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 427|第 427 章

427|第 427 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

    峡谷内黑暗又阴森, 阴气成水,踩在上面, 趟了一脚的水。

    淙淙的流水声越来越近, 等他们走了一段路后,便见面前出现一条静河。

    这河颇为诡异, 明明河面平静无波, 河下却响起淙淙流水声, 这水声似乎是从水下传来, 又仿佛在他处响起, 于整个空间里不断地回响, 清越又空灵, 让人心头隐约生起一种恍惚感。

    “上船!”

    宁遇洲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怔了怔。

    仿佛微微恍神,又仿佛受什么牵引,被宁遇洲的声音惊醒时, 他们浑然没有意识到什么。直到嘴里含着的灵丹突然破裂, 化作一股清冽的药液入喉,刺激得神魂皆醒。

    神智清醒时,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修炼者于危险之地, 需要随时保持清醒, 最忌分心或失神,可他们刚才浑然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本能地朝前走,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异常。

    所有人忍不住看向宁遇洲。

    若是没有宁遇洲的声音, 不知道将会如何。

    但是,宁遇洲为何又能维持清醒?难不成是因为他早已经清楚这峡谷里有什么东西,所以才会让他们服的那灵丹,甚至他自己也有防备?

    黑暗中,宁遇洲的眼神始终冷静自持,神色平静。

    他们面前的河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一艘小船,他们甚至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的。

    似乎在他们恍神时,宁遇洲从储物袋里弄出来的。

    想到这里,所有人心中顿时一凛。

    “上船吧。”宁遇洲又说一声,拉着闻翘率先上船。

    小麒麟紧随其后,接着是宁寄臣背着昏迷中的温漪,默默地跟上船。

    其他人赶紧跟上,不过神色都变得有些凝重。

    刚才进入峡谷时,他们还下意识地警惕,然而走了一段路,却发现什么都没发生。

    峡谷越走越宽,除了阴森潮湿一些,并没什么危险。而且幽冥界的每个地方都是阴气森森的,习惯后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甚至先前在峡谷外隐约感觉到的那种诡邪的气息,应该也只是他们的错觉,毕竟进来后,这里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所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然放松警惕。

    直到刚才宁遇洲突然出声,将他们唤醒。

    到底是什么东西牵引他们,让他们失去神智而不自知?会不会等他们的命都交待在这里,却一无所知?

    想到这可能,不由头皮发麻。

    船在河面上静静地前行,明明是平静的河面,但这船却自己动起来,向着更深更黑暗的地方驶过去。

    船虽不算大,容纳十人却是绰绰有余。

    宁寄臣将昏迷的温漪放到船上,见她浑身冰冷,体贴地取了一件能保暖的斗篷盖在她身上。若不是她还有一些微弱的气息,光是触摸到那冰冷的身躯,会让人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峡谷内很安静,也很黑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横穿而过。

    这种安静压抑在心头,让人不觉想找点话来聊。

    于是伍靖安便看向温漪,问道:“宁公子,她没事吧?”

    宁遇洲站在船头,背对着他们,没人能看清楚他现在是什么神色,清悦温润的声音响起:“没事。”

    “这地方有些怪异,会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武雄安委婉地提醒。

    “不会,她现在陷入假死状态,神智不会受牵引。”

    神智受牵引?果然刚才他们都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了神智吗?还有这假死状态?

    众人又是一阵头皮发麻。

    不过他们很快就明白宁遇洲的意思,若是不想再像刚才那样,差点失了神智不自知,就算直接昏迷也不行的,除非像温漪这样,陷入假死状态。

    可修炼者想要陷入假死状态很难,要是真如此,估计也像温漪那样,没有多少时日可活,谁愿意啊。

    闻翘走到宁遇洲身后,伸手轻轻地扯了下他的袖子。

    宁遇洲转头看她,无边的黑暗里,他的神色仍是温和的,那双眼睛也是清润柔和的,看她的眼神非常温暖。

    闻翘莫名地松口气,也没再多问什么,站在他身边,一只手按在腰间的石金蟒行鞭上,盯着前方。

    这河的河床很宽敞,两边是崎岖的山壁,空气阴冷而潮湿,船在河中央慢慢地前行。

    闻翘回想刚才莫名其妙失去神智的事情,隐约觉得不对劲,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决定不想了,反正也没什么事。

    就在她这么想着时,突然眼角余光瞄见前方的黑暗里,徒然浮现的点点绿色的光。

    一粒一粒的绿色光点闪烁着,宛若原野中出现的萤火虫,又似黑暗的天幕中闪烁的星辰。它们从四面八方亮起,在头顶上空闪烁,那一瞬间,如同一条乍然亮起的璀璨星河,他们置身于广茂无垠的星空之下,仿佛连时间都这之静止。

