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368 > 第三十六章:江湖名号....

第三十六章:江湖名号....

作者:翻滚的土肥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明1368最新章节!

    其实,苏择东现在要解决的“军政大事”,主要还是对于前几天从一百二十多号人中抽选出来的精英,作为堂主兼总经理的苏择东想要对他们进行正式的任命以及提名。

    所谓的提名,是后世的说法;在古代则为取江湖外号或作绰号,例如、百里屠苏、浪里小白龙之类的,当然,也会有“关三爷”、“秃鹰”这样不伦不类的名头出来。

    东振公司是个以盈利为目的公司,鬼兵队作为以暴力的方式维护公司的集体利益以及成员的人身、财产安全的组织。

    本不应跟江湖扯上关系,但苏泽东就认为了,鬼兵队既属于东振公司,但其根基是聚义堂,而聚义堂属于明教。

    明教又在民间称为白莲教,若是说明教(或作白莲教,同属一支)都不属于江湖上的组织,那恐怕高邮城及江浙行省的青竹帮、竹抬帮、同兴会等也只是扮家家罢了。

    所以,既然是江湖组织,就要有一些江湖的气息,想到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的名号,那就真可谓个个头顶个天了。

    又联想到后世网络中的玄幻小说,什么“圣皇”、“圣王”、“龙啸”、“龙血”等的,都很是霸气,且不霸气还没有什么名声。

    既然这起外号那么讲究,那在选定名号与典故的时候,可不能武断了,则由于苏择东在他们进行笔试和武试的时候都不在高邮城,跑去东莞巴结何真去了。

    所以还是要拉下脸来,叫上刘振明和他向自己力荐的张德兴与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苏堂主”一起参谋;

    想到自己的面子是小,给别人张冠李戴了闹了笑话,那丢的面子可不就只是聚义堂的堂主一人了!

    苏择东一从东莞回来,跟晓七儿说完事情后,这刘振明不知道从哪里收到了风声,知道他已经回到了府中,随后就赶到大厅内,一直在他的耳边唠叨着张德兴。

    将这张德兴文武双全、才智过人不说,还因为祖辈的关心,曾有机会跟元朝大将学过带兵打仗的本领,什么《孙膑兵法》、《孙子兵法》还有《六韬》他都倒背如流。

    苏择东倒是听出了,这刘振明是想打他的脸啊!想到他曾私下酒后说自己在后世是怀才不遇,魂穿到了元末那定是文韬武略,带领着千军万马纵横江海的大将人物也!

    这牛皮吹得有点大了,现在就真的怕有人来点破了。

    苏择东与张德兴不算是第一次见面,他对这位相貌堂堂、身材魁梧的张德兴还是有些印象的。

    想当初在大都围攻明教的逆贼滕健的时候,砍向敌人的第一刀就是出自他手;至于说他武功了得,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没有武功别说是聚义堂的鬼兵队,其没钱也没有看家的本事,就连想进到总部设在大都的明教都挺难。

    则鬼兵队更是优中选优,精益求精,就算出现比苏三两的武功更为高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说到文,说到写东西、谈经论道的话,苏择东还真不敢相信身在古代的平民百姓家庭的人,有着条件既能习武又能从文的。

    当然,如果苏择东知道张德兴的家族背景话,那肯定是另当别论的事情,现在既然海口都夸下来了, 那只能硬着头皮也要见识一番。

    张德兴用极其简短的语言描述了前几天举行的文斗和武斗,在苏择东没有问其对此有什么看法或建议的前提下,他也没有越权多嘴说出,而是回答完问题后,谦卑得像是一个学生,面带和蔼的微笑看着苏择东和刘振明。

    此人脸上居然没有一点戾气!身上的气息也很平稳,脉象也流畅,这么说来,此人在行使暗杀的行动时,能通过自我调节将杀气掩藏住!

