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91|9.10

91|9.10

作者:南方赤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穿成潘金莲怎么破。最新章节!

    宋江微微叹口气,做了个安抚全场的手势,沉声道:“因此,宋江把大家请来,也并非为了今日就讨论出个结果,只是盼望大伙心里能有个数。梁山危机当头,咱们这些骨干兄弟,必须时刻将山寨的命运记挂在心,万万不可像其他人一样,被表面上的光鲜热闹糊了眼——宋江言尽于此,大伙受累了,今日就到这里吧。”

    几位智囊团纷纷表示会响应宋大哥的号召,时刻保持危机意识,把山寨的出路放在第一位。长吁短叹一番,各自告辞。

    潘小园已经被这次“面试”的信息量完全淹没了,只想赶紧躲到一个静悄悄的角落,好好思考一下人生。

    聚义厅门口的柱子上,还歪歪扭扭地钉着几张小字报,是呼吁暂缓实行“限婚令”的,底下长长的一串签名和手印。

    潘小园看在眼里,心中涌起一种奇怪的脱节感。

    宋江把她叫住,嘱咐了最后一句话:“娘子既然有意相助,钱财方面的燃眉之急,还烦请你协助柴大官人他们,能解决多少是多少,给梁山多挣一些太平日子。”

    潘小园感觉肩上凭空多了一副重担,说不好是该喜还是该忧。她费尽苦心,给自己打拼出这样一个地位,究竟……是福是祸?

    而武松依然有点不服气的样子,但将墙上的一番演算看来看去,心里也似乎不太有底气了,只是跟宋江说:“大哥如有差遣,我帮你去办,只是兄弟自己闲散惯了……”

    宋江十分宽容理解地拍拍他肩膀——武松比他高一头,拍肩膀需要伸长了手——笑道:“这事暂且不提。不过你既然一片好心,眼下愚兄倒是有个差遣,可能会让你为难一阵子……”

    武松微微一怔,“愿闻其详。”

    宋江哈哈大笑:“你紧张什么!我是想让你……”看看武松的神色,又笑道:“如今咱们山寨里,留着一位美人儿俘虏,想必你也听到传闻了……”

    武松更是一怔,一时间有些窘迫,脸上涌出些血色,瞟了一眼潘小园,点点头。

    宋江笑道:“那扈三娘不愿跟我们成为一家人,可惜之至。她的断金亭三战,时间定在下月十五,我们几个商量过了,到时要请兄弟上场,助我梁山一臂之力。”

    *

    潘小园脑袋发涨,慢慢回到自己的住地。

    如今她算是正是成了柴进的入幕之宾,有资格和钱粮三巨头平等对话。蒋敬虽然是她手下败将,但她也不会傻到就此趾高气扬——还是登门跟蒋敬道了个歉,高帽给他戴了一堆,说小女子微末本事,侥幸胜了一招半式,全凭运气,今后愿为大哥效犬马之劳。

    好话谁不会说。好歹见过那么多次宋江的行事做派,学个百分之一的皮毛,就足以在梁山上左右逢源。

    蒋敬再不忿,也得买账。两人彻底和解。

    这些伎俩,她觉得武松应该都懂,只是不屑做,也用不着。可谁叫她一介弱女子,没个硬拳头,只能稍微在肚子里培养点坏水儿。

    于是柴进也够意思,那天从聚义厅“面试”归来,就张罗着给她安排住一间独立小房——如今潘娘子也是梁山智囊团的底层人员,需要工作,需要书写,不求像大哥们那样人人拥有书房客厅,但最起码,得有个开小会、放桌椅的地方。

    怎么能再和武松挤一块儿呢?这么低级的待遇,多丢咱们梁山的脸!

