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100|98|9.10

100|98|9.10

作者:南方赤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

    张青说完,自己干了一大杯,笑眯眯环顾全场,那笑容渐渐有些扭曲。怎么这话说出了一片尴尬,简直要碎出声音来?

    潘小园几杯酒下肚,刚觉着有点晕,猛然一听这个,全吓清醒了。哪儿都不敢看,那脸上水深火热的,还是得小心翼翼地提醒一句:“那个,张大哥,我已不是他们武家人,是、那个……已经,扫地出门……”

    张青大惊小怪:“那不更好!不早说……”

    武松手指头慢慢叩着桌面,似乎是酝酿了好久,才把一肚子的翻江倒海,细水长流地说了出来:“张大哥,今天咱们……只喝酒,不谈别的。”

    潘小园也赶紧附和:“就是就是,今天就是请你们来吃酒,真没别的意思……”

    贞姐在旁边目瞪口呆地杵着,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她三观。潘六姨她是熟悉的,在家做生意时从来不提武二叔一个字;武二叔她也见过几面,最后见他的一次,提起她六姨,差点让他那目光杀了。

    贞姐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孙二娘见了,笑着赶她:“小孩子家,吃完了就早点睡。去吧,去吧!”

    小姑娘如获大赦,赶紧跟各位大人告辞,推门,一溜烟跑回到里面睡了,还不忘把自己前面的桌子面儿抹了一把,收回去几个空碗。能不能睡着另说。

    几个小弟也觉出冷场,凭着以前的经验,知道这时候大哥们眼不见心为净,自己干什么都是罪过,不如赶紧消失。于是一个个告辞:“小的们还得回去,睡太晚了,明儿来不及伺候……”

    张青眼看着大家识相地都走了,眼珠子转转,摸摸脸,哀怨地看了孙二娘一眼,眼中似乎有些“我说什么来着?”的意思。

    潘小园不敢瞧武松,眼珠子在张青孙二娘身上打转,忽然就捕捉到了张青这个眼神,一时间有些迷惑。

    菜园子大哥平日里狡猾谨慎,可不像是奋不顾身的八婆啊。今天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在武松眼皮子底下乱弹琴?

    武松显然也有同感,忽然自己讪讪笑一声,盯着眼前酒杯,说道:“张大哥,谁那么关心我娶不娶媳妇,是不是宋大哥?”

    张青眼珠子一直,没点头,也没摇头。心里暗暗下决心,下次再不干这费力不讨好之事了。

    宋江其实暗示得很委婉,只是透露了限婚令下月实行,武松是他好兄弟,怎么着也得给他顺水推舟留个名额,免得他回头追悔莫及。知道武松在梁山的知心好友不多,张青算是交情比较深的,就让他去探个口风。

    当然也知道那个潘六娘和他关系不一般,当初断金亭挑蒋敬的时候,武二这小子似乎没少暗搓搓的帮忙,就算当时瞒过众人,哪能长久瞒过宋江的眼睛。

    而一看张青的反应,就知道有戏。

    当然宋江没告诉张青的是,成了家的男人会变得稳重,这是梁山上的经验之谈。武松骨子里桀骜不驯,赶紧成个家,娶个知根知底、跟他一条战线、又没有任何威胁的女人,总比他以后自己乱来要好。

    张青还要再解释什么,武松一杯酒递过来,把他嘴堵住:“吃酒。”

    张青默默无言,一杯一杯复一杯,很快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孙二娘好像盼着他倒了似的,连忙站起来,嘻嘻笑道:“想不到这酒如此烈法,早知道我们就自己留几坛了。当家的不行了,我们回去,酒店不能没人。”一边往上拽张青,一边笑道:“六妹子,今天谢谢你这顿饭,改天去我那里,我回请你。”

    潘小园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支支吾吾地答应了。

    要把一个烂醉的张青弄下山去,似乎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儿。武松当即也站起来搭把手。

    孙二娘双颊也染了浓浓的红晕,连声笑道:“用不着,用不着!武兄弟,你安心再吃几杯,别瞧不起你老姐姐!”

    一面说,一面卷起袖子,腰一弯,捉起张青胸口一提,张大叔就被她轻轻松松扛在了肩上,双手双脚耷拉着乱晃,脸埋在他媳妇胸口。

    孙二娘步法轻盈地出门。那门框还在张青屁股上蹭了一下,孙二娘一面调整姿势,一面脚尖把门踹回来关上,在外头笑道:“回见,回见!”

    潘小园如痴如醉,目送女武神离开。

    这群混江湖的,运送活人是不是都学的同一套教程,都是用扛的?

    张青孙二娘一走,小院子立刻清静起来。四面风声,空气中微末的浮动,撒着些看不见的暗潮。飞虫凑着门口灯笼上的昏暗的光,投出纷乱的影子。

    武松已经假装把方才的尴尬忘了,旁若无人地给自己又斟了杯酒。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小院子主人懒懒坐在另一端,贱兮兮问了一句:“你不走?”