    闻翘呆呆地那无尽的星空,似乎已被这乍然绽放的美景吸引,无瑕再看周围,甚至已经忽略所有,连周围的同伴何时消失亦不清楚。

    突然一道流星在黑暗中划过,她的脑仁一疼,有瞬间的晕眩。

    然而她的神智却无比的清醒,清醒地听到一道绝望嘶吼声响起:“三界将倾,万灵何辜……”

    那声音尖锐刺耳,刺得她的识海一阵翻滚,疼得她猛地睁开眼睛。

    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瞳孔倒映着那黑暗的无尽虚空,还有虚空中一道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身影,那人黑衣白发,手持星之镰,悬立于无边黑暗的虚浮空里,仿佛世间亿万星辰皆为他陨落。

    四面八方响起繁杂的声音,皆在攻讦虚空中那道身影。

    “……你的罪孽,纵是堕入无暗之渊亦不能赎!”

    “……纵你转世千百次,亦不能如愿以偿。”

    “……你该承受世间最痛之苦,每一世皆不得善终。”

    “……你可认?”

    …………

    星辰陨落之时,一道虚无飘渺的声音响起:“万灵何辜?她又何辜?”

    瞬间,所有攻讦之音截然而止。

    只有虚空中那道身影长久伫立,仿佛亘古永存,又仿佛绽放于无尽黑暗中的虚空之钥,最后随着星辰一起陨落,唯有那白色长发在黑暗中轻舞……

    眼看那身影突然抛去所有的抵挡,即将坠落到无尽的黑暗时,她突然伸出手,想拉住那人,手指却抓了个空。

    指尖依稀间仿佛抓到一缕白发,甚至能感觉到那冰冷丝滑的白发从她的指尖滑落。

    这一举动,惊动坠落黑暗之渊的人,那人转头看过来……

    ***

    “阿娖!”

    焦急而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如同黑暗中唯一的牵挂,让神智失陷黑暗的虚空世界里、迷失方向的人终于清醒。

    闻翘睁开眼睛,看到上方一张俯视的脸,眼里蕴着焦急和担心,还有一丝几不可查的惊悸。

    惊悸?他在怕什么?

    她的双眼呆滞,愣愣地看着上方的男人,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

    宁遇洲见她终于清醒,一直悬着心慢慢地落下来,克制不住将她紧紧地搂到怀里,仿佛欲融入骨血之中。

    他低首,掩住脸上的所有神色,不愿意让人看到他狼狈的模样和眼中的黑暗疯狂。

    周围的人见状,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不好意思盯着。

    虽然知道这两人有婚约,只剩下双修大典未办,但他们平时相处时都是落落大方的,很少会当众亲密,乍然看到,总让人有些不自在。

    闻翘愣了愣,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失控,不免有些羞赧,特别是发现自己现在好像就躺在他的怀里。

    迟疑了下,她伸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怀里。

    她家夫君平时是个极为冷静克制的人,虽然看起来总是温温和和的,但这种温和也说明他能克制自己的脾气和喜怒哀乐,不让它们主宰自己的行为。

    估计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失控,让她有些莫名其妙之余,又有些心疼。

    半晌,宁遇洲终于放开她。

    闻翘盯着他的脸,发现他的情绪已经恢复,眼神也恢复克制的温润柔和,仿佛刚才的失控只是她的错觉。

    她体贴地没有说什么,乖巧地由他扶着坐起,小心翼翼地问:“刚才怎么了?”

    宁遇洲笑道:“没事,你刚才只是昏迷了。”

    闻翘却觉得应该不只如此,否则他怎么会失控,不由看向周围的人。

    然而这一看,突然发现他们的状态都不太对,这一个两个的,不是愁眉苦脸,就是陷入沉思,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这时,闻滚滚连滚带爬地扑过来,扑到她怀里,然后一边嗷呜地叫着,一边掉眼泪。

    闻翘吓了一跳,赶紧抱着它哄,“闻滚滚怎么啦?是不是被欺负啦?”

    闻滚滚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流眼泪,小小的一团,哭得可怜巴巴的。

    其他人只是安静地看着,面上皆是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最后还是闻兔兔觉得烦,伸手将闻滚滚拎过来,抛到自己脑袋上趴着,顺手给它塞了几颗灵果,闻滚滚终于收起眼泪,安静地啃着果子。

    这是一只非常好哄的小食铁兽。

    闻翘回想先前的一幕,心知定然发生什么事,便问闻兔兔:“闻兔兔,刚才怎么了?”