    于是第二天,潘小园就搬到了新居。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收拾成两个小包,武松就帮她背过来了。一路上他还开玩笑说,如今他那里可算是清静了,就是空空荡荡的不太好看。

    潘小园随口笑道:“你就不能学别人,摆点书啊画的,或者刀枪弓剑,也像是个英雄好汉的居所。”

    武松笑道:“哪有钱买。”

    潘小园心中一下子当当当敲起警钟。他这是转弯抹角的催债呢?

    她十分自信地回:“你放心,说好了三个月,眼下一个月还没过,到时候一分利息都不会少你的。”

    眼看着武松那双眼睛从笑眯眯变成了圆睁睁,神色一脸茫然,她这才意识到,大约是自己多心了。眼前这位大哥不是宋江,压根就懒得转弯抹角的说话。

    借钱还钱什么的,太小家子气。她于是换了个更豪爽的说法:“那好,什么时候武二哥缺钱了,千万别灰心,我去周济你。”

    武松忍不住笑了笑,低头看看脚下的路,琢磨了一会儿,才说:“你那天算的那笔帐,梁山真的……整个儿都在缺钱?”

    知道她那天是被宋江当了枪使,引导着,把财政危机说得头头是道。他觉得宋大哥一定有自己的考量,但这也不妨碍他私底下再问一次。

    潘小园点点头。梁山虽然还有不少家底,几位大哥要办什么事,分分钟也能从库房里拿出金子来。但消耗始终大于获得。换句话说,梁山缺的不是钱,而是钱景。

    其实这种事情,在现代社会里简直是司空见惯。虚假繁荣是家常便饭,经济泡沫时有发生,规模大的企业往往负债也多,就算是国家,不也经常负着巨额国债吗?

    然而梁山不一样。它的负债,没法转移,没有人自愿来为它买单——除了大宋官家。

    她于是实话实说。武松又想了想,问:“那,除了招安,还有别的办法么?”

    她立刻说:“当然有。只要遣散梁山的大部分人马,二龙山的回二龙山,桃花山的回桃花山,这里只留十几个好汉,千八百喽啰,回到以前打家劫舍的日子,照样快活。”

    武松当然知道她是开玩笑,哈哈一笑:“还有吗?”

    潘小园觉得他有点在考自己,左右看看,反正没人,于是没遮没拦的跟他胡扯:“嗯,要么就赶紧招兵买马,直接到东京去逼宫让位。到那时,想有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再不用数着铜板过日子啦。”

    “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这是不少梁山好汉酒后的畅想。这八个字,也不知多少次,在聚义厅中嚷嚷出来过。潘小园说出的这个“逼宫让位”的版本,还算是比较文明简略的,也并没有涉及宫里众后妃的归宿。

    因此武松也不是十分震惊,依旧把这当玩笑,笑着回道:“倒也不十分好。做皇帝做官,要管多少闲杂事,我们这些人,怎么做得利索!”

    潘小园表示同意:“况且,官家也不是傻子,那么多军队是白养的?还杀去东京,就怕咱们还没走出山东,就让人家给堵在头里了。”

    她倒是耳濡目染,虽然并非梁山好汉,却也慢慢的有点集体归属感,觉得跟这小水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当然,这多半是看在武松的面子上。倘若这水泊里没有武松,只有宋江,她多半不会这么卖命——虽然自从上山以来,宋江并没有做过什么太对不起她的事儿,甚至还对她多有扶持,算得上知遇之恩。

    武松听了她这话,却意外的没再开玩笑接下去,脚步突然慢了下来,陷入了一瞬间的思索。

    他忽然低声说:“倘若……朝廷……确实无暇顾及我们呢?”

    “什么?”潘小园没太听懂。这人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国家大事了?

    都说男人天生就有争霸的野心,这话潘小园觉得并不十分正确。最起码,在面前这位武二哥身上,她看不到半点所谓的野心——他连小弟都懒得收。

    武松没等她再说话,自己又立刻澄清似的开口:“我只是随便想想。”

    潘小园更是不解。“杀去东京,夺了鸟位”,这话在梁山上谁说不得。旁人这样吹牛的时候,他估计没少随口附和吧。怎么现在,倒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

    难不成又是宋大哥给他灌了什么迷汤?

