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衍灵主 > 第九十四章 地底神秘感应

第九十四章 地底神秘感应

作者:残云居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神衍灵主最新章节!

    傅静生听到万李旦这样应话,他扫了家主傅静初一眼,似在探求傅静初的同意,毕竟他才是傅家家主。

    虽然自己与他是亲兄弟,但毕竟不受到其他各房族中长辈们的肯定,当然无法代表傅家与万李旦商议更改合作条件。

    傅静初见到傅静生征询自己的眼神,当然明白这个近百年常在一起的亲兄弟想的是什么。

    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静生长老有话尽可讲来,如确实太过于造次,我们再与万统帅协商不迟!”

    傅静生见到族长为自己站场,表示如真的自己所开条件不为万李旦接受,他也会认可自已的意思,毕竟自己是为了傅家好,最多是再度商议罢了。

    他一咬牙沉声开口道:“万统帅,这次如真想将那人留在地底,我族中老祖及家族中底蕴将启用,意味着家族将会为此事而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因此,我家族实力会有所减弱。如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及资源,还无法取得下一个晶矿开采权的话,敢问万统帅有何交代?

    另一个是,如真按此计划进行,那么我们家族在明面上,既是万统帅想着如何行事?达到怎样的效果!从万统帅离开此殿起,我们便一概忘却,什么也不清楚!”

    傅静生这边开口说着他拟定的条件,那边傅静初连连点着头,对于傅静生所立的条件及对万李旦的反问,他是一万个满意;

    甚感这位兄弟不愧为自己看重,且定为家族中唯一可与自己商量着决定事情之人,果真是对家族情感深厚,处处为了家族利益着想。

    万李旦边听着傅静生所述之话,边观望着傅静初的态度。每听到一句话,他的脸色都阴沉了几分,想发火责问对方,一想到这里可是人家的大本营。

    他掌管着西北军统帅军权七年多,对于此城也造访过多次,对于这几个长达几千年在此城定居的家族实力多少有所了解。

    且此时正是自己原意与对方展开合作之机,万不可因小失大,此刻绝不是该发火气恼的时候。

    于是他“呼”一声,似吐了一口气,缓解掉心中的怒腾之气。他当然知道傅静生的意思;

    一方面无非是说,如真的想精诚合作!那就请自己需先给他们家族一个约定或交代,而不是口头应承。

    另外,先前来到这里后,有关于自己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干掉云宇之后,顺便抓住幕晴月,压迫说服她公开承诺让自己做驸马之事。

    他们的意思,便是只会使计诱着云宇进入地底,并发动家族底蕴及各种手段将他留在地底;

    但是,地面上的所有事情只得是万李旦自身想法子,他们家族对于此事不过问,不清楚!一切与他们无关。

    万李旦也明白,他们绝对会有所顾虑,毕竟他们身处辅阳帝国之中,族中所有人也都是辅阳之人,让他们对付本帝国公主。

    他们会有顾虑在所难免,毕竟他们也怕万一事情败落。那么家族将面临着重大的打击报复,或许会使参与此事而使整族化为灰烬。

    万李旦阴沉着脸默不说话,而傅静生讲完话后,便在那里端起茶碗品着茶,似乎那杯茶富含着多好的灵气般,口含一口杯中茶闭着目品味着。

    只有傅家族长傅静初微眯着眼,脸似笑非笑!盯着万李旦,一时间整个大厅内只有傅静生“啧啧”叹茶声,气氛有些凝重。

    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万李旦将他微低着的头抬起,缓慢说道:“第一个条件恕在下无法给予任何保证,毕竟在下不是定事之人。

    但我可保证,无论事情过后你家族是否可将此人留下,都将尽力为你们家族谋得一个采矿权。

    而另一个条件么……,本人应下了。你们看乍样?”话至此处,他目光为之一睁,猛盯着傅静初,恶狠狠的目光似在说,你们已经迫得我答应了,再有其他想法,可别怪我发火的意道。

    “家主,这样可以了,你觉得呢?”傅静生闻言眼睛睁开,对着傅静初说道。

    “嗯,万统帅!我代表傅家答应了,我们双方合作愉快!来,击掌为盟约……啪!”