    这已经是像荆轲、要离这样的高级的刺客才能做到的事情,不过前提是对手不是秦王。

    但能在堂主面前做到不卑不亢,说这是装也是要很大的本事啊,光从这一点,苏择东就不得不对此人刮目相看。

    得到苏堂主的同意后,张德兴才继续述说自己的观点道:“就文试而言,很直观地反映出了咱们聚义堂的鬼兵队的队员们文化素质偏低,则侧面反映了鬼兵队整体的文化氛围营造得不太好。”

    苏择东想着点头,没想这做杀手一行的人,说话还会为人留条后路,若是给刘振明和程泽亨还表述这观点,肯定能将话来说死了。

    而对方现在只是说整体的文化氛围营造得不好,并没有将矛头直接指向自己或者在场的任何人,能在不得罪任何的情况下将现实情况说出来,让该知道的人心知肚明,此人说话的方式不可谓不高明啊。

    得到苏堂主的示意后,张德兴继续说道:“但从武斗来说,鬼兵队可谓是高手如云,每人都有自身的本事,只要假以时日定都能独当一面。属下在此要恭喜苏堂主、刘副堂主,还有程队长!”

    听到张德兴这段言述后,苏择东对此人更是赞赏,能抓住上司的心理,结合好鬼兵队现在状况后,用先抑后扬的方法阐述自己的观点,话又说得圆,这样的人才实属难得。

    但同时,作为一个领导者和决策者,身边有这么一号人物,也很危险,其中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了,对自己的权威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只要像一个“明君”或才士那般做到对属下的知己知彼,想要利用好此人也不是一件难事。

    苏择东通过此人的三言两语便判断出此人果真非比寻常,心中的欢喜之余也急于想再见识见识此人的真本事,又笑着说道:“呵呵,张兄弟的修养甚佳,总结得很是不错,那么我现在还想问问,在这鬼兵队中,哪位的武功最高啊?他的厉害之处在于……”

    张德兴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紧蹙着眉头,低着若有所思的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这鬼兵队论武功的话各有千秋,非要说孰人最为厉害,这还真难以判定,但要说孰人的用剑、用刀和用戟等兵器的话,那还真能分出一二。”

    众人一听,便都来了兴致,苏择东正因为没有亲临现场而正懊悔、发愁,刘振明虽然有看过他们比试,但看的时候不是场次太多而看花了,就是只有八个人在打斗,只看了一刻钟就要做决定,则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而张德兴不同了,他作为鬼兵队的队员,按照安排除非是有伤病在身,否则是要全程观看的,作为一个内行人,外人可以看热闹但他看的一定是门道了!

    所以就在两个做上司、做领导的人正为自己不够亲民而发愁,苏择东又不知如何为属下起江湖外号,这张德兴的出现和提议还真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啊,便立即让他继续说下去,同时自己则亲自拿起了笔墨,准备记录。

    张德兴的眉头没有因得苏择东的同意和重视而又舒展,反而显得更为谨慎,等到苏择东将笔墨纸砚都准备好后,他才说道:“属下往大了不敢说,只能从我等兄弟多日训练中以及前几天比试上说,便总结出了最后打成平手的八人,使用兵器中的所长。”

    “这八人中有名被我们称为老鬼的人善用长枪,其耍枪的方式神出鬼没、变化多端,同时他还本事能够给对手在产生一定的错觉;”

    “即一枚枪变作两枚枪,明明只是从上与下两方面袭来,若对手为学艺不精之徒,就会误以为老鬼的枪是从上、中、下及左、右而来!”

    “这在实战中无论是单人作战还是双人乃至多人作战中,其枪法都能起到迷惑敌人、出奇制胜的作用,实则不可谓凶险至极,所以便在队中有了老鬼的称号。”

    作为堂主的苏择东知道这支鬼兵队的队员各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但这都是很笼统的,毕竟对于一个后世人来说,从书中和电视中大多能够接触到的现代化的武器。

    DF的武器是常见,F十几也时常耳闻,能隐形的飞机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无人飞机当做监视探测的工具,或装载破坏性武器等出入别国货用于战争,就更是成了新闻中经常报道的事了。

    但要说在冷兵器时代的十八般武艺,在现实生活中,除了唱戏的和拍戏的需要,要写小说、写论文的人偶尔查到外,就连清代的红衣大炮以及近代的长枪短炮什么的,都被后世人所关注到。

    所以苏择东除了苏三两本身的武艺傍身外,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精彩!此时一听张德兴这般解说,这兴致就更大了,便问道:“那这老鬼可有真名?”

    刘振明听得也是兴奋,抢过张德兴的话说道:“唉!此人我也有耳闻!应该是叫做廖行天,湖北沔阳人(后世为湖北的仙桃市),没错吧!话说到此人的名字,也是够霸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