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宠太子妃:邪帝,熄灯撩 > 第256章 外公怒了

第256章 外公怒了

作者:吾家二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爆宠太子妃:邪帝,熄灯撩最新章节!

    “你,你还能装的更像点吗?”

    说着笑着的萧萧伸出食指指向了此时正坐在轮椅上的轩辕隐秋。

    “阿曼,你可以笑的再大声点。”

    看着萧萧那前俯后仰的模样,轩辕隐秋微微挑眉,嘴角微勾,一个掌力伴随着灵力的推出,萧萧就稳稳的坐到了轩辕隐秋的大腿上。

    “流氓。”

    一声娇嗔从萧萧的口中溢出来,随后传来的便是轩辕隐秋那爽朗的笑声。

    “阿曼,怎么?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轩辕隐秋故意放慢了声音,姿态那叫一个慵懒。可是那双手却无比自觉的换上了萧萧的腰肢,那附在她腰肢后的双手还在不断的游移。

    “别,这里是医院。”

    经历过无数次腿软的下不来床的经历的萧萧怎能不知道轩辕隐秋此刻的脑袋瓜子里想的是什么呢。

    可是被轩辕隐秋撩拨的萧萧,声音都开始变得酥软起来。

    就在轩辕隐秋想要进一步的时候,空气中的一瞬间的波动,让此时正处于情迷的萧萧和轩辕隐秋纷纷停住了动作。

    “谁?”

    一声冷喝,转眼间轩辕隐秋就冲出了房间,而萧萧也紧随其后。

    刚刚空气之中的波动虽然很细微,可是在对于萧萧和轩辕隐秋这两个异能的鼻祖来说,真的是感应在瞬间的霎那。

    出了病房后,轩辕隐秋直接冲向了走廊的拐角处,刚刚的波动就是从那里出来的。

    ‘砰。’一声脆生生的骨头和墙壁碰撞的声响,此时眼前的情形就是轩辕隐秋将以为头发带着些许花白的男人给摁在了墙壁之上。

    “你是谁?”

    轩辕隐秋的薄唇微启,冷硬低沉的声音从她的口中溢出来。

    “别,别动他。”

    出声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紧随着轩辕隐秋而来的萧萧。

    只见萧萧微微凝眉,眼神带着复杂的情绪看着此刻正被轩辕隐秋摁在墙上的男人,半晌,才从口中冒出两个字:“祥叔?”

    而被她尊称祥叔的男人此刻却丝毫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萧萧的身上,而是从刚刚轩辕隐秋用灵力禁锢住他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看着轩辕隐秋。

    用这一种不可思议又带着深深的情绪看着他。

    萧萧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祥叔的回应,萧萧又试着叫了声:“祥叔?”

    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也果然唤回了祥叔的注意力。

    轩辕隐秋疑惑的看着萧萧,得到的是萧萧点头示意放开的回应,即使轩辕隐秋并不知道此刻被唤为祥叔的人和萧萧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女人的话他会听。

    同时轩辕隐秋也有那个能力和自信心保证,现在的他绝对的能力保护着心爱的女人。

    经历了那么多,几世轮回,几世的灵魂重塑,轩辕隐秋依然不是那个以前的他,不是那个帝云天可以随时随地算计的轩辕隐秋了。

    “祥叔,你怎么在这?”

    萧萧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的给轩辕隐秋介绍祥叔,而是问了祥叔出现在这的原因。

    “大小姐,老爷听说你住院,可是现在他又不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所以就让我这个老头子来瞧瞧你。”

    祥叔一改刚刚看待轩辕隐秋那严肃又戒备的模样,此刻的他又变回了那个和蔼可亲的祥叔,那个一直跟在外公身边保护他的祥叔,那个外公的左右手又关心着自己的祥叔。

    “没事的,我没大碍,其实是可以回去的。”

    萧萧微笑的点点头拍了拍身子,以这样的方式证明着自己的身体是无碍的,而刚刚发生的一切,萧萧都当没有看到,没有揭穿更加的没有追问。

    祥叔看了看萧萧,看着她那活蹦乱跳的模样也确实是相信了她的话的。

    就这样的,萧萧办理了出院手续,而轩辕隐秋自然的是同萧萧一起出院,从头到尾,祥叔一直跟着萧萧,却未曾问过一句刚刚轩辕隐秋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原因,就像是在可以的避开什么一般。

    可是总是在萧萧和轩辕隐秋看不到的角度,祥叔那看向轩辕隐秋的眼神却是一直带着仇恨的,带着隐忍着的怒火的。

    祥叔开着车子,萧萧带着轩辕隐秋坐到了车子里,从头到尾萧萧和轩辕隐秋都没有多说什么,可是两个人一个眼神,对方就能知道他们彼此想的是什么。

    这就是他们俩人之间的默契。

    车子很快的就开到了别墅的门口,祥叔依然是和蔼可亲的将萧萧的车门打开,也是微笑的将萧萧和轩辕隐秋领进门。

    在祥叔带着萧萧和轩辕隐秋去找外公的长廊中一直播放着一首歌。

    ‘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扬。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扬。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扬。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歌词】……’

    听着这样过的音乐,萧萧似乎隐约能感受到了什么?只是因为这首歌的名字叫做‘万物生。’

    而刚刚祥叔那身体的体内散发出来的空气波动告诉萧萧,祥叔属于的就是木系灵力,而万物生就是木系的万物复苏。

    这让萧萧不得不联想到一起,正当萧萧如此想着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