    傅静初与长老傅静生对视一眼,转头向万李旦应答道,并举起右手,等着万李旦伸出手后,相互间对碰了一下,完成了以上约定。

    “哈哈哈……呵呵!”议事厅中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

    云宇与五位副统领酒足饭饱后,离开了醉雄楼。

    众人在饮酒时开怀痛饮,各式珍品佳肴纷纷报上,配合着极品美酒,痛快享受着这难得的欢乐盛宴。

    离开时云宇一结账,他们才感觉有点肉痛,纷纷心中暗自鄙夷自己,怎么就这样奢侈?这顿钣花费了云宇近二十块中晶石。

    这个数字是他们两个月的军俸,云宇出来时见他们一脸恥然之意,出言宽慰着;他确实平常无需重视晶石。

    与幕晴月回到帝都之后,并不曾花费过晶石,他的公主府客卿俸禄一直也没拿,此次出门还特地从幕晴月那边讨要了些晶石以供花销。

    由于五位副统领需往原北面的散修盟总部,现时的啸龙军军营中。几人与云宇告别分开,各自回营。

    云宇一人独自回归城主府邸的山峰,一来到山峰周围,就在四周转了起来。酒宴上的与董志雄的攀谈,使他知道了此峰有一个地底的主入洞口。

    他便是想着到处查看有没有发现!来到了原本进城之后,那道位于山峰往上道路旁的瀑布处,这里有个水潭,景色一直是此峰的一道风景线。

    云宇正抬头观览着那道从上向下飞溅着的瀑布,突然间他的脸色一变!他站在此瀑布前,闭目不语,静静的站着。

    “嗡,嗡嗡……!”

    那个这两天夜里调息修练时,发出感应的声音又再次出现,但这个声音似发自心灵之中,旁人无发察觉。

    哪怕是现时有人站于云宇身旁,也会误以为他是在感悟着大自然的神奇,或体悟此什么?不会听到任何声音。

    闭目着的云宇感到自已的血脉发出轻微至极的颤动,嗯轻微至极,只有此刻他才有所发现。

    难道是因饮用了忆谁醉此酒?自己又是在心中思念了家族中的亲人,才使自己有些感应?

    正当云宇想着或许是这些因由的原因所造成的时,体内的云枪器本体,也同步着发出“嗡嗡”的响声,与云宇的感应颇为一致。

    似乎是它也感应到了这一股飘渺的呼唤波,在此有一种相连的熟悉之感。它自发的发出声响为之回应。

    “嗯,血脉的轻颤?”“为什么会轻颤?这种感觉很是微弱,差一点就感觉不到,如不是云枪器本体也有着类似的感应,差一点将被忽略过去。

    到底这城底空旷之处有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引发了我的血脉轻颤?难道与我的血脉有所牵连?”云宇脑海里思睹乱飞,皱着眉头思索着。

    “嗡,嗡嗡!”

    声音不断传来,云宇越是想弄清楚这个感应是怎么一回事?却发现如是专注着去感应,这股感应之力会越弱,不可寻清方向。

    ……

    “不对,这不是我的血脉感应到了东西。而是此处地方有东西在感应着我的血脉……或者是感应着云枪器。

    有人或者是有物品,在对我的血脉发出了亲和般的感应,自己应该是被动式的,对方是主动着的,才是当我集中精神力感应时,却发现这感应越弱!”

    闭目沉思中的云宇终于猜到了这离奇感觉的原因。他缓慢着睁开了眼睛,目光盯着离他相隔着的一个水潭的瀑布,不知有想些什么?

    “云大人,……云大人,公主殿下正在接待到访此城的西北军统帅万李旦大人。派遣城主府一队侍卫出来寻访大人;

    呵呵,还是小人运气好,这一下山便看到了大人,云大人这就上山参与么?”山脚处出现了一小队人马,其中一个领头者是城主府邸廖管家。

    他发现了云宇站于瀑布旁边的身影,马上奔走着过来,开口呼叫道。

    “哦,知道了,麻烦廖管家了。……对了,你可知道万统帅此时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么?”云宇闻声回过头来,等到他将话说完,回应说道。

    “云大人客气了,只是小人实在不知万大人到此有何要事,云大人这就上山么?”管家回话道。

    “嗯,不了,你告知公主殿下,云宇在观此瀑布时,一时心生感悟,这种感悟有些奇妙,我欲在此瀑布前感悟几天自然之道。”云宇摇摇头说道。

    他本就对万李旦此人无良好观感,甚至心里有些厌恶见到此人。再想到此时山峰巅城主府里可是住着两位皇室老辈,幕晴月的皇祖叔。

    她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再者量万李旦也不敢明面上对堂堂一国公主做出不端之事,于是回绝了邀请。

    “啊?”廖管家有些意外。

    “对了,廖管家应是本城的老人了,对此城的历史应当是相当了解吧?”云宇又问道。

    “啊,是的,小人祖辈是生长于天雄关城,单单是城主府管家一职,也已经是三代人都当这个职务。”廖管家一时摸不清云宇的用意了,乍会将话题引到这个方面?但还是马上回应道。

    “呵呵,那就好,麻烦帮我找找这天雄关城的历史资料,我想看看有关此城的历史。”云宇微笑着道。

    “啊?好的,没问题,这城的历史档案城主府资料库里多的是,小人会将其中最为完整的资料备妥,供云大人调用。”廖管家一脸古怪的望着云宇,但还是点头回道。

    “嗯,那行,你们也不用再下山了,就按我的话回禀公主殿下吧!”云宇吩咐道。

    “是,云大人,那我们这就回去了。”廖管家回话后,带着那小队人马调头往山上回话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