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525|第 525 章

525|第 525 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

    闻兔兔鄙视他, “你现在是元宗境后期吧?连一个元宗境中期都打不过,出息了。”

    师无命理直气壮, “那位刁姑娘也是元宗境中期, 还不是打不过阿翘妹妹。”

    听到这里,室内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他, 越发的鄙视。

    “不说元宗境中期, 就算是元皇境初期, 只怕也打不过阿娖吧?”宁寄臣中肯地说, 不是他盲目自信, 而是他的儿媳妇就是这么厉害, 他这个作公爹的可能还低估她的战斗力。

    “这是自然, 姐姐是最厉害的。”闻兔兔骄傲地说, “若是我和姐姐打起来,我也不敢保证能打赢她。”

    裴栖羽和宿陌兰都有些惊讶。

    闻兔兔挑眉,“怎么, 你们不相信?姐姐在天轮大陆的雷之域以天雷淬体十年, 体魄之强悍,虽然比不上师哥哥的变态,但也少有人能及。反正我是比不上姐姐的, 要真打起来, 光是体魄上的强悍这方面,我就比不上姐姐。”

    “喂,说谁是变态呢。”师无命不满地抗议一声。

    宿陌兰和裴栖羽这才想起,闻翘还是个体修, 胆敢跑去那些天雷之地淬体,也不知道她的体魄现在有多强悍。

    这么多年,在几个高级大陆辗转历练,不管是裴栖羽还是宿陌兰,修为都有所进益。

    如今宿陌兰已是元宗境初期,加上一个能隐藏起来的神器的器灵,她的战斗力也是少有人能比得上,那爆灵剑法更是威猛异常。至于裴栖羽,也是元宗境后期,幻术更是出神入化,一个不慎,连元皇境都要陷入他的镜花水月之中。

    上次他们之所以能在城主府的侍卫的包围中全身而退,正是裴栖羽使用幻术欺骗所有人的感知,让他们顺利脱身。

    除了裴栖羽自己,只怕如今没有多少人能知道他的幻术有多可怕。

    如今裴栖羽和宿陌兰已经不用再伪装,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前。

    这日,当他们走出红林客栈时,恰巧遇到朝客栈走来的刁凌惜。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是情敌见面。

    刁凌惜双目喷火地看着胆敢逃走的裴栖羽,这是第一个敢拒绝她的男人。还未等她有所表示,一柄重剑指着她,就见那个和裴栖羽并肩而立、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修横眉冷目。

    “刁姑娘,可敢与我一战?”

    刁凌惜的目光从裴栖羽转到向她挑战的人身上,神色轻蔑,“有何不敢?只希望这次你们可不要再逃了。”

    宿陌兰巧笑嫣然,“只要刁姑娘不再以势逼人,我们自然不会逃。”顿了下,她又笑起来,“不过现在看来,就算刁姑娘想以势逼人,只怕也没那个势了。”

    这话成功地激怒刁凌惜,差点一鞭甩过来。

    看到这两人从红林客栈走出来,刁凌惜如何不知,这两人肯定是巴结上里面的宁丹师,所以他们不用再躲避城主府,嚣张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刁凌惜阴狠地刮他们一眼,“走,去武斗台!”

    宿陌兰二话不说,紧随其后。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很多修炼者的注意力,师无命和闻兔兔听说后,多少有些担心宿陌兰,也跟着过去。

    宝鼎城和很多修炼城一样,都有城内不得打斗的规矩。不过这规矩是用来约束普通修炼者,对于城主府和那些高阶修炼者而言,等同于虚无。

    刁凌惜便拥有这等特权。

    不过她也不是蠢的,知道银月妖尊他们看重宁遇洲的炼丹术,纵使心里想弄死他们,也不会直接在红林客栈前动手,选择宝鼎城中供给修炼者解决私人恩怨的武斗台。

    刁凌惜从未见过宿陌兰动手,在她眼里,宿陌兰就像个柔弱的蛀虫一样,依附着裴栖羽,在魂兽潮期间,亦是裴栖羽庇护她,才能好好地活到现在。

    纵使有元宗境的修为,谁知道是不是嗑药嗑出来的,其实战斗力也就那样。

    她自信自己绝对能将宿陌兰按着打,就像当初闻翘按着她打一样,不仅是她的修为是实打实地修炼出来的,也因为她的修为比宿陌兰高一个小镜界。

    跃上武斗台时,她看向裴栖羽,阴狠地一笑。

    裴栖羽如何没看到刁凌惜的眼神,他的神色有些阴郁,又有些不屑。

    一只搭到他的肩膀上,“裴兄弟,你不担心吗?”