    “酒好,再吃点。”

    潘小园扑哧一笑,趁着酒劲儿,拖长了声音,细细恭维他一句:“二哥海量,你就算喝到天亮,出门依然能认路回去。小盏不耐烦,给你换大碗?”

    没等他表态,一只空碗变出来,吧嗒一声摆到他面前。琥珀琼浆,殷勤给他斟满。暗香涌起,晶莹剔透,晃动中荡着一双红唇的碎影。

    武松笑起来,没喝,反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偏不说出来,“怎的,怕我下蒙汗药不成?”

    武松大笑,端起碗来一饮而尽,一滴没洒,十分给面子。

    “有蒙汗药就好了!免得糟蹋掉你这点儿稀罕库存。”

    潘小园微笑,推开桌子上盘盘碗碗,袖子挽起来,也给自己倒了点酒,十分有自知之明地说:“奴家量浅,不能多饮,你喝一碗,我陪一杯,不介意吧?”

    说着小口一抿,做出一副豪爽姿态,其实入口的不过一个杯子沿儿。如此不对等的酒局天下少见,传出去丢整个梁山的脸。

    杯口留了一点点胭脂在上面,手指头轻轻抹掉。

    武松实力装逼,不慌不忙的又是一碗,只落得眼角的轮廓柔软起来,有些舒畅的情绪在脸上漾开。灯火摇曳,火光落在他眼里,把那平日里冷冽的一双眼,似乎都燃得活泼了。

    他目光倒是依旧犀利,瞥一眼,眼看一坛酒已空,伸手将那空坛子抓起来,随手一抛,稳稳地抛到角落里,咔的一声轻响,和下面的坛子摞起来。

    潘小园啪啪给他鼓掌。空气中充满着温暖的味道,有点像绸缎的布匹徐徐罩下来。感觉有点目饬耳热,做什么动作都带了个任性的小尾巴。

    “这是——东京城,樊楼出品的羊羔儿酒,一百二十文一……一角,你以前没吃过吧?”

    武松实话实说,笑道:“今日长见识了。其实你何必那么破费,让我反倒受用不起。”

    嘴上说不要,手上还是挺诚实的,一边说,一边自然而然地拎起一坛新的,熟练开封,给他自己又满上一碗。犹豫片刻,又给潘小园身前的小杯子斟了个八分满。硕大的酒坛子,小巧的白瓷口杯,对比出一种奇怪的和谐。他的手依然是稳的。

    潘小园忍不住笑不停,敬他一碗,突然想起什么,问:“清河武松,当年,在景阳冈,十……十八碗不醉,那酒,比这如何?”

    武松十分坦然地回:“差远了,跟水一般。而且,你休听外人瞎传,那十八碗,至少一半让我洒了。”

    对面笑得花枝乱颤:“你倒……不心疼!”

    “只想跟那店家较个劲。”反正宋大哥送了不少盘缠。

    “是不是醉了才打的虎?”

    眉头任性一皱,一本正经地回:“他们看轻我。不醉时,能打两只。”

    那边眨眨眼,再敬一碗,“你喝醉了什么样子?”

    “谁知道是什么样子。”

    “那……江湖上传说,武二郎的醉拳,多……带一分酒,便多一分本事,十分醉了,十分的本事,是……是不是真的?”

    武松终于有些面色微酡,袖子擦擦额角的汗,笑道:“哪有这事,醉了便是醉了,顶多是个胆大,哪来的力气。别说揍人,自己先绊倒了。”

    潘小园抿一口酒,深吸口气,摇晃掉头脑里的眩晕劲儿,清醒了一刻,忽然如临大敌,大睁双眼,压低声音问:“我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有点。”

    “饮酒过量伤身体,你知不知道?”

    “知道。”

    伸手指着他手里那碗,“那你还喝?”

    “痛快。”

    “想没想过我今天为什么请你?”

    “没有。”

    潘小园猛一抬眼。看到的是月光映着的半边英挺的轮廓,点漆般的眼,微微侧着,凸显出眼尾流畅的弧度来。那眼一眨,模糊的圆月背景上,便扫出一排明晰的睫毛。不长,但密,好像能把那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在进入他眼帘之前,都滤出八分的清澈干净。

    他微微转过来。她便觉得在他眼里,自己也有些透明得无所遁形。

    不过那感觉稍纵即逝。武松将衣领扯得松了一松,又指了指面前的空碗。潘小园不失时机地给他满上。武松端起来,这次手上有点慢,洒了几滴出来。

    潘小园识趣地捧了杯子,又坑了他一碗,也觉得手有点软。

    他说得也真对。醉了便是醉了,力气收回身体,化成了胆量。

    她突然问:“方才为什么不应张大哥的话?”

