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宠太子妃:邪帝,熄灯撩 > 第263章 渣姐渣妹齐上阵

第263章 渣姐渣妹齐上阵

作者:吾家二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爆宠太子妃:邪帝,熄灯撩最新章节!

    【抱歉,各位,章节上传错误,这是新书的第一章上传到这了,因为VIP章节,删除不了,所以就放着了。上一章的作者有话说里有提醒,感谢。】

    【如果订阅了此章的,可以关注下新书《惹火小军嫂:首长,狠强势》】

    “咚,咚,咚……。”楼梯口似乎有什么声音。

    她寻着发出声音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跨上阶梯。眼见着整个楼梯没有人,她疑惑的蹙了蹙眉,正准备下楼,却在转身的时候,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给拉近了旁边的房间。

    她吓的尖叫了一声,随即就有另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嘴,下一刻所有的声音都被吞没在喉咙里。

    “嘘……”

    那人带着沙哑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随即却又将她紧紧搂住。

    忽然的动作吓坏了她,她伸出纤细的手臂用尽力气去推这个附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然而此刻将她紧紧抱住的男人却是纹丝不动,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唇瓣蠕动了下,终是小心又紧张的小声说道:“丞爵~哥,我是米米,莫米米。你不能……”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吞没在一个热情而又滚烫的吻里,男人灼热的吻从她的唇转到了她的脖颈间,顺着那白皙的锁骨顺势而下,那霸道强势的王者气息瞬间侵入她的鼻息。

    一时之间,莫米米陷入恍惚,脑袋的空白让她无法思考眼前的状况到底是什么?但是她很清晰的知道此刻的心情是激动又害怕。

    随着房间内一声声嘤咛的呻吟融入进了男人那低沉又强势的低吼喘息中蔓延至整个房间。

    一室的春色,一时的情迷……

    翌日,清晨。

    莫米米揉着酸痛的身子睁开了眼睛,忽然像是想起什么看向了自己的身侧。

    没人……

    莫米米一时之间有些茫然,不知昨夜的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

    忽的洗手间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莫米米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也顺着姿势滑落了下来,那满身的爱痕都证明了一件事,那便是昨夜的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真切切发生着的。

    那……

    就在莫米米还沉浸在木讷中,洗手间的门被人在里面打开,男人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就这样的走了出来,深邃的眼眸直指莫米米,眼眸之中的狠励和冰冷冻的莫米米僵硬在了原地。

    良久,只见那男人的唇角勾了勾,跨步来到茶几上从钱包里抽出了一摞纸币送到莫米米的面前。

    “这些钱拿去买些新衣服,剩下的——就当服务——费了。”

    冰冷的话语,侮辱的言辞让莫米米呆愣在了原地,脸色瞬间苍白,颤抖着唇看着他手中的钱,似是不信一般的抬头看向司丞爵,却只见司丞爵的眼神满是冰冷和厌恶。

    原来……

    看着莫米米迟迟不肯伸手,司丞爵将那纸币放在了床头柜,跨步又去了洗手间。

    莫米米见司丞爵消失在眼前,颤抖着将那撕的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踉跄的从房间逃离。

    浴室中的司丞爵敏锐的听到了房门被人关上的声音,眼神晦暗不明的走了出去,视线看到床头柜上的钱的时候,眉头微拧,再次转头的时候,视线落在了床单上的那抹鲜红的时候,视线迟迟不肯离开,一双拳头紧紧的握在身侧。

    三年后……

    “好的,我会尽快回去,祥叔。”

    莫米米挂掉电话,呆呆的坐在床边,思绪一下子飘远,刚刚电话里祥叔说司爷爷住院了,给她定好了机票要她回国。

    可是回国这两个字眼真的对她来说太久远了,久远到三年之久。

    她已经被扔到了这异国他乡,三年了。

    犹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早上,她狼狈的离开房间却被刚从书房出来的司爷爷给撞见,当时的她羞愧不已又感觉到对司爷爷无比的抱歉,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

    谁料司爷爷只是微微一笑的让她换身衣服来书房找她。

    莫米米的双手已经羞愧紧张到颤抖,看着司爷爷的背影缓缓离开,终究还是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

    再次来到司爷爷的书房门前,莫米米下意识的握紧双手,深呼吸一口气的抬手敲了敲门。

    书房内老人慈祥的声音传来,莫米米缓缓推开房门,只见司爷爷坐在书桌前,一半的身子被隐没在阴影下。

    莫米米缓慢的走进去,坐在了距离司爷爷较远的一个沙发下坐下,屏气凝神的等待着司爷爷的开口。

    良久,只听见老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是为难却又决然的说道:“小米儿,爷爷送你去国外好不好?”

    出国?是因为早上的事?莫米米紧皱眉头,脑海中千万种可能出现,最后都被驳回,只有一条清晰的原因呈现在脑海中,那便是自己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那个人……

    “司爷爷,这……”

    一时之间,莫米米竟不知如何去回答司爷爷的话。

    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司爷爷就将自己接回来,对待自己像亲生的孙女一般,从来不曾亏欠,即使别的人给了她一些白眼,司爷爷却从未如此过,莫米米心中对司爷爷一直都是感激的。这份情无以偿还。

    可是今天自己和他的亲孙子发生这样的事,无论是什么原因,但是终究还是自己有错的,司爷爷把自己送走,或许这样的处理方式,是最稳妥的。

    莫米米坐在沙发上,思前想后了很久,末了看向司爷爷,缓缓点头。

    待莫米米走出书房,回到自己房间的路上在经过司丞爵房间的时候,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视线落在了半掩的房门上,原来,他已经离开了。

    那么,自己也该离开了。

    书房内的司爷爷,看着紧闭的书房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眉头始终紧紧拧起,喃喃自语道:“孩子,爷爷是为你好。”

    莫米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记忆如潮涌般涌来,可是莫米米竟不知自己是该感谢司爷爷还是……

    不再去想以前的事情,莫米米从床边起身,拿起箱子收拾起来,不管如何,司爷爷对自己都有恩,如今他住院了,于情于理她都必须回去。

    时光一晃,飞机很快的在H市的飞机场降落,莫米米看了看窗外,呼出一口浊气,时隔三年,还是回来了。

    “小米小姐。”

    莫米米走出飞机场便听到不远处有人再叫着自己的名字。

    转身寻声看去,只见一头发花白的老人站在那里,莫米米看清来人,微微一笑,软软的叫了声:“祥叔。”

    祥叔和蔼的点点头,领着莫米米走向车子的方向,祥叔恭敬的拉开车门,莫米米顺势就要坐进去,却在那一刻看见了坐在里面的男人,瞳眸瞪大。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