    裴栖羽转头看了眼不知何时蹭过来的师无命,傲然道:“我相信兰兰,他们太小看她了。”

    魂兽潮时,之所以没怎么让她动手,而是觉得没必要,有他护着她就行。

    除此之外,亦是他们曾经觊觎宝鼎城的仙器,决定低调行事,以兔太过高调引来世人的注意,容易招来麻烦。但不代表宿陌兰就是个柔弱的女子,要是真柔弱,当年在宿星大陆,她哪里能在恶狼环伺之中活下来?

    柔弱不过是她的一种天生的伪装罢了。

    “你这么自信?”师无命有些酸溜溜的,“她这是为了你才向那刁姑娘挑战的吧?”

    裴栖羽脸上的自得之色更盛,他矜持地道:“这是自然,那丑女胆敢觊觎我,兰兰定要护着我的。”

    师无命更酸了,明明他比这魔种好一千倍,为啥就没有姑娘倾心他,护着他呢?

    闻兔兔不懂他们之间的交锋,发现武斗台上已经打起来,兴奋地道:“要打起来了。”

    刁凌惜使用的是一条绯红色的鞭子,上面弥漫着烈火气息的长鞭。

    先前那条天级灵器的火蟒鞭,被闻翘折断了。当时那一幕骇到不少人,哪里能想到那般貌美空灵的姑娘,竟然徒手将人家的天级灵器的火蟒鞭折断,也不知道是那姑娘的手劲特别大,还是那天级灵器只是徒有天级却无天级灵器的强悍。

    在魂兽大陆,天级灵器同样不好找,刁凌惜损失了一条天级的火蟒鞭,对闻翘真是恨之入骨。现在她只能使用一条地级的火属性长鞭,完全无法和天级灵器相比。

    长鞭所及之处,带来烈烈炽焰,啪的一声落在武斗台的地板上,坚硬粗重的方块石四分五裂,威力磅礴。

    然而宿陌兰只是随意地看一眼,举起她的重剑。

    她一剑朝那条长鞭挥下去,明亮的灵光瞬间爆开,刺得周围的人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等他们再睁开眼睛时,发现刁凌惜又损失一条地级长鞭。

    在刁凌惜满脸不可思议中,宿陌兰已经朝她逼近,重剑挟带着爆烈的灵光,灼灼而至。

    爆灵剑法,爆开的不仅是灵光,还有刚猛炙热的剑气,所及之处,仿佛连空间都被破开,是一种威力强大的爆炸性的攻击。

    刁凌惜毫无意外败落。

    重剑朝她斩下来时,她的双瞳倒映着那挟带炽白灵光的剑,瞳孔下意识地缩起。

    重剑擦着她的头皮落下,她身下的地板悉数爆开,地面凹陷。

    手持重剑的柔弱女子垂眸看她,目光冰冷,一字一句地道:“裴栖羽是我的男人!”

    “……”

    在世人的注目中,宿陌兰将重剑收起,跳下武斗台。

    周围的人下意识地避开。

    修炼界的某些约定成俗的常识果然是至理名言,长得柔弱的女修不仅不柔弱,反而是大杀器,招惹不得。

    这位使用重剑的女修便是一个例子,虽未修炼出剑意,但那刚猛的剑法,已经说明一切。

    宿陌兰心情愉悦,她一直想要和刁凌惜堂堂正正地打一场,让她知道她的男人不好招惹。然而当时他们要顾忌城主府背后的两位妖尊,只能暂时避让,十分憋屈。

    现在那两位妖尊已经不是问题,自然要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宣告主权。

    最高兴的要数裴栖羽,拉着她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师无命再次酸了,直呼受不了,拉着闻兔兔就走。