    闻兔兔心不在焉地说:“姐姐,刚才峡谷里突然出现绿色的光点,它们就像星辰一样,好像将我们拉进虚空里,可好看了。但后来……”

    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下,仿佛不知道怎么说。

    “哎哟,没什么不能说的。”师无命的声音响起,“这峡谷里隐藏着一种诡邪的力量,能让人看到自己心里最害怕的东西。只是看到罢了,又不代表一定会发生。”

    瞬间,所有人都看过来。

    武雄安、宁寄臣等人的脸色皆是震动了下,再次若有所思。

    闻兔兔瞪了大嘴巴的师无命一眼,担忧地看向闻翘,“姐姐,你没事吧?”

    闻翘愣愣地看着他们,在闻兔兔和宁寄臣等人担心的注视中,慢慢地摇头。

    然而,心里却是迷茫的,那些绿光能让人看到心里最害怕的东西?可她看到的却是莫名其妙的,甚至连那伫立于虚空中、最后坠入黑暗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比起说是让人能看到最害怕的东西,不如说是看到未知,那黑衣白发的人,不会和她有什么关系吧?

    宁遇洲坐在一旁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神色。

    半晌,他伸手在她脑袋上轻轻地揉了揉,笑着说:“别想太多,也许只是某种幻觉。”

    师无命忍不住看过来,然而对上那双温润却克制的眸子时,赶紧撇开。

    他暗暗地撇嘴,好吧,这人想将之当成某种幻觉就幻觉罢,不过是自欺欺人——不,他确实是想欺骗人,但却不是自欺。

    他没想到,望月岛里竟然有这种东西,怨不得进来之前,宁遇洲的脸色会变得有些不好,甚至明显想避开。至于他最后为何没有选择避开,师无命猜不出来,也不想去猜。

    这人的想法,素来没人猜得出来,何必浪费心力。

    闻翘有些神思不属,听到他的话时,抬眸看他,突然小声地问:“夫君,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一个黑衣白发的人?”

    宁遇洲:“……绝对没有。”

    “是吗?难道真是幻觉?”

    师无命忍不住又看过来,然后在宁遇洲的视线下,再次装没事人一样。

    宁遇洲若无其事地说:“素来白发之人也不少,有些是因为修炼某种功法之故造成的,不足为奇。”

    小麒麟欢快地蹦过来,好奇地问:“闻姐姐,你刚才看到一个黑衣白发的人?”

    “是的。”闻翘回想在绿光中看到的那一幕,总觉得当时的情况不太好,好像那人做错什么事,被世间审判惩罚,但又好像他没有做错,一句话就堵住所有审判的声音。

    “闻姐姐,你一定看错啦,白发之人咱们人界是没有的,倒是魔界有。”

    “魔界?”

    众人再次看过来,对小麒麟提到的魔界非常感兴趣。

    他们的际遇也不算差,人界、幽冥界和魔界这三界,他们已经见识过人界和幽冥界,却不知道魔界是什么样的呢。听小麒麟的话,难不成它去过魔界?

    “我也不知道,我没去过魔界。”小麒麟一脸无忧无虑地说,“不过我以前听家里的长辈们说过,魔界的大魔王,就是白头发的。据说这是堕神的标志。”

    所有人都吓一跳,瞪圆眼睛,魔界的魔王曾经还是神?

    仙之上才是神,那有多强大?

    可惜小麒麟年纪太小,所知有限,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闻翘思索片刻,终于将它抛开,“那一定是幻觉!我又没去过魔界,也不认识魔界的大魔王。”

    其他人也是嘻嘻哈哈的,刚才因为绿光带来的压抑气氛一扫而空。

    其实心里都不太愿意相信在那绿光中看到的事情,纵使不像闻翘那样摸不着头绪,但也清楚地意识到,那确实是他们心里最害怕的东西,不希望它们发生。

    船依然在静河上缓缓前行,然而船上的人却已经不再如先前那般警惕。

    师无命抱起啃灵果的闻滚滚,“小滚滚,先前你看到什么让你害怕的东西?”

    闻滚滚看他一眼,嗯嗯两声。

    它最害怕的便是当年母亲死亡的一幕,先前在那绿光里,它看到娘亲的死亡,还有被姐姐带走时的不舍。

    师无命摸摸它毛茸茸的脑袋,掏出灵丹喂它。

    也不知道船行驶了多久,直到前方出现一道光亮。

    众人看过去,发现他们好像从峡谷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