    武松大约也意识到这几句情不自禁的话颇有些莫名其妙。讪讪一笑,不再说话。再一抬头,潘小园的那座新小院子,已经近在眼前了。

    新居也在二三关之间,其实里武松的住所只有两里多路,随便散散步就到。

    武松远远的驻足,忽然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低下头来,认认真真地问:“今后,若有什么事,能不能来这里找你说句话,烦扰么?”

    潘小园简直被他客气得找不着北,嗤的一下就笑了。

    “我又不是扈三娘,难道把门的还能不让你进不成?”

    明知一提扈三娘,就能明显的让他糟心一下子,可偏偏忍不住,笑嘻嘻看着他。

    武松也笑了,笑得有点自嘲,手中的行李拎起来给她,意思是就送到这儿吧。

    潘小园欣然接过。交接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他立刻十分规矩地把手缩回去了。

    潘小园突然忍不住,抬起头来,瞟他一眼,目光中带着点薄薄的刺,干脆利落补充了一句:“只要你不怕让闲人看了说三道四。”

    武松那双手还在半空,有点僵。目光定在那包裹行李上,又顺着落在她手上,再往上移,移到肩膀,收回去了。

    他几乎看不出来的冷笑一下:“我怕过谁?”

    撂下这句话,他就立刻跟她道别,转身大踏步回去了。走几步,有点心虚地回头看了看。

    潘小园用口型跟他道别:“怂包。”

    不再想他,潇洒一转身,董蜈蚣殷勤给她拉开小院子的门,门边小弟齐声招呼:“大姐!”

    潘小园点点头,挥手让小弟们散了,环顾里外一新的一房一厅,心中踌躇满志。

    如今她也有专门跟着的两个喽啰。乍一看都有些面善。问两句才想起来,都是当初张青手底下的店小二,跟她算不上知根知底,到底是个脸熟。问了称呼,两人都有十分响亮的江湖绰号,分别叫肘子、肥肠,都是当年孙二娘给起的。

    潘小园暗暗感激这安排。若是来几个完全陌生的古惑仔大哥给她把门,她晚上可睡不着觉。肘子肥肠倒都是伶俐人儿,又都是见识过武松手段的,知道要是得罪了潘六娘子,自己绝没好果子吃。于是见到潘小园的第一面,就来了个“纳头便拜”,拍着胸脯表忠诚,说愿意为娘子执鞭坠镫结草衔环。

    这成语用得不太对,但她心里开心,懒得深究。

    同时过来的还有董蜈蚣。他是求了柴进,调到了她手下。柴进老好人没半句阻拦。

    于是眼下,潘小园有三个可调遣的小弟。比起那些有排场的大哥,动辄十几个小弟前呼后拥的出门,已经算是十分朴素。

    她让他们都留在不远处的单身男宿舍,平日里轮流给她守在院子外面当保镖。收拾房间伺候起居什么的,就不必劳烦了。院子里还有个五十来岁的婆婆,是负责给这一整片“小区”打杂洗衣的,大约是哪个小喽啰的姑妈老姨。潘小园也跟她客气打了招呼,塞点钱,当见面礼。

    隔壁院子里,照例是滋滋滋的烤肉声,焦香远远的传来,不用闻就知道,肯定是狗肉,而且是抹了蒜泥的。

    院子里一个雷霆般的声音大呼小叫:“翻面儿,翻面儿!没看见都焦了么!你们这群笨手笨脚直娘贼,平日里干啥啥不成,白瞎了洒家调`教了!走开走开,再碍手碍脚,洒家一拳一个,都揍飞了去!”

    潘小园听这声音,嘴角就忍不住抿出一个笑,赶紧让董蜈蚣去房里取出准备好的一大包熏狗肉火腿,笑着吩咐:“走,去拜大师去。”