    等他们回到客栈时,发现闻翘已经出关了。

    看到闻翘,几只兽都很高兴,小凤凰飞到她的怀里蹭着,闻滚滚也滚到她双膝,使劲儿地蹭着她,连闻兔兔都变回本体,一只雪白的妖兔,挨在她身边。

    不知为什么,闻姐姐这次出关,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恨不得直接在她身上打滚。

    看到这一幕,师无命仿佛看到好些妖兽在一棵神俊漂亮的神皇树下滚来滚去的场景,忍不住失笑。

    宿陌兰一脸惊喜地道:“闻姑娘,你的修为又晋阶了,恭喜。”

    闻翘弯眸浅笑,“谢谢。”

    这次炼化凤髓玉皇后,不仅修复她曾经因为火毒侵蚀而一直脆弱的经脉,同时也让她的修为有所增长。

    当闻翘从一片混沌虚无的状态中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感知正和空间里的所有灵植同化,那种纯然的欣喜和渴望传递给她,让她本能地释放自己的灵力,布泽四方。

    灵植们也回以精纯的草木精华。

    凤髓玉皇的力量,还有灵植们回馈的草木精华,让她一鼓作气,再次跨越一个小境界,直逼元宗境后期。

    从她晋阶元宗境到现在,不过才十来年,这种修行速度,放在修炼界,快得让人惊骇。

    不过在场之人对她的修为增长速度只有纯然的开心,并不觉得有什么。大概是宁遇洲创造的奇迹太多了,有这么一个不合常理的人存在,闻翘这种可怕的修行速度,也变得很正常。

    这时,宁遇洲伸手将痴缠在闻翘身上的几只兽一一拎走。

    除了小凤凰外,其他兽都不敢再蹭过去,虽然闻姐姐身上很香,但有宁哥哥在,他们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蹭。

    小凤凰觉得它娘进空间里待了好几个月,它可想她了,硬是赖着不肯离开。

    宁遇洲顿了下,没再理它,为闻翘检查她的身体,发现她的经脉已同常人无异,眉眼越发的温柔。

    “不错,你的经脉已经完全恢复,可以学一些灵修的功法。”宁遇洲取出一枚玉简,“这是赤日山庄的功法,你可以看看。”

    闻翘瞅着他,将之收下。

    以前因为经脉脆弱,她所学的都以体修为主,最多只学了个赤日追踪的步法,很少会碰那些灵修的功法。

    对于闻翘出关,众人都非常高兴,七嘴八舌地和她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现在整个魂兽大陆的人都知道那上古洞府的存在,天阵盟的麻管事气得嘴都歪了。”说到这里,师无命幸灾乐祸地笑起来,“可惜阿翘妹妹没有看到那一幕。”

    “还有,先前宿姐姐和那刁姑娘打了一场,宿姐姐赢了呢。”闻兔兔也迫不及待地说。

    闻翘瞅着宿陌兰,赞许道:“不错,没有哭吧?”

    “……我已经很久没哭了。”宿陌兰黑着脸说,当年在黑风沙漠,被她踹进那毒虫堆里,连毁容都经历过,还有什么好哭的?

    宁寄臣沏了壶灵茶,给众人倒了杯茶,然后坐在那里看着这群年轻人高兴地聊天,心情愉悦。

    只要儿子和儿媳妇过得好,他就开心。

    这段时间,虽然主要炼丹的人是他儿子,但他也要帮忙处理一些灵草,减少儿子的准备工作,让他能炼制出更多的灵丹。

    来求丹的人实在太多,偏偏他儿子又是来者不拒,一副要将更多的人弄进上古洞府的架势。虽然此举确实将天阵盟气得半死,搅乱魂兽大陆的浑水,可也累得够呛。

    幸好,距离上古洞府开启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十天后,我们便出发上古洞府。”宁遇洲朝他们道,“我们和宝鼎城的人一起过去。”

    在场的人俱无意见。

    因为宁遇洲在这里,可以说宝鼎城几乎汇集了魂兽大陆中所有高阶修炼者——都是来这里求丹的,届时他们也从这里出发。

    人多力量大,路上也能减少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