师无命这种怪物,能不受影响。

    至于闻翘和宁遇洲,他们身负神异血脉,普通的修炼者自然不能和他们比。

    随着他们的前行,众人受到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必须要服下第二颗、第三颗五行破障丹。

    五行破障丹虽然能破解五行迷心阵的魔障,但却不能一直维持清明,越是深入,陷入五行魔障的可能更多,需要再次服下五行破障丹。

    这也是为何天阵盟的人来求丹时,觉得五行破障丹越多越好。

    一直没有服下五行破障丹的,只有宁遇洲、闻翘和师无命三人。

    荆绝暗暗吃惊,这三个到底是什么怪物,直到现在都不受五行魔障的影响,让他有一种不太对味的感觉,好像自己这元宗境是白瞎的,应该归到和宁寄臣一个境界才对。

    还有闻兔兔,这元皇境妖修的修为好像也很有水份。

    似是知道他的想法,宁遇洲道:“神魂越强大,越能抵挡五行迷心阵的五行魔障。”

    听到这话,宁寄臣他们的目光在宁遇洲、闻翘和师无命身上转了转,宁遇洲和闻翘就算了,师无命算什么?

    师无命不满地说:“嘿,我怎么就不算了?我好歹也是元宗境吧。”

    众人一脸冷漠:“哦。”

    虽是如此,但他们却没有怀疑过宁遇洲的神魂为何能如此强大,大概是因为宁遇洲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深不可测,就算是个弱渣炼丹师,他们也没怀疑他的神魂之强大。

    突然,闻翘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看着前方。

    前方出现一片黑暗的深渊,一个黑衣白发的男人伫立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