    声音不大,清清脆脆的,好像酒碗里掉进一颗酸酸的梅。

    武松手一僵,手里那碗酒又洒出来一片,湿了他袖口。

    潘小园格格笑着,毫不客气地看他一眼,眼儿媚,醉意浓。尖尖的手指从袖子里伸出来,捏住他袖子,轻轻给卷起来,卷了一层,又是一层,直到露出粗糙的麦色肌肤,骨骼硬朗的手腕,腕上微微紧绷的筋。

    “要是你宋大哥亲自来做媒,你——娶不娶我?”

    他呼吸忽然有些急了起来,抽回手,转头赏月,赏出一身汗。

    终于艰难开口:“我……按道理……”

    潘小园不让他琢磨太久,一起身,血冲上头,手撑着桌子沿儿,居高临下地看他,惺忪的眼,忽闪忽闪睁着,头上钗儿乱晃。

    她带着酒意,笑着,努力做到吐字清晰:“不用你为难,因为我——我不会嫁,嘻嘻!你知不知道你是——谁……我——说过,不要你……照顾,过去是大话,自不量力,如今……如今……”

    她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儿,不过气场上耀武扬威,颇有些小人得志之色,甚至有点挑衅的意思,举起自己那酒杯,这次没有慢吞吞的抿,一口闷了,杯子倒转过来,一滴不剩,叮的一声扣回去。

    “如今也、不会……让你为难……”

    武松不知是被镇住了还是怎么,这次没跟她唱对台戏,眼帘微微垂着,依然不出声,默默端起那碗,跟她轻轻碰了一碰,灌下去。

    潘小园又忽然矮下去,凑近他面前,饱含感情地问一句:“生气啦?”

    “……”灌一碗。

    “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请你了?”

    “……”点点头,再一碗。

    “怪我吗?”

    “……”摇摇头,再一碗。

    “你别醉倒在我这里,回头说不清楚。”

    武松潮红着脸,轻轻嗯了一声,眼睛半睁着,似乎突然才发觉,她已经离那么近。细细的喘息听得见,密密的汗珠沁鼻尖。小巧的红唇,软软糯糯咕哝出那么一句话,就自顾自地微微嘟起来,唇边似乎抿着一小圈酒液,被她的气息一蒸,颜色成了蜜。

    他不由自主地低头凑近了些,想瞧个清楚。不知哪儿来的清香,愈发清晰明显。一双瞳仁中,一双憨态可掬的人,就那么直直看着,太近了,目光中全无焦距,反而有些较劲的意思。

    鼻尖碰到鼻尖,湿津津的汗珠子。她忽然嘻嘻一笑,白盏子挡住半边面孔。香脸半开娇旖旎,辟寒金小髻鬟松。

    他果断伸手,捏住她头上那支摇摇欲坠的簪花钗儿,一把拔下来。乌油油青丝如瀑,滑落左右肩头,发梢俏皮地跳了两跳。

    恶作剧成功,看着对面恼羞成怒一张脸,他哈哈大笑,笑到一半,袖子将桌面一扫,沉沉趴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潘小园咬牙切齿,将武松用力一推,没反应;悄悄掐一把胳膊,没睁眼;学孙二娘,拽着衣服往上一提,纹丝不动。

    她对月长叹,感觉自己马上也要坚持不住,挣扎着起来,气哼哼把那钗儿从他手里抽出来,挽住头发,先随意扎上;然后扶着墙,跌跌撞撞去拜访隔壁的大和尚。

    现在这情形,恐怕只有鲁智深才能把武松弄回去了。潘小园心里还畅想着,回头武松让大和尚像提禅杖似的提起来,一把扛在肩膀上,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可惜刚走近,就听到隔壁的阵阵鼾声,雷霆一般,跌宕起伏。半坛子羊羔儿酒的威力。

    潘小园叹口气,觉得彻底被世界抛弃了。摇摇摆摆走回去,煞星已成睡神,叫、戳、拉、拖、拧、拍、抓,什么法子都用上了,武松却还是丝毫不给她面子,只是动了动手臂,嫌热,自己衣裳扯开半截,胸膛散着暖意。

    有什么稀奇,她又不是没见过。潘小园咬紧牙,肩膀全力一拱,人家借力翻下去,玉山倾倒,就卧在她那几盆群魔乱舞的花草中间,酣酣一枕,盖了一身的月光。

    潘小园拿他没办法,干脆不管了,晃悠悠回到自己的小屋,就在那“隐形之手”的横批底下,开门进去。听得贞姐在侧间睡得正熟,她自己轻手轻脚的洗把脸,扑到铺上,不一会儿就动弹不得了。

    做了两个梦,又忽然醒过来,酒劲儿还在头顶盘旋,却趴不住,半睡不醒的从床底下拉出一团富余被单,晕晕乎乎推门出去。

    武松还在原处,手里还攥着那朵从钗儿上拔下来的花儿。她嫌弃地看一眼,跪他身边,被单撇他身上,稍微给拉拉平。末了又实在忍不住手欠,蹲下去,九阴白骨爪,把他头发全扯散,心满意足地溜回去了。

    天空居然已经隐隐的开始泛出靛蓝,这一夜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